官路多娇 第402章:南方有佳人(6)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402章:南方有佳人(6)

  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变得十分尴尬。梁和木沈东旭等人面面相觑,沈东旭甚至一度站起身来,想要追出去,给陆少赔礼道歉,做个解释。后来觉得不妥,才又再次坐了回去。   在座这许多干部,他和陆少关系最为密切,说起来,他也是在陆的关照之下,才走上今天的领导岗位。现在陆少在他沈东旭担任常务副区长的“地头上”颜面大失,被人硬生生剥下一层面皮来,沈东旭心里头那个郁闷啊!   望向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等人的眼神,也变得阴沉沉的。   外地佬,几个丫头片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以为有几个钱,就可以到处充大爷吗?   这可是在金都,不是在明珠!   你一个生意人,敢和陆公子对着干?现在你们是不知道陆少的身份,等你们知道了,看会不会吓得拉稀。   韩冬妮林小月却还在吃口香糖,没心没肺地笑着,似乎压根就没将这当回事。   唉,现在的有钱人啊,一个个都是暴发户!   可秦伟东依旧脸色镇定,一言不发,就好像这个事情,完全就没发生过。   梁和木脸上的尴尬之意,一闪即逝,随即面露笑容,率先鼓掌。他是白云区的区长,此番招标会的负责人,招标会圆满结束,二十万平方商业用地,拍出将近二十个亿的天价,远远超出他们当初的预期,可谓是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当然要鼓掌庆贺。   梁和木这一带头,会议室里随即响起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拍下地皮的商家交割订金,公证员宣读公证书,流程执行得一丝不苟。上官深雪代表王氏置业国际有限公司,当场填写支票,交割了百分之二十的订金。   韩冬妮林小月自始至终,都是漫不经心,混不当一回事。当然,自始至终,他们也没有对秦书记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做“托”,就要有“托”的自觉性,怎可以泄露机密?   秦伟东微笑着对梁和木说道:“区长,等这笔钱全部到帐之后,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全区如何推进民生工作。”   梁和木略略愣怔了一下。   心里头正美滋滋的,想着有了这笔钱,区委区政府的办公设备,可以轻松升级,干部的新宿舍,也可以马上建起来,大家一定会大力赞扬秦书记和梁区长是一心为干部着想的好领导,不料秦书记早就在这等着的了。   “区长,现在国家对楼堂馆所的建设,可是有严明的规定,我们必须按照规定不折不扣地执行。卖土地的钱,必须以解决民生问题为主!”秦伟东笑道。   这笔钱到底如何使用,梁和木也有自己的安排,不能全听秦伟东的。区长管钱袋子,这是组织规定。只是当此之时,梁和木自然不便和秦伟东在这里“争论”,只能微笑颔首。   其实秦伟东也不是那么急着要动用这笔资金,但必须要先给梁和木提个醒。若是等梁和木已经做出了安排再说,那就不好了,梁和木说出去的话又收回来,有点自己打脸的意思。现在先搁下一句话,梁和木想要用这笔钱的时候,就会来和自己商量。   当一把手,心思不缜密点还真不行。   再说,这次拍卖会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功,与韩冬妮林小月是有莫大关系的。   如果不是因为秦伟东,韩冬妮林小月绝不会如此“撒钱”,或者说根本不会来白云参加什么拍卖会。   明珠的王氏集团邱氏集团的老总,可是神话般的存在!   这笔钱,秦伟东理所当然有“管”权。   一切手续办完,也到了晚餐时间,梁和木邀请所有前来参加拍卖会的客商们,共进晚餐。   王氏置业国际有限公司依旧是派副总经理上官深雪做全权代表,韩冬妮和林小月觑空子溜了。这种吵吵闹闹的宴会,她俩以前参加过太多次数,早已经厌倦了,吃饭还是三五个人凑一起,随意一点好,舒适。   韩冬妮和林小月径直上车,这才给秦伟东打了电话,说是请东哥去金都大酒店搓一顿。秦伟东笑着婉拒了。昨晚的接风宴,他未曾出席,今天的庆功宴,区委书记再缺席的话,未免太不像话,显得白云区没有招商引资的诚意,对客商们过于失礼。   韩冬妮一听也是,随即邀请东哥宴后去金都大酒店,大伙一起宵个夜,聊聊天。韩冬妮说,好久没和东哥在一起聊过天了,心里头怪想念的。昨晚上秦伟东也是匆匆来去,没聊得尽兴。   这回秦伟东倒是没有拒绝,点头应了。   韩冬妮、林小月这次可是帮了大忙!   晚宴之后,秦伟东依言赶到了金都大酒店,韩冬妮和林小月老早就候着的了,在门厅接到东哥,加上上官深雪,四个人有说有笑,前往金都大酒店的咖啡厅坐了下来。   本来韩冬妮的意思,是想要请东哥一起唱歌,然后再泡个桑拿,跳几曲,好好放松一回,但没敢开口。如今的东哥,正经是正厅级高干,又是在金都的地头上,肯定会注意个影响吧。韩冬妮知道,他们这些搞政治的人,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东哥,这块地皮拍下来之后,准备建一个超级大卖场,就是步行街的模式。这个东西,我们在明珠已经搞过一个,效果挺好,店面供不应求,满赚钱的。在白云也依样画葫芦搞一个,生意肯定不错。”   韩冬妮兴高采烈地说道。   “行。你们觉得这样弄可以,那你们做主好了。不过,冬妮,我要提醒一句,明珠是明珠,白云是白云,两码事,在明珠能够搞成功的项目,不一定在白云也能搞成。”   秦伟东笑着说道。   这倒也是实在话,明珠的城市人口数量以及商业化氛围,不是白云能比的。   韩冬妮说道:“不要紧,上官深雪他们分析过了,白云虽然比不上明珠,但明珠的大卖场远远不止一个。白云全区就建这么一个城市广场,集中在这一带搞个大卖场,肯定能行。”   所谓“她们”,指的自然是上官深雪所领导的经理人团队。凡是秦伟东能够影响得到的商业机构,秦伟东都要求他们搞职业经理人经营管理模式,老板要从具体的日常事务之中摘出来,只抓大方向。秦伟东认为,如果什么事都要老板去亲力亲为,这样的企业,注定是做不大的。就好像他现在是区委书记,一把手,任何日常事务都要他亲自去管的话,不但会累死,工作也会做得一团糟。   每个人都会有擅长的领域,不可能是万能的,关键是要找准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做一把手,最重要的就是帮自己的手下找准属于自己的位置。   秦伟东微笑点头,说道:“这也有道理。具体的工作,交给上官深雪他们去运作,我赞成。”   有一个疑问在心里盘旋了好久,但秦伟东没有说。上官深雪在他的印象中,就是一个保镖、一个打手,什么时候成了经理人?而韩冬妮与王氏集团,还如此地放手让她管理公司?   上官深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正说话间,门口又走进几位客人,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热情相邀:“陆少,请!”   秦伟东扭头望去,真是巧了,竟然是沈东旭和陆少那一帮人到了,陆少脸颊通红,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一看就有点喝高了。下午在拍卖会现场出现过的那几位男女,依旧簇拥着他。   韩冬妮抬头一望,不由也笑了,说道:“东哥,这孩子什么来头啊?好像很嚣张的样子!”   韩冬妮比秦伟东都小了好几岁,便老气横秋的称陆少为“孩子”了。   秦伟东微笑说道:“不大清楚,应该是哪个领导的子侄吧。”   “呵呵,原来是这样,难怪这么横,把整个金都都当成他家的了。   “年纪轻,不懂事,总有个成熟的过程,别跟他一般见识。”   秦伟东毫不在意地说道。   在他眼里,陆少就更加是个“孩子”了。   韩冬妮点点头,说道:“只要他不惹我,我也没打算跟你一般见识。没什么意思。”   林小月笑道:“恐怕难以如愿了,呶,人家已经看到咱们了,正过来呢。”   可不是吗?   咖啡厅就这么大,陆少他们一进门走了没几步,马上也看到了韩冬妮和林小月,陆少顿时脸色一沉,双眼一瞪,大步走了过来。其他人自然紧紧跟上。   “哟,真巧啊……两位大老板在这喝咖啡呢?”   陆少大步来到韩冬妮等人面前,双眼斜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秦书记?”   不待韩冬妮答话,紧随在侧的沈东旭猛地看到了端坐在沙发里的秦伟东,这一惊非同小可,吃吃地叫了一声。   “东旭同志,你好!”   秦伟东微笑着说道。   “哈哈,还有更厉害的大人物在呢!沈区长,这位是谁啊?”   听了秦伟东对沈东旭的称呼,陆少又是一声怪叫,眼神从韩冬妮脸上收了回来,直直地盯着秦伟东,满脸不悦之色。   “陆少,陆少,这位是秦伟东秦书记,我们白云的一把手!”   沈东旭可就紧张起来,忙不迭地给陆少引介了秦伟东的身份。   小少爷,这位可不是好惹的主,您消停一点吧!   看到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三个大美人,陆少的眼直了。   尤其是看到冷艳的上官深雪,陆少的口水似快要流出来了。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组织部长》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运转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