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400章:南方有佳人(4)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400章:南方有佳人(4)

  陆少,没有过来与秦伟东打招呼。   不过陆少再大牌,秦书记也不理睬他。   秦书记的眼里现在只有韩冬妮林小月。   只是陆少表现这么高调,难道仅仅只是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特立独行”?喜欢出风头固然是很多年轻人的爱好,但多少要讲究个场合。再说陆少如果真是哪个世家的嫡系子侄,应该也有一定的家庭教养吧?   如此说来,却也不能单纯地将陆少眼下的所作所为看作是出风头。   听了陆少和梁和木之间一番对答,许多前来参加招标会的老总们,脸色便都有些微微的改变。   不是吧?   这个一号席位的客商如此牛逼,梁和木都要看他脸色,那咱们还怎么竞价啊?   就算把地皮拍到了手,也还在白云区的地头上不是?   又搬不走!   再说,拍下地皮仅仅只是第一步,后续的很多工作都还要靠地方政府大力支持配合呢,不然,这就是个亏本买卖,拍下地皮根本无所用途。   韩冬妮的柳眉顿时蹙了起来,对林小月说道:“小月,这家伙不靠谱啊。哪有这样子做生意的?这不是砸东哥的场子吗?”   很显然,韩冬妮也看出了陆少这样高调的真实含义,就是想要吓住其他客人,不敢和他竞价,他们公司就能以最低的价格,拿下他们想要的地皮。   但如此一来,白云区的损失就大了。   这么搞,绝对是砸东哥的场子。   林小月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就凭他?还嫩了点吧!现放着咱俩在这,又不是死人!”   韩冬妮就笑了,说道:“就是这话。他想玩,咱们就好好陪他玩玩呗。小样,看来是没吃过亏,不知道天高地厚!”   “行,增加点趣味性。”   林小月也变得笑嘻嘻的,似乎觉得挺有趣的。   至于陆少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这两位压根就不会去在意的。   堂堂的王式集团总裁韩冬妮会在意金都的一个小纨绔吗?笑话!   招标会的这个小插曲,就此“揭过”,梁和木说了两句客气话,便打住了,陆少也没有继续“表现”。终归这是白云区政府举办的第一次正规的拍卖会,陆少也不能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所谓物极必反,搞得太过了,说不定效果适得其反。   接下来,招标会就交给了白云区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局。   严格来说,是交给了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局请来的拍卖师。这位拍卖师,大约三十来岁年纪,留着长长的头发,黑西装,黑领结,个子不高,典型的南方沿海地带人氏的脸部特征。   本来他就是白云区专门从明珠那边礼聘而来的拍卖师,出身于正规的拍卖行。   既然搞了这个大规模的招标会,所有环节,都要争取做到尽善尽美。   不过,像陆少这样的,要算是“不可抗力的意外因素”。白云区政府,管不到人家陆少。   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局长,一本正经地介绍了此番区里拟拍卖的四块商业用地的基本情况和拍卖的基本规则。   讲完这些之后,就轮到公证员出面。   金都市公证处的两名公证员,向大家致意问好,他们将全程见证此番拍卖的过程。   然后,拍卖师出场。   第一块拍卖的,当然是四号标的,两万平方米的一块区域。这块土地,也是紧邻城市广场的边缘,与广场主体接壤,就是区域比较小,略微偏了一点。   拍卖师宣布,四号标的的起拍价是八千万元,竞叫阶梯是每二十万元加一次。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竞价开始!”   “啪”的一声,拍卖师的槌子敲了下去。   五号席率先举起了牌子。   “好,八千零二十万!感谢五号桌的这位先生……八千零二十万一次……”   拍卖师立即就兴奋地喊叫起来。   有了第一个报价,本来还在观望的其他客商,便开始了竞价。   “好,八千零四十万!八号桌,八号桌的先生,出价八千零四十万!”   喊过第一轮竞价之后,五号席的上官深雪就再没有举过牌子。王式置业国际有限公司今天前来白云,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当然是为秦书记捧场,防止拍卖会出现冷场和流拍的情况。要是真没人竞价,说不得,王式置业国际有限公司就要掏腰包将地皮都买下来。这没什么,王式集团财大气粗,买得起。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对王式集团开发的项目,大家都应该很有信心。第二个目的,王式公司是冲着一号标的的那块地皮而来。韩冬妮和林小月有意要拿下这块地皮。除了给东哥捧场,这块地皮的商业价值确实不低,真拿下来,肯定能赚钱。   既然是做生意嘛,有钱赚为什么不干?   现在有了其他人参与竞价,上官深雪自然无需再举牌子了。   四号标的地皮的竞价,并不算特别的激烈,当有人喊出九千零二十万的最高价之后,其他人都放弃了竞价,拍卖师一槌定音,将这块地皮拍给了十二号席位的一家地产公司。   在整个四号标的竞价过程之中,一号席位的至尊地产公司,巍然不动,一次牌子都没举过,陆少甚至靠在椅子里,有滋有味地抽起了烟。   若是在境外一些十分正规的拍卖会上,拍卖现场自然禁止吸烟,那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不过在白云宾馆,就没这个规矩了。   大伙还没那么洋气不是?   见一号席位的至尊地产公司没有举牌,原先还有些担忧的其他地产公司和置业公司老总,都暗暗舒了口气。只要不是和这位牛皮哄哄的陆少对着干就好。   大路通天,各走一边嘛!   梁和木和沈东旭等人,对视了一眼,俱皆脸露喜色。   形势一片大好啊!   没想到最小的一块地皮,都拍出了九千零二十万,远远高出他们的预定的底价。   看来,今天的招标会,将是财源滚滚来。   有了这钱,区财政立时就宽裕了,今年能过个肥年,梁和木再也不用在年底的时候为了钱犯愁了。   “书记,形势大好啊!”   梁和木甚至忍不住将脑袋凑到秦伟东跟前,低声说道,喜形于色。   这会子,梁和木对秦伟东是更加佩服了。   这位年轻一把手,简直就是个全才。   政治斗争有一套,官场掌控有一套,经济建设竟然更有一套。   不服不行!   梁和木庆幸自己采取了非常正确的策略,秦伟东一到白云,他便全面配合,没有起心“斗争”。而秦伟东给他的“回报”,也异常丰厚,不但严格控制了江大平案件的范围,丝毫也没涉及到他梁和木的头上,而且还把白云的经济建设,推上了好几个大台阶,让他梁和木这个区长,摘个大桃子。   “关键是区政府准备工作做得很细致,区长领导有方。”   秦伟东微笑说道,毫不吝惜对梁和木的夸奖。   梁和木年纪比他大了十几岁,又是最主要的副手,工作上很配合,秦伟东当然不会做出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莫名其妙的讨人嫌。   抢搭档和下属的功劳,是一把手的大忌,也是脑子不清醒,胸襟不开阔的表现。   只要秦伟东一天坐在这个白云区委书记的位置之上,白云区做出的任何成绩,头一份功劳就要记在他的头上,他抢什么呢?   上级领导又不会看不到!   梁和木心情大好,笑呵呵的坐正了身子。   接下来,二号三号标的地皮,也相继拍了出去。这两块地皮,加起来将近十万平方米,一共拍出了四个亿的高价。倒不是说这两块地皮的价值,还不如四号标的地皮,关键是这两块地皮的面积远远超过了四号地皮,所需要的资金成倍增长,对后续建设资金的要求更多。一般的地产公司,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是否足够,可不要闹个细脖子咽不下。   在这两轮竞价之中,王式置业国际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上官深雪,继续忠实地履行着自己“托”的本职。二号地皮竞价一度陷入了低迷,上官深雪及时举牌,和另一家大地产公司竞价,硬生生将价格抬了上去。   五号席位如此表现,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   陆少也坐直了身子,眼神向这边瞥了过来,脸色略有一点阴沉。   这五号席的小妞,就是在捣蛋嘛,每次竞价都“抬杠”,有点不厚道啊。不要待会竞拍一号地皮的时候,她也来这么一手吧?   到现在为止,陆少都还没出过手呢!   梁和木望着韩冬妮、林小月笑了,还弓了弓腰。   这次,梁和木是从内心里对韩冬妮林小月充满感激。今天的拍卖会,如果不是韩冬妮林小月,还不知怎样呢?   现在的房产形势可不容乐观!   全国“两会”中,房地产业再次成为重要话题之一,《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住房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这些表述被业界视为利好消息。   但国家统计局公布多项数据显示,楼市指标下行态势未变。房地产投资、商品房销售以及土地购置等几项重要指标均出现同比增幅下滑。   由于销售面积和金额的下降,房地产库存随之上升。城市早期开发力度较大但需求相对不足,库存去化压力显著。   梁和木对韩冬妮林小月,怎不感激!   可这一切,都由于区委书记秦伟东。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