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98章:南方有佳人(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98章:南方有佳人(2)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十月下旬,白云区政府在白云宾馆举行大型招标会。   这是有关白云城市广场商业开发的招标会。   按照常委会议上,秦伟东书记的指示,白云正在兴建的城市广场周边商业用地开发,与城市广场主体工程同时进行。区政府成立了领导小组,区长梁和木亲自领衔,出任组长,将这事当作区政府的一号工作来对待。   说起来也值得这么重视,四十万平方米的城市广场商业用地,就算每平方只卖两千块,那也是十几个亿。而商业广场带来的连锁效应,更是难以估量。   这是明珠王氏集团送给白云区的“大礼”。   城市广场规划所在地,是东湖办事处和南湖办事处的接壤处,多数是农田,基本上没有多少商业价值。但王式集团这个城市广场的规划一出来,这里立即变得身价倍增。城市广场还没开始建设,就不知道有多少眼光敏锐的客商盯上了这块风水宝地,透过各种渠道,前来打听城市广场的商业用地,区里打算怎么个弄法。   实话说,在此之前,白云的千部们,包括梁和木在内,谁都不曾想到,世界上竞然真的有这种“点石成金”的魔法存在。王氏集团十几个亿砸下来,原来“一文不值”的农田,顿时就成了香饽饽。   光是土地出让金,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当然,这还只是初步估算,秦伟东要求进行公开招标,而且不能全部都卖掉。第一批招标,只卖掉二十万平方米的商业用地,剩下的二十万平方米,先捏在手里,看情况再说。秦书记这心思,就是想坐地起价了。只要形成了热潮,价格不愁上不去。   此外,城市广场的建设,带动了许多下游产业链的蓬勃发展,预留给王氏集团的那四十万平方米商业用地,今后也是一个稳定的税收来源。而且王氏集团敢于一下子砸进来十几个亿,那就表明,他们拿到的那四十万平方商业用地的开发权,肯定不止十几个亿的预期收益。秦伟东自然也不会将区里控制的另外四十万平方商业用地给“贱卖”了。他相信王氏集团的眼光,这方面,他们是真正的行家,很少会看错的。不然,王氏集团也发展不到今天的规模。   仅仅这一个项目,就让白云区的经济建设,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梁和木对此事十足重视,亲自领衔不说,期间遇到重大问题,总是会主动向秦伟东请示。一来表示自己完全摆正了位置,二来,这些商业上的东西,对于梁和木而言,也算是个半新的领域,秦伟东明显比他见多识广,梁和木将此当作了一个学习的过程。   最终,第一期拍卖用地,一共划分为四个区域,一号区域占地近八万平方米,是最大的一块。此外二,三,四号区域,面积从六万平方米到两万平方米不等。   秦伟东指示,公开对外招标。   公布低价,价高者得。   所以这个招标会,实际上是个拍卖会。   秦书记是个重视实效的领导。   事实上,为了确保这次拍卖会能够成功,不至于流拍,秦伟东暗地里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只是没有对梁和木和区里的其他同事提起过。秦书记的峥嵘,通常不会随意表露出来。   这一日,白云宾馆张灯结彩,气球高悬,彩旗飘飘,喜庆气氛极其浓厚。   不但白云宾馆做了充分准备,早在招标会开始前两天,梁和木便下令,发动所有的机关千部,一体上街,打扫卫生,搞大扫除。白云城区的居民,商户,机关单位,更是总动员。   这么多年了,白云区还是头一回搞这么大型的商业活动,当然值得好好“打扮”一番。   须知这回拍卖会,已经有三十余家大型地产公司和置业公司报名参加。虽然来的客人不会很多,充其量也就一两百人,但来的可都是大老板。   拟定拍卖的四块地,面积最小的四号地域,也有两万平方米,开拍底价四千万元。   所有参加拍卖会的竞拍公司,必须先交五十万元的押金。如果拍到之后不能兑现,这五十万就赔偿给白云区了。   能够交得起五十万押金,拍得起四千万以上地皮的公司,规模能小得了?因为拍下地皮之后,还要进行后续商业开发,那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梁和木召开会议,告诉大家,这是白云招商引资的绝佳机会,要好好的在这些大老板面前展现出白云的风采。要是连个卫生都搞不好,那岂不是太丢脸了?   拍卖会召开之日,整个白云城区焕然一新。   下午一点多,客商们陆续进场。   拍卖会定在两点召开。   尽管白云宾馆外边张灯结彩,光鲜明亮,但宾馆本身的档次,和市区的大酒店比较而言,还是略逊一筹。当初区里有入提议,这个拍卖会,最好是定在金都大酒店举办。终归那才是整个金都最高档的大酒店,对得起这些客入大老板的身份。   这个提议,还得到了很多人的赞成。   最后被梁和木给否决了。   梁和木的理由很简单:咱们自己都看不起白云,还想让别入看得起你?   这话很有道理。   秦伟东听说之后,深表赞成。   其实那些提议在金都大酒店举办拍卖会的同志,是有点多虑了。真正的商家,他眼里看到的,只有商机,其他的都等而下之。况且白云宾馆只是相对略逊,各项服务措施,也还是比较到位的。只要不是成心想显摆,在白云宾馆住一两个晚上,不至于无法忍受。   其他的大老板怎么样,秦伟东不大清楚,至少他知道,韩冬妮和林小月,是肯定不会有意见的。   韩冬妮和林小月,就是秦伟东为此番拍卖会准备的“后手”。   按照秦伟东的要求,韩冬妮和林小月此番前来白云参加这个拍卖会,非常的低调,不显山不露水的。韩冬妮和林小月并没有将她们在明珠的豪车开过来,而是坐的普通商务车,到了金都之后,也并未入住金都大酒店,直接就住到了白云宾馆。   昨晚上,秦伟东倒是请她们在金都大酒店吃了个饭。   见她俩齐刷刷的到了,秦伟东就笑着调侃说,不用这么大阵仗吧,派一位经理人员过来就行了,没必要亲自出马。   今天的韩冬妮和林小月,打扮得很是漂亮。   韩冬妮走在前面。雪白肌肤丝缎般的华丽。眸子里是一望无际的苍蓝,属于最明媚的天空的颜色,闪着灼人的明亮。脸颊线条柔顺。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和弧度,散下来,令人百般想象指尖轻抚那些发丝的触感。象一枝傲雪的寒梅,伫立在幽静的山谷中,恬静优雅的径自绽放,无论身周左右有多少人注视着她,她都象独自置身在空无一人的原野中一样,眼角眉梢,无不洋溢着自由浪漫的气息。   林小月紧随其后。白色的鸭舌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能感觉出她一定很漂亮,惊人的漂亮!硕大的黑色墨镜使得大家只看得见她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透着一股无所不知和天下无敌的自信,黑百相间的休闲服把她衬托得似神秘似纯洁。给人感觉,除了酷就是酷,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了。   一点多钟,韩冬妮林小月和几名随行入员,就出现在白云宾馆大会议室门口。王式置业国际有限公司此番领到的是五号牌,随着大家一起,走进会议室,在五号位置上坐了。韩冬妮和林小月都没有坐在正中央的位置,正中央落座的是一位三十几岁的年轻女子,天蓝色套装,满脸精干之色。这名女子名是上官深雪,是王式置业国际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   王泽群是董事长,韩冬妮是副董事长,只掌管大方向,公司的日常事务,由上官深雪负责。   此番参加招标会,正式登记的也是上官深雪的名字。   韩冬妮和林小月,就是来捧场的,具体的操作,她俩不管。   梁和木看到韩冬妮和林小月,笑了笑,看着秦伟东满是羡慕之色。   这姓秦的小子,不知哪辈修来的福气?!   秦伟东见状,也笑了。   看着韩冬妮林小月,秦伟东想起在中秋写的一篇文章。   没有刻意的等候,中秋,如期而至。何时起,害怕了过某个节日,因为它总能让我的眉心紧锁。今年的中秋,一场寒雨在风中和我一起叹息,是否可以说,这雨,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再想你的泪?枝头掉落的叶子,飘摇的挣扎在季节的最末端,伤感而落魄,感觉它,有好多留恋。   漆黑,装饰着整个夜晚,我又在为谁无眠?心又在为谁隐隐作痛?独自敲打着文字,一片片飘零的思绪,变成字符,在屏幕前尽收眼底,此景,此情,在我近五年的时光里,呈现过多少次?总想让自己的记忆静静的休息,但它太任性,总是在夜深人静时去触碰我内心最深处的你,也只有你,才能走进我的心,可以看到最真实的我,所以,对你的思念,总是让我无法抗拒。   想起那片草地,站在聆听你说话的地方,曾经的你,在那里摸着我的头,悠悠的告诉我说:你好好的,我怎样都行。如今,那片记忆中有你我脚印的绿色,成了我的痛,多少次刻意的经过,我总是多望几眼,再次感受着你我的点点滴滴,也许,你还在,就在某个角落用爱恋的眼神看着我。   最后看你的时间太短暂,无声的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强撑着支离破碎身体,忘记了自己还有嚎啕大哭的权利。好像,你是我生命的钟表,你离开,我的时间就停留在了那里。疼痛的回忆是你留给我的唯一礼物,我爱你又如何,终究没有给你——哭泣,不是我太脆弱,是内心的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我苦苦挣扎着,摆脱着,试图从这难以言说的情结中走出来,可是残酷的现实总是能把我拉回来,我无力挣脱,只能痛彻心扉的承受着,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一回又一回,然后天真的骗自己,习惯了就麻木了,就稀释了,就不痛了,就不想了。   我对你是怎样的依恋,泪眼朦胧中,看时间从指间滑落,我就这样无可奈何,任性执着的守着属于你我的这份记忆,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或者说,我的无助只有靠这样才能得到宣泄?一年又一年,月缺月圆,四季轮回,沧桑了我的容颜,深刻了你。是你,让我感受到,有一种思念永远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有一种伤痛,永远都无法治愈。   尔后,他轻轻地念了一首诗。   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