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96章:红颜祸水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96章:红颜祸水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几天之后,白云区委小会议室,常委会议正在召开。   区委书记秦伟东,区长梁和木,纪委书记肖文等一共十一名常委。   今天这个常委会议,不是例行召开的,而是应肖文的要求,专门召开,听取有关原教委主任,现区政府副调研员江大平贪污腐败一案的案情汇报。   椭圆形会议桌的正前方,端坐着区委书记秦伟东,梁和木。   会议室的气氛很严肃,空调和排气扇同时打开。   在座的有四位是烟枪。   仔细看去,梁和木的神色,有点不大自在。   江大平被纪委带走,已经七天了,这七天之间,梁和木不可能无所事事,在家里坐等最后的“判决”。在白云待了那么多年,县长,县委书记,区长一个个显赫的职务担任下来,梁和木的势力早已经深入到白云的各个方面,各个部门,纪委也不例外。尽管两年前县改区,干部队伍有了很大的调整,许多部门都空降或者外调了一批重要干部过来,但梁和木依旧是白云势力最大,影响最深的人物。   不过这一回,梁和木在纪委碰了钉子。   有关李素素日记的内容原文,区纪委进行了严格的保密安排,只有书记肖文和专案组三名正副组长看过。其他专案组成员,都只能拿到经过甄选的部分复印件。   梁和木打听到了有关江大平和其他几位局委办头头在李素素日记里的内容,唯独有关他梁区长自己的记录打听不到。   肖文对此案高度重视,亲自主抓,名义上副书记是专案组长,实际上的专案组长是肖文本人,专案组的主要干部,也是肖文亲自选定的,都堪称是肖文的嫡系亲信。梁和木固然在白云势力极大,但在区纪委这一亩三分地里的影响力,自然还比不上肖文这位正管书记。   肖文可不是什么性格懦弱之辈强势得很。   以前黄江北在任的时候,梁和木可以影响所有其他常委站在自己这一边,唯独影响不到肖文。肖文只是和他保持着比较良好的私人交往,但在公事上,历来有自己独立的立场。在以前的区委常委会议上,也唯有肖文不时会提出与梁和木相左的意见。   越是这样梁和木越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与肖文的私人关系,不愿意弄僵了。   纪委系统相对独立,肖文又是从省纪委下来的,根子还在省纪委,梁和木的诸般手段,对他影响不大。   几天过去打听不到与自己有关的消息,梁和木心里又惴惴不安起来。   不知道秦伟东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过今天这个常委会,又让梁和木略略踏实了一点。是单独听取纪委的汇报,还是召开常委会议来听取汇报,完全由秦伟东自行决定。纪委办案,向党委书记汇报,算得理所当然。纪委系统再独立,也必须在党委的领导之下展开工作。任何一位纪委书记,如果在办案的时候将本级党委书记绕过去,那是组织原则所不允许的,会留下很大的把柄。纵算是上级纪委有特殊要求,也必须是案件本身,和党委书记有了牵连,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但除了党委书记之外,其他党委领导,是没有这个“待遇”的,哪怕是政府一把,也一样。纪委是党委的下属机构,不是政府的下属机构。   秦伟东决定召开书记办公会议来听取汇报,可以说是郑重其事,但也可以说是向梁和木明白表达了某种意思,梁和木可以领悟得到的。   “同志们,现在开会。今天会议第一个议题,是听取纪委江大平专案组的案情汇报。”   端坐在主席位置上的秦伟东,沉声说道,向肖文略一颔首。   平时的常委会议,远没有今天这样严肃。都是白云区“最高决策层”的权力人物,所以会议的气氛,一般都是比较轻松随意的,常委们可以畅所欲言,甚至有时候还会打断其他同志的发言,阐述自己的意见。   也不会有人在意。   肖文点了点头。   副书记田成便打开面前的卷宗,戴上了眼镜。田成年纪在四十七八岁的样子,比较显老,身体也比较瘦弱,已经需要戴老花镜才能看清楚卷宗里的字迹了。但这位瘦弱的田书记,却是区纪委的第一干将,肖文最为倚重的副手。往往一些特别棘手或者影响较大的案件,都是交给田成去承办。   李素素的日记本来,涉及到的正处级干部,就有四五名之多,其中还涉及到了正局级的区长梁和木和副局级的副区长张习文,在一区之内,绝对堪称重案,交由田成去侦办,理所当然。其实当初在秦伟东办公室,肖文看过李素素的日记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由自己亲自出任专案组长。但秦伟东却否决了这个建议,让他交给副手去办。   肖文就大致知道了秦伟东的心思。   在外人看来,肖文和秦伟东之间,不会有什么密切的关系。这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肖文在省纪委工作的时候,与秦伟东的好兄弟毛大勇一起办过一起大案。自此,两人结下了情谊。   秦伟东刚一到白云上任,毛大勇就给肖文打过电话,请他全力配合秦伟东。   所以这个案子,肖文心里明白,必须按照秦伟东的意思来办,不能搞砸了。这可是秦伟东就任区委书记之后,抓的第一个大案,有着重要的意义。   “各位领导……”   田成戴上老花镜,在卷宗上看了一会,才慢条斯理的开始了汇报。在座诸人,除了秦伟东,其他几位对田成的性格,算得是颇为了解,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永远不徐不疾,严谨细致。就算是面对着市委书记,田成也依旧是这个态度。   “根据我们初步调查,江大平至少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贪污。我们查阅了江大平原单位近三年来的财务账,发现他们私设小金库,江大平和单位的财务科长合谋,利用给单位机关干部发奖金的名义,私分公款,金额在五十万之上。第二个,受贿。江大平在担任副主任、主任期间,把持中学扩建改建工程的招标权和监督权,和施工单位进行权钱交易,受贿金额在300万之上。此外,江大平还将职称评定,下属单位人事变动这些正常的工作,当作发财的门路,公然索贿,具体金额,暂时还没有核实。第三个,滥用职权。江大平经常滥用职权,干涉下属单位的人事变动,干涉正常的工作调动,搞一言堂,以此作为索取贿赂的条件。第四个,生活作风败坏。根据初步调查,江大平这些年,至少和五名以上女性有不正当的两性关系,其中多数是利用职权和金钱引诱。江大平搞到的钱,多半都花在了女人身上。”   “红颜祸水!”梁和木道。   秦伟东摇了摇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女人与祸水的传说。自古以来朝代的灭亡似乎都嫁祸在女人身上。西周灭亡因为有了一个不爱笑的褒姒;吴国灭亡,吴王夫差败于越王勾践手上因为有了个西施;董卓被吕布杀是因为貂禅,唐朝的衰败又是因为杨玉环,清朝的灭亡也嫁祸于慈禧。在中国的历史上,可能就只剩下了个王昭君因嫁于外邦而没有留下祸水于是,中国的文人便得出一句话-——女人是祸水。因为自古中国的帝王似乎都可以为了美人而放弃江山,然而江山一旦失去了,性命也难保,美人自然也就不复存在,即便存在也不能被他拥有。周幽王为了褒姒笑不惜“烽火戏诸侯”,最终以亡国结局,而传说从褒姒墓地跑出的一匹野马也神秘失踪,有人说是褒姒回来报仇的,所以报了仇后又变成野马了;西施是越王送给吴王的美女之一,因为有她的存在,吴国的灭亡又有了推卸责任的理由,然而吴国灭亡后,西施也不知去向,有人说他和范蠡一起走了,也有人说她死于乱马之中;董卓为了貂禅的病守了她一夜,第二日又不听部下的劝告去赴吕布的宴,最终有去无回;唐朝则出了个杨玉环,她本是唐玄宗,只因生的美丽而被唐玄宗招进宫,再想方设法最后封为贵妃,杨玉环喜欢吃荔枝,唐玄宗则派人从广东,四川快马运来,只为博得妃子一笑,一路上快马加鞭,百姓还以为又出了大事,于是怨声满天,唐朝衰败的原因则全推在了杨玉环身上。   是否因为女人真的是祸水?是否朝代的灭亡全是女人带来的祸水?为什么每个朝代的灭亡总夹杂着一个关于女人,应该也是美人的故事?为什么没有一个男人敢承担起朝代灭亡的责任?试想如果没有周幽王,褒何尝姒有烽火戏诸侯的能力,且况周朝灭亡时,周幽王已失去实权,许多诸侯的势力增大,西周的灭亡又怎么能全归附在一个女子身上?   秦伟东问道:“江大平主动交代了这些罪行吗?”   田成摇摇头,随即汇报说,江大平在被隔离审查期间,认罪态度很不好。对自己的问题,总是避而不谈或者避重就轻,却积极交代了其他很多干部的问题,涉及到了区里好几个局委办的头头和他原工作单位的两位副手,还有单位的财务科科长,甚至还交代了分管副区长张习文的一些问题。   听到这里,梁和木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   这个混蛋,果然乱攀乱咬。   以为交代其他人的问题越多,自己的罪行就能减轻。   随后,田成又汇报了纪委这几天办案所取得的一些证据,主要和江大平有关,也有一些和他交代的其他干部有关。   从这个情况来分析,至少江大平没有撒谎,他交代的那些干部,确实有问题,和李素素日记里面记载的内容,可以相互印证。   田成汇报道,为了顺利侦破江大平案,纪委专案组请求对江大平交代的那些问题干部,采取必要的组织措施,尤其是江大平原单位的两位副手和财务科长,和江大平关系十分密切,不对他们采取措施,一些问题就很难查清楚。   这就是要进一步扩大范围了。   会议室的气氛,益发紧张起来。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