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95章:大老虎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95章:大老虎

  “秦伟东找过你吗?”   刘红专已经完全冷静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只略略有些不好看,望着梁和木,问道。   雷霆之怒是应该有的,没有哪一位高官,从来不发火。但怒火不能永远燃烧,唯有冷静,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暂时还没有。”   刘红专点点头,身子往后微微一靠,双手抱胸,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在左臂上轻轻敲打着,陷入了沉思之中。梁和木依旧以立正姿势,恭谨地站立着,不敢打扰。   “秦伟东这个人,你怎么看?”   稍顷,刘红专又坐正了身子,望向梁和木,沉声问道。   “果断,跋扈,有魄力……也有关系!”   梁和木倒是毫不犹豫,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可见他平日里,没少对秦伟东下过功夫,基本都说在了点子上。   刘红专又微微颔首,根据秦伟东这几个月在白云区和岛国的表现,他比较认同梁和木对秦伟东的分析。虽然刘红专现在已经不是金都市委书记,但他对金都市的关注,一刻也不曾放松过。毕竟他在金都做了四年多的“一把手”,金都有一大批他的亲信嫡系干部。他不能对这些人置之不理。不然,退休之后,只怕就会门前冷落鞍马稀,不再有人理睬他了。   “你觉得他的心机怎么样?”   梁和木迟疑起来,过了一会,才说道:“老领导,时间不够,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从他以前在其他单位工作的情况来分析,他的心机应该也是很不简单的。”   “嗯,你说说看。”   刘红专无意之间,又带上以前栽培梁和木的语气,眼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丝鼓励的神情。由此也可得知,在刘红专心目中,此番梁和木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说起来也是,不就是下面一个教委主任出了问题吗?能怎么牵扯梁和木?   秦伟东来头再大,眼下他也是在江南省,在金都市为官,不可能将刘红专视若无物。再说了,梁和木是正局级干部,对梁和木做出任何组织处理,都不是白云区和秦伟东可以做主的,必须要经过市里,而且还要知会省里的主要领导才行。   “是,老领导。秦伟东以前在楚南的银州市做政法委书记的时候,几个月时间,基本把那个市里面的所有流氓混子都清理得干干净净,说明他有魄力,手段也不简单。但最耐人寻味的,他的几个跟包均提了起来,还有姚常委来江南据说都与他有关系。”   梁和木所说的姚常委,自然是指将到江常省任职的姚倩倩。   说到这里,梁和木停住了,望向刘红专。   刘红专双眉微蹙,缓缓说道:“嗯……”   梁和木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姚倩倩如此安排,的确是不简单。一个外省的地级市委书记,直接升任经济强省的省委常委,是很少见的。虽然姚倩倩的具体职务还未定,但也是很了不得的。从京城传来的消息,说高层如此安排,与秦伟东所依杖的老张家有关。   由此可见,秦伟东的政治手腕,其实也玩得十分纯熟,在给自己捞政治资本的同时,不忘记壮大老张家的队伍。   这就好!   刘红专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秦伟东真要是个愣头青,只知道“打打杀杀”,反倒会让刘红专头痛了。想来一个愣头青似的家伙,再有老张家的大牌子罩着,也不可能短短几年时间内,就由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成长为正厅级高级干部。   “也不要把他拔得太高,这些事,未必就是他自己能拿主意的。”   刘红专冷冷一笑,说道,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他绝不相信,在这样的大事上,秦伟东也能自己拿主意,那不过是出自老张家长辈的安排罢了。让秦伟东去冲锋陷阵,最终达成老张家的政治目的,秦伟东也捎带着赚了一份功劳。   “是的,老领导,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他还太年轻了。”   梁和木马上随声附和。   “你啊,就是对手下的干部要求太松。我教育过你多少次了,要有距离,不要靠的太近。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你今后要是不注意这个问题,还有得吃亏的时候。”   刘红专又瞪了梁和木一眼,教训道。   “是是,老领导,我记住了,我一定会记住的。”   梁和木又连声说道,心里头终于松了口气。听刘红专这个话,不但会保他,而且刘红专觉得,基本能够保得住,没什么大问题。不然,哪来的今后?   刘红专正要继续训斥,梁和木的电话骤然震响起来,梁和木连忙掏出手机,准备挂断,刘红专说道:“你接电话嘛,可能是秦伟东打来的。”   “是,老领导……”梁和木自然不敢违背刘红专的指示,连忙按下了接听键:“你好,我是……秦书记?你好你好……”   梁和木一边接电话,一边向刘红专投去敬佩无以的眼神。   老领导就是老领导,果然料事如神。   对梁和木的眼神敬佩,刘红专轻轻受落,脸上露出了自矜之色。   一个真会拍马屁的人,很多时候都不用说话的。   梁和木就是一个很会拍马屁的人。他深得刘红专的信任,与他会拍马屁有很大的关系。   “拍马屁”一词自然是从产马区流传起来的。内蒙古、宁夏、青海、新疆等地,草原辽阔,盛产马匹,而且经常出现宝马良驹。一般百姓人家都会拥有几匹马,以解决行路、运输等问题,牧民们常以养得骏马为荣。有时人们牵着马相遇时,常要拍拍对方马的屁股,摸摸马膘如何,并附带随口夸上几声“好马”,以博得马主人的欢心。起初,人们实事求是,好马说好,可是相沿很久以后,有的人竟不管别人的马好与坏、强和弱,都一味地只说奉承话,把劣马也说成是好马了。于是“拍马屁”一词便用来讽刺那些不顾客观实际、专门谄媚讨好别人的行为了。   梁和木把“拍马屁”作为褒义词来看待、来研究。梁和木还写了一本书,书名就叫马屁大师。当然,这本书一般的人是看不到的。   “区长,你现在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请到我这里来坐一坐,我有些工作,要和你商量。”   秦伟东在电话那头,很平静地说道,语气一如往昔,平静之中略略透出一点亲近之意,一把手的身份,拿捏得非常到位。而且他压根就没问梁和木如今身在何处。   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没必要说出来,以免尴尬。   梁和木连忙说道:“好的好的,书记,我现在正在市里面,待会就赶回区里去。”   “那好,我在办公室恭候区长大驾。”   “呵呵,书记太客气了,不敢当不敢当,我尽快赶回去。”   梁和木客气了好几句,等秦伟东挂断了电话,他也连忙放下手机,望向刘红专。   刘红专挥了挥手,说道:“你回去吧,见机行事。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是,老领导……”   梁和木说着,脸上流露出感动莫名的神色,朝刘红专深深鞠了一躬。   “去吧,关键是工作要做好,白云的经济建设,一定要下大力气去抓。这才是真正的重点,明白吗?”   “是,我明白,谢谢老领导的教诲!”   等梁和木终于从里间办公室出来,韩春连忙压低声音问道:“梁哥,怎么样?”   梁和木微笑道:“你跟着老领导这么多年了,他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   韩春便轻轻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说道:“是啊,刘书记对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的关心,那真是没说的。”   这句话倒是有感而发,刘红专对自己的嫡系亲信,是真的十分关照。   梁和木心情大好,微笑着和韩春道了别,脚步轻松地离开了省委一号办公楼,仰头望向湛蓝的天空和璀璨的红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即大步走下大理石台阶,坐上了奥迪车,离开省委大院。   一直忐忑不安的梁和木的秘书和司机,见此情形,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奥迪车内,洋溢着一股看不见却实实在在充斥着的“喜庆”气氛。   梁和木良好的心情,一直维持着,来到了秦伟东的办公室前。   刘涛连忙给梁和木打开了里间办公室的房门。   秦伟东已经吩咐过,他在等梁和木,梁和木一到,刘涛自然也就用不着再通报,直接将梁和木引领进去了。   秦伟东没有坐在办公桌后,而是坐在待客沙发区,茶几上铺着一张巨大的地图。   “书记!”   梁和木连忙给秦伟东打招呼。   “呵呵,区长来了?这边请!”   秦伟东坐在沙发里,也没有起身,笑着对梁和木说道。   两人分别是区里的党政一把手,平日里经常打交道,低头不见抬头见,日常工作之中,一些繁文缛节,能免则免了,不然太累。   梁和木忙即大步上前,来到一侧的沙发上落座,眼神自然而然地望向了那份地图。地图的正上方,标注了“白云区公路交通规划图”。   梁和木的双眼,微微一眯。   怎么,秦书记还真是请自己来谈工作的?不是要和自己摊牌!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梁和木自也不会失态。   “来,区长。”   秦伟东拿起香烟,递给梁和木一支,自己也叼上了一支。梁和木连忙给秦伟东点上了火,同样的一幕,经常在这间办公室里发生,看上去,白云的党政一把,关系确实处得非常不错。   这就好!   秦伟东到底是个聪明人!   刘红专这只大老虎,秦伟东还是不能轻视的。大老虎的影响,可不是说着玩的。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出水芙蓉》 《烧烤王妃》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