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94章:顺风耳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94章:顺风耳

  梁和木的小车直接开进了省委大院。   对这个威严肃穆的大院子,江南省最高权力中枢,梁和木非常熟悉。多年前,刘红专担任江南省委常委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办公,那个时候,梁和木是刘红专的秘书。   奥迪车在省委一号办公楼高高的大理石台阶之下停了下来。   省委一号办公楼,有车道直达门厅,但梁和木不想那么僭越。一般来说,省委主要领导和下面地市的一把手,会直接将小车开进门厅。其他官员来省委办事,都自动自觉地将车子停在大理石台阶之下,带着“朝圣”的心情,缓步登上这代表着威严和权力的台阶。   当然了,你要是直接将车子开进门厅,也不会有人干涉你。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没到那个身份地位,就不要去享受那个“待遇”,会被人背后说闲话的,传到领导耳朵里,多少会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为了少走几步台阶,却又何必?   梁和木径直去了刘红专的办公室。   刘红专在江南省要算是比较资深的领导干部,十几年前,就担任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不久正式成为省委常委,此后金都市委书记,俱皆是极有实权的职务。卸任金都市委书记之后,出任省委副书记。   梁和木不是主动前来拜访刘红专,尽管发生了刚才那件事情之后,梁和木确实很想求见刘红专,都准备打电话了。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嘛,此时不向刘红专求救,更待何时?不料梁和木这个电话还没打,刘红专就直接将电话打到了他的办公桌上,让他立即觐见。   听上去,刘红专的语气颇为不悦,梁和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种大事,让刘书记不高兴了。   但梁和木倒也并不十分害怕。   刘红专对他是真的好,简直视同自己的子侄,甚至还要更“亲”,将他当作了自己政治上的“衣钵传人”,很认真地进行栽培。   自然,刘红专长期身居要职,手下的亲信干部,远远不止梁和木一人,多的是,很多人的职务和地位,都在梁和木之上,正厅级实职领导干部,都是一片片的。但他们只能算是刘红专的手下,不是刘红专的政治传人。   领导和秘书之间,能够把关系处到这个份上,梁和木自有出众之处。   梁和木始终记得,在任刘红专秘书前,刘红专跟他说过的话。做好秘书工作,是一门大学问,不仅要有思想、有思路,还要善于协调、精于沟通,写能执笔,参能直言,说能善谈,跑能玲玲,做能精到,不狐假虎威,不碌碌无为,不马马虎虎,不大大咧咧,不轻而飘浮,不得意忘形,尤不能把领导的身份当成自己的特权、不能把领导的随意当成自己的随便,暨不能把领导的意图随意整形,也不能自己的想法嫁接到领导的意图上。总之,做好秘书工作需要脑勤、眼勤、手勤、腿勤,观六路、听八方,上下协调、左右逢源,诚而不虚、实而不浮,内而不过谦、外而不张扬。些许巧方妙法,尚需内悟而不是言传,因领导千差万别、秉性各异,不可千篇一律,由框而拘谨自由的发挥。惟有用心者必成大事也,因心乃统领所有之大脉,携众之琐碎。   梁和木自问,没有辜负刘书记得期望。也正因为如此,他得到了刘红专的充分信任。   刘红专的现任秘书韩春,和梁和木的关系也非常之好,梁和木不但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哥们,为他安排了好几个亲戚朋友在白云的实权部门。见到梁和木,刘红专的秘书马上就站起身来,压低声音说道:“梁哥,怎么回事啊?那个语文老师有个日记本?”   梁和木这回是真吃惊了。   怎么,这个事自己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刘红专居然已经知道了?   “韩春,刘书记已经知道这回事了?他怎么知道的?”   梁和木没有回答韩春,却反问道。   “哎呀,你别管他怎么知道的。他就是已经知道了……我跟你说,梁哥,你小心点,刘书记好像很生气,你注意点啊……”   梁和木连忙点了点头,又伸手拍拍韩春的肩膀,表示自己的感谢之意。   刘书记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知道了此事,并且了解得很是具体?   想想也不奇怪,大凡领导,都有这种“千里眼”、“顺风耳”的本领。   自己不也是这样吗?白云内,只要有大一点的事发生,就会从各种渠道,传到自己的耳朵,自己也是“千里眼”、“顺风耳”。   刘红专正在气头上,韩春也不敢在门外和梁和木嘀咕太久,随即进行了通报。   “让他进来!”   刘红专闷声说道。   梁和木连忙进了里间办公室,朝刘红专微微鞠躬,恭谨地说道:“老领导。”   “哼!”   刘红专闷哼了一声。   梁和木慢慢走过去,在刘红专办公桌对面站好,双脚立正,微微低垂着头,抬起眼皮望向刘红专。   “梁和木,你不错嘛,很不错,下去几年,就成腐败分子了!”   刘红专冷冷地望着低眉垂目的梁和木,冷冷地说道,与其说是讥讽,不如说是愤懑,恨铁不成钢。   梁和木不吭声,低着头,任由刘红专怒骂。领导正在发火的时候,真真聪明的下属,绝对不会急匆匆地为自己辩解,更不会出言反驳,那样只会更加激怒领导。领导也是人,愤怒的时候一样会失去理智,一样不会和你讲什么道理。   讲道理,那是等领导火气消了之后才能有的。   “你说!你到底贪污受贿了多少钱?有多少作风问题?你说啊!老老实实交代,都告诉我!”   刘红专拍着桌子,怒吼道。   “是,老领导,我老实交代……”   梁和木顺着刘红专的话头说道,挺老实的样子。   “你说,你说,你都给我交代清楚!”   刘红专气呼呼的,似乎还想拍桌子,最后还是没有拍下去,双肘伏在办公桌上,怒视着梁和木。梁和木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刘红专为官多年,带过好几位秘书,其中只有梁和木最对他的脾气,政治上的悟性最高,所以刘红专对梁和木青眼有加,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政治衣钵,有朝一日,能够上到如同自己今日一般的高位。   谁知道却忽然冒出一个李素素的日记本来,梁和木赫然名列其中,变成了腐败分子,至少是变成了“贪污受贿”的嫌疑人,刘红专简直要气晕了。   无论是谁,当得知自己十数年的心血,有可能毁于一旦之时,都会忍不住怒火攻心。   “老领导,您歇会,别气坏了身子,那我的罪就大了……老领导,这都怪我,放松了对自己的管理,逢年过节的时候,和下面的干部们搞一些庸俗的人情往来,收了他们一些烟酒礼品,太不应该了,我当时以为,这就是为了和同志们搞好团结,没想到犯了大错误……”   梁和木沉声检讨起来。   “你扯什么蛋?”   刘红专又是一声怒喝。   “你就是逢年过节收了些烟酒礼品?没有别的?”   “没有别的,老领导,真没有。您可以让纪委的人去调查!就是些正常的人情往来,现金,贵重物品肯定没有收过。”梁和木立即说道,语气十二分的笃定:“尤其是秦伟东到白云之后,我过节都没有收一样礼品,我用人格发誓!”   后面这段话,倒是真的。   秦伟东莅任白云,可谓是挟“雷霆之势”而来,威名显赫,梁和木十分小心谨慎,可不敢让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秦伟东手上。   “哼,你这话,鬼才信!哄你自己吧!”   刘红专嗤之以鼻。在外界眼里,刘红专是非常有学问的一个人,堪称学者型领导,公务闲暇之时,还创作了好些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是位儒者,和许多作家学者都有诗词往来,颇有文名。但在自己最信赖的下属面前,刘红专也就露出了“本相”,没有丝毫遮掩。   梁和木又不吭声了。   他也知道刘红专肯定不信,不过只能这么说,刘红专再是他的“恩主”,再对他青眼有加,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大家心里有数就是了,说出来绝对不行,都没有台阶可下了。   对刘红专,梁和木有把握,刘红专一定会想办法保他。他说的这番话,其实就是让刘红专放心。他也确实觉得自己问题不大。   果然,刘红专没有再在“贪污受贿”这个方面继续纠缠下去,问起了作风问题:“那个李素素,到底是谁的第三者?你是不是也和她有什么关系?”   “没有!老领导,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要是查出来我和她有关系,您杀我的头!”   梁和木立即斩钉截铁地说道,脸色非常诚恳,还带着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委屈之意——老领导,您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刘红专的脸色,略微和缓了一点,不过依旧是阴沉沉的,冷冷说道:“你提拔的好干部!”   梁和木便脸露惭愧之意,伸手抹了一下额头,其实没什么汗水,做做样子罢了:“老领导,这个确实是我用人失察,我被他的外表蒙蔽了。这个江大平平时看上去挺老实的,谁知道一肚子坏水,看上去道貌岸然,背地里作风败坏。区纪委已经把他带走了!”   老领导,人家已经动手了,您呐,别紧着骂我,想想辙吧!   果然,刘红专脸色一变,说道:“纪委已经把他带走了?你们区里的纪委?”   “是的,老领导,今天一大早刚上班,秦伟东就召见了区纪委的书记肖文,就是省纪委下来的那个……”   梁和木马上答道。   肖文从省纪委下到白云区担任纪委书记的时候,正是刘红专在市委书记任上,刘红专应该还有点印象。   “哼,动作倒是挺快的!”   “是,老领导。”   
推荐阅读: 《官梦》 《危险啊孩子》 《运转官场》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