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92章:偷情日记(5)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92章:偷情日记(5)

  梁和木今天上班迟到了。   昨晚上和几个朋友聚会,喝得有点多,头晕晕的,早上就起得迟一点。吃完早餐,从宿舍楼下来,背着双手,缓步向区政府办公大楼走去。   区机关宿舍和区委办公大楼在同一个院子里。从梁和木所居的一号宿舍楼步行到区政府办公大楼,只需要几分钟的距离。   这段时间,梁和木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白云区的招商引资形势,一片大好,虽然不是他梁区长引进来的资金和客商,但这些企业落户在白云区却是不争的事实。只要这些企业陆续建了起来,白云区就要起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名副其实。   前几天,刘红专书记还专程召见了他,让他“好好干”,一定要搞出个名堂来。言下之意,刘副书记对白云眼下的状况,也是很满意的。   梁和木知道,白云这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一直是刘红专书记的心病。白云升格为市辖区,并且确定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是刘红专在市委书记任上拍板做的重大决定,他梁和木也因此官升一级,成了正局级干部。   但白云建区之后,招商引资情况却很不理想,大一点的客商,直接去了海市,鲜少有到金都来的。偶尔漏掉那么一两个,一般都是在市区转悠,市区那些区委书记区长们,死命地朝跟前凑,一点缝隙都不给郊区留下,梁和木怎么使劲都难以凑近。加上有黄江北那个“莫名其妙的区委书记在,梁和木纵算使尽浑身解数,收获亦是甚微。   因为他是刘红专的秘书出身,白云建区后经济建设无作为,刘红专也脸上无光。这亦是黄江北去职之后,梁和木未能顺序接班,成为区委书记的最大原因。   陈守盛坚决不同意。   梁和木知道,陈书记不是那么待见他。以前陈守盛做市长的时候,与刘书记之间的合作,表面看还不错,实际上矛盾重重。这也是国内官场的常态,一二把手通常尿不到一个壶里。   刘红专已经卸任了市委书记,虽然在省委的排名,依旧在陈守盛之前,但有关金都市的人事安排,却是不好插手得过于明显了。   只不过,陈守盛最终也没能如愿以偿地将自己的亲信安插到白云区委书记的位置上,却便宜了李光荣,觑空子将秦伟东从楚南省纪委给拉了过来。   估计陈守盛也非常郁闷。   现在白云区形势大变,连刘红专都有些振奋,希望梁和木能够协助好秦伟东,干出一番成绩,给那些等着看笑话的家伙们瞧瞧,我刘红专的秘书,还是很不错的,由此也证明刘红专看人的眼光上乘。   所以这几个月,梁和木在工作上确实尽心尽力。   只有前几天发生的“江大平事件”,让梁和木心中略有不悦。   但老江已经五十多岁,退下来就退下来吧,这些年,梁和木也算是很关照江大平了,对得起他。   “梁区长,早上好!”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呵呵,肖书记,你好!”   梁和木不用扭头,就知道是区纪委书记肖文过来了。肖文也是四十来岁年纪,和梁和木基本相当,白云建区的时候,直接从省纪委下来镀金的。   “肖书记,这么急匆匆的,去哪呢?”   梁和木随口问了一句。   区纪委在大院内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区域,不在区委大楼,也不在区政府大楼。瞧肖文这个样子,是准备去区委办公大楼。   肖文笑着说道:“秦书记召见,我这是奉命前往书记办公室。肖文个子中等略高,身材标准,戴一副黑框眼睛,走路不徐不疾,看上去颇有风度,和多数领导干部挺胸凸肚的臃肿模样大为不同。   “是吗?发生什么大案子了?”   梁和木微微一惊,问道。   因为纪委系统相对独立,肖文又是直接从省纪委下来的,所以在白云算是“自成体系”,和区委区政府一把手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不过梁和木通人情世故,与肖文的个人关系,处得不错。以往肖文办案子的时候,梁和木多数时候是支持的。   肖文摇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秦书记在电话里面没说是什么事。”   这倒是实话,肖文没有撒谎,秦伟东刚才给他打电话,就是说有点事,请肖书记移驾一谈。   梁和木便知道自己不该再问了,笑着点点头,和肖文作别,继续向区政府办公大楼走去。便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急骤震响起来。   “喂?”   “梁区长,梁区长,不好了……”   电话里面,立即传来江大平惊慌失措的声音,大口喘息,显见得受了很大的惊吓。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梁和木立时很不满,带着训斥的语气喝道。   这个江大平,越来越不像话了,以前处事还算镇定,这几天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说李素素跳楼自杀,邓簇被公安局抓了起来,是对他打击挺大的,但也不能如此大失水准。   “那个……那个李素素把我们都告了,她把我们告了……”   江大平在电话中语无伦次。   “胡说八道!”   梁和木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你没喝醉吧?”   这不扯蛋吗?   李素素都已经死了,她告什么告?莫非江大平活见鬼了!   “不是不是,梁区长,这个,是这样的,李素素留下了两本日记,里面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我们……我们以前一起喝酒打牌的那些事,都记在里面了……”   江大平也意识到自己惊慌太过,连忙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结结巴巴地解释起来。   梁和木脸色立变,情不自禁地左右张望了几眼,举着电话,走到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他的秘书也是个机灵角色,见状知道梁区长接的这个电话很要紧,便即退开了几步,警惕地注视着四周,防止有人贸然过来打扰梁和木。   “你怎么回事!”   稍顷,梁和木在那边一声怒吼,将秘书吓了一跳,偷偷望过去,只见梁和木的脸色变得铁青,脖子上的青筋都绽了起来,神情颇为失态。   却不知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是谁惹得梁区长肝火大发。   “区长,区长,这个我也想不到啊……我哪里知道李素素那货,暗地里留了这一手。她这是想把我们都拉下去给她垫背啊……区长,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救我,我这都家破人亡了,啊啊……”   江大平忽然在电话里嚎啕大哭起来。   说起来,江大平也确实值得痛哭一番。最喜欢的情人魂归天国,泼妇老婆进了局子,自己不但被扒掉了教委主任的实权职务,眼见得也要进局子了。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江大平自己心里有数。要是把那些屁事都给抖搂出来,搞不好就真的要命赴黄泉,和李素素在地下做一对同命鸳鸯了。   说家破人亡一点都不为过。   “王八蛋!”   梁和木愣怔半晌,压低了声音,从喉咙深处迸出了这么一句,脸色又由铁青转为通红,犹如要滴下血来。   你怎么不去死!   这句话,梁和木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有脱口而出。   很明显,江大平现在处于某种相当癫狂的状态,心理脆弱到了极点,就好像一个濒死之人,只需要加上轻轻一拳,搞不好就见了阎王。万一江大平发起狂来,自己乱说一气,岂不是糟糕?   “区长,救救我啊,区长……”   江大平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苦苦哀求。   他现在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刚刚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李素素那两个日记本,叶秋直接交到了秦伟东的手里!   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江大平宛如五雷轰顶,差点当场晕厥过去。   死了死了,这回死定了!   现在,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梁和木了。   梁和木呼呼地喘着粗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越是关键时刻,越是不能慌张,自乱阵脚。   “你现在在哪里?”   喘了一会粗气,梁和木渐渐平静下来,冷冷问道。   “我,我在办公室啊……我在厕所里……”   江大平哭喊道。   没用的东西!   梁和木几乎又要开骂了。   “你给我听着,别嚎了。你一个大老爷们,丢人不丢人?”梁和木烦躁至极地喝道:“我马上就到办公室了,你给我滚过来,好好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完,梁和木猛地挂断了电话,铁青着脸,大步向政府办公大楼走了过去。   秘书急忙小心翼翼地在后面跟上,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六神不定。刚才虽然隔得比较远,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一句半句,似乎是江大平那边,又闹出了名堂。   梁区长和江大平的关系,秘书可是清楚得很。   “区长好……”   “梁……”   一路上碰到的人,都笑容满面地和梁和木打招呼,不过都是只说了几个字,就硬生生将后面的话语咽了回去,有些畏惧地低下了头,急急忙忙地走开了,绝不敢停留。   梁和木的脸色,实在太可怕。   又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