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91章:偷情日记(4)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91章:偷情日记(4)

  夜色朦胧。   秦伟东看着夜色中的街道,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笔记本交给李光荣后,将会发生什么事?   李光荣会以此为机会,发起一场“反攻”吗?   黑色奔驰快速在街道行驶!   车速已经被提升到八十码,已经可以说是相当的快了!   就在奔驰轿车快速穿越一个十字路口之时,一辆侧面驶来的重型欧曼,不计后果的往秦伟东的汽车撞去!   从对方驾车的角度以及车速上,秦伟东不难判断出,这辆大货车就是冲着自己所坐的奔驰轿车来的!   秦伟东的判断,在随后四辆轿车的突然驶入,得到了证实!这四辆车分别从前后两个方向,向黑色奔驰轿车进行夹击,甚至中间还有一辆车内副驾驶位置上的大汉,打开车窗,手握黑色手枪,瞄准秦伟东所在位置。   看到此幕的秦伟东,并未显出任何的慌张,在四辆车即将夹住奔驰之际,猛然反转侧头,轮胎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成功躲开对方的夹击,用舌头添了添嘴唇,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秦伟东找到的光盘塞进了驱动里,随即整个车厢内响彻着劲爆的舞曲。   拉紧自己安全带的秦伟东,已经收起了笑容,透过倒车镜看向车后,紧跟而来的头车和奔驰之间只有两个车位的距离!侧目看向前方左拐处,一个摆放在路口的塑料垃圾桶进入了秦伟东的视野,只见他紧踩油门,猛然加速,姓能稳定而且起速超快的侧着旁边垃圾桶往左拐去。   仿佛是秦伟东计算好的似,在奔驰轿车后胎即将转入单行道的时候,车尾猛然调头,原本径直放在那里的垃圾桶被快速带飞了起来,而此时,紧跟而来的那辆汽车,飞速转弯,可起飞落下的垃圾桶重重的砸在了对方挡风镜之上,满捅的垃圾,环卫工人还未来得及清扫,铺天盖地的砸在玻璃上,失去视野的司机,又开的过快,刹车不及,猛然装向了旁边的路灯之上,巨大的碰撞声,在这个寂寥的夜晚显得极其刺耳!但在奔驰车内,因为播放着劲爆的音乐,浑然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头车的遇难,直接影响到了后面三辆车的速度,倘若不是专业人士驾驶的话,这样的场景绝对能引起连锁撞车事件。   对方的紧追不舍,让秦伟东失去了丝丝耐姓,本不想今晚‘大开杀戒’的秦伟东,看到二号车的那位大汉又故伎重演的钻出车窗,准备从后面开枪袭击奔驰!急转车头的秦伟东,以单车位的距离,瞬间侧拐出车身,与身后迎上来的二号车平行前进,在调头的那一霎那,奔驰的前车轮,擦到对方的后尾,强大的阻击了使得,对方整辆车市失去了平衡,前车轮滑向旁边的栅栏,整辆车瞬间翻到在人行道上。。   单行道制约着车辆的调头,以及距离!如果是在高速行驶状态下,只要前面有一辆车发生事故的话,紧随其后的车辆就必须插道,往反方向车道调头!   二号车突如其来的翻车,使得紧跟在其后的两辆车司机仓惶调头,然而,与其保持平行线位置的秦伟东,岂能如他们意,方向盘猛然往右打去,正处在两辆车中间的奔驰,整个车身快速斜移,车尾轮胎触碰到三号车的车尾,车头轮胎触碰到四号车的车胎,两辆汽车的同时阻力使得奔驰轿车,猛然往后弹飞,猛踩刹车的秦伟东,在奔驰车侧面轮胎落地的那一霎那,猛然加速,整辆奔驰如同离膛的子弹般穿了过去。   但对方的两辆车就没那么幸运了,接二连三的撞击使得司机彻底失去了对汽车的控制,再加上翻滚数下的二号车横栏在他们面前,左右摇摆的后两辆车,直接撞了上去!在合力的冲击下,车顶朝地的二号车,如同火箭炮一般,窜了出去,直至撞到路口的栅栏和路灯后,才有所停缓。。而此时的奔驰,早已经按照原路返回,绕到了公路之上!   缓缓的抽出光盘,车厢内的音乐戛然而止。   好险!   是谁要置自己于死地?   对方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   偷情日记?   深夜的市委常委院,非常幽静,值班的武警战士,依旧精神抖擞,伸手拦住了缓缓靠近的奥迪车。   这么晚了,李光荣的秘书关隐达自然已经休息,没有人在门口迎候秦伟东。不过李光荣已经亲自给门卫室打过电话,武警战士确认了秦伟东的身份之后,便即挥手放行。   市委常委院落成的时间,也比较久远了。金都市作为老牌的大都市,建国之后就一直有着比较特殊的地位,尽管前几年才确定为副省级城市,实际上比一般的省会城市,地位更加重要。   所以金都市的市委常委院的环境之优美,丝毫也不在省委常委院之下。   市委常委院,秦伟东不是第一次来,他上任四个月,肯定要去李光荣家里拜访,这是最基本的礼节。奥迪车行驶在清幽的林荫小径之市委常委院前几年新建了别墅,供市委常委和其他资深市级领导居住。不过与省委常委院的独栋别墅有所区别,市委常委院建造的是联排别墅,一栋挨着一栋,有好几个联排别墅。   李光荣住在比较靠里面的三号别墅。   金都市前任市委书记,现任省委副书记刘红专和现任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陈守盛,都没有入住省委常委院,一直住在市委常委院内。习惯了,不愿意搬来搬去。市委常委院的联排别墅,居住条件也并不比省委常委院的独栋别墅逊色多少。   李光荣和这两位书记,不在一个别墅。   奥迪车开了好几分钟,才来到李光荣的别墅之前,轻轻刹住了车,没有开进别墅之内。秦伟东下车,关门都比较小心,尽量避免弄出太大的动静。   夜深了,大多数别墅的主人都已经休息,秦书记得有公德心。   别墅的大门是虚掩着的,从门缝里透出明亮的灯光。   秦伟东刚刚来到门边,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李光荣的爱人刘阿姨笑容可掬的站在门内,低声说道:“伟东,来了?”   秦伟东连忙向刘阿姨微微鞠躬,说道:“刘阿姨好。”   “好,好,快请进,老李在等着你呢。”   刘阿姨知道这个年轻人,不但是老张家的嫡系子弟,也是眼下老李在金都市最重要的助手。因为秦伟东的到来,李光荣的脸上,时不时可以看到舒心的笑容了。   刘阿姨丝毫也不以秦伟东深夜前来“打扰”李光荣为意。这么晚了,秦伟东还急着赶过来,肯定是发生了不小的事儿。   秦伟东走进客厅,正坐在长沙发里的李光荣,便微笑向秦伟东招手。秦伟东疾步上前,一丝不苟地向李光荣鞠躬问好,这才在一旁的沙发里落座,刘阿姨亲自给他泡了一杯热茶,又将水果盘推到秦伟东的面前,微笑着说道:“伟东,吃水果。”   “哎,谢谢刘阿姨。”   秦伟东依言拿起一颗苹果放在自己面前,却并不动口。   “老李,伟东,那你们先聊着,我回房间休息了。”   刘阿姨交代了一句,便即起身离去。   客厅里,就剩下李光荣和秦伟东两个人,对面而坐。   秦伟东随即打开手里的黄色公事包,将里面的两本日记取出来,递给李光荣,说道:“市长,这就是李素素的日记,请您过目。”   “这个李素素,还搞出不少的事来。”   李光荣接了过去,随口说道。   原本下属一个区的教委主任和中学女教师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李光荣肯定不会去关注。如果这样的事,他都要去关注的话,身为一市之长,除了累死,别无他途。不过后来李素素跳楼自杀,引发家属围攻白云区委大院,就让他上心了。   秦伟东这不刚刚到白云没多久吗?忽然发生这样恶劣的情形,影响好不了。   “是啊,李素素和江大平的事,阄得沸沸扬扬的,好些年。这一回算是机缘巧合,就总爆发了。”   “嗯,也是个可怜人。”   李光荣点了点头,说道,随手翻开了日记本。   李素素被当众羞辱,跳楼自杀,衣不蔽体,却也有可怜之处。况且已魂归天国,李光荣这句话,也是对死者的怜悯与同情之意。   “字还写得不错嘛……”   李光荣看了一下日记,发出了和秦伟东一样的感概。   这两本日记很厚,纪录了李素素这几年所有的重要事情和个人的感悟,按照篇幅来算,完全抵得上一本中长篇小说了。如果李光荣从头至尾全部看完,至少得一个小时以上,那还得速度非常快。所幸秦伟东刚才翻阅的时候,已经将重点“章节”都折好了角,李光荣只需要看这些内容就行了,其他那些李素素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可以不必理会。   料必堂堂一市之长,副省部级领导干部,也不会有八卦已故年轻女教师风流韵事的兴趣。   看了几篇日记,李光荣的眉头就蹙了起来,有点愠怒地说道:“这个江大平,如此可恶!”   李素素在她的日记中披露,一开始,她确确实实没想到要做江大平的情妇,江大平利用了她的懦弱以及女性的虚荣心理,以金钱物资和工作上的好处为诱饵,半强迫性的占有了李素素。李素素的心态,才逐渐转变的。这中间,不排除破罐子破摔的可能性。   李光荣刚好看了这一段,自然颇为不悦。   李光荣继续看日记,眉头越皱越紧,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李光荣基本看完了秦伟东给他“标出来”的重点,缓缓合上日记本,又在手里拍打了几下,这才将日记本放回面前的茶几上,顺手拿起了一支香烟,秦伟东便给他点上了火,李光荣又递了一支香烟给秦伟东。   “伟东,这是个窝案啊……”   抽了几口烟,李光荣缓缓说道。   李光荣认可秦伟东的分析,李素素的日记,是按照时间顺序来记述的,不可能作假,基本上,这日记里记载的很多情况,应该是真实可信的。   “是,我刚才简单统计了一下,这日记里,涉及到副处级以上干部,有九个人。其中包括梁和木。真要是查下去,就是个窝案。”   秦伟东也沉声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弄?”   李光荣望向秦伟东,目光烁烁。   “查。这个案子,肯定要查。不查交代不了。”   秦伟东直截了当地说道。   “嗯,我也支持你查。把这些蛀虫挖出来,打掉一批再说。不好好整顿一下,白云的干部队伍建设工作,就不好开展。”   李光荣也没有怎么犹豫,当即表态支持。   秦伟东到白云区四个月,一直未曾动干部,虽然因为岛国工业园那个事和招商引资热潮,让秦伟东在白云区树立了一定的威望。但任何一个官场老手都非常清楚,这个威望,是虚假的,经不起折腾。官场上的人,没有那么多理想和热血,他们只奉行“实力至上”的宗旨。谁能管到他们的乌纱帽,谁就是“大爷”。   借助这个案子,秦伟东可以真正立威。清理掉一批贪官污吏,腾出位置来,为秦伟东的干部布局提供必要的“资源”。   “不过梁和木……”   李光荣随即又说了半句。   秦伟东就笑了。   这其实就是他今晚向李光荣汇报的目的。如果梁和木没有牵扯其中,秦伟东可能都不会向李光荣汇报,至少是不会这么急着汇报。像这样有了确切证据的案子,秦伟东以区委书记之尊,力主严办,任何人都抵挡不住。就算纪委和政法委的负责人,都不是秦伟东的亲信,也不敢在这样的案子上耍太大的花招。   那是主动往枪口上撞呢!   但梁和木当然和江大平他们不同,他不但是区长,而且是前任市委书记刘红专同志的曾任秘书,甚得刘红专看重。秦伟东一到白云区,便即将刘红专的秘书给逮了起来,投进大狱,怕是不那么妥当。   秦书记的“好斗”之名,本来就很响亮了,没必要更上一层楼。   “市长,我觉得,只要问题不是太严重的话,梁和木还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稍顷,秦伟东微笑说道。   李光荣便会心一笑。   秦伟东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自始至终,秦伟东都没有提及在来时路上发生的事。   一切,都没弄清楚,还是不说为好。   再说,秦伟东书记可不怕恐吓!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烧烤王妃》 《错爱专情总裁》 《运转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