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90章:偷情日记(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90章:偷情日记(3)

  夜色已深。   茶几上的小闹钟,显示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   秦伟东的宿舍里,依旧灯火通明。小阳台上,秦伟东默默地坐在那里抽烟。黑色的影子,投射在玻璃门上,模模糊糊的。   “偷情日记”的秘密,已被李素素的老公叶秋解出。   “偷情日记”上每篇日记的日期都带有“6”,笔记本是紫色的,日记中还提到叶秋的母亲。这一切都暗指有什么东西在儿子的房中,而且是在郊区的老屋。   儿子的生日,不管是年、月、日,还是时,都带有“6”,儿子喜欢紫色。   于是,很快在叶秋儿子的房中找到了另两个紫色的笔记本。   两本日记已经看完,秦伟东在阳台上坐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张子怡已经冲了凉,换了一身舒服的棉质睡衣,趿拉着布拖鞋,端着一杯浓茶,从客厅来到阳台上,将热气腾腾的俨茶轻轻摆放在秦伟东的手边,轻轻一舒衣袖,莲藕般洁白丰润的双臂,从衣袖里探了出来,绕住了秦伟东的脖子,整个人趴了上来,幽香四溢的光洁脸颊,和秦伟东的脸颊贴在了一起。   “还在考虑呢?”   张子怡低声问道。   看完日记,秦伟东就到了阳台之上,一支接一支抽烟。   如同张子怡所言,李素素的日记,记载了很多惊人的内容。根据李素素的纪录,江大平的情人,不止她一个,单只李素素所知道的,都还有另外三个,俱皆是教育系统的老师和职工。这个叫近水楼台先得月,江大平是区教委主任嘛。   不过李素素在这几位情人之中,是长相最漂亮和身材最好的一个,所以也就最“得宠”江大平经常会带着她出席一些极其私人的聚会。聚会的对象,自然都是江大平的死党和他们各自的小情人。没有谁会带老婆去参加这种聚会的。   正因为这个原因,李素素得以知道江大平的许多秘密。   江大平对李素素特别信任,主要还是由于李素素“最听话”按照他的安排,嫁给了最不起眼甚至是很窝囊的叶秋,江大平觉得对李素素有点亏欠就用加倍的宠爱来“回报”她。这种宠爱,不仅仅是多给李素素金钱和物资,并且尽可能带李素素接触自己的狐朋狗友,让李素素有面子。并且江大平还不止一次地向李素素承诺过,只要机会合适,就会与邓簇离婚,明媒正娶李素素为正室夫人。   当然这个承诺,也就一直只是承诺罢了,主要还是为着哄李素素开心。   邓簇可不好摆弄!   李素素在日记里算了一笔账这几年,江大平给她的现金以及贵重首饰之类,全加起来,大约有100多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何况江大平还不止养了李素素这一个情人。由此推断,江大平的非法所得,至少要超过几百万以上。   大蛀虫!   江大平一个教委主任,竟然能够弄到这么多的不义之财,其手段之狠,可见一斑。   此外,李素素的日记里,还纪录了好几位与江大平来往密切的白云官员除了区教委的两名副主任还有其他局委办的头头。某一次,李素素以很惊讶的语气写到,她竟然在聚会上见到了区长梁和木。梁和木虽然没有带自己的情人参加这个聚会,但其他几个局委办的头头都是带了情人去的。   李素素还和梁和木喝了两杯酒,看到江大平将一个厚厚的红包,塞给了梁和木。   这一段记载,引起了秦伟东的特别重视。   李素素在日记里说有点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江大平和其他局委办的头头会带着自己的情人去见区长,那不是自动授人以柄吗?   李素素推断,可能是江大平和那几个官员,自觉与梁和木关系密切,所以不在意。   秦伟东却很清楚,不是这样的。   真实的原因,是江大平和那几个局委办的头头,在以此向梁和木表示自己的绝对“忠诚”——老大,我们什么都不敢瞒着你!   自曝隐私,自动授人以柄,很多时候,就是起到这么一个作用。   在网络上,不是流传着这么一段比较粗俗的话语:什么关系最铁?一起坐过牢,一起扛过枪,一起玩过妞!   江大平等人此举,多半是如此用意。   梁和木不带情人去,自然也很好理解。梁和木和江大平这几个人,不是一个档次。江大平他们是表忠诚,梁和木则是接受这种忠诚的“主子”。“主子”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把柄交到“奴才”手里去!   此外,李素素的日记里与梁和木有关的纪录还有一次,那一回,江大平无意之间向她提起过,快过年了,买了一尊挺贵重的纯金佛像,值好几万块吧,说是要送给梁区长做新年礼物。   可以说,李素素这两本日记,就是一个现代版的《贪官现形记》。   日记内,还有一篇与江大平的“床第”记述。   “要我说呀,证据确凿,用不着犹豫了,把他们都拿下吧。这不正是你的拿手好戏吗?”   张子怡随即说道。   和秦伟东交往了这么久,张子怡还是头一次见到秦伟东如此深思。   在张子怡看来,任何恶势力坏分子,在秦伟东面前,俱皆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更何况现在,秦伟东是白云区委书记,名正言顺的一把手!   秦伟东轻轻握住张子怡放在自己胸前的纤纤玉手,摇了摇头,说道:“没那么简单。”   “那你给我说说看,他怎么就复杂了?难道白云的纪检和政法机关,会不配合你吗?”   张子怡索性从椅子后面转到秦伟东的对面,蹲下来,双手趴在秦伟东的膝盖之上,仰头问道。对于这些政治上的弯弯绕,她也不是懂得太多。   “这倒不是,他们不敢不配合。关键是梁和木!”   秦伟东揉了揉她湿润的秀发,笑着说道。   “梁和木虽然是老资格的区长,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总不能因为他是区长,就不能动他吧?”   秦伟东轻轻摇头,说道:“事情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   “那你说说嘛,我刚好长长见识。”   张子怡便摇了摇秦伟东的膝盖,说道。   秦伟东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说道:“哟,都十点多了,我该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话说一半,真讨厌!”   张子怡顿时撅起了红艳艳的小嘴,很不乐意地说道。   其实她也不是真的对这些官场上的勾心斗角感兴趣,主要是喜欢眼下这种情调,丝毫也不愿意秦伟东就此离去。   长夜漫漫,却有谁相伴?   “你呀,别调皮了,过两天我再来陪你。   秦伟东便伸手搂住了她柔嫩的纤腰,张子怡的娇躯充满着青春活力,弹性惊人,秦伟东吻了吻她湿漉漉的头发和娇嫩的耳垂,随即松开手,转身走向客厅。   和张子怡在一起耳鬓厮磨之时,秦伟东俱皆是“浅尝辄止”不敢太过,也不敢纠缠太久。实在张子怡太诱人了,秦伟东生怕自己把持不定,总是硬生生地将自己的欲望“消灭”在萌芽状态。   张子怡咬着嘴唇,不情不愿地跟着回了客厅,由得秦伟东自己将日记本装进公事包,由得他告辞而去,既不挽留,也不“欢送”眼里的神情也很是复杂。   在秦伟东走后不久,张子怡也离开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可来不得半点差池!   秦伟东驾车驶向金都市区。   在车上,秦伟东给李光荣打了个电话。   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但秦伟东估摸着,现在李光荣应该还没有休息。因为今天国务院某部的一位副部长前来金都调研考察,李光荣和陈守盛,肯定要出面陪同。尤其是李光荣,那位副部长此番考察的工作,主要是政府部门该管的,李光荣必须将人家“陪好陪倒”这也是官场上的规矩。   眼下这时候,李光荣可能刚刚结束接待活动不久,没有那么快休息。   果然,电话只响了两声,那边就响起了李光荣的声音。   “你好!”   李光荣的声音还是比较洪亮,中气充沛。   “市长,是我。”   “伟东?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呢?”   李光荣略略有些诧异。秦伟东虽然是他的嫡系亲信,但以往很少在这个点上给他打电话。   秦伟东笑道:“您不也还没休息呢。”   “呵呵,我陪客人来着。说吧,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今天,收到了一份比较特别的礼物……”秦伟东随即在电话里将李素素日记本的事情,大致说明了一下:“根据情况来分析,这个李素素日记里写的那些东西,应该是真实可信的。牵涉到了区里的好些干部,都有一定的身份地位,还牵扯到了梁和木身上。”   “还牵扯到了梁和木?”   李光荣的声音,便严肃起来,问道。   “对,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稍顷,李光荣问道:“那两本日记,你现在带着的吗?”   “带着的,就在我车上。”   李光荣随即做了决定:“这样吧伟东,你现在马上过来一趟,我在家里等你。”   “市长,是不是太晚了,要不我明天去办公室拜访你?”   “不用等到明天了,就现在吧,我反正也还没睡。”   “那好,我这就过去。”!   显然,市长李光荣已感受到此事的重要性、紧迫性。   此事,将在江南、金都掀起滔天巨浪!!   
推荐阅读: 《出水芙蓉》 《倒过来念是佳人》 《组织部长》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