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83章:涛声依旧(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83章:涛声依旧(2)

  江大平慢慢走到了秦伟东的办公室门口。   陈妍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   看上去,江大平挺老实的,长相还有点憨厚,一点也不想是狡猾狡诈之人。怎么在他老婆嘴里,就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坏家伙呢?   “陈……陈主任。”   江大平陪着笑脸,小心地给陈妍希打招呼。   区委一秘,自然当得起家江大平看重。尽管可能是临时性的,但也说明秦伟东对陈妍希的认可,提拔重要是迟早的事。   “江主任,你好。请跟我来吧,秦书记在等候。”“不敢不敢……”江大平连声说道,自然是说自己当不起秦书记的“等候”。跟在陈妍希身后,小心翼翼地进了书记办公室里间。   秦伟东依旧坐在待客长沙发里抽烟,双眉微蹙,似乎正在考虑什么问题。   “书记,江大平同志到了。”   陈妍希轻声提醒秦伟东。   秦伟东这才抬起头来,望了江大平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江主任,请坐。”   “谢谢谢谢秦书记………”江大平一连串的点头哈腰脸上露出恭谨至极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在秦伟东一侧的沙发上坐了半边屁股,身子的重量有一半压在两条腿上,随时准备站起身来“迎接”秦书记的训斥。   陈妍希给江大平奉上茶水。   江大平又是一迭声的道谢,神情异常紧张。   “江主任,刚才你爱人邓大姐到过我这里,反映了一些问题。你应该清楚吧?”   秦伟东望向江大平,不徐不疾地说道语气比较平静,听不出他内心到底是何种想法。   江大平连忙挺了挺身子,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秦书记,都怪我没有处理好家庭矛盾,影响书记工作了,我检讨我检讨!”   大凡有了一定年纪的干部“我检讨”这三个字,是随时准备出口的,这三个字是许多干部的口头禅。   “江主任,家庭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每个家庭都会有矛盾关键看怎么处理了。处理得好,矛盾就能消灭在萌芽状态,处理的不好,就会越闹越大。你是我们区里的中层领导干部,负责全区的教育工作,这个职责很重要。要是处理不好家庭矛盾就可能影响工作了。这就不好了。”   秦伟东望着江大平,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的是的,秦书记的教导很有道理,我回去之后,一定做好我爱人的工作处理好家庭矛盾,绝不因此影响工作。”   秦伟东的语气虽然平和,江大平却觉得头皮一阵阵发紧。   领导说的话,是不能单纯从字面意思去理解的。看似秦伟东并未发怒,但江大平却听得出来,秦伟东实际上是在提醒他,你要是因为家庭矛盾影响了工作,就不行。   秦书记到任三个月,基本没有动过干部。   这个“不行”就是好的由头。   任何一位党委书记,上任之后,总是会动干部的。不调整干部,党委书记的权威无法体现,威望也就无法真正的建立起来。   秦伟东说不定就要趁这个机会,拿掉他江大平的乌纱帽。   就算不撤职,给他调到哪个清水衙门去闲置起来,是完全可以的。梁区长也好,还是其他区委领导也好,都不好反对。   秦书记上任之后第一次调整一位中层干部,谁跳出来反对谁就是公然和秦书记过不去。   后果太严重了。   “嗯,关于那些传言,你也要注意一下。你爱人的反应这么大,总不会是完全的空穴来风。”江大平情不自禁地抬手抹了一把冷汗,嗫嚅地说道:“是是,秦书记…秦书记,其实没有那回事,我爱人乱猜的工作之中,总是难以避免要和部分女同志打交道……”秦伟东缓缓点头,说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是的是的……”   “江主任,目前全国都在进行教育改革的一些探讨。这个工作很重要。教育事业是千秋大业,绝不可以掉以轻心。你们教委,也要尽快拿出一个意见来,交给我看看,大家一起探讨一下。”   秦伟东点了几句“家庭矛盾”随即转到了教委的工作之上。   江大平便即精神一振,说道:“秦书记,这段时间,我们召开了几次会议,都是在探讨有关教育改革的问题。我们一定尽快拿一个意见出来。”   秦伟东点点头,不再说话。   江大平便意识到,秦伟东的召见已经结束,不由得有点晕晕乎乎的。   这就完了?   没有批评,更没有训斥?   诡异的召见!   不过江大平也没敢继续在书记办公室呆下去,立即站起身来,很恭谨地向秦书记告辞。出了书记办公室,江大平急匆匆地向停车棚走去,边走边掏出手机,给梁和木打电话。   “梁区长……”   江大平刚刚才叫了梁和木一声,电话那边就响起了梁和木的怒喝。   “老江,你行啊你!”   江大平便像遭到雷击似的,浑身都是一抖,两条腿就粘在地板上,迈不动步子了,站在那里连连弯腰鞠躬仿佛梁和木就站在他的面前一般。   “区长,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你混蛋!”   梁和木对他的道歉置若罔闻继续大骂。   “人家家里都好好的,偏你家里就有那么多屁事。你堂堂一个教委主任,连个婆娘都管不好。你干什么吃的?秦书记每天有多少大事要忙,给你家做调解员呢!我看你这教委主任是不想当了!”   这才是真正的梁和木。   在秦伟东面前,梁和木满面笑容,十分配合。但在下属干部面前,梁和木绝对不是和蔼可亲的领导家长制作风非常严重。江大平比梁和木大了十来岁,他也是毫无顾忌,张嘴便骂。   江大平哭丧着脸,说道:“区长,我…”   他也确实是想不通。   娘的!   其他干部玩几个女人,算个屁事?家里面风平浪静。所谓“家里红旗不倒,墙外彩旗飘飘”是也。和江大平平日里一起玩牌的几位局长主任谁的情人都比他江大平多,还能公开带到宾馆去和大家见面,打牌,就像自家原配正妻一样,大摇大摆的一点都避人耳目。偏偏他江大平就摊上个这样极品的老婆。人家的老婆最多打翻醋坛子,在家里关起门来吵几句。谁都怕事情闹大了,连累老公把乌纱帽丢掉。那些女人都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到底由何而来,根基在哪。   轮到他江大平邓簇直接就跳进了醋池子里,死活不肯上岸。   只想拉着江大平,一起跳进去一块淹死玩完。   这都叫什么事啊?   “你家里的屁事,你自己去摆平。你老婆要是再敢到区里来闹事不等秦书记动手,我直接把你撤了,你哪凉快哪呆着去。还惯出毛病来了!到时候我看你家那婆娘,还闹个什么劲。”   梁和木气冲冲的吼道。   也不是说梁和木就那么“关心”秦书记,关键是梁和木不想破坏了眼下的大好形势。秦伟东明摆着不想在白云区大动干戈,只想团结大家,好好干出点成绩来。   这是典型的“镀金”作风,将白云区当作了跳板,所以不想闹出大动静。   梁和木多高兴啊?   这大好形势,若是毁在一个泼妇手里,梁和木不得气死!   “我,我这就回去和她离婚!”   江大平一跺脚,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该离婚了。再这样下去,不要说江大平官位不保,只怕寿命都要短好多年。别人的家是温暖的港湾,他江大平的家就是十八层地狱!   梁和木冷笑一声,说道:“江大平,离不离婚,那是你自己的事。不过我警告你,你那眼睛,别只光盯着你家那个肥婆。那个李素素,你也要盯紧了。不要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江大平顿时浑身一鼻。   这会儿,他还真的没想到李素素身上去。貌似梁区长的提醒,大有道理。   会闹的,可不仅仅只有邓簇那个肥婆。   “区长,秦书记那里,您看我该怎么办?”   稍顷,江大平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无人在侧,便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想怎么办?”   梁和木在电话那头冷冷问道。   “我……”   江大平又没词了,额头再次往外渗冷汗。   “江大平,我劝你还是别打歪主意。你那点手段,以为谁面前都能使的?”   梁和木的声音益发冰冷。   简直搞不清状况。   江大平有什么玩意,是能在秦伟东面前拿得出手的?   “区长,好像,秦书记对我很不满意了……”   稍顷,江大平又期期艾艾地说道。   “你处理好你自己的家务事,别的轮不到你操心。”   “是是,谢谢区长!”   江大平终于暗暗舒了口气,又是一连串的点头哈腰。   涛声依旧!白云真正的老大还是梁和木。   这就好。   从秦伟东办公室出来,江大平确实拿不准。虽说区长梁和木在白云树大根深,但难保在这个时期向秦伟东让步,秦伟东毕竟是刚到吗!   得到梁和木的肯定回答,江大平马上面色如常。   只是大家都没想到,这个事情不久之后,又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惊人变化!   
推荐阅读: 《组织部长》 《倒过来念是佳人》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