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82章:涛声依旧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82章:涛声依旧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邓簇终于离开了秦书记办公室。   张鹏不放心,立即给陈妍希使眼色,让她跟出去,务必要将邓簇“押”出区委办公大楼,确保她不再返回来闹事。   刚才还说是猝不及防,情有可原,秦书记也不会过分责怪。   如果邓簇再度返回,那张鹏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至少一顶“办事不力”的大帽子,是跑不掉的。   陈妍希会意,随即起身,向秦伟东微微鞠躬,告了声罪,便跟着邓簇一起出去了。   她是女同志,邓簇不大好在她面前撒泼。真要是再闹,陈妍希也知道怎么处理。别看陈妍希秀秀气气,斯斯文文,处理事情可不含糊,是个人才。   张鹏没有急着离去,坐在那里,很歉然地对秦伟东做起了检讨:“对不起,秦书记,真是没想到……这个邓簇太不像话了,我马上给保卫科开会,让他们加强门卫管理制度……”   这个态度,是一定要有的。   就算秦伟东本来对他没有什么看法,如果张鹏没有这个态度,只怕秦书记马上就会有看法了。   秦伟东轻轻摇头,说道:“意外情况,谁也想不到的。门卫管理制度,加强一下也好。但要注意方法,不要对众恶声恶色,影响不好。”   相对来说,白云区委办公楼的门卫管理,还是比较宽松的,一般的人要想进来,很方便,不会有太多的阻碍。   只是寻常众,没事谁会到区委区政府大院里来瞎逛?   没的浑身不自在。   邓簇这样的,不过是特例罢了。   “张鹏同志,这个江大平是怎么回事?听邓簇话里的意思,这事闹了不少时候了吧?”   秦伟东蹙起眉头问道。   看得出来,秦书记着实有点不高兴。如果是普通众,找区委书记反映其他民生问题,秦伟东自然是欢迎的。但像邓簇这样的家务事,秦书记还真的不大愿意去管。   关键这事,根本就理不清楚。   难道秦伟东身为区委书记,还能给公安分局下个指示,让他们去“捉奸”不成?   这又不是贪了多少钱,受了多少贿,有据可查。   但邓簇是总这么闹,隔三差五来区委书记办公室找秦伟东同志“伸冤”,这个区委书记,就不用当了,专门应付她一个人拉倒。   又不能像邓簇说的那样,直接把江大平的教委主任撸掉。   这样的先例,是绝对不能开的。   真做了这样的决定,秦伟东在上级领导眼里的形象,立即大打折扣。做区委书记一把手的人,哪能在干部任免问题上如此随心所欲呢?   太草率了!   你有本事,尽管搞“一言堂”,但方式方法绝对要讲究,要合乎组织程序。   张鹏听了秦伟东对他的称呼,心中暗暗一喜。看来秦书记已经逐渐认可他了,只要继续努力下去,区委办主任的位置,肯定稳如泰山。   “书记,确实是这样。据我所知,江大平确实和他老婆合不来,吵了好多年了。以前江大平做白云一中校长的时候,邓簇也是这么闹个不停。不过那个时候,好像闹的不是这个叫李素素的女教师,另有其人吧,乱七八糟的,也搞不清真假……”   说到这里,张鹏瞥了秦伟东一眼。   秦伟东微微一笑。   听这话里的意思,毫无疑问张鹏是向着江大平的。很隐晦地告诉秦伟东,这事压根就是邓簇在捕风捉影的胡闹。以前闹的和现在闹的就不是同一个对象。   由此也可以推断出来,邓簇疑心病很重,江大平很可能是被“冤枉”的。   官场上所谓“美言几句”,“曲为开脱”,说的就是张鹏这样的说话技巧。看似闲谈,很巧妙的就将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了,在不知不觉间影响到了领导。   见了秦伟东意味深长的微笑,张鹏心中不由一颤悠。   这位新书记,年轻归年轻,那心思可真不简单,自己的那些小技巧,今后还真要更加小心施展呢!   “以前黄书记在的时候,邓簇就找黄书记闹过,黄书记还亲自找一中的校长来了解过情况……但是,秦书记,你也知道的,这样的事情,除非是捉奸……嘿嘿,除非是捉奸在床,或者有白纸黑字的情书之类的东西,不然,很难搞的。一中的校长,也不敢肯定到底有没有这回事。邓簇还不止找过黄书记一次,黄书记后来也不胜其烦。最后还是梁区长出面,把江大平和邓簇都叫到办公室,狠狠训了一顿,才算是暂时平息下来……”   这段话里的内涵,就比较丰富了。   其一,黄江北很迂腐,还真的找一中校长来了解情况。只要稍微动动脑筋,就能知道,这样做肯定会毫无结果,却会让江大平在心里头忌恨不已。明显黄书记是想要搞他江大平嘛,不然找一中的校长来干什么?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   其二,梁区长的威望,远在黄书记之上。邓簇敢于一而再再而三的找黄江北,黄江北束手无策。梁和木一出面,一顿臭骂,问题解决。至少是暂时解决。   其三,可能连张鹏自己都没有想到,秦伟东还从他这段话里解读出了更深一层的内涵——梁和木与江大平,关系不一般。否则,也不会将江大平邓簇两人都一块叫到办公室去痛骂一顿。   上级领导,可以将下属干部连带他的老婆一起叫去骂,可想而知,关系是比较密切的。   至于第四点,就很好理解。   邓簇形成“惯性”了,换了书记,马上就“旧事重提”。   秦伟东略略沉吟稍顷,说道:“张主任,请老江过来一趟,我问问情况。通奸可不是小事。党员干部的生活作风可不是小事,生活作风关系党风政风,甚至生活作风常常都与腐败紧密相联。”   已经答应了邓簇,秦书记不想食言。再说,在从严治党的大背景下,党员干部的生活作风再也不是小事了。   党员干部通奸,一经坐实,是要受处分的。   还有,这个江大平也许就是一个很好的棋子,正好用这颗棋子下一盘妙棋……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叫他。”   张鹏一迭声答道,见秦伟东没有其他吩咐,便即起身告辞而去。   其实不用秦伟东去“请”,江大平早就到了区委办公大楼,邓簇在秦书记办公室告状之时,江大平就得到了电话通知,急匆匆赶了过来,正躲在区委办公室机要室的小房子里团团乱转,汗水湿透了衣服,嘴里不住念叨。   “这个贱婆娘……这个蠢货……这个……”   不用怀疑,这些彪悍的称呼,自然全都是指向他的老婆邓簇。   江大平个子不高,有些谢顶,按照档案记载,他的年龄应该是五十二岁,不过看上去十分苍老憔悴,要比实际年龄显老得多。   估计家里有了这么一个超级能折腾的婆娘,江主任的日子,也过得比较煎熬吧。   机要室的刘主任,是江大平的朋友,见了这般模样,也不好怎么安慰,只是陪着他,不时给他递烟倒水,偶尔说两句很没营养的安慰话。   区教委主任,在区里主要领导的眼里,算是要紧的职务,。在区委机关普通干部眼里,更是绝对值得好好巴结的大人物。   谁家没孩子?谁家孩子不用上学?   是吧!   想要念个好学校,分个好的班级,摊上一个好的班主任老师,不都得指望着江主任给发句话吗?就算自己的孩子大了,不在学校,亲戚朋友的孩子,总是会有要求到江大平头上的。和江主任搞好了关系,肯定不吃亏。   机要室刘主任完全理解江主任的心情。   以前邓簇也来区里闹过,但没见江大平像今天这样紧张,汗透重衣。究其原因,关键还在于,秦伟东不是黄江北。黄江北虽然比秦伟东还要刻板严肃得多,实际上从未真正掌控过白云区,白云的事实“一把手”,乃是梁区长。   邓簇大吵大闹,江大平尽管感到丢脸,却也并不如何担心。   现在不一样了。   连梁区长都比较“怵”秦书记,江大平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有底气?   “江大平!”   正当江大平乱转圈子之时,张鹏出现在了机要室门口,板着脸,沉着嗓子吼了一声,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论年纪,江大平比张鹏还大了好几岁,但张鹏压根就不尊重他。   这也不怪张鹏。   堂堂区教委主任,连个婆娘都管不住,真够窝囊的!   “张主任张主任……”   江大平吓得浑身一抖,抬眼见是张鹏,忙不迭地点头哈腰,连声说道,脸上神色又是惶恐又是尴尬。   “你怎么回事?啊?闹了多少回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这区委大楼,什么时候成菜市场了?连个婆娘都管不好,你真行啊你!”   张鹏刚才赔了好一阵的小心,满肚子火气,总算是找到发泄对象了。   “对不起对不起,张主任,都怪我都怪我……”   江大平又是一连串的点头哈腰,道歉不迭。   “哼!”   张鹏本来似乎还想骂几句的,念头一转,强行忍了回去,从鼻孔里重重喷出一股浊气。   “你现在马上去书记办公室,秦书记在等你呢!”   江大平额头上的汗水,又刷刷地下来了。   现在执纪机关对“通奸”可是查得很严的。如前不久大原纪委公布的消息:大原省中市委原副书记张萍被“双开”:经查,张萍在担任大原省纪委副秘书长、监察综合室主任、常委,中市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与他人通奸;大原高定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杨波被“双开”:经查,杨波在担任高定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与他人通奸。等等。   想到这,江大平越加害怕了。   梁区长!!   想到梁和木,江大平又恢复了常态。   想到梁和木这个白云事实上的老大,江大平平静了。   白云,谁是“一把手”?梁和木才是!   白云,必将是涛声依旧!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