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74章:领袖教导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74章:领袖教导

  市政府常务会议的议题,是早就拟好的。都有书面资料,提前几天发给与会的干部。   胡学文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写了一个详细的报告。红沙区造纸业的起源,发展过程,目前的状况,都罗列了进去,抑扬顿挫地读着报告,足足三十分钟,才算是读完了。   胡学文不是红沙区的“老干部”,前年红沙区由县升格为市辖区的时候,从市委宣传部放过去,当时是常务副区长,一年前才正位区长。   所以胡学文的汇报,很是“气定神闲”,相当的“客观”,基本将自己置身事外,用一个旁观者的眼光,在看待红沙区造纸企业对环境的污染。   根据胡学文的汇报,红沙区造纸业,起源于七十年代末期,大约是七八年左右,建起了第一家国营造纸厂。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红沙县就是这一家造纸厂,规模也不大,只有几十个工人。红沙区的造纸业“蓬勃发展”,始于八十年代末期。当时,红沙县造纸厂已经连年亏损,入不敷出,濒临破产倒闭的边缘,一直都是靠财政拨款和银行借贷在勉强支撑。   这倒是那个时期,大部分中小型国营企业的普遍现象。   八八年的时候,红沙县国营造纸厂,正式对外承包,被厂里原先的一个车间主任承包了下来。那位车间主任,倒是个人才,承包之后,对工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很快便起死回生,开始有了盈利。   因为红沙区麦草资源丰富,造纸厂原料充足,眼见造纸厂有利可图,立即便成了香饽饽,一大堆人跟风而上,不久之后,大大小小的造纸厂就遍布了红沙县的好几个主要乡镇。开足马力生产,几年下来,赚了不少的钱。为县里创造了数千个就业岗位和数以百万计的财政收入。   目前,红沙区的造纸厂已经成为区里的支柱产业之一。   那个时期,国人基本没有什么环境保护的概念,但环境污染不会因为群众没有概念就不出现。十几年时间过去,红沙区的污染,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前不久,忍无可忍的群众终于聚集起来,“围攻”红沙区区委区政府,吓得红沙区区委书记和区长胡学文落荒而逃,在市里躲了一整天。还是市里派了何副市长亲自前往红沙区给群众做工作,才暂时平息了这一事件。   但这种群体性的事件,造成的冲击力也是巨大的。发生一次,党委和政府的威望便直线下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渐渐淡化这种影响。而且群体性事件,有惯性。如果处置不好,会引发第二次,第三次。当然,规模也许不会有第一次那么大,但考虑到红沙区的群体性事件,有上千人参加,假如真的引发第二次第三次,哪怕规模只有十分之一,那也相当可观。   胡学文汇报说,针对这次群体性事件,区里已经在采取措施,对症下药,给群众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群众的情绪,已经得到了缓解,不会再次引发闹事。   至于具体什么措施,胡学文没有明言,在座诸君,俱皆是个中老手,谁不是心中有数?   一般来说,就是“擒贼先擒王”。把煽动闹事的几个为首者找出来,或动之以情,或晓之以理,或诱之以利,或胁之以威,总归会将他们整治得服服帖帖。后两种手段尤其有效。你乖乖听话不再闹,那就给你些好处,如果不识相,还敢再闹,嘿嘿,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也不是吃素的。   甚至直接雇佣社会上的流氓混混,以看到和铁棍代替专政铁拳,似乎效果更佳。   这样的措施,自然不能在报告上白纸黑字写出来,大家心照不宣。   秦伟东的双眉,轻轻蹙了起来。   从胡学文的报告之中,没有听到半个字谈到治理环境污染,也没有听到半个字要进行整改。基本上就是汇报了一下情况,和针对事件的处置措施。   只要群众不再闹,上级领导就不会再追究。   类似这样的事件,在所多有,不说层出不穷,起码也是见怪不怪。地方主要领导干部的官帽子,也从未真正和大规模群体事件联系起来。   所谓“一票否决”,多半就是说说而已。   基层政权主要领导“一票否决”的真正的雷区,是计划生育。颇有一些乡镇的头头们,因为计划生育搞不好而丢了乌纱。但也仅仅到乡镇这一级为止,很少上升到县级层面。   胡学文这个态度,虽然谈不上积极,但按照眼下的官场生态,要算正常。   李光荣的眉头也微微皱起。   实话说,对于造纸厂和环境污染这个问题,李光荣心里也很纠结。具体到金都市来说,造纸企业环境污染的重灾区就是江北的两个区,其中又以红沙区最为严重。真要是下决心将江北两个区的造纸厂全部关闭,限期进行整改,也不是办不到。区里面肯定有反弹,但能压得下去。不管怎么说,有环保局,拿这个做做文章是可以的。   关键在于,站在全省的角度来看,造纸企业的污染,红沙区只是“小巫”,和江北的其他地市比较而言,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根据最新的统计结果,全省的造纸企业,已经将近两百家。这还是经过政府相关部门正式批准,登记在册的,一些小规模的“地下加工作坊”还不计算在内。   李光荣在金都市以雷霆手段对付红沙区的造纸厂,势必会让省里的领导心里有想法。以为李光荣是透过整顿金都市的造纸企业,向省里领导表达某种“不服”的心态。   官场上,很忌讳“标新立异”。地位越高,忌讳越重。   心里这么想着,李光荣的眼神情不自禁地在秦伟东的脸上扫过。刚才在办公室,秦伟东就明确提出来,市里的经济建设整顿,可以从造纸厂和环境污染这个方面着手。   秦伟东微微颔首。   李光荣缓缓说道:“伟东同志,白云区引进了全市规模最大的造纸企业,合子纸业公司建成之后,产能将超过全市现有造纸厂的总和。你们打算怎么解决这个环境污染的问题,请你谈谈看法吧。”   大家不由一愣。   李光荣这个发问,好不蹊跷。   秦伟东名义上是市政府党组成员,实际职务乃是白云区委书记。红沙区的环境污染问题,请白云区委书记谈看法,实在有些不妥。李光荣想让白云区和红沙区打擂台吗?   “好,我谈谈吧。有不恰当的地方,请李市长,胡区长和同志们批评指正。”   秦伟东却丝毫也没有推脱,随即挺直了身躯,朗声说道。   将胡区长与李市长并列,自然是因为此事与红沙区有关,点出胡学文的名字,也是表示客气的意思。   胡学文连忙说道:“请秦书记指示。”   这个话,就是给秦伟东戴高帽子了,将他当成市政府的领导来对待。   大家的耳朵,顿时都竖了起来,会议室沉闷的气氛,为之一振。秦伟东到金都之后,市政府常务会议和市长办公会议参加了好些回,却很少发言,一般都是光带耳朵不带嘴。他在市政府没有分管工作,“一方诸侯”的身份,也确实不怎么好说话。   大伙很想听听,秦书记到底有何高见。   秦伟东年纪虽轻,名气甚大,与会干部们都对秦书记的执政理念比较好奇。   “刚才李市长说了,白云区引进的合子纸业公司,目前正在建设之中,按照合子纸业的设计规模,建成之后,预计年产能二百万吨,年销售总额有望达到三十亿元。确实比目前全市所有造纸厂的产能总和还要多。按照一般的理解,合子纸业的产能越大,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也会越严重。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合子纸业将不以草浆为造纸的原料,而是用进口的原木浆为造纸原料。原木浆对环境的污染,远远不如草浆那么严重。此外,合子纸业正式竣工投产之前,必须要经过环保部门的验收,合格才能投产。也就是说,合子纸业不允许直接排放污水,废水必须经过环保处理,达到排放标准才能排出厂外。其实造纸厂的污染,并不是不能避免的,关键是环保设备和环保措施,一定要到位。这样才能达成双赢的目标。企业有盈利,环境得到了保护。”   “所以,我认为,要想让群众不闹事,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对于一些环保不达标的造纸厂,实行停业整改。环保达标之后,才能继续生产。不然,就只能关了。如果我们一味的追求经济效益,完全忽视环境保护,肯定是不行的。我们不能牺牲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来换取税收和财政收入。”   秦伟东脸带微笑,缓缓说道,语气并不是多么的严峻,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毫不客气。   “还有,生态文明建设问责制和终身追究制将建立。为建设美丽中国,多部委联手出台政策试行生态文明示范区。昨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的《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方案(试行)》称,要创新体制机制,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等体现生态文明建设的指标纳入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评价体系,大幅增加考核权重,建立领导干部任期生态文明建设问责制和终身追究制。《方案》称,当前国内生态文明建设总体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现有法律、制度、政策尚不适应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选取不同发展阶段、不同资源环境禀赋、不同主体功能要求的地区开展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总结有效做法,提炼推广模式,以点带面推动生态文明建。《办法》提出,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对本地区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负总责,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成员承担主要责任,其他有关领导成员在职责范围内承担相应责任。国家已把生态文明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领袖指出,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秦伟东很是严肃地说道。   
推荐阅读: 《错爱专情总裁》 《组织部长》 《倒过来念是佳人》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