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73章:较量拉开大幕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73章:较量拉开大幕

  “这种混乱的局面,必须要改变。市直部门在审批这些项目的时候,必须严格把关。不符合条件的,一律不准批。谁要是批了,谁负责。我这里声明一句,市直部门违规批项目,是要追究责任的。”   趁着李光荣喝水的空档,坐在李光荣左侧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永辉微笑着插口说道:“市长,天同那个商业区,已经筹划很久了,一些先期工作也做了不少。”   言下之意就是说,人家都已经万事俱备了,你忽然这么一闷棍敲下去,不大妥当吧?   项目审批,建设,都是很严肃的事情,尤其是锦城商业区这样的大项目,你市长大人不能心血来潮,说给人家否了就否了,未免过于儿戏。   李永辉是前任市委书记刘红专一力提拔起来的,是刘红专在市政府制约时任市长陈守盛的“主力”。刘红专调任省委副书记,陈守盛顺序接班,出任市委书记,原本大家都以为李永辉必定也会顺序接班,出任市长。   不料却是李光荣从楚南省万里迢迢的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市长的宝座之上,李永辉还是常务副。   李永辉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   因此李永辉固然和陈守盛不对路,和李光荣更加不是一条心。他是老资格的常务副市长,加上以前有市委书记刘红专撑腰,在市政府和下面的区县,都有自己的一班人马,隐然自成体系,算得是刘红专的“政治传人”,在刘红专留下的班底之中,极具号召力。   天同区区长,未必就是他的心腹亲信,但这并不妨碍李永辉站出来为他说话。一来,李永辉要显示自己的存在,告诉大家,金都市政府乃是实行的“集体领导”,不是某位同志的一言堂。二来,这也是李永辉一贯的手段,向下属干部示好,笼络人心。   在大伙的眼中,李副市长是个善解人意的好领导。   李光荣瞥了李永辉一眼,说道:“永辉同志,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天同那个商业区不能建,但地方要换一换,不要和华府商业区挨得那么近,那样没好处。锦城商业区可以往西再挪一挪嘛,拉开一点距离。一般来说,商业区都有它的最有效覆盖范围。距离拉开一些,可以覆盖更多的居民。蛋糕就能做大。”   李光荣的语气淡淡的,略带一丝不满之意。   李永辉这个搞法,不是一回两回了,李光荣比较烦他。   李永辉微笑点头,不再言语。   他该“表现”的,已经表现了,目的达到。   李光荣回复了李永辉,随即又目视前方,继续说道:“秦伟东同志,刚才和我谈到一个思路,就是整体的发展规划。这个思路,我是非常赞同的。伟东同志的意见,是要请一些专家学者过来,给咱们金都号号脉,因地制宜,制定不同的发展方案。这个很有必要啊。我们每个干部,都不是万能的,都有知识上的盲区,请专家学者过来,进行深入的调研考察,再做出合理的发展规划。很科学。”   原本秦伟东跟李光荣说的是请专家学者给白云区号号脉,到李光荣嘴里,就变成给整个金都市号脉了。毕竟这是金都市政府的常务会议,不是白云区委常委会。邀请专家学者过来考察,也必须先从市里开始。如果先从白云区开始,市里面再搞,就有点颠倒了。李光荣会被人笑话,“抄袭”下属干部的方法。市里面搞过之后,白云区再搞,那便十分正常,谁也不会说什么。   李光荣此言一出,与会干部们便面面相觑。   在某个具体的学科领域,请专家学者过来进行调研考察,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所多有,不足为怪。但李市长却说要请专家学者给整个城市号脉,做发展规划。那还要市委市政府干什么?要他们这些在座的领导干部做什么?   再说,现在的专家都是所谓的专家。许多城市,就是请专家号脉而误事。   大家的眼神,情不自禁地往秦伟东的脸上瞥去。   李市长说得明白,这个建议是秦伟东提出来的。   年轻人,果然喜欢标新立异。   也有一些与会干部,立即就从李光荣这番话里,嗅到了“阴谋”的气息。李永辉就是其中之一。   “市长,这个方法很好,我完全赞成。呵呵,秦书记到底不愧是优秀的年轻干部,思路就是和我们老一辈干部不一样,眼界更加开阔。”   李光荣话音一落,李永辉又说话了,满脸笑容,频频点头,似乎李光荣和秦伟东这个主意,简直就说到他心窝子里去了,李副市长十分惬意。   这也是李永辉的特点之一,通常情况下,说话都是笑哈哈的,绝不轻易作态。类似李永辉这样的“笑面虎”,官场之上是最常见的,只是道行各有深浅。   李永辉在大加赞赏的同时,狠狠地捧了秦伟东两句。却不免让人觉得,李光荣这位市长,太没有水平,什么都要问一个年轻下属的意见,秦伟东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光荣毫不在意。   秦伟东是他的心腹亲信,人尽皆知。抬高秦伟东,并不损害他李光荣的威望。   想当初,民国初期,直系军阀首领曹锟,打仗的本事稀松平常,却办了一件正确得不能再正确的事情,那就是无条件的信任吴佩孚。有了吴佩孚的鼎力支持,曹锟由直隶督军而直鲁豫巡阅使而四省经略使,直至贿选总统成功,也算是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境界。   当然,李光荣不是曹锟,秦伟东也不是吴佩孚。但内中含义,倒是有相通之处。   李永辉接着说道:“今年是五年规划的最后一年,明年就要开始新的五年规划。我们多请一些专家学者过来,共商城市发展大计,很有必要,可以做出更加合理的规划。”   无疑,李永辉已经洞悉了李光荣的用心,李光荣是想要借助专家学者的调研考察,按照自己的思路做出一个新的城市发展规划,从而占据理论上的制高点。再依托这个发展规划,施展自己的拳脚,顺带完成一些人事调整,彻底树立市长的权威。   应该说,这是一个很有见地的好主意。让大家明知道其中有猫腻,却也不便公然反对。毕竟这是李光荣市长职权之内的事情,请专家学者来共商大计,也绝对不能说错了。   李永辉便不动声色地将新计划搬了出来。   要请专家学者过来,可以,欢迎。但这个发展规划,要和新规划发展纲要并在一起,没必要另起炉灶。是整个金都市的发展总纲,到时候必须经过市委常委会讨论,并报请金都市人大会议通过。是正儿八经的总纲性文件,不是你李光荣一人的功劳。   不经意间,便将李光荣的计划给否了。   也是冠冕堂皇,无人能够指摘他的不是。   秦伟东嘴角浮起一丝笑纹。   李永辉固然非常机警,智商也很高,政治斗争手腕丰富,但未免过于小家子气。试图时时刻刻表现自己的存在,有些主次不分。这也是他当初未能顺利接任市长的原因之一吧?如果李永辉真的表现出极强的全面掌控能力和大局观,是金都市长众望所归的不二人选,高层只怕也未必会推荐李光荣过来。   李光荣微笑点头,说道:“永辉同志说的很有道理。”   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将这个话题搁置不提。到时候请哪些专家学者过来,怎样进行调研考察,怎样制定发展规划,是不是和新计划并在一起,自然由他李光荣做主。   李永辉同志,一边凉快去吧!   接下来,又讨论了几个议题,倒是没起什么波澜,一致通过。   李光荣的眼神一抡,落在列席会议的红沙区区长胡学文脸上,缓缓说道:“学文同志,谈谈你们区里面有关造纸企业整改的情况吧。群众的情绪怎么样了?”   红沙区位居金都市江北地区,是江北的两个区之一。和白云区一样,前两年还叫做红沙县,刚改的市辖区不久。   金都市的造纸企业,主要集中在江北地区,其中红沙区的造纸厂最多,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十二家。全部采用麦草制浆,工厂规模都不大,生产设备十分陈旧落后,基本上没有任何环保措施,直接向河汊排放污水。几年时间下来,给红沙区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污染。红沙区境内的数条主要河流,基本都被严重污染了,而且已经渗透到了地表深处,大量的地下水源也遭到污染。有二三十万群众的生活饮水都是被污染的,人畜因此深受其害,有不少群众和家畜得病。   前不久,红沙区爆发了大规模的群众“请愿事件”,要求政府关闭造纸厂,还红沙区一个干净的环境。有数千群众参加这次请愿活动,实际就是一次“群访事件”,造成了一定的不良影响。   此番市政府常务会议,李光荣点名胡学文参加,就是想要听听他们的处置措施。   “是,市长!”   胡学文连忙答应了一声,摊开了面前的文件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