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67章:女神的体香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67章:女神的体香

  “秦书记,我刚才在楼下碰到那三个岛国人了。他们不安好心!”   张鹏刚一出门,黄江北便直截了当地说道。   实话说,秦伟东这会子还真是被黄江北搞愣了。自己头一天上任,这位前任区委书记便迫不及待地找上门来,不顾丝毫的忌讳。两人刚刚坐定,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寒暄客套话,黄江北又直接朝几个岛国客商开炮,半点情面都不留。   这哪像是官场中人的交往,简直就是“上访”嘛。   实在想不到,官场上还有这种极品。   “黄书记,来,抽支烟。”   秦伟东没有回答黄江北的话,笑着拿起茶几上的香烟,递了一支给黄江北。黄江北接了过去,秦伟东又亲自给他点上了火。不管怎么说,黄江北上门是客,正经是他的前任,秦伟东当得客气几分。不过秦伟东这个动作,也明白无误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黄书记,你是客人,又是前任,我应该对你表示尊重,但今天到我办公室来找我,这个谈话的主动权,那就在我,不在你!   这一点,请黄书记务必记住。   大凡能够做到秦伟东这个职务的人,除了极少数类似黄江北这样的“例外”,行事作风,通常都有自己的“一定之规”,绝不会轻易为别人所左右,更不会随随便便就将谈话的主动权拱手相让,被人牵着鼻子走。这点定力都没有,还做什么领导干部?   “黄书记,我今天刚刚到任,对白云的情况还不是那么了解,有些事情,还需要一点时间去摸底。”   秦伟东抽了两口烟,缓缓说道,声音平静,但语气之中,透出严肃之意。   黄江北的眼神微微一眯缝,说道:“秦书记,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请黄书记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就是冲着你前天阻止他们强拆来的。”   秦伟东望着黄江北,不说话。   “秦书记,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关心群众,所以我今天才来找你。岛国人的那三个工厂,不能上马。那会造成极大的环境污染。我们不能为了短期的效益,牺牲全体干部群众的身体健康。用这样的代价来换取那点外资,换取那点经济效益,绝对不划算。我们党和政府,不能这样不负责任!”   黄江北说着,神色变得极其严峻,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身子,眼望秦伟东,目光炯炯。   秦伟东却并没有陪着他严肃,反倒笑了笑,身子往后略略一靠,说道:“黄书记,没有那么严重吧?造纸行业是会有一定的污染,但咱们省里的造纸厂,远远不止合子纸业这一家造纸厂,大大小小加起来,将近两百家。照黄书记这个说法,这些造纸厂要全部关掉了?”   “对!”   黄江北毫不犹豫地说道,声音很大。   秦伟东不由摇了摇头。   见了秦伟东这个摇头的动作,黄江北顿时有些不悦,说道:“怎么,秦书记觉得我在胡说八道吗?”   黄江北实在堪称“猛人”。本来秦伟东觉得自己就够“猛”的了,很多所谓的官场规则,秦书记压根就不予理会。不料今天一见黄江北,秦书记才知道自己成了“井底之蛙”。   这样的脾气,这样的性格,黄江北居然能做到白云区区委书记,当真不简单。   秦伟东再次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说道:“黄书记,你我今天还是初次见面,你不觉得我们这种谈话的方式,过于激烈了吗?”   黄江北禁不住愣了一下,脸上忽然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说道:“对不起,秦书记,是我太心急了。实在是因为这个事太重要,所以……呵呵,请你见谅。”   秦伟东点点头,说道:“黄书记,主政地方,重要的工作很多。总也得一件一件来解决。指望一夜之间,天下大同,那不现实。”   秦伟东这话,就有点“教导”之意了。如同他所言,他与黄江北是初次见面,原本不应该说得如此直接,黄江北的开诚布公,多多少少对秦伟东造成了一点影响。且抛开其他不论,黄江北是一个直爽的人,和他谈话,可以不必有太多的顾忌。   果然,黄江北毫不在意秦伟东的语气,马上说道:“秦书记,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有些事能缓,有些事就必须要急。这个造纸业对环境的污染实在太厉害了,不能不阻止。要是等合子纸业正式开工运作,再来阻止,难度就更大了,几乎是不可能再阻止了。所以我才那么急……秦书记,你刚刚到我们江南省,可能对全省造纸业的情况还不是那么了解。你刚才也说了一个数据,全省的造纸厂,差不多有两百家。这个数据是准确的。但恕我直言,在你心目中,这也仅仅只是一个数据。你没有去江北地区看过,没有亲眼见过被造纸厂污染的河流与湖泊,简直是触目惊心。江北的很多江河湖泊,很多生活饮水,都是被污染的!这种水,我们现在有几百万群众在喝。你说,已经严重到这个程度了,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白云暂时还没有被污染,现在阻止,还来得及!”   秦伟东望着黄江北,反问道:“黄书记,你为什么不阻止?”   在此之前,你可是白云区委书记!   黄江北不由苦笑起来,说道:“秦书记,我不是不阻止,我是阻止不了。因为这三个岛国人,我已经把区委书记的乌纱帽给弄丢了!”   这话说得直白!   秦伟东的双眉微微一扬。   虽然他对黄江北去职的内幕,有所耳闻,据说确实与这个岛国人的投资有很大的关系。但现在由黄江北嘴里亲口说出来,依旧让秦伟东感到比较吃惊。   “秦书记,我的情况,你可能也了解得不那么清楚。我以前是教师,教了很多年书,后来调到市宣传部,当时是李平省长在金都市当市长,我给他做过秘书,然后就一直在政府部门工作了。实话跟你说,我这个人,其实不合适做行政工作。我和很多人都合不来……”   听到这里,秦伟东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黄江北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不合群”。   “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我当干部这么多年,除了应得的工资奖金,从来没有收过别人一分钱的礼,最多也就是抽了几包烟,吃了几顿饭。”   黄江北扬起头说道,脸上神情很是傲然。   “我相信!”   秦伟东立即说道,望向黄江北的眼神很是诚恳。   凭直觉,秦伟东就知道黄江北说的是真话。不然,他堂堂一个区委书记,也不至于因为几个岛国客商的事就被人家硬生生地挤走了。通常来说,能够做到白云区区委书记的人,谁没有几下“保命”的绝招?   黄江北便朝秦伟东点点头,似乎很感谢秦伟东的这个表态。   “要不是李省长一直在鼓励我,我早就辞职不干了,还回学校教书去!”   黄江北嘴里的李平省长,其实是副省长,前年正式退二线了,去了省政协做副主席。李平为官如何,秦伟东暂时没有太多的了解,不过从黄江北这番话里,也可以想见,李平是个清廉的领导。   能够启用黄江北这种人,还一直鼓励他支持他,李平的人品操守,不问可知。这就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估计黄江北能够当上白云区区委书记,也和李平的力挺分不开。   不然,秦伟东还真的很难想像,以黄江北这样“凶猛”的性格,能够走到如此重要的岗位之上去。   “当初市里面引进这三个项目,我就明白无误地表示了反对的意见。不管他们在哪里落户,都不行的。都会对当地的环境造成极大的污染。秦书记,草浆造纸,在岛国早就淘汰了,原因就是污染太重。我了解过,合子纸业在岛国国内,用的是进口原木浆,还有一整套的环保设备。到我们这里,他就用草浆了,而且任何环保设备都没有,直接排放污水,这怎么行呢?我们的污染本来就已经很重了,不能再引进这样的项目,雪上加霜。”   秦伟东问道:“那市里的意见怎么样?”   “怎么样?结果你已经看到了,我的抗议一点效果都没有,这三个项目不但要引进,而且直接落户在白云区。梁和木死命争来的。这个人不行,一门心思只想捞政绩往上爬,就是个政客!”   黄江北直截了当地说道,半点都不客气,语气之中,带着明显的轻蔑和不屑之意。   秦伟东有点犯晕乎。   黄江北同志,果真“生猛”啊。   这样的话,竟然就当着他秦伟东的面,无遮无拦地说了出来,一点后果都不考虑。换一个人,只怕马上便端茶送客了。   这不是添乱么?   新书记刚刚上任第一天,你就在这里挑拨离间新书记和区长的关系。要是这话传到梁和木耳朵里,立时便是轩然大波。   秦伟东倒没有端茶送客,不过也不愿意就梁和木的话题深入下去,双眉轻轻一蹙,说道:“黄书记,话题不要扯得太远了,就事论事吧。”   与黄江北谈了好一会,有些厌倦了。   看了看手机,却再无动静。   再没有女神的短信。   哦,好久没有见到韩冬妮、林小月了!   秦伟东的鼻子动了动,似乎闻到了她们的体香。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官梦》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