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66章:解女神的裙扣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66章:解女神的裙扣

  秦书记和岛国客人一谈就是两个小时,张鹏“欣喜”地发现,秦书记对岛国人其实很客气,对工作尤其认真,不断地和岛国客人探讨工业园建设的具体措施,探讨三家岛国公司今后如何发展壮大,如何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张鹏一直搞的是机关事务工作,搞经济他是外行,不过听上去,秦书记说得真的很有道理,连他这个外行都似乎茅塞顿开。几个岛国鬼子的态度,也起了明显的变化。从最开始的礼节性拜访到不以为然,随后开始被秦书记的言辞吸引,逐渐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到后来,“哈依”连声,死命地给秦书记鞠躬,还不时伸出大拇指,赞叹秦书记知识渊博,精通市场营销之道,简直是不世出的商业奇才。   大鬼子清水当即表态,马上追加预算,一二期工程同时上马,争取用四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建成投产。另外两个老鬼子秋田和井上,亦是频频点头,表示要扩大投资规模,在白云大干一场。   告辞之时,三个鬼子再次向秦书记深深鞠躬,由衷地感谢秦书记的“教导”,说白云有这样深通经济建设书记,今后的发展一定会日新月异。   秦伟东微笑着一一与他们握手告别,亲自送到门口。   “秦书记,这个可真是了不起……往常,这几个岛国人的眼睛直接就长在头顶上,看谁都是居高临下的。这下算是彻底的服气了。哈哈,了不起了不起。”   鬼子一离开,韩必成立即谀词潮涌。不过看上去,确实有几分是发自内心。   人家小小年纪,能够做到区委书记,果然是有些真本事的,不仅仅是靠着关系。   秦伟东摆摆手,说道:“呵呵,只是些理论上的东西,要落实下去,还得靠真正的商业精英。我就是给他们指了个大致的方向。”   张鹏马上说道:“领导从来都是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具体的落实工作,当然是下面的工作人员去完成了。但大政方针,总是最重要的,纲举目张嘛……”   机关老油条,最不缺的就是奉承话,一串一串的往外冒。   秦伟东正要说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张鹏立即识趣地闭上了嘴。   “你好,我是秦伟东。”   “秦书记,你好,我是黄江北!”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磁性的男低音,很动听。   秦伟东的眉毛顿时扬了起来,略带一点诧异地说道:“黄书记,你好。请问有何指示?”   此时,华夏电视台记者张子怡刚刚到秦伟东办公室。   本来正准备和张子怡说几句“悄悄话”的张鹏立即瞪大了眼睛。   黄书记?黄江北?   这个时候,黄江北给秦伟东打电话做什么?   貌似秦伟东无需和黄江北进行工作交接吧?秦伟东到任之前十几天,黄江北就已经离开了白云区,去市委做了副秘书长。那时候,市里是明确由梁区长暂时主持区委工作。要交接,秦伟东也是和梁和木交接,没黄江北什么事。   “秦书记,指示不敢当,你现在在办公室吗?我想过来和你谈谈。哦,对了,我已经快到区里了。”   秦伟东简直哭笑不得。   这位前任还真是一位妙人,都已经快到区里了,才给他打这个电话,说有事要和他谈。试想在这种情形之下,秦伟东有可能拒绝吗?不管怎么说,黄江北也是前任白云区委书记,这个面子是一定要给的。只是秦伟东绝没有想到,黄江北是这样的办事风格。   未免太直接了吧?   这是好听的说法。   不好听的说法,那就是莽撞。   担任过区委书记的人,年纪也不小了,怎会如此行事?   不过话说回来,黄江北这么急着要见他,而且采取的是如此“激烈”而不近人情的方式,料必是真的有要紧之事,那就更加不能不见了。   “好,欢迎黄书记,我在办公室恭候大驾。就是你以前那间办公室。”   秦伟东这个回答,再次让张鹏目瞪口呆了一次。   这都什么人啊?   居然是他们白云区先后两任区委书记!   张子怡原本打算要好好和秦伟东聊聊的,她总觉得这日本鬼子似乎不安好心,但到底如何的不安好心,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好向秦伟东讨教。不料黄江北又杀上门来,张子怡只得罢了,笑着对秦伟东说道:“秦书记,既然你又有客人,那我就不不打扰了。”   秦伟东微笑点头,说道:“不好意思。”   “嘻嘻,没关系,这不还有人请吃饭的吗?秦书记可不要忘了……”   张子怡提醒了秦书记一句——记得请我吃饭,别耍赖。   张子怡站起身来,朝秦伟东一扬手,潇洒地转身而去。   张鹏依旧站在那里,未曾离去。这不,黄书记要过来拜访秦书记,他还得端茶倒水的伺候着,谁叫秦书记暂时没有秘书呢?   黄江北来得很快,张子怡离开没多久,走廊上就响起了“黄书记好”的招呼声,虽然已经尽力压抑,但惊讶之意依旧不可避免的流露了出来。   今儿这是怎么了?   黄书记忽然出现在区里,而且直接冲着书记办公室而去。   下一刻,黄江北就出现在了书记办公室门口,停下了脚步,往里打量。   “黄书记,欢迎欢迎!”   秦伟东站起身来,大步上前。   黄江北大约也是四十来岁的样子,秦伟东看过他的简历,准确年龄应该和梁和木一样,四十二岁。个子不高,单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猛一看,像是一位中学教师,而且是特别敬业或者说比较潦倒的那种。黄江北也确实是教师出身,后来才转入政界的。   黄江北仔细看了秦伟东几眼,似乎在确认秦伟东的身份。   张鹏见了这般模样,不由暗暗苦笑不已。黄书记还是老样子,迂腐腾腾,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上到区委书记这个位置的。   “黄书记,不用怀疑,我是秦伟东,如假包换!”   秦伟东笑着说道。   张鹏差点摔倒在地。   合着秦伟东本质上和黄江北一样,都是“二百五”?   有这样说话的正厅级高官吗?   “你好,秦书记!”   黄江北终于笑了一下,大步上前来,和秦伟东握手。黄江北握手倒是十分用力,和他单瘦文弱的外表很不相称。单从这个动作,也能看得出来,黄江北是个办事相当认真的人。   “秦书记,闻名不如见面,果真是年轻有为。”   黄江北一边和秦伟东大力握手,一边说道。   秦伟东笑道:“初次见面,不敢当此夸奖。年轻确实是年轻,有为就未必了。”   张鹏张大了嘴,连苦笑都笑不出了。等秦伟东与黄江北见礼已毕,张鹏才走上前去,满脸堆笑地说道:“黄书记好。”   “你好,张鹏同志。”   黄江北只是向张鹏淡淡一点头,并没有要和张鹏握手的意思。估计在黄江北担任区委书记期间,两人之间不见得多么的配合默契。黄江北这样的性格,一般人要适应他,只怕也很难。   “来,黄书记,请坐!”   秦伟东笑着邀请黄江北在待客沙发上就坐。   黄江北也不客气,当即在长沙发的一端坐了,秦伟东在另一端落座。   张鹏紧着又给黄江北奉上茶水,然后眼望秦伟东,秦伟东微笑点头,张鹏便笑着说道:“两位书记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了。”   刚刚一离开秦伟东的办公室,带上房门,张鹏便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给梁和木汇报了这个出人意料的情况。   “知道了。”   梁和木愣怔了一下,才简简单单地回答了三个字。   就在这时,秦伟东收到了一条短信。   想想时间过得还挺快的。今天就已经是星期三了。发现自己越来越爱他了。每天都想见到他。   想他的微笑,想他的抱抱,想他生气时可爱的样子,想我们手牵手一起逛街时的幸福样,想他的一切一切。   现在的我是多么害怕他会离开我,好怕会失去他。   每当联系不到他时,我就会胡思乱想,我想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他。   他带给我快乐,带给我温暖。   他对我的好,让我感动,让我流泪,让我觉得我可以不顾一切的去爱他。   我想要一辈子拥有他!因为只有他,才值得我这么爱。   他已经彻底走进我的世界,我的生命。   有他在身边陪着,我真的很幸福,也很安心。   靠着他的肩膀,我知道我找到了幸福的港湾。   我不能想象没有他在的日子,我该怎么过?   我真的已经离不开他了。   老公,你会用一生的时间来爱我吗?只爱我一个!你会吗?   落款是:你是我的唯一。   断断续续又收到了几条短信。   解开第一颗扣子是为了柔情,第二颗是为了留下美丽回忆,第三颗是不要让你忘记我,褪去所有衣裳是为了……水放好没!我要洗澡了啦!   两只青蛙相爱了,结婚后生了一个癞蛤嫫,公青蛙见状大怒说:贱人,怎么回事?母青蛙哭着说:他爹,认识你之前我整过容。   每天都与你擦肩而过,衣服已经擦破,你却仍未注意到我;但我从未放弃,我擦,我擦,我擦擦擦,我就不信咱俩在新的一年擦不出爱的火花!   我们邻居两口子都姓谢,女的要生了,一天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孩子的名字,一旁玩耍的侄子听了半天说:阿姨,你们的孩子会不会起名叫谢谢合作!   追你是尝试,等你是美丽,看你是欣赏,想你是快乐,爱你是幸福,疼你是享受,骗你是罪过,恨你是错误,有你是恩赐,扁你自然也是正常!哈哈!   老公,还告诉你一个秘密……   女神的第三颗裙扣!!一股火在秦伟东的身上暗暗地烧了起来。   
推荐阅读: 《出水芙蓉》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领先四十年》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