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63章:女神的芳心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63章:女神的芳心

  “部长,梁和木区长为人怎么样?”秦伟东笑道。   “哦,不错,不错,很有魄力,也很正直。”高涛平静地说道。他没想到秦伟东是问这个。   这个秦伟东刚到组织部报到,就主要搭档梁和木的情况,是什么意思?不会,还没正式上任,就闹了别扭吧?如果是这样,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哦,部长,我就是问问。”秦伟东道。   “哦。秦书记,该去陈书记那了。”   “好的。”   这一回,是杨主任亲自陪同秦伟东,前往三楼市委书记办公室。   高涛刚才向陈书记电话请示,陈书记随即指示,请秦伟东去他办公室坐一会,言辞还是比较客气的。陈书记没有请高涛一起去。   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就在三楼最东端,高涛办公室的正上方。   杨主任走在三楼红地毯上的神情和动作,与刚才张干事走在二楼红地毯上的表情动作如出一辙。整个三楼,是书记办公区和秘书区。金都市的权力中枢所在地。   陈书记的秘书,早已经得到吩咐,秦伟东和杨主任一到,便即微笑着和两人打招呼。这位秘书大约三十七八岁年纪,较之杨主任,更加的成熟稳健。   寒暄过后,随即请秦伟东进入陈书记办公室。   一位五十几岁的中年干部,穿着洁白衬衣,黑色夹克,端坐在巨大的红木办公桌后,戴着一副白色眼镜,脑门光洁,神态威严。   对于这位领导,秦伟东自然早就有过了解。   陈守盛,前任金都市市长,现任江南省委常委,金都市委书记。   秦伟东疾步上前,微微鞠躬,恭谨地说道:“陈书记,您好!”   “秦伟东同志,你好!”   陈守盛略略颔首,微笑着说道,随即缓缓站起身来,朝秦伟东伸出了手。   秦伟东又上前一步,握住了陈守盛的手。   “秦伟东同志,请坐吧!”   握手已毕,陈守盛示意秦伟东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落座,并未像高涛那样,请秦伟东去待客沙发区相谈。而且对秦伟东的称呼也非常的正式,连名带姓加同志。   毕竟陈守盛乃是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身份地位,非高涛可比,年纪也远比高涛要大,按年龄算,正经可称秦伟东的长辈,与秦伟东这样年轻的下属第一次见面,这种态度正合适,既不太亲近也不太疏远。   不过秦伟东很清楚,对于他的到来,金都市乃至江南省的很多领导,都不是那么乐意的。   “是,谢谢陈书记!”   不管陈守盛态度如何,秦伟东依旧保持着必要的礼貌,在陈守盛面前坐了下来,腰身挺得笔直,双手抚膝,平视陈守盛,神态端正。   陈守盛的嘴角,闪过一抹笑意。   看得出来,陈守盛对刘伟鸿这个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看外表,秦伟东不像是传说中的那样“飞扬跋扈”嘛,很懂得尊卑上下。   一般来说,越是年纪大的老领导干部,越是比较在意这些规矩,讲究个“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伟东同志,欢迎你来金都工作。”   陈守盛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的神态,不徐不疾地说道。不过称呼上,又略略发生了一点变化。既然秦伟东表现“良好”,陈守盛也得有所表示。无论如何,陈守盛的年纪也比秦伟东大了差不多一倍。   老领导讲究个官威官体,但同时也讲究个关心年轻同志。   “谢谢陈书记,我刚到,对金都的情况不熟悉,还要请陈书记多多指点。”   秦伟东不亢不卑地答道。   陈守盛双眼微微眯缝了一下。刚刚对秦伟东产生的那一点好感,马上就飞到了九霄云外。通常来说,秦伟东应该再谦虚一些,同时强调一下自己的年轻,这才是“正理”,如今秦伟东对自己的年龄闭口不提,只说“初来乍到情况不熟”,还真像传闻中的那样,是个心高气傲的家伙。   陈守盛不大待见这种人。   陈守盛是技术人员出身,后来步入政坛,亦是一步一个脚印登上今天的高位。像秦伟东这样,六七年时间,就从一个大学毕业生直接到了正厅级,一年一升迁,甚至是一年两升迁,不管怎么说,都太快了些,别人升官快是坐飞机,称为“直升机干部”,秦伟东绝对是“火箭式干部”。   什么直升机能有这个速度?   陈守盛同志二十八岁的时候,才刚刚进工厂做了个技术员呢。   这位就俨然高级干部了。   “对情况不熟悉没关系,时间长了,慢慢也就熟悉了。关键是要多多团结同志,尤其是白云班子里的同志,他们在白云工作时间长,对地方的情况很熟悉。”   陈守盛望着秦伟东,不徐不疾地说道,语气之中,不知不觉就带上了一点“教导”之意。   这个话里的意思,其实已经相当明白了。昨天发生在南湖街道的情况,陈守盛自然得到了下边的汇报。   对秦伟东的“微服私访”,很明显陈守盛不以为然。   年轻人,就是喜欢标新立异。   你这样子搞,还没上任,就把白云与南湖街道负责同志的面子给剥下一层来,什么意思?抖威风不是这样抖的。你再厉害再能干,也只有一颗脑袋两只手,能把白云区的工作全都包揽了?还不得靠着身边的同志和下面的干部齐心协力!   你这一出手就给人甩耳光,别人心里能不生恨吗?   当然,或许这正是很多金都干部愿意看到的结果。白云区的梁和木,可不是个简单角色,“有勇有谋”,而且来头不小,正儿八经是前任金都市委书记,现任江南省委副书记刘红专同志的秘书。   秦伟东这个做派,估计梁和木肯定会不喜欢吧?   “是,谢谢陈书记指点,我一定牢记在心。”   秦伟东继续依照标准流程答道。   陈守盛点了点头,说道:“白云是新成立不久的区,市里的意见,是要把白云打造成经济开发区。这个方面,你比较有经验,呵呵,这个我们都知道的。希望伟东同志过去之后,能够好好团结班子里的同志,把这个经济开发区迅速搞起来,快速发展。”   “陈书记过奖了,我也没有什么经验。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嗯,这就好。你刚才已经和高涛同志见过面了吧?”   “是的,陈书记。我打算明天就去白云正式上班,高部长已经同意了,明天送我过去。”   秦伟东随口答道。   陈守盛的双眉又是微微一蹙。   怎么,都还没请示我,你们就已经商量好了?   很不错嘛!   对陈守盛这个细微的神情变化,秦伟东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不经意间,他就在陈守盛心里轻轻种下了一根刺。而且,这根刺怕是不易拔出。人对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秦伟东不禁想起了断刺的谍战片。   如何拔出这根刺,只好在以后想办法了。   坐了一下,秦伟东就告辞出了陈守盛的办公室。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收到了来自明珠的邮件。   像一只蚕,吐出内心的思念,丝丝缕缕飘出,却又渐渐缓缓包围了那只光秃秃的蚕,于是,我被重新裹住,我被思念裹住,他是思,如丝绕在我身上,我不自在,思念很重…   思念不听话,自己跑出来。也许是在我的体内束缚了太久。他忍不住想看这世界。可是当他抱紧我,我却有窒息的感觉。接下来发生的便是我变成木乃伊般的蛹,外表死一般的寂静,内心却起着波澜。   也许,这思念总是向往着以后的浪漫,向往着花谢花飞蝶蹁跹,繁花漫天惹人羡。看尽繁华,尝尽苦难,我的体内再也容不下这满满的思念,于是他毅然破茧成蝶,去寻他那一世的挂念。   思念的蝶飞离我身边,我呆坐在牡丹亭痴痴的盼。千言万语还来不及说,我的泪早已泛滥,你却不在我的后花园。你是什么模样,我试着寻你于千万人之中,你是我的思念。我问过天,他说你飞向了海,我问过海,他说你越过了山。你找到你那一世的挂念了吗?你可否知道,你就是我的挂念,我的思念。我不曾忘记你,我不曾放弃你,我将执着与你。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寻你的路上,冷了,只能搓双手取暖;饿了,采一朵你曾经栖息的花充饥。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谁都知道我在寻你。他们怕我迷路,我却告诉他们你是我的指南针,沿着心的方向,我一路都不会遇见青苔。   蜻蜓立上头,草木又一秋,春来发几枝,雪笑梅呢喃。我看尽了所有,却没有你。又是雨天,又是一个落寞的雨寂,我呆坐在地,无力爬起,天也明白我的心意,忽地风起云涌,蓦地晴空万里,我刚要欣喜阳光的暖意,但洒向我的那几缕又突然收起…这是怎样的失意?我抬头要问,你却就站在那里,站在我的阳光里,你只轻声地说了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我想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说,只是坐在一起,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像一只蚕,吐出内心的思念,丝丝缕缕飘出,却又渐渐缓缓包围了那只光秃秃的蚕,于是,我被重新裹住,我被思念裹住,他是思,如丝绕在我身上,我不自在,思念很重…   思念不听话,自己跑出来。也许是在我的体内束缚了太久。他忍不住想看这世界。可是当他抱紧我,我却有窒息的感觉。接下来发生的便是我变成木乃伊般的蛹,外表死一般的寂静,内心却起着波澜。   也许,这思念总是向往着以后的浪漫,向往着花谢花飞蝶蹁跹,繁花漫天惹人羡。看尽繁华,尝尽苦难,我的体内再也容不下这满满的思念,于是他毅然破茧成蝶,去寻他那一世的挂念。   思念的蝶飞离我身边,我呆坐在牡丹亭痴痴的盼。千言万语还来不及说,我的泪早已泛滥,你却不在我的后花园。你是什么模样,我试着寻你于千万人之中,你是我的思念。我问过天,他说你飞向了海,我问过海,他说你越过了山。你找到你那一世的挂念了吗?你可否知道,你就是我的挂念,我的思念。我不曾忘记你,我不曾放弃你,我将执着与你。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寻你的路上,冷了,只能搓双手取暖;饿了,采一朵你曾经栖息的花充饥。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谁都知道我在寻你。他们怕我迷路,我却告诉他们你是我的指南针,沿着心的方向,我一路都不会遇见青苔。   蜻蜓立上头,草木又一秋,春来发几枝,雪笑梅呢喃。我看尽了所有,却没有你。又是雨天,又是一个落寞的雨寂,我呆坐在地,无力爬起,天也明白我的心意,忽地风起云涌,蓦地晴空万里,我刚要欣喜阳光的暖意,但洒向我的那几缕又突然收起…这是怎样的失意?我抬头要问,你却就站在那里,站在我的阳光里,你只轻声地说了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我想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说,只是坐在一起,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接着,又收到了新的邮件。   我在怀念,那段岁月,   我在思念,那片夜空,   我在回忆,那些信笺,   我在追溯,那段纯真的岁月,   我在无比的眷恋,那些和你一起走过的日子。   当我回忆起我们的过往,有那么多记忆的片段,遗憾的是没有记录下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有记忆就足够了,不是吗?   沉寂的黑夜,思念扯断了禁锢的枷锁,占满了我这颗孤寂的心。   多么渴望我的眼睛,可以穿透夜色,化作星光,看看你熟睡的样子;   多么希望当我闭上眼睛,可以再次瞪着单车,载着你到海枯石烂,即使是在梦里……   明珠两个绝色女神要到白云?   秦伟东笑了,笑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