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61章:比肩争雄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61章:比肩争雄

  “按照我们区里和对方签的合同,合子纸业有限公司应该在上个月就正式破土动工。因为拆迁工作迟迟不能完成,所以动工日期一再延后。清水先生已经两次向区里表示不满,还直接向李市长反映了这个问题。所以市里也给我们打了招呼,要尽快完成拆迁工作……”   钱凡兴继续不徐不疾地汇报着,谈到市长李光荣的时候,特别关注秦伟东的脸色。   白云区的头头脑脑,不知从哪里探来的消息,秦伟东此次来金都任白云区委书记,与市长李光荣有些关系。   但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没有搞清楚。有些秘密,不是一下子就能知道的。   李光荣是从中央某部委空降到金都的。   钱凡兴想看看,自己把李光荣抬出来之后,秦书记是个什么反应。但钱凡兴立即就失望了,秦伟东脸色平静,波澜不惊,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示。   小小年纪,忒的老道!   “当然,我们在拆迁过程中,工作做得不够细致,没有注重对村民的思想教育,方法简单粗暴,引起了少数村民的不满,也引起部分群众对政府的误解。这是我们的失误,太不应该了。在此,我代表街道办的同志们,向区里检讨,向秦书记,梁区长检讨。主要责任在我,是我没有监督好这个工作,请秦书记梁区长和领导们严厉批评!”   钱凡兴语气十分沉重地说道,脸上也流露出惭愧的神情。   实话说,钱凡兴心里头相当的郁闷。类似这种拆迁工作中与群众发生冲突的事件,金都市哪个区县不曾发生过?又有哪个街道办的一把手在会议上公开做过检讨?对那些刁民,不采取点蛮办法,行得通吗?跟他们讲道理,哪怕你把口水全讲干了,也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怎么轮到我们街道办,就该深刻检讨,严厉批评了?   只是听秦书记刚才那话里的意思,他对今儿这个事,非常不满,已经提出批评了。再不做自我检讨,那不就表示钱书记对秦书记的指示不满,想要对着干?   老钱可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能够口头做个检讨,不挨狠批就过关,都要烧高香的了。   钱凡兴一汇报完毕,大伙的眼神,全都转向秦书记,一个个神色严肃,恭候秦书记做指示。其实秦伟东固然强势无比,但每到一地,班子里的气氛,都是比较和谐的,至少会议上,大家都敢说话,也不是特别的紧张。大家都知道秦伟东的特点,只要是工作探讨,尽可畅所欲言。   今天他刚到,大伙对他不了解,自然要严肃。   秦伟东倒也没有再批评钱凡兴,随即问道:“钱书记,我刚才在工地上,听到有人说,拆迁补偿款,是由政府来给的,这是怎么回事?按照惯例,这个补偿款,理所当然应该是由投资方来给的。”   钱凡兴连忙说道:“这个……秦书记,这也是市里和区里给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拆迁补偿款,并不全部由投资商出,政府给补偿一部分。”   说着,钱凡兴又情不自禁地瞥了梁和木一眼,正好碰上梁和木严厉的眼神扫了过来,钱凡兴心里一阵狂跳,赶紧转开了目光,身子一阵阵发虚,暗暗后悔,不该去看梁和木。   其实钱凡兴这话,有点不尽不实。市里确实有要求,要尽可能对前来投资的外商提供帮助,可以因地制宜提供尽可能优惠的政策和条件,但并未明言可以在经济上补偿投资商,最多是在税收上可以适当优惠。这个拆迁补偿款由政府出的规定,是梁和木制定的。   前任区委书记黄江北,就不同意这样干,为此和梁和木闹得很不愉快。甚至有人说,连合子纸业这个项目,黄江北都反对引进。   最终还是梁和木占了上风,通过了这些“土政策”。毕竟经济建设工作,区政府是正管。据说黄江北被挤走“挂起来”,“随便干涉行政事务”也是一条罪状。   至于其间是不是还有更深的内幕,钱凡兴就不大清楚了,也不敢去打探。   梁和木岂是省油的灯?   “有这种事?”   秦伟东的双眉微微蹙了一下,奇怪地说道。   这在秦伟东而言,确实觉得不好理解。秦书记主政地方的时候,是出了名的“铁算盘”,算盘珠子扒拉得“噼里啪啦”的响,这样倒贴钱的事,他是从来都不干的。所谓优化招商引资环境,秦伟东主要是在硬件建设和软件建设上下功夫,尽量简化审批手续,为投资商创造一个公平和谐的生产和销售环境,严厉打击个别心术不正的干部和地方黑恶势力向投资商敲诈勒索,却不会直接给投资商贴钱。   我请你来投资,本就是为了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增加就业机会,增加地方财政收入,说白了就是请你来为我赚钱的。我现在倒过来给你贴钱,算怎么回事?   而且根据秦伟东的经验,这种所谓的地方“土政策”,也最容易滋生腐败。因为任何一个投资商前来投资的时候,拆迁补偿款都是会有预算的,打在成本预算之中。现在地方政府忽然说可以给予拆迁补贴,实际上投资商就能省下一大笔钱。但这笔钱是不是全都给投资商赚走了,那就不好说。   坐在钱凡兴身边的街道办事处主任王小龙忽然说道:“秦书记,我们主要也是考虑这几个岛国客户的投资金额很大,所以千方百计想把他们留下来。一旦这个公司搞起来了,对于我们区里经济的促进作用,还是非常明显的。不但能增加很多就业名额,税收方面,也能增加不少。”   梁和木便望了王主任一眼,眼里闪过一抹赞赏之意。   到底不愧是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心腹干部,关键时刻敢于站出来,不掉链子。   好样的!   秦伟东笑了笑,说道:“数据方面,也会比较好看。”   王小龙不防秦伟东会冒出这么一句来,顿时满脸涨得通红,低下了头,不敢望向秦伟东。秦书记这就是明着批评他,拿政府的钱去做数据,而不顾实实在在的好处。   第一天见面,这个小秦同志也太不给人留面子了。   看来传说中性格“嚣张跋扈”的秦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梁和木笑着说道:“秦书记批评得完全正确,我们招商引资,主要是为了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说白了就是要多赚钱,倒贴钱的事,今后还是要尽量少干……当然,一些必要的刺激方法,还是要搞一点的。我们白云,撤县建区的时间还不长,和中心城区的几个区比较而言,劣势比较明显,没有多少拿得出手的东西。这次能够把合子纸业等几个岛国客商请到白云来,主要还是市里对我们的大力支持。做好投资商的后勤支持工作,是我们的份内职责。”   梁和木这话,明着是捧秦伟东,实则是为他开脱。   既然王主任牢记自己“小弟”的身份,表现很到位,梁和木自然也要为他撑腰,这才是受人拥戴的好“老大”,不然今后谁还给你卖命?   秦伟东微微一笑,也没有反驳梁和木。毕竟是第一次和大伙见面,一上来就挑这个的不是,批评那个的错误,于理不合。   “梁区长说得很有道理,我们确实要尽量做好投资商的后勤支援工作,为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努力达成双赢的效果。今后要更加在硬件建设和软件建设上下功夫。”   大家便频频点头,对秦书记的指示深表赞叹。   “既然我们已经与岛国客商签了合同,那么就应该严格按合同办事。拆迁工作要尽量完成。就剩下两个种植户没有搬迁,主要还是补偿款的问题。我这里有个原则,不管是什么工作,落实的时候都要以不损害群众的利益为前提。这个原则不能丢,必须坚决执行。请大家记住,我们党和政府的宗旨,就是执政为民。”   稍顷,秦伟东又缓缓说道,等于是给今天这个会议作总结了。   “对,秦书记的指示非常英明。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这是我们党一贯的宗旨,大家一定要坚持原则。老钱,老王,你们要坚决贯彻落实秦书记的指示,把这个拆迁工作马上搞好。不就是补偿吗?人家损失多少,就补多少嘛,大头都出了,不要小里小气的。不许损害群众的利益,明白了吗?”   梁和木立即随声附和,并且随口就给钱书记王主任下达了明确的命令。   “主人翁”的心态,倒是拿捏得十分到位,俨然与秦伟东并驾齐驱,比肩争雄。   秦伟东的双眼,微微眯缝了一下。   梁和木这种姿态也在秦伟东的预料之中。   还没到金都,他就对白云的“重要事项”有所了解。区长梁和木的情况,自然是“重大事项”。   梁和木,早年担任过江南省委副书记刘红专的秘书。这也是梁和木“硬气”的本钱。   一省之内,省委副书记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并且,刘红专还是江南的本土高官,生于斯、长于斯、学于斯、升于斯,一辈子没在外省待过,在江南可是经营了一生。   秦伟东淡淡地笑了笑。   这个情况,他遇到的可多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