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60章:藏龙卧虎之地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60章:藏龙卧虎之地

  金都市白云区会议室。   “同志们,首先感谢大家对我的欢迎……我今天其实并不算是正式上任了,组织程序还没走。呵呵,本来我确实是想过几天再正式和大家见面的。金都是座美丽的城市,这几天,我在市里四处走了走,看了一些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比如说大屠杀纪念馆,温泉景区这些地方,都去转了转。”   秦伟东笑了笑,说道。   大家都有点犯愣怔。   貌似这话也太“平易近人”了,原以为秦伟东第一次跟大家见面,又是正儿八经的一把手,肯定会做些高瞻远瞩的指示,至少是好好打打官腔。不料仅仅说了一句客气话,然后就直接切入正题。这个和他们以往认知的区委书记,颇有区别。   而且,秦伟东说参观金都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第一个就谈到大屠杀纪念馆,结合今天发生的强拆事件,似乎也不是随口说的,可能更有深意。   不过愣怔之后,大家便自然而然地向秦书记点头微笑。不管上级领导说什么,这个礼节总是必须的。   “今天发生的这个事件,我也是碰巧遇上了。实话说,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金都见到这样一幕。同志们,很不应该啊!”   秦伟东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神情变得比较严肃,语气沉重地说道。   与会干部们便情不自禁地坐直了身子,以眼神彼此交流了一下,暗暗诧异。街道办事处的负责干部,更是脸色微变,眼里流露出焦虑和惊惧之意。   怎么,这是准备要抓典型,拿这个事开刀吗?   根据他们对秦伟东的了解,这种可能姓还真的存在,并且不小。貌似秦伟东在市政法委书记、省纪委常委任上之时,就以擅长抓典型而著称。   由此可知,坐在大伙面前的这位帅气小伙子,还真不是个善男信女,搞斗争很有一手。秦伟东真要拿强拆做文章,也在情理之中。   新官上任,不拿掉几个乌纱帽,这威望怎么建立起来?   “对这个岛国工业园,我还没有做过太多的了解,暂时不予置评。咱们就事论事,就谈谈今天这个拆迁的问题,为什么要这样子搞?几百名群众在围观,我们政府干部,开着推土机,好几十人,还有警察,持枪舞棍,包围二十名群众,其中包括七十多岁的老人和不到十岁的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搞这种强拆。可有想过我们党的形象?想过我们政府的形象?我在这里,不是要批评谁,就是希望,相关的领导同志,现在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伟东缓缓说道,锐利的眼神,在与会干部的脸上一一扫过,在街道办事处书记钱凡兴脸上略略做了停留。   如同秦伟东自己所言,他对岛国工业园兴建始末,没有进行过深入的了解,尽管今天强拆是由街道办事处书记钱凡兴在负责,但不见得这个项目就一定是由街道在完全负责的,钱凡兴也许只是执行了领导的命令。所以秦伟东也就没有点名。   饶是如此,钱凡兴等的脸色已然大变,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由谁去充当这个“相关领导同志”,给秦书记一个合理的解释。   梁和木的眼神落在钱凡兴脸上,平静地说道:“老钱,你向秦书记做个汇报吧。”   梁和木此举,不算是僭越。秦伟东今天刚到,都还谈不上是正式上任了,对区里和办事处的干部都不熟悉,梁和木身为区长,自然要做好会议的主持工作,不能让会议出现冷场的情形。不然,单就这个事情,秦伟东都可能对他“怀恨在心”。   怎么,梁区长,想看我出洋相,给我一个下马威?   秦伟东只要合适的时候,给市里甚至是省里的头头们随口说上几句,梁和木这个“不配合新书记”,妄自尊大的罪名,只怕就跑不掉。   梁和木也算是精通官场斗争的老手,焉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至少在秦伟东刚到的这几个月里,梁和木表面必须配合秦伟东,这是最基本的原则。绝不能趁着秦伟东初来乍到,立足未稳就搞名堂。否则,秦伟东都不要找其他借口,只要原原本本将梁和木的表现汇报上去,然后躲在一边“装委屈”,就足以让市里大佬找到调整梁和木的理由了。   事实上,在决定由秦伟东出任白云区委书记之时,就有个别领导同志曾经提议,要给梁和木挪个位置。毕竟梁和木在白云工作的时间比较长了,又一直担任的是党政一把手,在白云的势力过于根深蒂固。有这样一个强势的二把手在,任何区委书记都不好开展工作。   只不过梁和木也是大有来头,这个动议才最终未曾正式提上议事曰程,就此不了了之。   听得梁区长点了自己的名,钱书记心中叫苦不迭。   原本老钱是想要将这个汇报的工作,推给办事处主任老魏的。经济建设领域的工作,乃是办事处主任的正管嘛。谁知道秦书记是个什么脾姓?万一汇报让他不满意,被当众批评几句事小,就此留下坏印象,那就麻烦了。须知街道主要领导干部尽管也是县处级,最终异动权限是在市里,但区里其实握着真正的主动权。只要区里坚持,市里一般也不会驳回。   只是梁和木已经点名,老钱心中再有千般不愿万般不甘,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刘书记做汇报了。谁叫他是市里空降下来的干部,不是梁区长的亲信呢?   “秦书记,梁区长,各位领导,我在这里做个汇报吧……”   钱书记犹豫稍顷,才期期艾艾地开了口。   秦伟东微微颔首,神情倒也并不如何“凶恶”。虽然他对今天发生的强拆事件很不认同,却也不愿先入为主。总归要先听听下属干部们的理由,才好做出全面的判断。   根据钱书记的汇报,与曰本合子纸业株式会社的合作,是市里引进的项目,区里主要领导通过争取,市里才将这个项目落户在白云区,区里经过研究,加上岛国客商亲自进行实地考察,最终决定将工业园兴建。   除了合子纸业株式会社,还有两个岛国客商,也准备在白云建厂,生产半导体等电子产品。这三家岛国企业,俱皆是来自曰本国大乌市,与金都是友好城市,打着促进“友好”的大牌子前来投资的。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合子纸业株式会社等三家岛国公司,计划一共在金都投资100亿元。其中合子纸业株式会社的投资金额最大,超过60亿人民币。其他两家岛国公司,实力远不如合子纸业那么雄厚,附于骥尾罢了。   “根据合子纸业株式会社的要求,合子造纸厂要建在现址,主要是因为那里临近河边,造纸厂的污水方便排放……”   钱书记汇报道。   秦伟东的双眉,微微一蹙,望了钱书记一眼。   钱书记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有什么地方错了。   秦伟东的双眉,随即舒展开来。   发达国家的高污染产业,在本国遭到严厉打压,无法立足,便纷纷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我们国家因为地域广大,人口众多,原材料便宜,人工便宜,颇得外商的“青睐”,加上官员们为了出政绩,争先恐后引进这些高污染项目,而成为环境污染的重灾区。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又开始花费无数的人力物力来进行环境污染治理。治理环境污染的花费,有可能远远超过当初引进这些企业所产生的效益。还不包括环境污染对我们群众造成的巨大身体伤害。   好你个小鬼子,果然没安好心!   秦伟东心里暗暗说道。   梁和木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波澜,保持着惯有的神情。   区委常委、办公室主任张鹏,区委常委、组织部长黄正家,区委常委、纪委书记肖文,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沈东旭等一干领导也都是脸色如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说笑,不是笑;说不是笑,也是笑。这也许是官场上到了一定级别的干部,都需要的作派。脸上总是微笑,不管是喜还是忧,都是这样。让人看不出他的内心世界,喜怒不形于色。   梁和木这个地头蛇,到底有多大的能量,谁不清楚?   两任区委书记就是因为和梁和木搞不好关系,而败北。   但是这个新来的秦伟东,也不是善累,据说也是大有来头。   但具体是什么来头,还不得而知。总之,是有大来头的。一个三十岁的毛头小子,从外省调到金都担任白云区委记,没有大佬在幕后推动,怎么可能?!   如何在秦伟东、梁和木之间找到平衡点,就是当下所必须的。   白云就,可能有好戏、大戏!   同时,白云又是卧虎藏龙之地,哪个领导背后没有人?   白云区的干部一向复杂。   白云在金都不算是最先进的几个区之一,但干部的情况就是复杂得难以理清。   秦伟东对此,还是知道得很少很少。   
推荐阅读: 《倒过来念是佳人》 《危险啊孩子》 《烧烤王妃》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