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57章:好艳福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57章:好艳福

  半月后,金都古城。   秦伟东定力不错,抵达金都的第四天,才晃悠到了白云区。   历史上金都既受益又罹祸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度不凡的风水佳境,过去曾多次遭受兵燹之灾,但亦屡屡从瓦砾荒烟中重整繁华。且在中原被异族所占领,汉民族即将遭受灭顶之灾时,通常汉民族都会选择金都休养生息,立志北伐,恢复华夏。大明、民国二次北伐成功;东晋、萧梁、刘宋三番北伐功败垂成。南宋初立,群臣皆议以建康为都以显匡复中原之图,惜宋高宗无意北伐而定行在于杭州,但迫于舆论仍定金都为行都。即使天国以金都为都,亦以驱除异族统治为动员基础和合法性之一。所以金都被视为汉族的复兴之地,在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地位和价值。故朱先生在比较了长安、洛阳、金陵、燕京四大古都后,言“此四都之中,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及与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之密切,尤以金都为最。”   金都春秋短、冬夏长,冬夏温差显著,四季各有特色,皆宜旅游。因此就有了“春游牛首烟岚”、“夏赏钟阜晴云”、“秋登栖霞胜境”、“冬观石城霁雪”之说,由于大气环流的变化以及金都不断的植树造林,金都夏天的炎热程度与江南、华南其他都市相比大为减轻,故有为金都摘去“火炉”帽子的说法。   这几天,秦伟东自然对白云区的基本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白云是金都最大的市辖区,辖地面积将近一千六百平方公里,人口也是金都各区县最多的,接近百万之众。   金都有好几个风景区,其中云山风景区最为著名,有着整个江南地带都十分罕见的温泉水域。   云山风景区,主要是政府官员的疗养之地,真正的民间旅游项目,刚刚起步。   秦伟东和张子怡在云山风景区转悠了两天,好好泡了一回温泉。   在此期间,白云区委区政府的“探子”,已经将触觉伸到了楚南省。有人千方百计想要打探到秦书记的行踪。   官场如战场,“抢占先机”同样重要,意义非凡。试想,要是在秦书记正式上任之前,就能在他老人家面前露一回脸,表现一番,获得好感,那是何等的重要?从今往后,前程无量啊!   可惜“探子”们均是无功而返,这十来天,谁也不知秦书记的行踪。   殊不知秦书记已经到了白云,正在四处晃悠呢。   从云山温泉出来,张子怡脸蛋红扑扑的,那种青春娇嫩的气息,当真堪称娇艳欲滴。在温泉馆的这两天,张子怡一直都是大众关注的焦点。虽然说江南多美女,但漂亮到张子怡这种“祸国殃民”程度的,还真不多见。   “走吧,去白云城区转悠一下。”   秦伟东笑着说道。   “好。我就知道,你心里头一直记挂着城区呢。能够陪我逛这么多天,我已经很知足了。”   张子怡抿嘴一笑,笑嘻嘻地说道。   秦伟东不由有点感概,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里闪过一抹爱怜之意。   其实张美人也挺容易满足的。   白云由县改市辖区的时间不长,市区完全独立,与金都主城区不接壤。相对而言,白云城区自然远不如金都市区那么繁华热闹,顶多也就是一个较为像样的县级市城区罢了。秦伟东与张子怡依旧兴味盎然,手拉着手在白云城逛了小半天,这才在附近找了一家像样的饭店,坐下来吃饭。   这家饭店,是附近最高档的饭店,不过在张子怡眼里,也只是略微干净整洁一点罢了。相对来说,张子怡是秦伟东几个红颜知己之中,最不挑剔的一位,甚至比林小月还要不挑剔。这是她的职业使然。做新闻记者,总是会在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面对艰苦环境算得是家常便饭。试想在大沙漠,在古丝绸之路上,你能讲究什么?   有吃的就不错了,还挑剔呢!   当然,张子怡再不挑剔,条件许可的时候,干净卫生还是要讲究的。   秦伟东和张子怡点了四个菜一个汤,喝了点饮料,然后端起碗来,大口吃饭。秦书记的胃口依旧那么好,吃饭的时候,狼吞虎咽,形容猛恶。   张子怡便笑嘻嘻地望着他,只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   在他们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几位警察,天气热,一个个敞开了胸怀,痛饮啤酒,不时高声谈论。其中有一两个,似乎不是本地人,说的是普通话,另外几名同事,在和他们交谈的时候,就使用普通话,偶尔几名本地警察之间交谈,也用普通话。   这几名警察看上去都比较年轻,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袒胸,胸口黑毛丛生,气度粗豪,俨然是一群警察的首领,其他几人,都叫他“黄大队”,估计是某个大队的负责人。   警察一边喝酒,一边不时往秦伟东这一桌打量,眼神无一例外,都落在张子怡脸上。这女孩实在太漂亮了,秦书记虽然也堪称阳光帅气,此时此刻,亦难免被人无视,成了透明玻璃。   好在几名警察只是瞅瞅,倒没有其他表示。但眼神偶尔在秦书记身上瞥过的时候,不免自然而然地带上了几分鄙视和嫉恨之意。   这小子,何德何能,配有如此漂亮的女伴?   张子怡的眼神一瞥一瞥的,忽然凑到秦伟东耳边,压低了声音,笑嘻嘻地说道:“看到没有,他们都在嫉妒你呢,说你好艳福!”   秦伟东也微笑着说道:“谁叫张小姐长得貌美如花呢!”   张子怡顿时便咬了咬嘴唇,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嘴角浮起一抹娇俏无比的笑意,在桌面下伸出手去,轻轻握住了秦伟东的手,低声说道:“你要是每天都能给我说这么一句话,我得多开心呢……”   “我尽力吧!”   秦书记心中一荡,随即一本正经地答道。   “切!”   张子怡又不爽了。   这人真是的,哄自己一句都那么小气,迫不及待地又要撇清了,似乎生怕自己赖上了他。   其实秦书记这也是迫不得已。一连几天,面对着张子怡这样漂亮至极的尤物,还一起泡温泉,手牵着手,勾肩搭背,耳鬓厮磨,可要多大的定力,才能按捺住自己的原始冲动?如不然,被人抓住把柄,那就麻烦了!那将还未上任,就得下马!   秦伟东这几天不知道经受了多少次天人之战的煎熬。   “哄哄我真有那么难吗?”   张子怡还在生气,嘟起了红艳艳的性感双唇。   秦伟东忍不住伸出手,在她耳垂之上轻轻捏了一下,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日子,越来越难熬了!   “来,喝酒!”   黄大队猛地一声吆喝,将啤酒瓶子在桌子上墩得“啪啪”作响,眼神很不友好地在秦伟东身上掠过。合着秦伟东与张子怡之间这亲昵的小动作,刺激到他的神经了。   男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古怪,这位黄大队似乎尤其“好斗”,见不得别人温馨幸福。   秦伟东自不去理会。   张子怡却坐直了身子,继续吃饭。   这几位,无疑是白云区的警察,现在不知道秦伟东的身份,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日后记起来秦书记和一位美艳至极的女孩在饭店卿卿我我,却是影响不好呢。   几名警察便吆喝着灌起了啤酒。本来他们是拿酒杯喝酒的,现在都不约而同地直接端起了酒瓶,对着瓶口吹,应该也是在表现某种彪悍之气吧。   正喝得欢,手机震响起来。   黄大队说的是白云本地话,秦伟东和张子怡大眼瞪小眼,不知所云。   稍顷,黄大队将手机往桌子一放,大声说道:“兄弟们,这饭吃不成了,工业园那边,遇到了麻烦,拆迁办抵挡不住了,局里让我们立即支援。”   这一回,说的是普通话。   “走!”   黄大队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声吆喝道,倒也颇为威风煞气。   几名警察便一起放下酒瓶,跟着站了起来,一窝蜂向门外而去。   临走之前,黄大队和另外两名警察,还不忘记往秦伟东张子怡这边望了一眼,眼神里带着显摆和隐隐的挑衅之意。   小白脸,就知道泡妞!   你敢跟警察叔叔叫板不?   张子怡又咯咯一声轻笑,小声说道:“秦书记,被鄙视了!”   秦伟东笑着摇摇头,自不会为这样的事情生气。这人到了一定的份上,别人想要让他生气发火,可都不容易呢。   “老板,记账!”   走到门口,黄大队又是一声大喝,神气十足,似乎记账乃是理所当然的。   “好嘞,黄大队,慢走,下回再来啊。”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就在收银台那边响起,笑哈哈的,好像很高兴人家吃饭不给钱。   秦伟东的脸色微微一沉。   张子怡忽然说道:“听上去,好像是工业园那边出了点状况,要不,咱们去看看吧?”   张子怡眼里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兴奋之情。   搞新闻的都是这样。   秦伟东略一沉思,缓缓点了点头。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危险啊孩子》 《官梦》 《出水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