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47章:女上男下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47章:女上男下

    这个书记碰头会议,讨论的时间比较长,秦伟东离开市委一号办公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将近凌晨时分了.     刚刚来到市委一号办公楼的大堂,一名少校军官便大步上前,向秦伟东敬礼,朗声说道:“首长好!”     秦伟东随即还礼,说道:“你好!”     “报告首长,我叫胡新志,武警向东总支司令部参谋。奉命前来接送首长回住所,请指示!”     少校军官约莫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很是英武。     无疑,这是熊长江特意安排好的,恐怕在前来市委大院开会的途中,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安排。别看在熊长江眼里,陈九星什么都不是,但谁也不能无视他手下那千余亡命之徒。如今陈九星被捕,市公安局马上就要开始全城搜捕陈九星流氓团伙的骨干成员。     此事由秦伟东而起,熊长江当得防备有陈九星的死忠份子铤而走险,向秦伟东等省纪委督查成员报复。     “好,谢谢!”     “不客气。首长请!”     在胡新志的引领之下,秦伟东径直上了一台挂着武警牌照的军用车,胡新志陪同秦伟东坐在后座,前排副驾驶座上,一名武警战士头戴钢盔,手持微型冲锋枪,凝神警戒。     军车向万豪大酒店疾驰而去。     万豪大酒店,依旧灯火通明,然而却没了昔日的繁华气象,反倒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气。原因无他,金碧辉煌的大酒店门口,笔直地站立着四名持枪的武警战士。而秦伟东凭直觉,也能知道在暗处,还有黑洞洞闪耀着死亡光泽的枪口。     考虑到陈九星手下有上千的流氓地痞,武警部队不可能只派出这表面上的区区数名战士。     事实上,刚刚接近门厅,就可以看到酒店门厅一侧,停放着四五台军车,至少有一个班的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在担任护卫任务。     秦伟东乘坐的军车在门厅停了下来,刚一下车,等人便一齐迎了上来。他们早就在大堂里等着的。     见到熊燕舞,秦伟东不由双看一蹙,有点不悦。     不是叫她回市委常委院去暂住几天的么?怎么又跑到万豪大酒店来了?     只是当着大伙的面,秦伟东自也不好当真开口训斥熊燕舞。估摸着熊燕舞这会子,心里头也肯定不痛快。虽然陈九星连她的手指甲都不曾碰到半点,就被直接收拾了,但被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混账流氓言语调戏,熊大小姐只要想起来就会觉得恶心。     胡新志再一次向秦伟东敬礼,说道:“报告首长,总队首长有指示,请首长和省纪委的同志们,暂时银盾宾馆居住。银盾宾馆是我们支队的招待所,环境还是比较幽静的。”     武警支队这个安排,也很有必要。     毕竟万豪大酒店是向东市最高档豪华的酒店,整整十八层,平日里对外营业额很高,如果派武警战士在万豪大酒店进行就地警戒,保卫省纪委干部们的安全,一来影响万豪大酒店的营业,二来所需警力不少,也会增加武警支队的负担。直接去武警支队招待所住宿,在安全保卫方面,就要方便得多了。陈九星手下那批流氓混混,平日里也绝不敢随便去银盾宾馆住宿,天生有畏惧感。对银盾宾馆地形不大熟悉,真要是打算对秦伟东不利,下手也不是那么方便。     再看熊燕舞马寒等人,身边搁着行李箱,可见早就得到了通知,收拾好行李在这里等候秦伟东回来做决定呢。     “好,那就去银盾宾馆!”     秦伟东没有多少犹豫,随即答应下来。     “是!首长请!”     秦伟东又转身上了军车。毛大勇等人,随后上了其他几台早就在等候的军车,呼啦啦的离开万豪大酒店,消失在向东市的夜色之中。     秦伟东一行刚刚离开,在万豪大酒店担任警戒任务的武警战士也迅即撤离。     银盾宾馆离万豪大酒店并不远。     银盾宾馆实际上坐落在武警支队司令部的营区之内,要进入宾馆,必须先通过军事管理区的岗哨检查。整个武警支队司令部驻地,占地广阔,营区之内,树木扶疏,夏虫呢喃,显得非常的清幽。论环境之好,远在万豪大酒店之上。自然内部装潢是比不上的了。     内部招待所嘛,一般情况下,并不对外开放,主要是接待武警系统内的客人。     银盾宾馆是一栋五层的楼房,尽管不如万豪大酒店那么奢华,但还算是不错的。武警支队那边,直接给秦伟东安排的是—号套房,据宾馆服务员介绍,这是银盾宾馆最好的套房,都是接待上级领导时才使用的。     所有省纪委八室的干部,都集中住在四楼。胡新志在四楼楼梯口安排了岗哨,宾馆门口也安排了岗哨,此外还安排了游动哨和暗哨。     这些自然都是临时性的布置,等陈九星流氓团伙的大部分骨干成员一鼓成擒之后,自然会解除这样的警戒级别。没有那个必要嘛。     安顿之后,熊燕舞拖着一个旅行箱进了秦伟东的一号套房。     这是秦伟东的行李,熊燕舞兼任八室的办公室主任,自然要为领导做好后勤管理工作。秦伟东的衣服鞋袜,也确实就是熊燕舞给收拾的。     “呼,累死我了……”     熊燕舞将旅行箱往那一搁,仰面朝天就倒在了客厅的长沙发上,嚷嚷起来。     秦伟东看了看熊燕舞,再看了看那个旅行箱,满脸疑惑之意。貌似他这个旅行箱并不大,熊燕舞正经是柔道五段,虽然说小日本的柔道不咋的,但也不至于被这样一个小旅行箱累着吧?     “别那么看着我,心累!”     熊燕舞便猛翻白眼。     秦伟东不由失笑:“怎么就心累了?”     “哎呀,还不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我说不回家吧,你偏要我回。结果一到家,被我妈直接揪住审问,差点没把咱们那点事全给盘查清楚了。幸好本小姐够机灵,不然就全露陷了。”     秦伟东顿时满脑门子黑线:“不是吧,阿姨干吗盘查我啊?”     熊燕舞没好气地说道:“不盘查你盘查谁啊?我是她闺女,我有什么心事,能瞒得过当妈的眼睛?当初我就说了,叫你别到向东来,打击报复我家老爷子。你偏偏不听,一条道走到黑。她不怀疑你怀疑谁去?”     饶是秦常委睿智非凡,听了这话也只能干咽口水,瞠目结舌,答不上来。     女人历来是不讲道理的。     潇洒自在如熊大小姐,亦不例外。     “哎,秦常委,我可是赖上你了啊。从今往后,要是不对我好点,看我怎么跟你闹!”     熊燕舞说着,将长长的双腿收了回来,垫在自己柔软的翘臀之下,似笑非笑地望着秦伟东。     秦伟东苦笑道:“那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     “来不及了。本小姐今晚就在一号套房不走了。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虚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今宵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恁割断愁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秦伟东笑道。     “否也!否也!”熊燕舞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说道,也并没有特别的表情,似乎无论她什么时候呆在秦伟东的房间里不走,都是理所当然的。     秦伟东毫不理睬,径直在一侧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点起一支烟,说道:“去给我沏杯茶来。”     熊燕舞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说话从来都不过脑子,秦伟东要是每句话都当真,脑袋早就爆炸了,哪里能熬到现在。     和熊燕舞关系到了这个份上,秦伟东也并不觉得两人合二为一是多门不能接受的事情,似乎一切都会水到渠成,但今晚上,时机明显不对。熊燕舞自己也应该很清楚。     熊燕舞狠狠瞪了他一眼,秦伟东丝毫不为所动。     稍顷,熊燕舞嫣然一笑,从沙发上一跃而下,给秦伟东泡茶去了。     办公室主任的本职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你们开会,都没茶水供应的吗?熊长江同志没有那么节俭吧?”     熊燕舞将泡好的浓茶送到秦伟东手边,嘴里嘀嘀咕咕地说道。     秦伟东自顾自抽烟,不理她。     “哎,开会怎么定的?”     熊燕舞就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侧身坐了,趴在秦伟东的肩膀之上,低声问道。     “还能怎么定?熊书记掌握了完全的主动权。市里成立陈九星专案组,李巍亲自领队,连夜抓人。”     秦伟东抽着烟,缓缓说道。     熊燕舞“哗”地一声,叫道:“这个阵容可真够庞大的,这个陈九星,就算死了,也该没有遗憾了。”     谁说不是呢?     秦伟东笑道:“我估计陈九星自己,宁愿不要这份荣耀。”     “你坏死了。人家连你女朋友的手指头都没碰到,你就下这样的狠手……”     熊燕舞“扑哧”一笑,轻轻打了秦伟东一拳,饱满柔软的shuangfeng,随着她的呼吸,不住按压着秦伟东的肩膀,麻酥酥的。     “我上你下?”     秦常委的脑袋真的大了!
推荐阅读: 《出水芙蓉》 《最美的时光》 《倒过来念是佳人》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