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45章:神来之笔(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45章:神来之笔(3)

    酒店里那个兄弟果然没有说谎.     向东市公安局出警的速度极快,甚至比陈九爷那些手下都不慢。     不久之后,就响起了凄厉无比的警笛鸣叫之声。     三台警车风驰电掣地开了过来,为首一台丰田皇冠车,挂着公安一号车的牌照,正是秦伟东曾经见过一次的,向东市公安局局长干谢道的座驾。     警车过来并不奇怪,真正令**开眼界的是,三台警车背后,还跟着好几台面包车。     “咯吱”!     公安一号车径直开到跪在地上的陈九星面前,这才一个急刹车停住了。     “怎么回事?”     人还没下车,一声威严的呼喝就响了起来。     随即,身着公安制服,挂着二级警衔肩章的向东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干谢道从警车上一跃而下,疾步走上前来。紧跟着从其他两台警车上也走下来七八名身穿制服的警察,簇拥在干谢道身边。     然后,呼啦啦一阵大响,从几台面包车里跳下来数十名手持砍刀,铁棍和自制火枪等凶器的流氓地痞,一下子将秦伟东等人围在中间。     正在围观看热闹的群众发一声喊,远远跑开了,不过并未散去,而是在更远的地方又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     如此精彩刺激的一幕,谁都不愿意错过啊。     “干局……”。     一见到干谢道,陈九星宛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兴奋地大喊起来,挣扎着想要往起站。此时此刻,陈九爷的翩翩风度,那是全然都顾不上了。     “跪下!”     叶飘雪一声冷哼,脚下轻轻一点,陈九星痛得浑身一哆嗦,刚刚离开地面的双膝又重重跪了下去。     “你干什么?你是什么人?”     干谢道见了这般情状又急又怒,厉声喝问,同时狠狠一挥手。     紧跟在他身后的七八个警察,齐刷刷地掏出枪来,其中三四支枪指向叶飘雪,另外三四支枪却指向了黎剑。须知黎剑手里,也举着三八式手枪,是个危险人物。     熊燕舞微笑着反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我是向东市公安局局长。你们涉嫌严重危害社会治安,我现在命令你们立即放下武器,马上向公安机关投降。”     干谢道厉声喝道。     熊燕舞不由的笑了,伸手一指将他们团团围住的数十名流氓混混,问道:“原来是干局长,失敬了。那么请问干局长,这些又是什么人啊?也是你们市局的干警吗?”     “你是谁?公然持枪伤害他人,你们这是严重危害社会安全,是犯罪。我再说一遍,你们立即放下武器投降,不然,我们会马上采取行动,把你们都抓起来。,1干谢道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地喝道,对熊燕舞的问题,避而不答。     “啧啧,干局长,你这就不对了。你可是向东市公安局的局长,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一上来就包庇罪犯呢?你怎么不问问,这个事到底谁是谁非?”     “少废话!我当然会调查清楚。你们马上放下武器,跟我回市局去,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对不起,干局长,我真的信不过你!”熊燕舞笑着说道,连连摇头:“向东市公安局有你这样的局长,我也一样信不过。”     “我再问一遍,你是谁?”     干谢道都有点咬牙切齿了。     见了熊燕舞,再看见跪在地上,嘴里和大腿上不住往外冒血的陈九爷,干谢道焉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陈九星干过不知道多少回了,甚至当着他的面,都干过好多次。     看来这一回,真是踢在铁板上了。     这几个家伙也不知是什么来头,竟然有枪,而且把陈九星给制住了,局势很不利啊。     但干谢道没有退路,连腾挪闪避的余地都没有。他与陈九星之间的纠葛,实在太深了。陈九星出事,他干谢道绝对跑不掉。     熊燕舞脸色一沉,说道:“我叫熊燕舞,省纪委八室科长。我爸爸叫熊长江!”     “熊长江?”     干谢道只觉得一个炸雷猛然在头顶炸响了,轰隆隆的,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     其他几个正掏枪指着叶飘雪与黎剑的警察,一时之间,尚未回过神来,不过下一刻,便都明白了,一个个脸色大变,握枪的手情不自禁地往后缩了一下。     “市委熊书记?”     稍顷,干谢道咽了一口口水,艰难地问道,语气之间,颇不相信。     熊书记的女儿怎么会在这里碰上陈九星?如果她真是熊书记的女儿,为什么不向陈九星表明身份?陈九星虽然无法无天,但再怎么混账,也该清楚市委书记的女儿,是个什么概念。     “是的,干局长。我现在正式向你报案。这个人,自称陈九爷,真名陈九星。在这里指使流氓地痞,殴打他人,企图公然妇女,被我们发现制止,他不但不认罪,还企图伤害我们,现在被我们制服了。请干局长依法处理。”     熊燕舞缓缓说道,神情严肃。     “这个熊小姐……啊,熊科长,这应该是个误会……”     干谢道额头上汗水汨汨流淌,压低了声音说道。     “干局长,我绝不认为这是个误会。这周围几十个流氓混混,持刀舞棍,相信你也看到了吧?陈九星,陈九爷,嘿嘿,我们也是久仰大名了,向东市最大的流氓团伙头目,犯案累累,无恶不作!”     干谢道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双眉紧紧蹙在一起,渐渐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眼里也冒出了凶光,大声说道:“这位女同志,你自称是省纪委的干部,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请你们马上跟我回市公安局,接受调查。     如果事实真的和你们说的一样,我们一定会依法处理。”     熊燕舞小手一挥,冷冷说道:“不必了,干局长。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向省公安厅报了案,相信省厅的同志,马上就会到了。到时候,你向省厅的领导汇报吧。”     “什么?”     干谢道又愣住了。他不是怀疑熊燕舞的身份,想必也无人敢于在向东市冒充市委书记的女儿,冒充省纪委的干部。干谢道主要是想装一下傻,先把人都弄回市局去,然后再徐徐设法。毕竟一直让陈九星这么跪在这里流血,也不是了局。     时间拖得越长,局面就越有可能失控。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又响起了呜呜鸣叫的警笛之声。很快,几台警车和军用大卡车就开了过来,军用大卡车上,满载着全副武装的武警官兵。     “把这里包围起来,立即缴械!”     车队开到近前,从军车上跳下来一两百名武警官兵,随即一名大校警官从车里下来,大声发布命令。     那些拿着砍刀铁棍和火枪的流氓混子,早就慌了手脚,乱作一团,个别机灵点的,拔腿就跑,多数则像没头的苍蝇一般,乱哄哄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也想逃跑的时候,哪里还来得及,早已经被武警官兵团团包围,黑洞洞的微型冲锋枪枪口直指而前。     “当咖咖”一阵乱响,数十名流氓份子乱糟糟地将自己手里的武器丢在地上,在枪口的威逼之下,乖乖地双手抱头,蹲了下去,一动都不敢动了。     “所有人都放下武器!”     武警官兵一视同仁,包括干谢道和那几名警察,以及叶飘雪与黎剑头上,都顶上了一支黑洞洞的枪口。     干谢道脸如死灰,浑身都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颤声说道:“王总队,我,我是干谢道……”。     那名四十几岁的大校警官大步走了过来,冷冷说道:“我知道你是干谢道。双手抱头,蹲下!”     “王总队?”     干谢道瞪大了眼睛,似乎绝不相信王总队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蹲平!”     王总队大喝一声,声如雷震。     干谢道浑身一震,情不自禁地双手抱头,蹲了下去。眼见得局长都成了这个样子,其他几名警察,谁也不敢再犟,慌忙放下了手里的枪支,学着干谢道的模样,双手抱头蹲下了。     “都给我听着,谁都不许动。胆敢抗拒,当场击毙!”     王总队提起中气,再次大喝了一声。     除了秦伟东熊燕舞等人,其他人都乖乖地蹲了下来。     秦伟东笑了笑,他不禁想起了读小学时写的一篇猫捉老鼠的作文。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只贼眉鼠眼的老鼠,向四周张望,搜寻着它的偷取目标。忽然,它眼睛一亮,飞快地向前跑去。     一只豹头环眼的小猫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它翘着尾巴、竖着耳朵,带着闪闪发光的眼睛,样子十分可怕。忽然,老鼠扛着米,从它身旁窜过去。猫发现了,猛地扑过去,就象猛虎下山一样,用两只锋利的前爪使劲地按住了老鼠,再用雪亮的牙齿死死咬住老鼠的脖子。可怜的老鼠在小猫的嘴巴里拼命挣扎,四只脚飞速地划动,嘴里还“吱吱”地乱叫,好像在大喊:“救命啊!救命啊!”猫也“喵喵”叫了起来,好像是在不客气地对老鼠说:“你被我抓住了,算你没运气。”说完,它用两只前爪把老鼠像抛皮球一样,高高地扔到空中,办听“啪”的一声,老鼠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就这样,小老鼠被小猫扔向天空好几次。小猫觉得玩够了,就用锋利的牙齿撕咬着老鼠,享用起了自己的战利品,它吃得津津有味。     老鼠们知道了这件事,都不敢再去偷东西了。从此,人们过上了安宁的生活。
推荐阅读: 《官梦》 《组织部长》 《最美的时光》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