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44章:神来之笔(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44章:神来之笔(2)

    陈九星倒也是好耐心,笑嘻嘻地等着秦伟东把电话讲完,神态非常的好整以暇,似乎他拿得定,在向东,他陈九星就是天!不管这个学生娃娃把电话打给谁,等那边的人到了,一看是他陈九爷,保管泄了气,屁都不敢放一个。     以前这样的事,陈九星碰得多了。     一些干部子弟,或者有钱人的小孩,公子哥儿,不知天高地厚,在他陈九爷面前践得什么似的,最后还不都是乖乖的,服服帖帖在他陈九爷面前低头认错?     这两个雏儿,可能是从外地过来向东玩儿的吧。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反正今晚上,九爷要做这个漂亮小妞的新郎官!     “好啦,电话也打完了,小妹妹,跟我走吧。”     陈九爷笑着说道,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熊燕舞不吹胡子瞪眼睛了,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讥笑,说道:“陈九爷,我早就听说过,你是个人物。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你办事很不靠谱。”     “哟,小妹妹还跟我讲大话呢。行,那你倒是说说看,我陈九爷办事怎么不靠谱了?”     陈九星笑着说道,左右看了看,一副猫戏老鼠的模样。     “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我跟你走的话,那小姑娘你就先放了。怎么的,说话不算话啊?”     “对,我是这么说过。只要你跟我走,我马上就把她放了。”     陈九星倒是不含糊,在熊燕舞和小桐之间,做出了很明确的选择。这些年陈九爷什么女人没玩过,尤其是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玩过不知多少。但像熊燕舞这么漂亮年纪轻轻又韵味十足的,还真是头一回碰到。     “你先把她放了。     “行,你说了算。”     陈九星举起手来,轻轻晃悠了一下。     那四个黑衣男子随即放开了小桐。     小桐急忙跑过去,蹲在光子身边,压低声音不住地叫喊。光子满头满脸都是血,早已晕阙过去,任凭小桐怎么喊他,只是不答。小桐手足无措,想要伸手去给他揌住头上直往外冒血的伤口抖抖索索的总是不敢。     “小妹妹,人我放了,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吧?”     熊燕舞扁了扁嘴,轻轻摇头。     陈九星双眉微微一蹙,说道:“小妹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话不算话啊!”     熊燕舞只是摇头。     “啊,对了,我忘了……”     陈九星打了个响指。     立即便有一个跟班,拧着一个小密码箱上来在陈九星面前打开了,满满一箱子的百元大钞。     陈九星随手拿了一摞,用手指头一扒拉新崭崭的钞票发出“哗啦啦”的悦耳声音,围观的人便情不自禁地“哗”了一声,许多人脸上露出了艳羡的表情。     陈九爷不愧是陈九爷,就是有钱啊!     熊燕舞微微一笑,说道:“陈九爷,就这么一点钱,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人人都说你是向东的第一大老板,现在看来,闻名不如见面。”     陈九星的脸色就是一沉。     陈九爷风度是好,但也有底线。他最烦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不识抬举。对熊燕舞,他今儿真是破例了。若不是看在她如此漂亮,如此有味道的份上,陈九爷办事什么时候这么拖泥带水了?     陈九星沉着脸,又从密码箱里拿出一万块,将两摞钞票举了起来,淡然说道:“小妹妹,别玩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这里有两万块,给你……”说着,陈九星将两摞钞票往熊燕舞脚下一扔,随即又拿出了一万元,眼睛斜乜着秦伟东:“这一万,给你男朋友。咱们走吧!别惹我生气,那就不好玩了。”     “唰”的一声,将这一万朝秦伟东扔了过去。     “砰”!     就在众人眼花缭乱之际,很突兀地爆出一声枪响。     大伙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听得“哎哟”一声,风度翩翩的陈九爷大声惨叫,伸手按住大腿,扑地倒了。     黎剑手里的手枪口冒出一股淡淡的青烟。     熊燕舞不住摇头,嘴角依旧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干什么?”     “王八蛋!”     这一下突如其来,金三哥等人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纷纷大喊出声。     两个黑衣男子当即拔出明晃晃的匕首,就往前冲来。     斜刺里人影一闪。     只听得“啊哟”连声,两名黑衣男子忽然就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两道弧线,“吧嗒”摔倒在地。     出手的正是叶飘雪。     叶飘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倒了两名黑衣男子,其中一人手持的匕首已经到了她的手里。     “王八蛋!”     陈九星咬牙切齿,强撑着往起站。     又是人影一闪,叶飘雪攸忽之间,就到了他跟前,轮贺了胳膊.“呼地一声,陈九星脸上早着,顿时满嘴污血四溅,几颗牙齿混合着污血,喷涌而出。     “噗通”!     陈九星如同一段木头般,扑地倒了。     叶飘雪一口气不停,撩起陈九星的衣服,手中匕首一挥,陈九星的鳄鱼皮皮带应声断裂,叶飘雪随即将他的皮带抽了出来,把他双手反绑在身后,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大伙尚未回过神来,陈九星已经裤子掉落,被制得服服帖帖。     “住手!”     金三哥等人惊怒无比,纷纷呼喝,金三和另一个男子,撩起衣服,露出了裤带上插着的自制火枪。     就在他们准备拔枪之时,白光连闪。     又是一连串的惨叫之声。     转眼之间,金三和另一个打算掏枪的男子,手腕上各各插了两柄雪亮的小柳叶飞刀,血流如注。     “都别动!谁敢再动,我宰了他!”     叶飘雪揪住陈九星的头发,——立了起来,右手寒光四射的匕首,径直架在了陈九星的脖子上,紧紧贴着他的颈大动脉。     叶飘雪乃是一等一的技击好手,对于人体构造一清二楚。只要她的匕首轻轻一划,陈九星的颈大动脉就会被割断,那是必死之局,就算全世界最优秀的外科医生此刻就站在这里给陈九星做手术,也是定死无疑。     “都别动,都别动……”     陈九星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     刚才还威风凛凛风度翩翩不可一世的黑道大哥陈九爷,此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半边脸高高肿起,满嘴的血沫子直往外冒,这么直挺挺地跪在那里,裤子往下滑落,头发被叶飘雪揪住,脖子间暴涨的青筋之旁,架着一柄锋利无匹的军用匕首。     秦伟东慢慢走过去,站在陈九星面前。     陈九星仰着脖子,连声说道:“兄弟,兄弟,误会,误今……我有眼不识泰山……”     刚才被叶飘雪一巴掌扇掉了七八颗大牙,此刻的陈九爷满嘴漏风,说话都是含含糊糊的,听不大清楚。     熊燕舞咯咯一笑,说道:“九爷,您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问你,你杀过几个人?您眼前这位,前不久在南边,一口气毙掉了五六千个流氓混混,都是像您这样有眼无珠的家伙。这么跟您说吧,他呀,现在杀人杀上瘾了,凡是不开眼的家伙,他都不想再看见。像您这样的,一句话就毙了,眼皮都不眨一下,还不如杀一条狗呢!您说,您惹他干嘛?这不是厕所里面打灯笼,紧赶着找死吗?”     陈九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眼里放射出恶狼一般的光芒。     “兄弟,兄弟,误会误会,我……”     陈九星尽管心里恨不得将秦伟东和熊燕舞这几个家伙碎尸万段,可现在的局面,由不得他倔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哎,陈九爷,您怎么不长记性呢?谁跟你是兄弟啊?我刚不是跟您说了,您这样的,在他眼里,还不如一条狗!明白了吗?您什么都不是!您要是再说错话,当心我把你剩下的那几颗牙齿也全给打没了!”     熊燕舞笑吟吟的,手里拿着刚才陈九星给她的两摞百元大钞,轻轻拍打着陈九星又红又肿的那边脸颊,看得出来,熊大小姐是笑得真开心。     正愁着要找个突破口呢,无巧不巧的,这位陈九爷就送上门来,端的是一份大礼。     陈九星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陈九爷纵横十数年,威震向东,俾睨楚中,现在才知道,原来在有些人眼里,自己竟然不如一条狗!     “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金三哥捂着血流如注的右腕,厉声喝道。     金老三也是纵横了小半辈子,从来没吃过亏的主,虽然情势极度不利,却也不肯就此服软。     秦伟东瞥了他一眼,随即对黎剑说道:“让他们全部解除武装。”     黎剑的枪口一直都指向金老三等人,闻言喝道:“用左手掏枪,放地上。谁敢乱动,当场击毙。”     金老三等人便犹豫起来。     很明显,今天碰到硬茬子了,对方持枪,不大像是道上的朋友,听那语气,有可能是大官的子弟。可是就这么放下武器,却无论如何也不心甘。     这边正闹得不可开交,酒店里忽然有人叫道:“九爷,撑住,我已经给干局和兄弟们都打了电话,他们马上就赶过来了。”     陈九星是万豪大酒店的常客,酒店里面,也有他的兄弟。眼见这边情势不利,马上就打电话搬救兵了。     熊燕舞一听,不由笑了起来。     正想睡觉,就有人紧赶着往跟前递枕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