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43章:神来之笔(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43章:神来之笔(1)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啊?”     小桐顿时一声惊呼,随即又下意思地掩住了嘴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惊慌之色.     “那啥……那个,刚才有人,突然冲进你家去,把你妈抓走了。”     光子从破单车上一跃而下,随手将单车往旁边一推,急急忙忙地说道,神情也很是焦急。     “是,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要抓我妈妈?她,她又没做坏事……”     小桐急了,结结巴巴地问道。     光子说道:“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他们说是公安局。不过,其中好像有马猴。”     “马猴?马猴怎么会是公安局的?”     小桐更加着急。     所谓马猴,也是他们精米厂的职工子弟,平日里和光子一样,打架胡闹,不过比光子有心计,为人非常阴险,光子讲义气,和马猴混不到一块去。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马猴是跟着金三哥混的,金三哥是陈九爷手下第三打手。”     据说陈九星手下有八股较大的流氓恶势力,合称八大金刚。以前“群雄混战”的时候,没有这个称谓,如今陈九爷“一统江山”有好事之人,根据这八个流氓头子的年龄大小,排了座次。不过这八大金刚,都只称“哥”不敢称“爷”。“爷”是陈九星的专称。     “为什么要抓我妈?”     小桐就哭了起来,泪水如同断钱的珍珠一般往下掉。     小桐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遭此巨变,一时之间,哪里有什么主意了,只是哭。     “喂,你们在这里闹什么?快走快走,马上离开这里!”     这边闹出了大动静,终于惊动了万豪大酒店的保安,两个身着制服的保安员,手里拎着橡皮警棍,大步走了过来,高声驱逐。     “走!”     光子狠狠瞪了那两个保安一眼。若是在平时,光子才不会怕这两个保安,但现在小桐在这里,光子生怕打闹起来,伤到了她,却是不敢倔强。     光子是真的很喜欢小桐,一点也不愿意她受到伤害。     “小桐,我们走……”     正在这个时候,几台乌黑铮亮的高档小轿车朝这边疾驶而来,打头的奔驰600挂着五个九的牌照,显得格外耀眼,正是陈九星的座驾。     光子顿时脸色大变。     “咯吱”一声,奔驰晒来了个急刹车,忽然在小桐面前停了下来。副驾驶座上敏捷地跳下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汉子,紧着挂开了后门。长得斯斯文文,如同读书人一样的陈九星陈九爷,身着黑色的短袖衬衣,慢慢走下车来。     奔驰u一停下,其他几台轿车自然也跟着刹车,呼啦啦从车上下来十几条汉子,其中一个也是光头,约莫四十来岁年纪,脸上有一道刀疤,穿着酱紫色的府绸短袖衬衣,露出嘴里两个金光闪闪的门牙。另一个二十六七岁的萎缩男子,一张长长的马脸,跟在金牙哥身侧,微微佝偻着腰,一副哈巴狗的模样。     陈九爷缓步来到小桐面前,停住脚步,上下打量着小桐,嘴角一翘,露出一丝笑容,轻言细语地说道:“好俊的小姑娘。”     马脸便凑到金牙佬的跟前,低声说道:“三哥,这就是春分的闺女,在酒店门口卖花呢。”     金三哥眼神一亮,笑道:“哈哈,这倒真是巧了,九爷今晚上还没找到好货色呢。这闺女不错,就让她帮她老子一把,给九爷消消火气吧!”     说着,金三哥就来到陈九爷身边,笑着说道:“九爷,这女孩怎么样?怎么样,九爷,今晚上就是她了。”     “哦?是春分的闺女?那敢情好,我正想找她好好聊聊呢。说不定聊过之后,咱和春分就成亲戚了,我今后见到他,还得叫他一声婶,哈哈……”     陈九爷边说,便不住地打量小桐。     一干流氓便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透出十足的**和嚣张之意。     “走吧。”     陈九星又再望了小桐两眼,点点头,挥了挥手,便拔腿向酒店走去。     立即便有四个同样身穿黑衬衣的精壮汉子,大步上前,冲着小桐而去。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小桐吓坏了,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连连后退,小脸煞白。     刚才还气势汹汹过来驱赶他们的两个酒店保安,早就吓得躲到了一边,不敢靠近半步。在向东,谁不知道陈九爷的规矩?只要是陈九爷看上了的女人,不管是谁,都没得跑。陈九爷的方式,也很简单,直接抓上车拉到酒店去,或者干脆直接就在车上把活干完。     当然,事后陈九爷都会给钱。至于多少,就看女孩子漂亮的程度以及陈九爷当时的心情如何了。一般来说,陈九爷不小气,给钱很大方,少说也上千吧。     看来今大这个小桐是没跑了。     “你们,你们不要乱来……”。     光子本来也吓坏了,见了这个架势,却愤然起身,拦在几个黑衣男子之前。     “滚一边去!”     一个黑衣男子随手一扒拉,光子立足不稳,往旁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大哥,大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光子咬了咬牙,猛地插了上来,隔在四名黑衣男子和小桐之前,满脸赔笑地说道。     “滚开!不长眼睛是吧?”     一名黑衣男子恶狠狠地叫道,眼里放射出狼一般的光芒。     光子一边给几个黑衣男子打躬作揖,一边高声叫道:“九爷,九爷,三哥,这是我女朋友,给个面子,给个面子……”。     正在向酒店走去的陈九爷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望了光子一眼,微笑着问道:“小兄弟,你是哪位?”     熟悉陈九爷的人都知道,别看这位大哥平日里杀人不眨眼,但对人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斯文模样,说话不徐不疾,还带着笑意。不明就里的人,哪里能够将这斯斯文文的中年人和陈九爷联系在一起?还以为他是哪个大学的教授副教授呢。     “九爷,我,我叫光子,是精米厂的,现在长盛地产公司做保安队长,就是,就是工业路那块地皮,是我在看着的……九爷,对不起对不起,我女朋友的妈妈不懂事,得罪了您,你大**量,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见识,饶了这一回吧。我……我今后一定加倍的报答……”。     光子壮起胆子,连声说道。     在精米厂那一块的小混混之中,光子算是个人物,打架狠,下手辣,不怕死。但在陈九星这样真正的“道上大哥”面前,光子早就胆怯了。这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主要还是一种盲目崇拜的心理在作怪。     一些战场上威风八面,所向无敌的名将,见到本国的君主,一样的双膝下跪,磕头如捣蒜。     “嗯,精米厂的,在地产公司做事?”     陈九星便望向了金三哥。     金三哥摇摇头,表示自己脑海里,没这号人物。     光子平日里只打架斗狠,却并未加入金三哥的“团队”,也并不是无恶不作的流氓份子。说起来,光子就是《功夫》里面的周星驰那样的角色,整日里念叨着想要加入斧头帮。     “原来是这样。”     陈九星爷就点了点头,朝光子微微一笑,眼里都闪过一抹凶戾之色。     “王八蛋!”     一名黑衣男子衣袖一抖,忽然之间,手里就多了一根短铁棍,照着光子的脑袋就狠狠砸了下去。     光子早就有准备,急忙往旁边一闪,顺手拉着小桐就退了几步,大声叫道:“九爷,这个事,真的和我们无关,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搞死他!”     几名黑衣男子同时从身上掏出家伙,俱皆是一尺多长的短铁棍,冲着光子就劈头盖脑地砸过去。其实他们身上还带着其他杀伤性更强的武器,只是四对一,就没有必要动用太犀利的武器了。要是这样还搞不定光子一个人,陈九爷的“近身保镖,”也未免太菜了些。再说,光子和小桐在一起,若是动刀枪的话,搞不好就会误伤了小桐,到时候九爷只怕会生气,后果很严重。     光子虽然也是个狠的,无奈身边没有就手的家伙,而且心里头对陈九星有着根深蒂固的畏惧,猝不及防之下,几乎毫无招架之力,被四条短铁棍一顿雨点般的狠砸,立时头破血流,被打倒在地。     四名黑衣男子一顿棍子打倒了光子,随即上前,架住了小桐,就往酒店里面拖曳而去。     “救命,救命啊……你们放开我……”。     小桐双脚乱蹬,不住地尖声喊叫。     这时候,早就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只是观者虽众,又有谁敢上前说句公道话。     “王八蛋,我跟你们拼了!”     被打得满头是血的光子目眦欲裂,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向着几名黑衣男子就猛冲过去。     光子也算得身高力大,浑身肌肉,孔武有力,这当儿情急拼命,速度极快。一名黑衣男子不及防备,被他撞个正着,顿时“哎呀”一声,摔了个饿狗抢屎,差点连门牙都摔掉了,狼狈不堪。     “小杂碎,还真不怕死啊!搞死他!”     另外三个黑衣男子大怒,立即抽出短铁棍再次冲了上去。其他几个跟在陈九爷身后的男子,也抽出家伙,纷纷上前帮忙,只有陈九星和金三没有动,连马猴都冲了上去。     所谓双拳难第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十来个人一拥而上,都操着家伙,光子哪里抵挡得住了?     “小桐,快跑,快跑啊……”。     光子头上脸上血流如注,一边挥舞双手死命抵挡,一边大声叫喊。     转瞬之间,光子又被打倒在地,蜷缩成一团,渐渐没了声息。     小桐怔怔地站在那里,吓得浑身都软了,一双脚如同灌了铅水般沉重,又哪里跑得动了?     随即,几名黑衣男子又抓住了她,向酒店内艳曳而去。     “住手!放开她!”     就在此时,一声娇叱响起,略略带着一分嘶哑,别有魅力。     还真是有不怕死的!     陈九爷等人再一次愕然回头,却只见一名漂亮得不像话的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孩子,双手抱胸,站在不远处,冷冷地望着他们,年轻女孩身边,站着一名同样学生模样的高大年轻男子,另一边,则有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右手揣在裤兜里。     正是秦伟东熊燕舞和马寒。     见到熊燕舞的瞬间,陈九星的眼睛都花了。     今天什么日子,美女一串串的冒出来,而且一个比一个更漂亮。     “小妹妹,你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陈九星立马转身,慢慢走了回来,笑嘻嘻的问道。     小妹妹?     熊燕舞不由愣怔了一下。     熊大小姐虽然年轻,但这几年,还真没人敢叫她小妹妹,而且是用这种色迷迷的语气叫的。     不过熊燕舞的愣怔,也就是瞬间之时,随即说道:“马上放开她,太不像话了。”     一众流氓便嬉笑起来,马猴怪声怪气地说道:“像话?像画还挂在墙上呢,哈哈,笑死我了……”。     陈九爷依旧微笑着,很有风度地说道:“小妹妹,我怎么听着这话味道有点不对啊。你不是学生,你是公安局的?警花?”     “混账!不知死活的东西!都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对对对,小妹妹,你这话说得对极了。我今儿碰到你,还真就是活得不耐烦了。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哈哈,你们说是不是?,‘陈九星双手平举,学着电影里西方伸士的模样,优雅地一转身,朝一干流氓叫道。     “对对,九爷说得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小妹妹,你是觉着九爷没看上你,你心里头不高兴了是不是?九爷,照我看,这个更漂亮,要不一起收了吧,今晚上来个一箭双雕。”     一群流氓便跟着起哄,嘻嘻哈哈地大笑不已。     “怎么样,小妹妹,我兄弟们的话,你都听到了?咱陈九星不贪心,只要你点个头,今晚上一起喝杯酒,我马上就放了这个小姑娘,你说行不行?”     陈九星微笑着对熊燕舞说道。     秦伟东冷然看着这一切,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喂,你干什么?不许打电话!”     金三哥一眼瞥见了,马上就高声叫道,眼里迸射出凶光。     “哎……”。     陈九星一抬手,止住了金三,姿势益发的潇洒。     “让他打。人家是学生娃娃嘛,还在吃奶呢,碰到这种事,肯定要向爸爸妈妈哭鼻子了。让他打让他打,没关系!”     “熊伯伯……”。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     熊燕舞脸色渐渐平和下来,嘴角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望向陈九星等人的眼神,宛如看到十来头大肥猪,自动自觉走进了屠宰场,还笑得格外开心。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