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40章:太极宗师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40章:太极宗师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根据我们目前初步了解的情况来看,农机厂和玻璃厂的停工破产,都和陈九星旗下的长盛地产公司有一定的关系.这两个工厂,都是历史悠久,正处于向东的城市中心地带。农机厂有五千多工人,占地近一千亩,玻璃厂规模较小,但也有一千左右的工人,占地两百余亩,这两个工厂加起来,光地皮就有将近八十万平方米,而且都是黄金地段。如果能把这两个工厂的地皮拿到手,那钱就海了去了,天文数字。长盛地产什么都不干,仅仅只是转手倒卖一下这八十万平方的地皮,至少也能赚几个亿。”     毛大勇继续不徐不疾地介绍自己调查到的情况。     几个亿!     难怪陈九星那么卖力地帮政府“干活”,不计后果,不计代价。     “那他们打算怎么安排农机厂和玻璃厂呢?”     一名坐在床上的三十来岁年轻干部禁不住问道。     眼下省纪委八室有十几个工作人员,俱皆是秦伟东“精挑细捡”的得力干部,秦伟东对他们都寄予厚望,一再声明过自己的工作理念,叫大家畅所欲言,只要对工作有利,任何人都可以随时提出意见和自己的想法。     毛大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向东市政府的初步意见,是这两个工厂全部破产,重新组合。从现有的厂址搬迁出去,迁往郊区的工业区。两个工厂的地皮,整体出售,作为破产之后的赔偿金和重组的启动资金。改制企业资产中最值钱的就是土地使用权,所以改制企业往往花费很大的心思在土地使用权上做文章。途径有两个,一是在改制过程中低评土地使用权的价值,降低改制企业的净资产,以使改制后的企业少拿钱就可以把企业买过来。二是在改制后的企业出让土地使用权过程中低评出让的土地使用权的价值,暗中和购买者达成私下的协议,目的是减少土地使用权的收益并进而减少上缴国家的土地使用权收益。因为按照国家现行文件规定,改制企业在出售土地使用权的时候,其增值的70%(相对于改制时候的评估价而言)要上缴国家财政的。”     秦伟东微微颔首,说道:“理论上,这个办法可行。”     朱剑虹插话道:“不过,那要建立在这两个工厂确实必须倒闭的前提之上,不然,就是损公肥私。”     秦伟东笑了笑,说道:“根据现在的市场情况和这两个工厂的实际技术力量与生产力量来分析,这两个工厂,完全可以不必要破产重组,好好优化组合一下就能活下去。”     朱剑虹连连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呵呵,你是搞企业的行家,你都认为这样可行,那就一定可行了。”     秦伟东笑着说道,随口抬举了朱剑虹一句。     朱剑虹连连摇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老领导,别人这么说,我就当他是夸奖,你这么说,那就是讽刺了……在你面前,我哪敢充行家里手?企业在改制中,需要整体资产评估,并进行全面审计。改制企业往往通过以下办法达到侵占国有资产的目的。一是帐内资产在盘点过程中故意盘亏,或将质量好的资产上报为质量差的资产,或将可以收回的应收款列为坏帐,然后上报给财政部门批准核销;二是固定资产和土地使用权在评估过程中故意低评,选择的参照物不科学,选择的评估方法不正确;三是虚报应付未付的内部负债,如改制费用、没有报销的职工药费、应付未付的工资、虚构应付帐款等;四是盘赢的资产不入帐。从人的本性讲,改制企业都想在改制的时候占国家的便宜,问题是为什么这样的目的能够得逞?我们知道,在改制中有以下几个单位可以和能够把关,评估和审计的中介机构,因为评估费用和审计费用的缘故,往往和改制的企业沆瀣一气。国有资产就这样得以过五关斩六将,大量的流失了!”     在朱剑虹而言,秦伟东既是领导,又是“导师”,他管理企业的很多理念,俱皆是来自秦伟东的启发。     秦伟东笑着摆摆手。老朱长期在基层工作,早年在国企任职,后又分管乡镇企业与纪检,对国有企业改制中的问题,看得还是很准的。     这也是秦伟东一贯的作风,对于自己看重的下属,从不吝表扬,也不吝提拔。     “这么说,我们现在重点是突破这个陈九星了?”     另一位工作人员插口说道。     毛大勇轻轻点头,又轻轻摇头。     按照情况分析,突破陈九星,确实是一条捷径。这个人,虽然只是一个市井之徒,并非官身,但却身居这张利益大网的中心位置,直接或者间接地参与了好几个大中型工厂的改制。如果在他身上打开了突破口,向东市国企改制过程中存在的诸般问题,不说能够得到彻底的解决,至少能解决一多半。谁都清楚,陈九星一个底层出身,毫无家庭背景的流氓地痞,能够混到今天这样的地位,公然宣称自己是向东的“地下市长”,绝对不简单。他所纠集的那个流氓团伙,成员多达千人之众,市公安局长公然袒护他当街施暴,所有这些,都说明要拿下他,绝非易事。     如果秦伟东是在向东任职,如同他在银州一样,掌握着向东市政法机关的大权,或许要拿下陈九星不算太难。可是现在秦伟东只是一位“客人”,向东的党政机关,俱皆在别人的掌控之中,无论取证还是后续的查办,都极其困难。     须知纵算在银州,最后发动总攻之时,也还是借助了楚南省政法委的大力支持,省委政法委书记陈敬民亲自坐镇,调集了一千多干警和武警官兵,最终才将银州的流氓恶势力扫荡干净。     陈九星流氓团伙的规模,远非银州流氓团伙可比,陈九星本人,更是省市高官的座上嘉宾,这一点,亦是银州的流氓头子尤义勇等人远远比不上的。     如果说,尤义勇等人还只是处于黑社会的“初级阶段”,陈九星就已经进入了“高级阶段”,他和他的那个流氓团伙,是名符其实的暗社会。     而况且,秦伟东在的职务,乃是省纪委常委,并非向东市政法委书记。他前来向东进行调研考察,为的是指导国企改制工作,不是来打黑除恶的。一上来就朝陈九星出手,不免要被人误会,秦伟东就知道跟流氓混混做对手!     这可不是政治博弈的正经手腕。     秦伟东却饶有兴趣地问那个工作人员:“那你说说看,要怎样才能突破陈九星?”     “这个……”     那名工作人员顿时语塞。     是啊,陈九星恶名昭著,向东差不多有一半市民都知道他是整个向东最大的暗社会头子,然而不管怎么说,抓人是需要证据的,也需要由强力机关出手。     向东市公安局,可不服从秦常委指挥。     “所以说,有些事情,看上去简单,实施起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秦伟东微笑着教导了一句,随即正色说道:“不管怎么说,这几天的调研考察,还是很有成效的。大家继续发扬,争取把情况了解得更加透彻一些。我们的情况掌握得越细,主动权就越大。”     “是,常委。”     所有与会人员异口同声地答道。     “老朱,谈谈你那边了解到的情况吧。”     秦伟东转向了朱剑虹。     “好的……”     朱剑虹点点头,正准备汇报,秦伟东摆放在桌面的移动电话,却突然震响起来。     秦伟东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朗声说道:“你好,我是秦伟东。”     “秦常委……我是高新生。”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才响起高新生迟疑的声音。     “你好,高新生。”     “秦常委长,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     秦伟东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我和一个朋友想过来拜访你。”     “好,欢迎。你那边过来方便吗?要不这样吧,你现在在哪里,我派人过来接你。就是前几天你见过的那位,我的同事。”     高新生又迟疑了一下,才说了一个地址,也在工业北路,精米厂生活区的一栋职工宿舍。     挂断电话,秦伟东随即吩咐马寒去工业北路接高新生和他的那位朋友。     马寒曾是优秀的侦察兵,“反侦破”能力很强,迄今为止,向东市国资办的同志,都不知道马寒自己弄了台车,搞了好多回的“地下行动”。至于黎剑和叶飘雪,就更加无人知晓他们的存在了。     马寒领命而去。     秦伟东随即散了碰头会,只让毛大勇朱剑虹和熊燕舞留下来。     等其他同志一离开,秦伟东的眉头便即皱了起来。这几天,秦伟东可不仅仅只是在向东调研,省城那边的情况,也时时刻刻都传了过来。张植诚这般哥们,和他的联系就不曾中断过。其中最引起秦伟东关注的,是前天李燕山市长去了省城,面见邓成发省长。     应该说,李燕山身为向东市长,面见省长,汇报向东市的诸般工作,乃是正常的工作往来。但恰恰发生在秦伟东赴向东调研考察之时,让秦伟东心中没有一点其他的想法,断然不可能。秦伟东的政治觉悟,也不至于那么低下。     看来,李燕山对于省纪委八室检察向东市的国企改革警惕性非常之高。     按照常理分析,向东之行,是省纪委八室的“开山之作”,肯定要弄出点动静来,假如无功而返,不但省纪委八室面上无光,王大海书记也一样的面上无光。     秦伟东的面子还不太大,他丢不丢脸,李燕山并不在意。但省纪委书记王大海岂是等闲?     李燕山这个动作,让秦伟东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实话说,秦伟东希望在向东国企改制的大乱局之中,李燕山并未牵涉太深。     八室成立之后的第一仗,秦伟东当然要全力以赴,王大海书记也对他此番的向东之行,寄予厚望。找几只分量合适的“鸡”出来杀头,震慑一下,乃是既定的策略。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李燕山绝不是“鸡”,他是猴,而且是大猴!     第一仗,如果直接就对上李燕山,秦常委还真没有十足的把握。恐怕就算是王大海书记,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难度太大了。     到了李燕山这一级的干部,绝不是单纯的凭一点经济问题或者其他方面的问题,就能拿得下来的。那是真正的政治博弈,牵一发动全身。     一个纪委高官曾对记者这样说:纪委办案的难度在哪里,它的对象都是高级干部,位高权重,有的还在领导岗位上,对这样的领导干部我们进行调查就很困难。     正因为这样,我们又没有什么特殊手段,我们也不像检察院和公安机关,你犯罪,我把你抓起来,纪委不能搞这个,纪委就靠谈话。根据大家的反映,根据了解情况,如果有一点小问题我们还是通过党内的办法,谈话、亮黄牌,告诉他,警告,自己改了就好了,但是他要是有一些非常严重的问题,不是一般的廉政问题,是违纪违法的问题,这样的问题,有的事儿没有立案以前就可以了解了,群众有反映,群众有反映我们全面了解了解有没有,群众说谁谁谁跟谁谁谁的关系好,收了谁谁谁的钱,我们去了解,那个人是什么人,有没有给过他钱的痕迹,我们下面得了解,说他给他弄了一块地,这块地他有没有?他给他一个工程,这个工程有没有?他把他提拔成为一个什么,提拔了没有?这个我们事前做了很多很多的了解工作。     更为重要的是,李燕山在京城还有强硬的靠山!     想动李燕山,可不是简单的事,就是省委书记左千秋,恐怕也得好好思量。     还有,省长邓长发与李燕山是同门!     压力在无形中不期而至,如泰山压顶!     当然,李燕山也可能此次省城之行,有其它的事要面见省长,但他却偏偏挑了这个时段。     让你不知所以,而压力却在无形中山至。     据说李燕山的太极拳练得很不错,端的是太极宗师!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