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38章:柳青青的第一次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38章:柳青青的第一次

    夜已经很深了。     向东市万豪大酒店,一片静溢。     秦伟东的房间,轻轻地开了。     一个美丽的女人轻轻地走了进去。     这个女人站在那里的感觉,象是有一股清新的芬芳在整个室内悄然的散开,慢慢的蔓延在每个角落。象一枝傲雪的寒梅,伫立在幽静的山谷中,恬静优雅的径自绽放,她都象独自置身在空无一人的原野中一样,眼角眉梢,无不洋溢着自由浪漫的气息。     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松散的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柳副局长,恭候你多时了!”睡在床上的秦伟东笑道。     “哦?”柳青青并没有大吃一惊。     “柳副局长,你为何如此冷静?”     “我为何要惊慌?深夜闹起来,对你我都不会有好处!”     “说吧,为什么?”     “如果秦常委能原谅我,柳青青可以说。”     “说吧。”     柳青青以低沉的声音讲她过去的事。     大学毕业后,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班。     她是一个农家女,无钱无势。     美丽的她,外围环境很不好。     一天下班后。     她来到镇长刘的办公室。     “嗯?我们以后会共事愉快的,好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起,好好工作。工作方面,我会象父亲那样教导你帮你的。”     说完,刘松开了扶在她胳膊上的手,掉头往他的宿舍走去。     她在他身后紧追了一步,大胆地说,“镇长,您怕了吗?”     他的脚步站定,没有回头,“怕什么?”     她走前一步,一直站到他的身后,说,“怕我象许多女孩子那样,攀附上您。”     他倏地回头,定定看住她,眸光深不可测起来,“那么,你会吗?我不过是一个升迁方面没什么综合优势的镇长而已。”     她也定定看住他,“如果我说,我要的不是攀附您带来的利益,而只是想靠近您,想要一份父亲般的关爱,您能给我么?”     他突然掉头,再次往自己的宿舍走去,冷硬地撂下一句话,“我会那样的,就算你不攀附我,小柳。”     不等他跨进宿舍的门,我突然扑了上去,随着他一起迈进了他的房间里,并且大胆地将房门给关上了!     他吃惊了,回头严声说,“小柳,你,你要干什么?”     我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怀里,声音颤抖着说,“不要叫我小柳,叫我青青好么?我六岁时候就没有爸爸了,我从来不知道被爸爸疼爱是种什么滋味,可是今天见到您的第一眼,我就有种非常渴望亲近您的感觉,刘镇长,请您不要批评我,不要以为我是庸俗的女孩好么。”     刘的全身都僵硬起来,胸腔里他的心脏跳动的非常厉害,我能听到他压抑的喘息声,我从他的肩头,看到了桌子上打开的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岛国的那种片子!     难怪刚才去洗手间的他会表现的有些异常了,原来,独居而年富力强的他,正在借助这种方式宣泄他无法排遣的**。     看来,他那做过乳腺癌手术的妻子,某些方面性情大变了。     我已经接触过陈的男性身体,所以现在如此抱紧刘,我能非常明显得感应到他身体的急速膨胀和变化,这种感应让我的决心更加坚定!     我不要在这偏僻的乡村里大段地消耗自己蹉跎不起的青春,我想尽快实现职场连跳,我要尽快出人头地,不要再做任人摆布或宰割的小泥人,我想要更多。     而这一切,对我柳青青来说,唯一的进阶是什么?只能是踩着男人的身体上位,不断上位。     我之所以选择了刘做我身体上的第一个男人,不是因为他是镇长,而是因为他的确给了我一种界于父亲和男人间的复杂感觉,我想善待我完璧的身体,我想借助他帮我打开它,我喜欢他身上成熟男性的气息和气场。     虽然有一天,我会跳过他,继续跋涉在其他更有权势的男人的身上。     对于心有野心的女孩子来说,也许不惜一切代价傍上更有权势或财富的男人、成为女星或嫁入豪门的收益来的会更快更直接,但是对于当时的柳青青来说,她没有条件和机遇进入高档社交的圈子,她只能从自身被拘囿的起点做起。     而且,之所以选择这样一条职场之路,是因为,我要的不单单是名或利,我想要掌握“权利”的滋味。     只有自己真正接近了权利中心,才更有主宰自己或他人命运的女性主动权,也可以更加可心地玩弄那些卑劣人物于股掌之间。或者,有兴致的话,玩玩借刀杀杀人的游戏,或者,猎获更多我想要的。     这,就是当年逐渐变的腹黑的柳青青最简单也最真实而幼稚的想法。     对于一个没有什么人生阅历的女孩子来说,她的三观总是容易在早期扭曲、变味、而误入歧途。     就在我看到电脑屏幕里的画面脸红心跳、同时抱着刘做着表白的时候,他也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用手握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抬起来面对他,隐忍着体内的浴望,喘促着问我,“可是,你可知道,你这样的行为,跟要求我做的父亲的角色,偏离了太多?你知道?我有家庭,有女儿正在上高中,而且,我们的工作身份,这样,是很危险的。”     我冲着他迷朦地笑,美好的唇瓣诱惑地轻吐,“我知道,我听说了,您妻子做了乳腺癌手术,我虽然不懂男人的需要,但是,我理解您,我愿意为您做所有,父女情也好,情人情也罢,我只想要您的疼爱,刘镇长——”     刘强壮的身体已经勃发到无以伦比地坚硬,他痛苦地做着最后的抵抗,目光却缠在我的唇瓣上不舍轻易放开,“小柳,你,我,你不怕被我伤害?我们才见第一面,你还不怎么了解我。”     我主动翘起脚,开始试着吻他的下巴,“既然跟您进了这个房间,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气场对了,情便生了,镇长,更多时候,感情不需要太多了解。”     这位刘镇长,中年男人,是我内心刚刚开始饲养着的那只蠢蠢之兽的第一猎物,我抱定了不容自己后悔的义无返顾之心。     我的唇,软又湿,它除了被吕粗鲁地碰过一次,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男人打开过。     此时,它带着致命的诱惑,将他身上最后的铠甲给击溃了,他低吟一声,贪婪地抱紧了我柔软的腰肢,将我返身压到了他宿舍的床上。     他没有直接侵犯我的身体,而是双手紧紧捧住我的头,深深地热吻着我的唇。     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我沉醉。     我的唇象花瓣一样的张开,他的舌随即便探了进去,我们的舌抵缠在一起搅动,我是第一次回应男性的吻,做的生疏而紧张,身体更是在他的健壮碾压下瑟瑟发抖。     刘吻了一小会儿后,粗喘着抬起头来,看着我,问,“你,好象还不太会接吻?”     我目光眯离地回答他,“是的,这,还是我的初吻,我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     “嗯?这,怎么会这样?你,你这么可爱、漂亮,怎么会从来没谈过男朋友?”     刘被我惊到了,从我的身上坐了起来。     我也跟着起来,继续腻进他怀里,把自己的秀发全部掠到脑后,将整张脸露出来,让他全方位审视我初初呈现出来的蛊惑之美,柔柔地说,“其实,在不久以前,我还是一只丑小鸭呢,没人能看出我是个可爱漂亮的女孩子的,您是第一人。您仔细看看,我真的是美的么?而且,您又怕了吗?怕我缠着您?怕担责任?”     我的手在刘的胸膛上抚触着,象缓缓爬过的小虫,惹得他呼吸急促。     他一把捉住我的手,放在唇边吻着,说,“你的确很美,眼里藏了两颗神秘的星星,你好象会变脸,眼里的星星一闪,你就换成了另一个人……柳青青,你,是命里注定的,我没想到我四十多年的节操,今天会碎在你的手里,呵呵,不过,你猜错了,我不是怕担责任,只要你敢。”     我勾着他的脖子重新倒下去,迎视着他的眼睛,“我敢。”     他的唇重新合到我的唇上,舌与舌重新搅拌在一起。     我突然就迷恋上了这种被亲吻的感觉,男人气息的亢奋蛊惑着我,他的强烈需要让我得到一种新鲜的满足感,我的全身都开始躁热无比。     刘的手终于迟疑着落在了我的胸上,我喑哑,颤栗,他也低吟了一声。     他把头埋在我的湿发里,痛苦地说,“小柳你不知道,自从我妻子做了手术,她就没有那方面的**了,而我也没有办法接受她残缺的身体,我没有办法在她身上释放男人的需要,我不敢面对她,所以,就把全部精力都投放在了工作中。”     我双手抱起他的头,温柔地看着他,象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女人一样安慰着他,“这是心理问题,您别太自责,现在,我要您,要您的疼爱——”     刘的眼眶都红了,他叫了一声“青青!”就重新吻住了我的唇。     我在他身下绵软地颤抖着,他的手覆盖到了我的胸上,怜惜地握揉着,好象我是昂贵的瓷器,他一不小心就会将我捏碎。     高大强壮的他有着严肃的表情,却有着温柔体贴的一面,他的确非常照顾我的感受,迟迟不肯真正脱掉我的衣服。     电脑画面里,岛国的唯美情片正在高朝迭起的上演,女人恩啊的咿唔声合着男人的喘熄声传了过来,刘难为情地抬起头,解释着说,“我已经一年多没做了,太苦闷,今天晚上又喝了酒,所以就找了些这个看看,没想到却被你小东西给撞到了。”     说着,他就要下床去把那视频画面关掉,却被我纠缠住了,制止他下床,说“别关嘛,我,我还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呢,我很好奇,想学习一下,您要教我哦——”     刘被我随机发挥出来的柔媚都要折磨到疯狂了,他返身咬向我的脖颈,恶狠狠地说,“小东西,你没接触过更要命,无意识里散发出来的蛊惑已经够勾我魂的了!我真想把你吃掉!”     “从此,你在镇上的日子就很好过了!”秦伟东道。     “不错。很快还提了干。”     “你后来又攀上了其他的大人物。”     “我的生存有了新的意义。失败不再是我的常伴。我开始微笑,空虚、孤独、无力、悲伤、烦恼和失望就不复存在了。别人也同样向我微笑,对我关怀。我们共同点燃爱与幸福的烛光。”     “曾经我每天站在峭壁上,身后是昔日无底的深渊,前方是未来,未来将淹没今天降临到我头上的一切。无论今后我面对什么样的命运,我都将细细地品味它,痛苦也会很快过去。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个显而易见的真理,其它的人一旦悲剧降临,希望和目标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些不幸的人们至死都在苦难的深渊中,每天如坐针毡,企求别人的同情和关注。逆境从来不会摧毁那些有勇气有信心的人们。我们每个人都将在苦难的熔炉中锤炼,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再生。而我将再生。金子在火红的炭火中保存下来,毫无损失。我比金子更为珍贵。逆境是一所最好的学校。每一次失败,每一次打击,每一次损失,都蕴育着成功的萌芽。这一切都教会我在下一次的表现中更为出色。我不再对失败耿耿于怀,不再逃避现实,不再拒绝从以往的错误中获取经验。经验是来自苦难的精华,生活中最可怕的事情是不能从一次的失败中得到为下一次准备的智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校,得到不同的经验。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逆境往往是通向真理的重要途径。为了改变我的处境,我准备学习我所需要的一切知识。”     “你是秦伟东,我是柳青青,除了攀上大人物,没有更好的办法。”     “你想不想攀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