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37章:美女官员潜规则(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37章:美女官员潜规则(3)

    “钟女神!请走开!”不料就在这时,秦伟东却翻身起床,轻轻地推开了钟丽嫡。     “啊?怎么会?”钟丽嫡花容失色,倒在了地上。     “钟副局长,从柳青青和你一出现,我就有些怀疑。你们都是美丽的女副局长,并且与省纪委此次向东之行都有关联。今晚吃饭喝酒之时,我就留了一手。”     “秦——常委——”钟丽嫡不知说什么好。     “钟副局长,请起吧。我知道你肯定有难言的苦衷。说说,为什么?”     钟丽嫡站了起来,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上。     伴着眼泪,慢慢讲她的过去。     那是大学临毕业的前夕。     要参加省选调生的考试,必须先过学校审核这一关,当时我只是团员、平时没什么突出表现的一个普通女生,独来独往惯了,和学校方面没有任何有利接触。     王星星已经是党员,又是学生会干部,她的审核是没有问题的,为了让我能顺利参加考试,她为我牵线搭桥,抓紧时间跟学校方面加强沟通。     那天晚上,王星星做东,请学校负责审核的那位领导吃饭,请他帮忙通过我不太严谨的参考申请资格。     王星星之前从来没喝过红酒,那天晚上她为了我,大出“血”,点了一支几百块钱的红酒,结果她红酒过敏,只沾了两口,就醉的不省人事,倒在沙发上甜甜地睡着了。     安静的酒店包间里,只剩下我和那位校领导。     那天象个噩梦,我不想记述它的准确日期了。     校领导姓吕,四十多岁,长的蛮儒雅的,戴着考究的眼镜,笑起来很温和,但是眼镜后面的眼睛里藏着一闪即逝的光泽,看我的时候让我有些不寒而栗的惧怕。     我们当时都喝了酒,我的脸一定是绯红的,看到荷荷醉倒后,我慌乱地站起来说,“吕老师,对不起,星星醉了,我们得先回去了,我的事,就拜托您了。”     那时候的我不敢抬头看着人的眼睛说话,说话的声音也是颤颤的,象棵容易闭拢自己的含羞草。     吕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走到了我的跟前,站定,不说话。     有种成年男人的压迫感笼罩了我,我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头垂的更低了。     突然,一只手伸到了我的下巴上,温热的男性肌肤触感让我全身一僵,牙齿禁不住开始打颤,被动地抬头看向了他。     他用手指挑着我的下巴,另一只手放在了我的额前,将我习惯遮挡着半边脸的头发拨开了,唇角含着玩味儿的笑意,认真审视我。     我紧张地望着他,嘴唇嗫嚅着说,“吕老师,您?”     他的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摩挲着,还特意揉弄着我的耳垂,手指蹭过我的唇,害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本能地想逃开,但是发现自己好象被施了魔法,腿都软了,身体不受大脑的支配。     他低下头,凑近我的耳边,嘴里喷着热气,压低声音说,“没想到,你的底子这么好,你好象一块被石头的表面包藏着的璞玉,小美人胚子,呵呵,,你也知道,想通过审核的学生不少,而你的条件几乎都不符合,我问你,你真的想参加这次能改变你命运的考试吗?”     我几乎要哭了,心里非常绝望。他说的都是我的软肋,我如果想在以后的生活里摆脱这种一次次任人宰割的命运,我真的很有必要参加这次考试。     当时的我不知道可以直接用青春换取权贵男人的青睐从而成功出位或上位,我只知道依靠自己所谓的真本事、参加考试来改变命运这种愚蠢天真的想法。     我的眼泪刷刷流下去,冲洗着我从来不施粉黛的脸,我小声求着,“吕老师,请您帮我。”     他将我推到了墙边,我退无可退,被动看着他玩味儿的目光,他的眼里闪着猎人的光泽,手指继续按压着我的嘴唇,说,“你这一哭,更有味道了,呵呵,我喜欢。”     说着,他就用手捏紧我的下巴,歪下头去,开始试探着吻我。     他的唇蹭到了我的唇上,我全身战栗,本能地想推开他,但是他不容质疑地继续燎逗,手也覆盖住了我被紧紧束缚在衣服里面的胸。     我的哽咽声更加清晰,在他和墙之间挣扎着,求着,“吕老师,别,求您,不要,以后等我工作了,我会好好报答您的。”     吕继续用他的唇碰触着我的唇,邪恶地说,“可是,我喜欢现时立报,呵呵,你放心,我不会真的碰你,只是想跟你玩玩。要不要做,选择在你,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马上放你走。”     说着,他就抬起头来,坏坏地看着我,眼里舔出来的火苗好象要把我给吞吃掉。     我的眼泪汹涌流出,只知道喃喃地说着“不要,请您帮我,不要。”     吕并不急于求成,他非常有耐心,继续欣赏着我楚楚可怜的哭着,手指在我的唇上流连着、蹭擦着滴进我嘴角的眼泪,另一只手在我的胸尖上打着圈儿按压着,说,“别怕,你只要照着我说的做就成,我不会真的碰你的,怎么样?”     我摇着头,望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他把嘴凑近我的耳朵,说出一个词。     我羞溽浑身颤抖,眼泪更是湍急如瀑布。     他等了一会儿,看到我依然在痛苦地做着思想挣扎,便失去了耐性,开始将一只手插进了我的衣服里,摸我的肌肤。     我全身僵硬,身体里涌过的都是耻溽,但是我咬着牙,忍住了。     他的手在我的衣服里摸了一会儿,终于熟练地挑开了里面的纹胸扣子,我那青涩的饱满落入了他的魔掌里,我压抑地低吟了一声,那一刻,真希望自己能够昏死过去,什么也不再记起。     他的手指在我的芽儿上撩拔着,捻弄着,舒服地赞叹着说,“真是紧致,手感真好,看来,你没有撒谎,的确还没谈过恋爱,啊真希望彻底进入你。”     他的另一只手企图摸进我的裙子里,我紧张地攥住了他的手腕,抗拒着说,“不,不要!我只能接受为您那样,求您。”     他诅咒了一句,衡量了一下,也许知道,如果逼我太甚,我会放弃求他而选择全身而退,于是就停止了进入我裙下的企图,急迫地命令我,“那好,快点,懂事点,为我服务!”     我无声地流着泪,乖顺地在他跟前跪了下去,他的手继续在我的胸部流连,揉躏着我的青春翘美,另一只手挑起我的下巴,命令我仰脸看着他,为他做。     我的眼睛全被泪水充满,看不清他罪恶的脸,我战战兢兢地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     他伸吟了一声,我的手触碰了一下,他的身体已经硬如石。     我强迫自己顺从了他的要求,我压抑地哭着,可怜而被动地看着他,张开了自己纯洁的嘴。     当我的舌碰到他的罪恶,他舒服地抖动了几下,克制着说,“太好了,你这小嘴儿,从来没被男人染指过吧。”     我摇摇头,只想尽快结束这种耻溽,生涩地按照他的指令,在他的身体上胡乱地动作着。     那十来分钟的时间里,对我来说,好象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的大脑当时完全空白,记不清自己到底是如何为他做的了,只是机械地运动着自己的唇舌,不断地前后动作着自己的头。     当那陌生的东西终于无情地喷洒在我的胸前时,他痛快地大声呼吸着,用手紧紧抚住了自己那罪恶的身体。     我瘫软在他脚下的地上抱头痛哭,他喘熄一会儿,整理好衣服,扬长而去。     当星星从醉酒中清醒过来时,我还趴在地上无声地饮泣着,那段时间里,我内心一遍遍辗转着一个念头:去死!去死!去死!死了就没有这些屈溽痛苦了,死了就可以和姥姥、妈妈在一起了。     星虚弱地扑到我面前,问我怎么了?吕呢?     我哭的肝肠寸断,把经过告诉了她,说我不想参加考试了,我怕他以后还会继续刁难我。     可是如果放弃考公的机会,对于我来说,我还有其他扭转命运更好的出路吗?     星星气得破口大骂,陪着我一起大哭。     但是哭过以后,她又坚定地说,必须参加考试!对于我们这种从小地方出来的普通女孩来说,考公是一条崎岖的路,但未必不是一条有可能破釜沉舟出人头地或者拥有一份安逸工作和小日子的路,要改变被肆意揉躏的命运只能靠我们自己。     我无助地问她怎么办?姓吕的怎么会善罢甘休轻易答应我的请求?     星星却咬牙切齿地狞笑道,“妈的,看来我这一手还是留对了,姓吕的平时表现的道貌岸然的,但是我早就感觉他的眼光里藏着狼性了,果然没出我所料。靠!他若敢轻举妄动,我们就给他来个鱼死网破!”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钟丽嫡轻轻地念着一首词。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秦伟东微笑道。     “男人都是自私的。”     “从此,你就潜规则了,在26岁的时候就当上了向东市粮食局副局长。”     “对。”     “今晚,你又想潜规则我?”     “不错。”     “钟女神,我也想与你来个潜规则。”     “说说听。这个世上有许多的潜规则,你说的是哪一种?”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危险啊孩子》 《官梦》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