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34章:今晚玩双飞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34章:今晚玩双飞

    “对,对不起,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叫春分姐的中年妇女似乎也吓住了,一迭声对说道,随后低着头擦鞋,再不敢和熊燕舞说话。     熊燕舞秀美的双眉便蹙了起来。省纪委八室到向东市第一天开展正式的调研工作,短短一个上午,就两次听到了陈九爷的“威名”,当真是如雷贯耳,小儿不敢夜啼。     一个黑社会流氓团伙的头子,如此嚣张!     不过熊燕舞也没有再问,眼见得中年妇女如此紧张,再去加重她的心理负担,于心何忍?     就算想要获取有关陈九爷和精米厂停工的更多消息,也可以从其他的途径想办法,不必这样去“逼迫”一位老实本分的下岗女工。     那边包厢,郭建煌却略略有点不自在。     作为向东市的干部,市政府办公室原副主任,郭建煌对于陈九爷在向东市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心知肚明。本来吧,陈九星的嚣张跋扈,在向东绝对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忽然在“出现”在秦伟东面前,让郭建煌感到有些不大踏实了。     秦伟东的真实身份可不仅仅是省纪委常委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可以通天的大人物。尤其前不久,秦伟东还在楚南的一个地级市大开杀戒,砍了几十颗脑袋,将那个地级市的所有流氓恶势力,收拾得干干净净。     陈九星或许在向东,都可称之为“大老虎”,但在秦伟东这样“杀人如麻”的衙内党眼里,和其他流氓混混只怕也没有任何区别。     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问题的关键在于,在秦伟东看来,陈九星啥都不是。然而在向东很多人眼里,陈九星太重要了,甚至很多地位甚高的领导干部,都会有这种感觉。     这两个人之间,一旦发生某种激烈的碰撞,无论谁胜谁负。对于向东的一些干部来说,后果绝对是灾难性的。秦伟东胜了,陈九星倒霉,一大堆人跟着倒霉;陈九星胜了,也未必轻松。秦伟东是那么好对付的?     到时候,只怕是熊长江和李燕山,都没办法摆平此事。     当然,现在两人之间尚未发生激烈的冲突,甚至都没有见过面,还是有很多方法避免这个冲突的。很简单,秦伟东再牛,在向东也是人生地不熟,去哪里调研,都得他郭建煌陪同。有郭建煌在,肯定能避免这种冲突发生。     这么想着,郭建煌心中又释然了,甚至暗暗有些好笑,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凡事总喜欢想到最坏的方面去。     不一会,春分姐就给熊燕舞擦干净了皮鞋,熊燕舞给了她两块钱。春分姐就给找钱,说擦一双鞋。只要五毛钱。熊燕舞笑着摆了摆手,制止了春分姐找钱的动作,说不要紧,随即起身进了用餐的包厢,春分姐便连声道谢。很高兴的样子。     今天真碰到大老板了。     不一会,酒菜便流水阶送了上来。虽然谈不上色香味俱全,胜在用料扎实,绝不忽悠。     秦伟东没有喝酒,只是喝了点饮料,以饮料代酒,和大家碰了一下杯。     工作期间,秦伟东没有喝酒的习惯。     这顿饭吃得比较沉闷,秦伟东都不怎么说话,其他人就更不好随便开口了。     吃过饭,秦伟东却并不急着离去,反倒请餐馆老板过来,和他聊天,问起了精米厂的一些情况。不过,有鉴于刚才餐馆老板的“警觉性”,秦伟东没有询问工厂破产倒闭的原因,而是向他了解精米厂下岗职工的生活情况。     因为话题不是那么“敏感”,加之秦伟东他们今天消费了“大单”,餐馆老板自也不能过分“拿捏”,当得好好回答“大老板”的提问。反正现在餐馆里也没有其他客人,与秦伟东聊天不影响餐馆老板的生意。     餐馆老板也是精米厂的职工,不过他不是下岗工人,而是前两年主动辞职下海的。他以前在精米厂的食堂工作,是大师傅,炒得一手好菜,所以便辞职开了这家餐馆。因为他手艺好,以前在厂里人头也熟,精米厂的许多职工,平时比较关照他的生意,餐馆的营业情况还算过得去。     “唉,不瞒领导说,这几个月生意差得多了……”     餐馆老板叹了口气,说道,不知不觉间,对秦伟东的称呼也起了变化,由“老板”变成了“领导”,大约他也看出来了,秦伟东这一拨人,不是做生意的,更像是政府干部。     “以前工厂没停工的时候,生意还是很不错的,厂里的职工要是过生日或者来了客人什么的,都喜欢到我这店里来开两桌。现在不行了,工厂停工了,大家都没了工资,吃饭都成问题了,谁还有余钱来请客呢?您说是不是?”     秦伟东点点头,对餐馆老板的话表示认同,问道:“那么,现在工人们主要靠什么生活呢?”     餐馆老板答道:“这可就说不好了,刚停工那会,还能领个生活费,每个月三四十块钱吧,省着点,勉强能够填饱肚子。这两个月不行了,生活费没了……”     熊燕舞插口问道“为什么生活费没了呢?”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是那么清楚,我就是听别人说的。听说,工厂已经在搞什么破产清算了,没钱发。要等工厂卖掉之后,才能一次性支付下岗工人的安家费和补偿费。现在啊,大家伙干什么的都有。领导,你们可能也已经看到了,这条街上,到处都是搭棚子,摆地摊做小生意的。”     秦伟东说道:“精米厂有三千多下岗工人,不能都摆地摊做小生意吧?”     “那肯定不行了,哪有那么多小生意可做?多数人现在是到处打临工,也有去了南方打工的,还有些东游西逛,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甚至还有很多年轻女孩子,去了歌舞厅,大酒店上班,唉……丢人啊。这不也是没办法吗?人活在这世上,总也得吃饭不是?”     餐馆老板边说边摇头叹息不已。     看得出来,这餐馆老板其实是个很健谈的人,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有点收不住。这也比较好理解,他若是个闷嘴葫芦,只怕也不能在厂里结交到那么多朋友。     样板戏《沙家浜》里开茶馆的阿庆嫂,不是有那么一句经典唱词——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     秦伟东问道:“那么,下岗职工生活这么困难,就没有向政府反映吗?”     “怎么没有?前一段啊,刚停发生活费那会,好几百人去市政府请愿呢,后来就不敢去了,陈九爷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说到这里,餐馆老板蓦然惊觉,张大了嘴,说不下去,脸上露出惊惧之色,有点坐立不安。     却原来一不小心,他就说了陈九爷的“坏话”,这要是传到陈九爷的耳朵里面,他还想不想在这向东城里待了?搞不好明儿一条胳膊就被废掉!     郭建煌也有点不安地望了秦伟东一眼。     秦伟东却是不动声色,似乎丝毫也没有对陈九爷产生任何兴趣,只是笑着说道:“不要紧不要紧,我们就是随便聊聊。老板,再问你一个事,就是长盛地产公司拆掉的那几栋职工宿舍,那些工人都住哪去了?”     见这位领导不再追问陈九爷的事,餐馆老板暗暗舒了口气,但却不大愿意继续和秦伟东谈了,敷衍似的说道:“这个我也不大清楚,有的住在亲戚家里,有的自己搭了窝棚,反正,都能有地方住吧……”     正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位客人进门,餐馆老板立即站起身来,向秦伟东说声“对不起”,便紧着去接待客人了,算是“脱离险境”。     秦伟东的眉头,便轻轻蹙了一下。不过很明显,餐馆老板已经起了戒备之心,再问下去,肯定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     正准备付账离去,门口人影一闪,有个人粗声粗气地说道:“来,阿姨,给我擦擦鞋吧!”     听声音,却是很熟悉,大家抬眼望去,可不正是刚才在长胜地产工地上碰到的那个光头佬吗?此时依旧光着个膀子,在擦鞋的中年妇女面前坐了下来,伸出一双大脚,光脚丫上套着一双皮鞋,神情大咧咧的。不过听他对擦鞋妇女的称呼,却比较客气,叫“阿姨”呢。     中年妇女却似乎对他十分畏惧,默默地拿出擦鞋的工具,低着头擦鞋,不敢抬头望他,更不敢多说一句话。     光头佬却不肯就此闭嘴,笑着问道:“阿姨,小桐呢?怎么还没给你送饭过来?”     “哦,我已经吃过饭了……”     中年妇女连忙低声答道。     “阿姨,你骗谁呢?现在什么点,就吃过饭了?”     光头佬抬腕看了看表,笑着说道,神情有点得意,似乎他早就已经“侦察”过了,中年妇女休想瞒过他。     只不知他嘴里的“小桐”,又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从门外慢慢走进了两个美女。     一个是柳青青,另一个却不知是谁。但见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白色抹胸裙,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不经意间,她抚上自己的唇角,划出抿住的发丝,指尖的轻灵仿佛精灵的活泼。发丝划过的地方还残留着淡淡的余香。她的目光仿佛秋日横波,款款深情,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少女的楚楚动人,少妇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似是天成。没有额外的装饰,她盘着青丝,大气的水晶发卡一挽,清秀典雅,发丝自然的垂落下来,划过耳际。白皙红嫩的左耳,隐约可以看见带着小小的耳钉,光线忽明忽暗,她的脸庞却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明眸皓齿。     和柳青青一起,向秦伟东盈盈地走去,眼光火辣辣的。     “老大今晚可玩双飞了!”毛大勇笑了笑。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错爱专情总裁》 《官梦》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