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30章:寸寸销魂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30章:寸寸销魂

  是夜。   十时。   向东市红都宾馆,熊燕舞的房间。   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一个鬼魅般的身影飘了进来。   他静静地看着熊燕舞。   他的眼里,流出了泪。   房间里只有熊燕舞一个人,正靠在沙发上看着荧幕上播放的歌曲。   猛然间,她发现房间内多了一个人。   一别之后,两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不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倚栏,   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   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   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   噫!郎呀郎,   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来人轻轻地念了一首词。   “你来了!”熊燕舞却没有慌张。   自从知道他还活着,就知道他一定会来找自己。   郭良,本就是一个武术世家的后代,他的忽然出现在过去就是经常的事。   可是,郭良的头上却戴了一顶帽,眼上戴了大墨镜。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他的装扮好不鬼异!   熊燕舞不禁有些紧张。   熊燕舞镇定了一下心中纷乱的情绪,扬起八面玲珑的笑容走进去说:“郭良,来了?”   郭良拍了拍旁边沙发的位置说:“就坐在这儿陪我说说话吧!”   “熊小姐每天都要化这么一个大浓妆?”郭良专注地看着她,好像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熊燕舞就有意躲避他的目光了,低下头掏出烟,点燃了放到嘴里优雅地吸着。   郭良皱眉:“你还会抽烟?”   熊燕舞对他笑:“要不要来一只?”   郭良却猛然夺过她手里的烟掐灭,这一串动作太快,以至于熊燕舞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但却笑眯眯地说:“原来你不喜欢我抽烟啊,那以后不再您面前抽了。”   “你平时的生活都这么乱?”郭良灼灼地盯着她。   “我的生活一向都这么乱!”   “不,不是!以往,你在我心中就是女神!”   “郭良,也许只是你一种错觉!”   熊燕舞沉默了一会儿,改了个话题说:“你是什么时候来向东的,为什么会进入这里?”   “来了好些天了。”   “回家?”   “是,也不是!”   郭良站起来去拿话筒,顺便点歌说:“我给你唱几首歌吧!”   熊燕舞没有反对,郭良就点了梁静茹的歌,一首一首地唱,后来唱到《可惜不是你》,忽然走上去,从她背后轻轻拥住她。   熊燕舞僵住了,手下意识地要掰开他的手,然而郭良动了一下手把她的紧紧抓住了,连同她的身体禁锢在怀里。熊燕舞感觉到他低下头来,气息喷薄在她耳边,暧昧更加明显,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装作镇定地对大荧幕一遍遍地唱:“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郭良那个低声说:“为什么可惜不是我?为什么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反而……走失在那路口?”   他们曾经相伴,虽然只是青梅竹马没有建立男女感情,但已经比其他人亲密,却在她19岁那年走失在十字路口,从此远隔天涯,天和地的差别。   熊燕舞的心已经悸动得无法抑制,甚至眼泪就要流了出来,连唱歌都显得很困难了。   郭良紧紧地抱着她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喜欢梁静茹的歌。”   熊燕舞开始挣扎:“郭良……”   郭良就猛然掰过她的身子恶狠狠地吻下去,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钳制着她的身体狠狠吻着,唇齿纠缠,想要把她的记忆唤醒,同时惩罚她的故作冷漠。他痛恨她的风情万种,痛恨她的改变,痛恨她的镇定自如。   熊燕舞的眼泪终于流出来了,她没想到他会这样抱着她,这么激烈地吻她,这放在以前她从未想过的啊,而且他这么迫不及待地认识她,比她说出来难道心里也有她,还一直惦记着她吗?   “郭良……我还记得你……”她终于流着泪说出来,她曾经是那么地喜欢他,那么地想念他!   “真的吗?”郭良咬牙切齿地答,但明显松了一口气。   熊燕舞就哭了,痛苦地说道“郭良……你为什么没有忘记我……为什么?”   郭良任由她哭着,很久之后才轻声说:“你让我怎么忘记你?”   熊燕舞没想到4年后还能与郭良重逢的,更没想到郭良还对她这么执着,可是他们现在的身份差距这么大……   更重要的是……   郭良依然紧紧地抱着熊燕舞。   窗外的月光将她的芙蓉秀面映的清晰之极,只见她弯弯秀眉下一对清澈黑亮的眼睛,眼角微微向上挑去,而睫毛浓黑挺翘,以一种奇异完美的弧度向眼角微微翻卷,让她的眼睛像一对展翅翩跹的蝴蝶,美的如梦如幻。   她虽不甚高,但骨肉均匀,手足纤长,予人修美合度的感觉。身着素到不能再素的衣服,硬是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映着月光,皮肤晶莹的似乎透明。平淡的神色,衬托出修长的眉,微挑的眼,小巧的鼻,与略显单薄的唇,仿佛糅合了烟波清月、凝翠和风,令人未饮先醉。静态的她象株冷艳的花,清高孤傲。   雪白的赤足纤尘不染,完美的风姿宛如夜之女神,湛蓝色的眼睛比海水还要清澈。   “寸寸销魂!”郭良轻轻地说道。   寸寸销魂!!   “郭良,不,不!”熊燕舞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爱上了那个已婚的小白脸?”   “你不要乱说!我们仅是上下级、朋友。”   “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少女人?”   “你了解那么多干什么?”   “谁想夺走我的女人都不行!除非,他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郭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我们曾经有过一段纯静的感情,就让它留在我们美好的回忆之中吧!”   “为什么?就是因为那个小白脸!你知道他有多少女人?明珠的,燕京的,洪州的,有多少?这样一个男人,有什么真爱?他不过是把女人当玩物罢了!”   “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就是这样的人!寸寸销魂!”郭良大声说道。   他的手,伸向了熊燕舞的裙扣。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