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28章:九连环从中折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28章:九连环从中折断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夜幕渐渐降临的时候,一台大牌号的奥迪车,缓缓驶近了向东市某处幽静的别墅区.这里戒备森严,盘查严密,正是俗称的向东市委常委院。     执勤的武警战士,毫不犹豫地挥手拦住了奥迪车,示意停车检查。     这个时候,从门卫室内快步走出一位三十几岁的年轻男子,几乎抢在武警战士前面来到了奥迪车前。奥迪车的司机认出了这位年轻男子,不由吓了一跳,连忙放下车窗,赔笑说道:“杨主任……”     被称为杨主任的年轻男子,只是略一点头,便问道:“是秦常委和熊科长吗?”     奥迪车的后座车窗也放了下来,熊燕舞微笑点头:“是的,我是熊燕舞,这位是秦常委。请问你是杨焕主任吧?”     “对对,我是杨焕。熊书记让我在这里等候两位。”     这位名叫杨焕的年轻男子,正是向东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也是市委书记熊长江办公室的负责人,大秘书,俗称的“市委一秘”。     既然到了向东市,熊长江这里,是肯定要前来拜会的。不管怎么说,秦常委不来拜会熊书记,已然是失礼,闺女不来看望老爸老妈,那成什么话?     来之前,熊燕舞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熊长江派了他的秘书亲自在市委常委院门口迎候。     当下杨焕上了副驾驶座,奥迪车径直驶进了常委院。     和所有的市委常委院一样,这里也是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空气清新,环境幽静。     奥迪车在一栋略带东欧风味的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秦常委,熊科,请!”     杨焕殷勤相邀。     别墅的门打开来,一位看上去四十几岁的中年女同志,笑吟吟地出现在了门口。     “妈……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甘旨日以疏,音问日以阻。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     熊燕舞欢呼一声,纵身上前,搂住了中年妇女的脖子,又叫又跳,很是欢喜。     熊妈妈一身合体的休闲裙装,身材苗条,头发烫了小波lang,显得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真实年龄,近五十了。     “这孩子,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跟妈妈撒娇呢,也不怕人笑话!”     熊妈妈抚摸着闺女乌亮柔顺的长发,含笑说道,风度极佳。     熊燕舞马上嚷嚷道:“谁敢笑话我?谁笑话我我跟他急!”     这话自然是说给秦伟东听的,貌似在这里,敢笑话熊大小姐的,也就秦伟东一人而已。     秦伟东微笑上前,给熊妈妈鞠躬为礼,恭谨地说道:“戚阿姨,您好!”     熊妈妈闺名“戚烟梦”,乃是省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国家一级演员,长相极其漂亮,当年是省歌舞团著名的一枝花。如今自然是渐渐淡出了舞台,目前职务乃是向东市文化局工会主席,主要是为了方便照顾熊长江的生活起居。有了这样出色的母亲,也难怪熊燕舞如此娇艳迷人了。     戚烟梦连忙微笑点头,说道:“秦常委,你好!”     “妈,您叫他名字得了,干嘛那么客气啊?”     熊燕舞就在一旁撅了撅嘴,不以为然地说道。     戚烟梦就瞪了熊燕舞一眼,嗔道:“这孩子,怎么没规没距的!”     “不是,妈,您对他太客气了,人家下次就不敢登门了。”     熊燕舞笑嘻嘻地说道。     秦伟东笑而不语。     戚烟梦也是微微一笑,说道:“秦常委,燕舞这孩子,就是这么个性格,到家了,心里头高兴,就喜欢胡说八道,你别介意。”     市委书记夫人,文化局领导干部,自然不能和熊燕舞一样“胡闹”。     秦伟东笑道:“戚阿姨,在单位的时候,我已经头痛过了,现在还算好吧。”     一句话说得大伙都笑了起来。     戚烟梦对秦伟东的观感,就有了变化,这个传说中嚣张跋扈,似乎不可一世的年轻人,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嘛。年纪比熊燕舞仅大五岁,却已经是实权正厅级,总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秦常委,请进!”     戚烟梦亲自相邀。     “谢谢戚阿姨。”     走进别墅大大的客厅,熊长江端坐在长沙发上,神态威严。     世家大族,待人接物,都是有讲究的。秦伟东第一次登门拜访,熊长江郑重其事,派了秘书到常委院大门外迎候,戚烟梦又亲自在别墅门口相迎,面子给得很足。     “长江,秦常委来了。”     熊长江扭过头,望向门口,依旧稳稳坐着。     秦伟东疾步上前,正准备鞠躬为礼,不提防熊燕舞斜刺里杀出,风一般地卷了过来,一把搂住了熊燕舞的脖子,叫道:“爸,我好想你……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这一下却是猝不及防,熊长江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威严的脸上,露出了又是尴尬又是怜爱的神情,嘴里却训斥道:“没规没距!老大不小了,像什么样子?”     “我就是想你嘛……”     熊燕舞搂着老爸的脖子撒娇,却转过脸朝秦伟东眨了眨眼睛。     秦伟东差点就笑出声来。     都说女生外向,果真不错。熊燕舞这哪里是撒娇,分明就是给老头子一个“下马威”——叫你在我的朋友面前摆架子!看我怎么闹腾!     果然,熊燕舞这么一闹,熊长江的脸就再也板不下去了,浮起了笑容。     秦伟东这才鞠了一躬,恭恭敬敬地请安问好:“熊伯伯,您好!”     熊长江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和秦伟东握手:“秦常委,欢迎欢迎!”     “怎么又是秦常委?”     熊燕舞甚为不满。     熊长江不理她,微笑说道:“秦常委,请坐!”     “是,谢谢熊书记!”     既然熊长江一本正经称呼他的官衔,秦常委自不能再“倚小卖小”,也规规矩矩地称呼熊长江的职务,在一侧沙发上坐了,腰身挺得笔直。     熊燕舞嘀咕道:“老爷子,今儿不是公务拜访。真要是公务拜访,咱们就去李市长那边了!”     国有企业改制,乃是政府管理的范畴。     熊长江瞥了女儿一眼,脸上笑容已经收敛,又变得比较严肃起来。     熊燕舞被老爸的眼神一扫,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果然不敢再信口开河了。     杨焕忙碌着给秦伟东和熊燕舞奉上茶水。很多领导的子女,并不随在父母身边,反倒是身边的工作人员,更像是家人子弟了。     戚烟梦将果盘往秦伟东面前微微挪动了一下,微笑说道:“秦常委,吃点水果吧。”     “谢谢戚阿姨。”     秦伟东点头为礼,随手拿起了一小片西瓜,咬了一口。     长辈有赐,不敢辞!     “今天上午到的吧?”     戚烟梦又问道,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秦伟东。这个小秦,实在不是个消停的主,这几年闹腾得厉害,就算在省里层面,亦是名声响亮得紧。如今更是“大胆”,前来向东“找麻烦”,还带着熊燕舞一起来,也难怪戚烟梦对他感兴趣了。     看上去,秦伟东高大英俊,阳刚之气十足,倒是个好小伙子。如果不是那么喜欢折腾,而是踏踏实实,埋头苦干,或许更受欢迎吧?     “是的,戚阿姨,今天上午到的,下午和市国资办、市纪委的同志们,碰了个头。”     秦伟东又恭恭敬敬地答道。     “那这一回,打算在向东待多久啊?”     戚烟梦问道,瞥了熊燕舞一眼。站在妈妈的角度上,她自然是希望闺女能够在向东多待一段时间。这孩子不省心,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给她做做工作,再找一个合适的人家嫁了,才是正经。     秦伟东笑了笑,说道:“戚阿姨,这个还不一定,我们这一回过来,主要是了解一下向东国企改制的一些基本情况。前不久,我们接到了比较多的信件,集中反映向东第一重型机械厂等几个工厂的问题,省纪委领导同志,指示我们把这个情况了解清楚。”     不待戚烟梦回答,熊长江便淡然说道:“省纪委领导,对我们向东还是很关心的嘛。”     秦伟东微笑答道:“熊书记,向东是我省最大的重工业基地,国企多,大企业多,改制工作复杂,省纪委领导,确实很关心。”     熊长江微微颔首,不置可否。     “燕舞,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念一首诗?”戚烟梦道。     “是啊。我再念一首。吾母慈祥膺上寿。福庇吾家,近世真希有。丘嫂今年逾六九。康宁可嗣吾慈母。我愿慈闱多福厚。更祝遐龄,与母齐长久。鸾诰联翩双命妇。华堂千岁长生酒。”熊燕舞笑道。     “燕舞,我也念首词给你听。”     戚烟梦慢慢念起了一词:     一别之后,两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不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倚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     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刚念完,熊燕舞大叫一声,惊倒在地。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