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27章:落红亦悲愁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27章:落红亦悲愁

    向东市监察局长王国林并未在中饭时分赶到红都宾馆,而是很快就过来了。     秦伟东他们安顿下来没多久,银州公安局的黎剑与叶飘雪也住进了红都宾馆。     秦伟东到向东市督查国有企业改制的事,姚倩倩、郝馨予在第一时间知道了。其中的凶险,她们当然明白,于是一合计,就派黎剑和叶飘雪来向东,暗中保护秦伟东。     黎剑叶飘雪的身手了得、机警,又是秦伟东的老下属,的确是不错的人选。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秦伟东不禁想起了一首诗。     “不愿你走,时间为我停留;思绪如依依拂柳,荡漾我心头。不愿你走,爱恨亦悠悠,情如梦镜般神游。别离,往事依旧,别离,故人挥手,别离,夕阳映映,别离,落红亦悲愁。相约黄昏后,心要走,人难留。挥泪饮苦酒,豪情溢觥筹,泪洗眼,何须问原由?”秦伟东笑了笑,在心里又念起了一词。     他想起了在银州的某个黄昏后。     黎剑、叶飘雪还在宾馆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一台铮亮的轿车,径直开进了宾馆门厅,随即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从皇冠车里下来。等候在大堂的两名向东市国资办的干部,连忙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称呼中年男子为“郭主任”。     自然,这就是向东市国资办的一把手郭建煌了。     “秦常委和熊科在哪里?”     郭建煌急急问道,额头上渗出亮晶晶的汗珠。     柳青青安置好秦伟东等人之后,刚才已经抽空给郭建煌打了电话,汇报接待的情况。有关熊燕舞说的话,柳青青不敢隐瞒,原文转述。事实上,这已经可以看做是熊燕舞给他们的警告。     一市之内,得罪市委书记的女儿,真的不是说着好玩的。     很快,郭建煌便出现在秦伟东下榻的贵宾套房里,柳青青正在陪着秦伟东熊燕舞说话聊天,眼见郭建煌匆匆地走了进来,忙即站起身来。     秦伟东和熊燕舞,却依旧稳稳当当地坐着。     “秦常委,熊科,这是我们市国资办郭建煌主任……”     “哈哈,秦常委好,熊科好!”     郭建煌疾步上前,哈哈打得山响,远远的就将一双手伸出老长。     一直等郭建煌来到沙发之前,秦伟东才缓缓起身,伸出一只手,让郭建煌握住了,微笑说道:“郭主任好,我是秦伟东!”     “你好你好,秦常委,欢迎莅临向东指导工作!”     郭建煌紧紧握住秦伟东的手,连连摇晃,望向秦伟东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诧的神情。作为向东市国资办主任,对于省纪委来督查国企改制,,郭建煌自然比市里其他的干部更加关注几分。省纪委八室一成立,有关秦伟东的许多消息,郭建煌就已经在想方设法地进行打听。     不过,秦伟东的经历很好了解,作为曾经的省府一秘,早就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二十八岁这个年纪,单在字面上看,并不能造成什么特别的影响,但此刻与秦伟东面对面了,郭建煌还是非常吃惊。     但年龄还不是郭建煌吃惊的真正原因,真正让郭建煌心中提高警惕的,是秦伟东不亢不卑的神情以及镇定自若的气度,在在皆是上位者气象,丝毫也不显出年轻人的飞扬高调。     而从所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位秦常委,实际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在楚南省的银州市,短短一年时间,砍掉了五六十颗脑袋,其中包括两颗副厅级干部的大好头颅!     在郭建煌想来,这样的狠角色,无论如何都应该带着某种戾气,让人情不自禁的汗毛倒竖。     然而此刻面对的秦伟东,却是如此温和大气,不骄不躁,完全不能从他的神态之间看出任何嚣张跋扈之意来。     惟其如此,才更加说明此人的可怕。     “郭主任客气了,我们就是来了解一下向东国企改制的情况,希望郭主任和市国资办,能够多多指点。”     “不敢不敢,我们一定配合好省纪委的工作。”     郭建煌又是一迭声地说道。     与秦伟东寒暄过后,郭建煌马上又转向熊燕舞,脸上更是堆满了笑容:“你好,熊科!欢迎欢迎!”     在熊燕舞心目中,眼前这位明艳照人,娇媚不可方物的年轻女子,分量之重,丝毫也不在秦伟东之下。毕竟县官不如现管,这可正经是市委书记的闺女。     熊燕舞依旧带着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和郭建煌轻轻搭了一下手,说道:“郭主任不必客气。听说郭主任刚好在下边考察,这么急着赶回来,实在太辛苦了,真是不敢当。我们就是来了解情况的,随便走走看看就是了,郭主任没必要这么客气。”     刚才面对柳副主任,熊燕舞都忍不住要刺上几句,现今见到了正主,熊大小姐自然又要发飙了。     熊燕舞发飙,也不全然是因为郭建煌等人怠慢了秦伟东和自己,怠慢了省纪委,关键还在于,他们等于变相的怠慢了熊长江。熊大小姐纵算有心宽容,却也不得不然。     官场上,并不讲究“温良恭俭让”,有时候脾气太好了,反倒会被人误解为无能之辈。尤其熊长江刚刚调任向东市委书记没多久,正是需要立威之时。熊大小姐当得为老头子争这个脸。     至于熊长江书记是不是待见省纪委八室,是不是待见秦伟东同志,那又另当别论。     郭建煌顿时便略微有点尴尬,心里头暗暗叹气。     其实只要略微深入分析一下,就能知道,怠慢秦伟东和省纪委,并不是郭建煌自己的主意。他一个刚刚就任的市国资办主任,还真没有如此牛皮哄哄的本钱。     谁知道将此事汇报给分管副市长之后不久,却得到了十分明确的指示,要求市国资办按照热情原则,好好接待省里来的客人。     郭建煌当时就有点发懵。     热情接待?     对于兄弟市之间的工作往来,可以热情接待,对省纪委也搞热情接待?以前可是很少有这样的吩咐。尤其是,来的客人之中,还有市委书记的女儿!     然而郭建煌自是不敢违抗领导的指示。     他隐隐觉得,也许正是因为秦伟东和熊燕舞的特殊身份,上头才会有这个热情接待的指示。只不知道这个指示,到底是出自市政府的领导,还是出市委那边。     似乎都有可能。     如果市委书记熊长江知道他女儿要来向东公干,出于“大公无私”的考虑,特意要求热情接待,不搞特殊化,也是可能的。     当然,亦可能是市政府领导的指令。李燕山市长,可也不是省油的灯,乃是某高层领导看重的干部。市长和新任市委书记之间有些工作上的分歧,也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更高层次的“纠葛”,就不是郭建煌敢于随意揣测的了。     但按照常理推断,不管多高的层级,矛盾总是存在的。     郭建煌这一回,是扎扎实实的做了夹心饼干,而且很多话还不敢宣之于口。真要是解释了,或许秦伟东与熊长江不再对他有意见,却不免要得罪了更加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人在官场,经常会忽然变成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眼下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郭建煌连连弯腰,向熊燕舞说着抱歉的话语,笑容在脸上都快堆不下了。     眼见郭建煌额头上汗水澹澹而下,熊燕舞也就没有过为己甚。熊大小姐就是那种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性格,郭建煌若是敢在她面前傲气,熊大小姐绝对不介意当众揭下他一层面皮来。如今郭建煌像个小媳妇似的,熊燕舞反倒不好“打落水狗”了。     寒暄已毕,分宾主坐下,又聊了一阵,秦伟东简单了解了一下向东国企改制的基本情况。中午,王国林郭建煌宴请秦常委一行,接风宴倒是比较丰盛。下午,双方又进行了正式的工作会谈,交换了一下意见,似乎一切都还比较顺利。     但自始至终,向东市政府的主要负责同志,包括分管市国资办的副市长,都不曾露面。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运转官场》 《出水芙蓉》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