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25章:晃眼的女下属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25章:晃眼的女下属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星期一刚上班没多久,熊燕舞又抱着一堆人事档案,进了秦常委的办公室。     省纪委八室的编制干部人数是十五人,现在才八个人上班,离额定满员编制还差了一半左右。省纪委其他的处室人手都很紧张,自是抽调不出多余的人。想招聘,也不怎么妥当。毛大勇、张植诚便从省检察院、省办公厅借调了一些年轻人选,供秦伟东参考。     省纪委八室就是突击队!     必须要配备精兵强将。     编制虽然没有满员,工作却必须要先开展起来。这几天,八室已经开始了行动。人员不足,就连秦常委的的跟包马寒也派了出去。说起来,也是对马寒的一种锻炼和栽培。这个省纪委八室的差事,固然得罪人,却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可以作为秦伟东培养嫡系干部的“基地”。也许等秦伟东日后走上更高岗位之时,这个班底便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马寒不在,熊科长便自动自觉担负起了这个职责。     也就这个牛皮哄哄的男人,当得熊大小姐如此心甘情愿去伺候。     熊燕舞进得门来,秦常委依旧认真地阅看着信件,头都不抬。熊燕舞也不生气,顺手就给他整理好了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文件档案信件,又将拿进来的那几份人事档案搁在最上头。现阶段,尽快充实八室的人员也是主要工作之一。这几个人,皆是经过熊燕舞初选的,基本合乎秦伟东的要求——年轻,有能力,有文凭,个人操守良好!     整理好桌面,熊燕舞拿起秦常委手边的紫砂杯一看,茶水空了,又颠儿颠儿地给秦常委去泡茶。     “订十张去向东的机票,明天上午的。通知向东政府,我们明天过去调研。”     熊科长正在泡茶的当口,秦常委抬起头来,随口吩咐道。     熊燕舞撇了撇嘴,说道:“怎么,秦常委终于想起要和我说两句话了?我还以为,这两天秦常委忙着和美女总裁拍拖,把别人都忘到爪哇国去了呢!”     秦伟东与韩冬妮的关系,熊燕舞知道了一些。这两天秦伟东都不曾露面,熊大小姐猜也猜得到,秦常委肯定去了哪个藏娇的金屋,乐不思蜀了。     秦伟东瞥了她一眼,脸上也露出了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秦伟东看了几眼身旁的熊大美人。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令人心动。     一对高耸尤其晃眼。     熊燕舞顿时有点心虚。秦伟东虽然不说话,但那意思明白着呢——熊大美女,你别是吃醋了吧!     哼!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臭流氓,坏死了!     熊燕舞在心里狠狠地腹诽了几句,却不得不改变话题,貌似刚才秦常委吩咐,要去向东来着。     “干嘛去向东啊?你想报复我家老头子?”     说着,熊燕舞眼里露出了狐疑之色,将紫砂杯重重往秦常委的办公桌上一放,质问道。这个家伙,就任省纪委常委、监察厅副厅长、八室主任之后,第一次出洪州之行,便是去向东调研,摆明就是要找向东市的麻烦了。     “我说你至于的吗?不就是批评了你两句?你就怀恨在心!怎么,秦常委现在牛起来了,谁都不能批你的逆鳞了?那可是我家老子!”     熊燕舞说着,当真有点生气起来。     实话说,秦常委还真是牛逼得紧,一个刚提正厅的小年青,居然想要利用职权,“打击报复”向东市委书记。见过牛的,还见过这么牛的!     秦伟东一点不生气,脸上益发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令人心头好不腻歪。     “正因为那是你家老子,我才要去。我估摸着,熊书记这会,也蛮头痛的。好不容易争取外放,就接手这么个烫手的山芋,熊书记肯定很郁闷。要不然,也不会急匆匆的回洪州请黄主任吃饭了。你以为这求人的活计那么好干的?他要不是你老子,我还不一定去呢!本常委忙得很,你以为我闲得无聊吗?”     说到正经事,熊燕舞就不好胡搅蛮缠了,认真起来,说道:“这倒是,我真不乐意看他去求人。其实吧,在省委宣传部好好的,干嘛去向东啊,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秦伟东笑道:“这话有理。熊伯伯继续呆在省委宣传部,位高权重,只有人家求他的份,他尽可以摆架子。”     熊燕舞就更加郁闷了,说道:“可不就是这样吗?尤其他们那个向东市,数不清的困难企业,数不清的下岗职工,单是这一样,都够焦头烂额的了。真是没事找事!”     熊大小姐一点不厚道,在背后死命的说自家老子坏话。     “你不厚道啊,背后说人坏话,还是你自家老头子呢!”     秦常委看上去,心情却是很不错,笑着调侃起熊主任来。     “德行!”     熊燕舞漂亮的杏仁眼便往上翻了两下,狠狠地鄙视秦常委一把。     “哎,你是不是真的要去向东?那边的情况,我多少了解一点,乱得很。他们那个国企改制,牵扯到的方面太多了,都不是善茬。”     鄙视过后,熊燕舞又有点担忧地说道。     实话说,这几年,向东市的治安形势也乱得很,一点不比银州那边好。大量的下岗职工,再就业十分困难,成了社会治安不稳定的一个源头,何况,向东还有一个名震中三省的流氓组织,其首领陈九星被道上兄弟尊称为陈九爷,也是个桀骜不驯的角色。再加上蜂拥而至想要从国企改制这块“唐僧肉”上分一杯羹的各种势力,就更加乱成了一锅粥。     连身为市委书记的熊长江都深感头痛。此时去向东督察国企改制,无异于去捅一个大马蜂窝。     熊燕舞倒不是担心秦伟东会得罪这些人。既然出任了省纪委八室一把手,就不用再去想得不得罪人的事了。熊燕舞主要是担心秦伟东轻敌。     此人刚刚在银州收拾了上千的流氓恶霸,将银州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员更换了一多半,大获全胜,不免要生出骄横之意,小看天下英雄。     但向东的情势,绝对和银州不同。     在银州,秦伟东有省委书记和省长的支持,又携老张家的赫赫声威,最终大胜,是可以预期的。然而向东不是银州,相对而言,秦伟东此番所获得的支持力度,远不能和在银州时相提并论。     省委书记左千秋指调秦伟东任此职的用意,根本没有一点头绪。还有,国企改制向来很复杂,其中的内情往往都不简单,与权贵阶层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相比较而言,流氓团伙就容易对付了。     市委书记熊长江,不用说了,世家大族出身,熊家势力不小。熊燕舞很清楚自家老子以前在省委的分量。向东市长李燕山,也同样不是省油的灯。此前是省教育厅长,前年调任向东市长,乃是某高层领导看重的得力干将。     不管是谁家的大牌子,在熊长江和李燕山面前,都不是那么好使的。     秦伟东一个年仅二十八岁的厅级干部,在这两位大佬面前,还真是没有任何牛皮的本钱。     “他不乱,我还不去呢!”     秦伟东淡然说道,语气很是平静。     “得,你牛!”     熊燕舞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自己不就是被这个男人那牛皮哄哄的劲头吸引了吗?     “马上去订票吧,明儿一早动身。”     “行。去哪十个人,我通知他们一下。”     秦伟东随手拿起面前一张信纸递了过去,上面写了十个名字。熊燕舞妙目一扫,双眉顿时竖了起来,怒道:“怎么没我的名字?”     秦伟东也是双眼一瞪,说道:“你家老子在那杵着呢,市委书记,你去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我偏要去!你不让我去,我跟你没完!”     熊大小姐可不是省油的灯,马上便冲着秦常委嚷嚷起来,公然在办公室威胁上级领导。     “你真要去?”     “废话!”     “那好,你可以去。但到了那里,必须一切行动听指挥。你要是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常委话说得狠,其实已经露出了色厉内荏的样子。     熊燕舞便翘了翘嘴巴,一副大获全胜的得意神情。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