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24章:性本善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24章:性本善

    “爸,黄伯伯……”     熊燕舞笑吟吟地上前打招呼.     本来脸上露出戒备之意的随从人员,便即暗暗松了口气。     原来是熊书记的闺女。     熊长江显然也未曾料到,会在这里遇见女儿,不由诧异地问道:“燕舞,你怎么在这?”     熊燕舞抿嘴一笑,说道:“爸,您这话可真稀奇了,这星光大酒店,就算是您开的,我也能来吧?您说是不是,黄伯伯?”     熊燕舞容貌美丽,气质出众,又是熊长江的女儿,还是省国资委的前工作人员,算得是黄桥生的老部下,黄桥生对她自然也是熟悉的,笑呵呵地说道:“能来能来。燕舞,你们也在这吃饭呢?”     “是啊,黄伯伯,今儿个,我们省纪委秦常委请客,大家过来打牙祭开洋荤,嘻嘻……”     “哦,秦常委请客?”     熊长江和黄桥生都略感惊诧。自然,他们惊诧的不是请客,而是省纪委常委!     此时秦常委自要疾步上前,朝两位大佬微微鞠躬,说道:“黄主任,熊书记,两位好!”     虽然两位俱皆是实权正厅级,各自领域的一把手,但黄桥生较熊长江年长,资历也比较老,秦伟东便将黄主任放在熊书记之前。     “呵呵,秦常委,你现在可是威名远扬啊。”     秦伟东曾是前省长刘欣田的大秘,彼此自是认识。     熊长江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眼神很是锐利。向东市委书记说这话,尽管略有夸张之意,却也并非全然的无稽之谈。     这几年,这个不按规矩出牌的楞头青,异军突起,着实闹出了不小的名声。     不过,对秦伟东,熊长江可谈不上有太多的好感。     熊长江五十岁,执掌一经济大市,位高权重,亦是老成持重的性格,相对来说,更喜欢那种成熟稳重的年轻人,不喜欢秦伟东这种比较张扬甚至是跋扈的个性。官场上,这种个性乃是大忌。就好像熊燕舞是熊长江的亲生闺女,熊长江有时候也很不喜欢女儿的率性和张扬。     世家自有世家的规矩,如此飞扬跳脱,成何体统?     这次,省纪委为何把女儿调到八室,作秦伟东的下属,熊长江到现在也没搞清楚。     省纪委的内线说,省纪委领导考虑到熊燕舞以前是省国资委的干部,对国有企业改制熟悉。     熊长江却不怎么相信。     熊长江眼里那种淡淡的不以为然的神情,如何逃得过秦伟东的眼神,只是熊长江乃是尊长,秦常委当得斯文守礼,不可跋扈。     “熊书记,这个可真不敢当,我也就是做了本职工作而已。”     这话不亢不卑,很是得体。     秦伟东很明白地提醒熊书记,不要以为嚣张跋扈是我的本性,秦伟东,性本善,,都是为了做好工作。熊书记不要因此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黄桥生哈哈一笑,说道:“秦常委,年轻有为啊。对待本职工作,确实应该认真负责。”     “谢谢黄主任教导!”     秦伟东彬彬有礼地说道。     黄桥生笑着对熊长江说道:“熊书记,其实你们向东国企改制的问题,你真的没必要找我们国资委。眼前不就有一位能人?秦常委在浩阳工作的时候,国企改制工作搞得非常好,被省长树立为全省国企改制的样板模式,不如请秦常委到你们向东去走走看看,给支个招?”     黄桥生这话,带着玩笑的性质。在小字辈面前,跟市委书记开玩笑,可见黄桥生和熊长江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要不然,熊长江也不会以市委书记之尊,单单邀请黄桥生吃饭。虽然说市委书记请省国资委主任的客,绝不算降尊纡贵,但一般的关系,熊长江不至如此冒昧。万一所求之事,被黄桥生婉拒,不免面上无光。     看得出来,熊长江这是为了向东改制国企的事情,来争取省国资委的支持了。     向东市,是我国的传统重工业基地,大工厂多,重型机械工业多,国企职工也多,在计划经济时代,曾经极受国家和省重视,给予的支持力度,远不是其他市和地区可堪比拟的。然而时代的发展变化,总是那么出人意料。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对传统大型工厂的支持力度,逐渐减弱,许多大型国企,在措手不及的情形之下,就被“抛入”了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之中。很快,这些老式国企摊子大,包袱重,管理僵化,技术滞后的诸般问题,便都暴露了出来,被第一波市场竞争大潮打压得狼狈不堪,纷纷出现巨额亏损。国企改制,已是刻不容缓!     这与难怪熊长江上任不久,便赶回洪州“跑关系”。为了全市的国企改制,身为市委书记,熊长江也不能免俗了。     不过熊长江显然并不大喜欢黄桥生这个玩笑,望了秦伟东一眼,微笑着淡然说道:“浩阳那个国企改制的调研报告,我仔细看过了。如果情况确实是报告上写的那样,倒确实是很有值得借鉴之处。”     这个话就说得有点重了,等于是直截了当地告诉秦伟东——我很怀疑你们那个调研报告有水分。     也不怪熊长江要这样怀疑,就目前国内官场的实际情况而言,各种报告实在水分太多,怎么挤都挤不干净。     瞧瞧秦伟东现在的职务,不就明白了,左书记是打算硬生生的将秦伟东,打造成一柄锋锐无比的尖刀!     督导全省国企改制,毫无疑义会成为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各方势力的博弈,将空前激烈。     熊长江可能是真的不希望自家闺女和秦伟东走得太近,所以话语之间,便隐隐透露出了那么一层意思。当然,这也因为秦伟东是晚辈,又过于年轻,熊长江才会如此说话。     不料熊长江这话一出口,秦伟东尚未回答,先就恼了熊燕舞,立即撅起嘴巴,很不高兴地说道:“爸,浩阳的那个调研报告,我看是真实的。”     这话的意思就更明白了:老爷子,您可以不信别人,难道连你的闺女也信不过?     熊长江的脸色便微微一沉。     秦伟东微笑说道:“熊书记,向东市的国企改制,是我们省纪委八室下一步关注的重点。或许向东市的情况,和浩阳的情况有所不同,但国企改制的大方向是一致的。公开透明,拒绝黑箱操作,是最关键的重点。”     秦常委此时,可就完全摆出了省纪委八室负责人的架势,明明白白告诉熊长江,不久之后,我秦常委可能会莅临向东市,和熊书记好好探讨一下国企改制的问题!     熊长江点点头,不再多言,转身朝黄桥生说道:“黄主任,请!”     黄桥生笑哈哈地朝秦伟东熊燕舞等人点头为礼,随即和熊长江一起,在酒店大堂负责人的引领之下,前往包厢就餐。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熊燕舞有点抱歉地对秦伟东说道:“对不起啊,秦常委,熊书记好像对你有点偏见……”     虽然有那么点代父亲道歉的意思,不过熊大小姐的语气,还是带着几分调侃之意。     秦常委,你也不要不服气,我家老爷子,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长辈教导几句,你能怎么的?     秦伟东微微一笑,淡然说道:“市委书记对我有偏见,令尊大人不是头一位。”     黄桥生熊长江离去不久,一台面的便“嘎吱”一声,停在了星光大酒店的门厅,随即一个矫健的身影从车上一跃而下,旋风般刮进门来,叫喊声“惊天动地”。     “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来晚了,都怪常诗诗要加班,害得大伙等了这么久,待会我自罚三杯……”     可不正是省纪委八室副主任毛大勇同志么?     星光大酒店的大堂,顿时变得热闹非凡,吵闹声响成一片,引得过往客人侧目不已。但几个粗豪汉子,又有谁去理会这些,只顾挤在一起“拳来脚往”,叫叫嚷嚷,好不兴奋。     可怜跟在毛大勇身后的常诗诗,只能怯生生地看着,愣是不敢靠近。
推荐阅读: 《官梦》 《出水芙蓉》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