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17章:美女送上门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17章:美女送上门

  银州再次传出爆炸消息!   五湖集团公司老总尤义勇被抓捕归案!   夜。   秦伟东没有在看守所待大久,大约一个小时后,蓝鸟离开看守所,返回了长城酒店。   秦伟东回到自己住的套间,秘书章贤君并没有出现,估计已经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秦伟东在客厅的长沙发里坐了下来,点起了一支烟,身子微微往后靠,陷入了沉思之中。   郝馨予的分析是对的,银州的问题,根子在上面。龙昌盛在银州经营的这张关系网,太庞大了。庞大到任何试图反抗他的人,都会油然而生无可与抗的惧意。   政治斗争,固然要有手段有策略,但最终的实力对比,亦是至关重要的。   秦伟东抽着烟,渐渐在脑海里理顺思路。   恰在这个时候,虚掩的房门“吱呀”一声,被人轻轻推开了。   秦伟东循声望去,门口俏影一闪,穿着粉红色毛衣,黑色羊绒短裙,黑色紧身弹力裤的徐静蕊进了房间。徐静蕊俏脸红彤彤的,是一种非正常的红色,好像是晚宴时留下的“后遗症”。   “小徐?”   秦伟东略显诧异。   徐静蕊一进门,整个身子往后一个趔趄,房门便“咔挞”关上了,徐静蕊就这么靠在房门上,水汪汪的双眼直不楞登地望着秦伟东,俏脸益发的殷红一片。   秦伟东双眉微微一蹙,说道:“小徐,你有什么事吗?”   “小徐小徐,我烦死了,我不是卖烤地瓜的……”   徐静蕊忽然就爆发了,冲着秦伟东大声嚷嚷起来。   如果不是眼前这种情形过于“暧昧”,秦伟东几乎就要笑出声来。   “小徐”这个称呼,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卖烤地瓜的或者是卖菜的,和徐静蕊这么娇俏美丽的女孩子,实在不怎么搭界。只是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忽然冲着政法委书记这么大声嚷嚷,总是有些不大对头。   秦伟东站起身来,说道:“你醉了。”   “我没醉!”   徐静蕊更加不乐意了,撅起了嘴巴,大步走了过来,来到秦伟东的面前,鼓起红彤彤的饱满双唇,很委屈地望着秦伟东。漂亮女孩子那种委屈的神情,对任何生理正常的男人,俱皆是一种极其巨大的杀伤。   饶是秦书记一贯镇定自若,此时也有点心慌。   “静蕊……”   秦书记改了称呼。总不能老是将人家叫成卖烤地瓜的。   “别叫我,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秦伟东,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徐静蕊在骤然之间就爆发了,嘴里叫喊起来,就在秦书记目瞪口呆的当口,眼前红影闪动,香风四溢,徐静蕊忽然就扑了上来。   秦伟东条件反射般地往后一退,抬起手来,想拦阻徐静蕊。不料秦书记忘了一点,他身后就是沙发,实在是退无可退,脚步—动,随即便站立不稳,一下子坐倒在沙发里。原本横着抬起的胳膊,变成直着向前,只觉得手掌心一软,一团富有弹性的丰满高耸,无巧不巧地落入了他的掌心。   徐静蕊身子一侧,整个人都压在了秦伟东的身上,随即小嘴一张,狠狠咬住了秦伟东的肩膀,两排纤巧的贝齿使劲合拢,尽管已经是初冬,秦伟东穿了毛衣,却也能够清晰感受到肩头上传来的疼痛。   徐静蕊随即舒展双臂,缠住了他的脖子,趴在他身上大哭起来,不住在他耳边叫嚷。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秦伟东的脑袋顿时就大了,但真正让秦书记生气的是,在这种“关键时刻”,秦书记脑海里浮现而出的,并不是徐静蕊活色生香的娇躯,尽管秦书记很清楚,此时此刻,只要他略有动作,将徐静蕊剥光乃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归他了!   秦书记的脑海里,此时浮现而出的,竟然是一句网络的经典名言一: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啊!   因为徐静蕊一直在说“我恨你”!   秦伟东没有去搂抱徐静蕊,也没有急急忙忙地发火发怒,就这么躺在沙发里,任由徐静蕊柔软的娇躯和他越贴越紧,几乎都要呼吸不畅了。   徐静蕊不说“我恨你”了,慢慢移动着娇柔的双唇,在秦伟东的脸颊上滑过,想要寻找男人的双唇。   秦伟东略略偏了一下脑袋,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但又十分清晰地说道:“静蕊,有句话你一定要听清楚一—你救不了尤义勇!”   徐静蕊娇躯瞬间僵硬,正在移动的双唇也一下子僵住了。   秦伟东轻轻叹息,伸出双手,插到了徐静蕊温暖的双肋之下,略一使劲,徐静蕊轻柔的身躯便被毫不费力地托了起来,然后轻轻放在了沙发里。秦伟东随即站了起来,离开了长沙发,站到了另一边的单人沙发旁边,望着徐静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静蕊才猛然清醒过来,碰到秦伟东清澈的眼神,顿时低低地惊呼了一声,僵直的美腿一下子蜷缩了起来,整个人都蜷缩在沙发里,惊恐无比地望着秦伟东,浑身不住地发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什么都知道了?你怎么会知道的?”   秦伟东摇摇头,转身去倒了一杯温水,轻轻摆放在徐静蕊面前,然后就在一侧的单人沙发里坐下,望着徐静蕊,双眉微蹙,说道:“你是尤义勇的表妹,虽然很隐秘,但也不是完全没人知道。”   之所以此事知道的人不多,主要还是徐静蕊的父母,并不是在银州市居住,而是住在别市。徐静蕊毕业之后,分配到银州市政法委上班,也很少有人知道,是尤义勇的幕后推手。   “我……”   徐静蕊惊慌不安地望着秦伟东,整个身躯都在轻轻颤抖着。   秦伟东又点起一支烟,眼望徐静蕊,低沉地说道:“我不但知道你是尤义勇的表妹,还知道你上大学的费用,都是尤义勇提供的,他给过你家里很多的帮助……静蕊,知恩图报是一种美德,但报恩有很多种方式。你没有必要选择这种方式。而且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尤义勇犯的罪行太严重,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就算你今天成功了,你也还是救不了她。”   秦伟东的语气,十分肯定。   “为什么?”   徐静蕊机械地问了一句,她现在,基本没有办法正常思维。归根结底,她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骤然碰到眼下这种情形,惊慌失措是必然的。   因为,你不了解男人!你更不了解我!   这句话,秦伟东没有说出口来,只是抽了一口烟,轻轻摇摇头。   如果徐静蕊今天成功了,上了秦伟东的床,尤义勇更加得死!   像秦伟东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容忍另外有个人,随时随地威胁自己。徐静蕊越得到秦伟东的欢心,尤义勇就死得越快。   枭雄,和普通男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   一时之间,房间里陷入寂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