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13章:天罗地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13章:天罗地网

  整整三天,银州都在抓人.   一千多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悉数出动,全城大搜索。那些昔日横行霸道,血案累累的流氓恶霸,一个个被押上警车,垂头丧气,再也嚣张不起来。   银州抓了三天人,也放了三天鞭炮。   惊天动地的鞭炮声,响彻城市的天空。   一条条报捷的消息,络绎不绝地飞回设在长城酒店的指挥部。   长酒店小会议室内,严打工作领导小组常务指挥部的小会议,正在召开。郝馨予代表银州市公安局,向周全、龙昌盛、秦伟东等严打领导小组的主要领导进行汇报。   郝馨予也是严打工作领导小组的成员,兼任抓捕行动前线总指挥。   眼见得秦伟东不急不躁,镇定自若,周全、龙昌盛亦是暗暗称奇。   在此之前,龙昌盛对秦伟东多少还有点误解。不为别的,就为秦伟东的年龄。从根本上来说,龙昌盛是那种比较老派的干部,每次面对秦伟东那张阳光帅气,年轻得过分的脸孔,心里头都不是太适应。要他一个五十多岁的市委副书记一本正经地和一个比自己小孩年龄还小的年轻人谈话,也着实有些勉为其难。在龙昌盛看来,秦伟东之所以能够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就位居副厅级实权高位,无非是沾了前任省委书记刘欣田的光,论到实际的本事,还是有待进步。   但在这要紧关头,秦伟东的镇定从容,完全改变了龙昌盛对他的观感,别的不说,单是这份定力,可就了不起。   银州严打,基本上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孙雨明、李成钢一拿下,加上公检法内部一些涉案的负责干部全部落网,银州那些横行无忌的流氓恶势力团伙,实际上已经成为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接下来要做的,无非就是抓人,取证,提起公诉,审判,判决这样一个流程。该杀的杀,该关的关,没有什么悬念了。   这些事务性工作,作为政法委书记,秦伟东确实可以不必过于关注,只要掌控大方向就是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秦伟东对他那帮部下的办事能力,也很信得过。   凡此种种,都显示出秦伟东的一把手心态非常到位。   是真正的举重若轻。   根据郝馨予的汇报,三天之内,共抓捕流氓团伙骨干成员四百五十七人,包括几个大流氓头子,基本上落入了法网之中。按照事先拟定的抓捕名单,目前尚未抓获的流氓恶势力骨干成员,大约还有三十几名,正在追捕之中。   战役进行到这一步,应该说是非常成功的,大部分流氓团伙的骨干成员,俱皆落网,银州市所有的流氓团伙,已经在“建制上”被完全消灭,剩下的不过是零星的犯罪分子,难以为患。   不过大家的神情,依旧十分严看。   “五湖酒店老板尤义勇,逃跑了,暂时还没有抓到。”   “尤义勇逃跑了?怎么跑掉的?”   秦伟东双眉紧蹙,追问道。   郝馨予说道:“胡言德给几个流氓头子都打了电话,让他们到五湖酒店聚会,几个流氓头子都到了,被我们逮个正着,但尤义勇不在现场。这两天找遍了他可能藏身的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   秦伟东的双眉蹙得更紧,却没有再问。   胡言德给流氓头子打电话,其他几个流氓头子都来了,唯独和胡言德关系最铁的尤义勇却不在现场,而且尤义勇还是五湖酒店的老板,这其中是不是走漏了消息?   不过这样的话,秦伟东不大好问,这个很犯忌讳,搞不好就要被银州的同行误会他不信任银州市局的干警。   秦伟东不好问,郝馨予自己先说了:“我们也怀疑是不是走漏了消息。胡言德给尤义勇打电话的时候,尤义勇确实是接到了的。我们事后反复研究了胡言德打电话时说的那几句话,应该是没有向尤义勇透露什么消息。尤义勇到底是为什么没有参加五湖酒店那个聚会,现在还不好做结论。”   秦伟东淡然说道:“一个尤义勇,跑掉了就跑掉了,不当大事。离开了银州,离开了他那个流氓团伙,他一个人掀不起大风浪。转告同志们,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影响了士气,继续作战,把所有名单上的其他犯罪分子,全都抓起来。”   “是!”   郝馨予挺直腰杆,朗声答道。   周全轻轻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一抹赞赏的神情。   秦伟东说的话,也正是他想要说的。如此大规模的战役,有一两个漏网之鱼太正常了。也不一定就是内部走漏了消息,尤义勇这样的大流氓头子,警觉性一般都是比较高的,一旦察觉到风声不对,立马开溜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没有这种警惕,尤义勇也难以成为银州道上的“一哥”。   凡事只抓大方向,只抓主要矛盾,正是一把手大局观的重要体现,秦伟东深得精髓。   “其他没有抓到的犯罪分子,是个什么情况?“   秦伟东又接着问道。   “目前名单上还没有落网的犯罪分子,还有三十七名。根据我们的了解,这些人大多数都还留在城里,只有少数的几个刚好外出了。不过剩下的这三十几个犯罪分子,都是特别狡猾的那种,很可能预先准备了后手,暂时躲藏起来了。对于这些人的抓捕,必须慢慢排查。”   郝馨予简单地汇报道。   秦伟东继续问道:“其他县里的抓捕情况怎么样?”   此番严打,是在银州市全境同时铺开的。银州市下辖一区九县,九个县里的治安情况,亦很不乐观,只是因为县城规模较小流氓犯罪团伙的规模较之银州市区的规模也就有一定的差距。但其危害性,同样不能忽视。   在银州市区进行全面抓捕的同时,下面的九个县也一样进行了大规模的抓捕。当然,主要是依靠县里自己的力量,省市都没有给太大的支援。县城的流氓犯罪团伙规模较小县里组织人手基本可以应付了。   郝馨予答道:“基本上成绩还不错,但同样存在一些漏网之鱼,按照比例来说,县里的漏网之鱼更多。准备不够充分,力量也略显不足。   这也是实话实说了。   周全插话道:“不要紧,这回抓不到,下回可以继续抓。关键是形成了一个严打的高压氛围,把这些流氓犯罪团伙的气焰彻底打掉。就像刚才秦书记说的那样,少数漏网之鱼,翻不起大风浪。”   郝馨予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的。城区这些流氓团伙打掉之后,下一步就是把郊区和下面乡镇的小团伙也都打掉。那个难度更大一些,太分散了,不好布控,也不好抓捕。”   整个银州市治安的混乱,不仅仅表现在市区,也不仅仅表现在几个县城,城市郊区和下面较大的乡镇,都存在大大小小的流氓团伙。这个东西,就好像瘟疫一样会传染。整个局势混乱了,会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开去,很快便遍地开花了。   既然下决心要彻底整顿,那么城郊和乡村也一样要整顿,不能厚此薄彼。   秦伟东微微一笑,说道:“馨予,思维不够开阔了。城区要集中抓捕,剩下来的这些小鱼小虾,可以想想别的办法。”   郝馨予在业务上脑子转得极快,秦伟东一言提醒,顿时双眼一亮,兴奋地说道:“书记,你的意见是自首,从轻处罚?”   这一招,倒是很多政法机关都曾经使用过的,纪委机关也经常使用。那就是发布公告,规定时间地点,让犯罪分子投案自首,根据法律规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从轻处罚。   龙昌盛说道:“这个办法对头,可以试一试。”   周全秦伟东等人便一起称善。   “郝局,除了发布告,督促这些犯罪分子自首归案,还有一些辅助手段,也可以用上去。咱们这一回,要打一场真正的人民战争!”   稍顷,秦伟东坚定地说道。   “请书记指示!”   郝馨予连忙说道,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好奇之意。   秦伟东却不急于开口,拿起面前的香烟,先敬给周全龙昌盛一支,又散给在场等人,大家都点了起来,有滋有味地抽着。   “郝局,你还记不记得,上次韩家岭抓捕的时候,可是拍了电影的。现在,这部电影已经基本杀青,可以放映了。当然,经过他们制作,加了一些其他内容在里面。我已经跟首都的摄制组打了电话,让他们马上把电影胶片送过来,咱们在全市公开放映。让所有的干部群众都看看,明白我们严打的决心,给市民们鼓鼓劲,先把全民严打的氛围搞起来。一部分群众,可能对我们严打的决心还有所怀疑,不敢举报那些犯罪分子,担心今后受到打击报复。这个宣传片放映之后,应该可以打消他们的顾虑。让全市人民都行动起来,帮我们去寻找那些漏网之鱼,比我们自己挨家挨户去访问,效率要高得多。同时对那些躲藏起来的犯罪分子,也是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   秦伟东抽着烟,不徐不疾地说道。   郝馨予不由大喜过望,叫道:“书记,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好……这样一来,咱们就省力多了。真没想到,你很久以前就埋下了这个伏笔,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要拿这个东西去表功?”   秦伟东戏谑地反问了一句。   “另外,我们可以定制几万副扑克牌,把这些漏网之鱼的照片印刷上去,免费发放给全体市民,让大家都记住这些家伙长什么样。这样一来,至少在咱们银州的范围之内,这些家伙是无所遁形了。我相信,只要他们还留在银州,用不了多久,就会乖乖到局里去投案自首的。他们跑不掉!”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官梦》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