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10章:英雄与美人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10章:英雄与美人

  晚上六点半,蓝鸟车出现在五湖大酒店的门厅。   看上去,五湖大酒店奢华依旧,巨大的霓虹灯招牌在夜空中闪烁着妖冶的五彩光芒。只是停车坪上的小车,明显较全盛时期少了许多,留出不少的空位。   胡保平,鹿扇,彭卫斌,胡言德,以及刑警支队的两名副支队长和治安支队的另外一名副支队长,齐刷刷地站在门口迎候秦书记大驾。   下班时间,私人聚会,大伙都没有穿警服。在目前这种情形之下,一大堆警察晚上出现在五湖大酒店,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在胡言德身边,还有一名四十几岁,高大健壮,长相不恶的男子,正是五湖大酒店的老板尤义勇。秦书记大驾光临,尤老板当得在门口亲自相迎。   蓝鸟车一停稳,尤义勇便疾步上前,为秦伟东拉开了车门,微笑说道:“秦书记,欢迎光临五湖大酒店。”   秦伟东也微笑着说道:“尤总客气了。”   主动向尤义勇伸出了手。   尤义勇有点受宠若惊,连忙伸出双手握住了秦伟东的手。刹那之间微微有点愣怔,这位市政法委书记,手掌竟然很是粗糙,尤义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尤总的手掌,也很粗糙,老茧横生。这么多年,尤义勇的身手,可是一直都不曾搁下。不料秦伟东竟也是“同道中人”,这是秦伟东不曾想到的。莫非银州民间那些传闻是真的,秦书记还真是练家子一个人可以放倒好几条大汉?   蓝鸟的另一侧,走下来一名袅袅娜娜的青春美少女,正是徐静蕊。   徐静蕊和秦伟东一起前来赴宴,尤义勇还不如何吃惊,胡保平鹿扇等人脸上,却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徐静蕊是政法委的工作人员,公众场合与秦书记一起出席,倒也没什么。今天这个聚会,却是很私人性质的,怎么秦书记也将徐静蕊带过来了?   年轻英俊的市委政法委书记,本来就已经备受瞩目,再加上青春靓丽的办公室副主任,就算平日里没事,也是大伙八卦的好题材。在这种关键时刻秦书记怎么如此不在意传言?   秦伟东今天的装扮很随意,灰白色的休闲装,黄色的休闲皮鞋,显得非常的阳光帅气,任谁也难以将这样一个年轻人和银州人民口中的“除恶英雄”——联系起来。   徐静蕊倒是落落大方,笑着和胡保平等人打招呼。望着徐静蕊神采飞扬的俏脸,再看看秦伟假模东假式的笑容,胡言德眼里闪过一抹难言的怒意。   “秦书记,胡局,各位领导请!”   尤义勇热情相邀。   这边正热闹,一台毫不起眼的二手桑塔纳也开进了停车坪。同样毫不起眼的章贤君从车里下来,随在秦伟东等人身后,进入了五湖大酒店。是秦伟东通知他的。秦伟东倒不觉得今天来五湖大酒店吃饭会有什么危险。谅必尤义勇胡言德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通知章贤君过来,主要是让他也出来溜达溜达,好好吃个饭。闷在办公室里久了也不是个事。   秦书记大驾光临,五湖酒店方面,自然做了最周全的安排,尤义勇亲自引领秦伟东等人,去往最高档的大包厢。应该说,五湖酒店以前生意极好,尚在银州宾馆之上,也不仅仅是因为尤义勇道上大哥的身份,五湖酒店的装修和设施,豪华程度也在银州宾馆之上。生意人宴请领导干部,或者领导干部宴请更大的领导干部,自然要在最豪华的酒店。   非如此,何以彰显领导干部崇高的身份和优越的地位?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有茅台酒集团的某位负责人,在中央发布领导干部宴会不许喝茅台的相关规定之后,敢于当众理直气壮地质问采访的记者:干部不喝茅台,喝什么?   他就忘记了一点,领导干部可不可以不喝什么!   谁规定领导干部参加宴会就一定要喝高档酒的?   走进包厢,只见央圆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菜肴,林林总总的,怕不有二三十个菜,丰盛多样。   “秦书记,请。知道秦书记今天要来我这小店,我就自作主张一回了,请秦书记见谅。”   尤义勇热情邀请秦伟东在主位就坐,嘴里连声说道。   徐静蕊不待相邀,自然而然地坐在了秦伟东身边,似乎很是理所当然。一般来说,干部们赴宴,纵算是下班时间,私人聚会,对于座次也是十分讲究的,尊卑上下,一点都乱不得。数千年传统形成的“国粹”可不是那么好改的。   不过谁也不觉得徐静蕊僭越,她原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宴全上,但竟然出现了,就应该坐在秦伟东身边。惟其如此,才是“合理”的。   眼下国门大开,西风东渐,一些保守的观念,也正在转变之中,领导干部身边出现漂亮女子,早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更不用说秦伟东和徐静蕊的年龄基本相当了。很多出现在领导干部身边的年轻靓女,基本都是“下一代”甚至有“下两代”的。   秦伟东望了一眼满桌的酒菜,笑着说道:“尤总,这么多菜,是不是太多了点,吃不完啊。”   尤义勇连忙说道:“秦书记是头一回光顾我这小店,我有点心急了,紧着献宝呢。就怕不合秦书记的口味。咱们银州的菜式,和别处的菜式,怕是略有不同。”   尤义勇尽管身材高大,不输于秦伟东,但说话却是一套一套的,颇为“斯文”。如果不是大家都熟知他的底细,只怕也没几个人会将他和银州最大的流氓团伙头子联系起来。   秦伟东哈哈一笑,说道:“尤总客气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银州菜,没其他特点,就是重油重味,比较辣,不习惯的人确实吃起来很费力,但习惯之后,倒是能够吃得酣畅淋漓。”   鹿扇笑道:“尤总这话不错,银州菜就是大老爷们吃的,确实吃得过瘾。”   原本鹿扇很不待见尤义勇,只想拔枪将他拿下。不过眼见得大哥都“折节下交”与尤义勇相谈甚欢,鹿支队长也就只能强压怒火,虚与委蛇了。   尤义勇笑哈哈地说道:“对对对,鹿支队说得太对了。早就听说鹿支队是一条好汉,我一直都想和鹿支队好好喝一回酒,今天总算是找到机会了。”   鹿扇笑道:“尤总过奖了,好汉不敢当。咱们搞公安的,就是苦命。不像尤总啊,大老板,腰缠万贯,这日子过得可真是滋润。”   “呵呵,鹿支队谦虚了,在秦书记面前,我哪里敢充大老板。秦书记的夫人,那才是真正的大老板,我尤义勇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呵啊……”   尤义勇嘴里是这么说,脸上却并无惭愧之意。秦伟东的大老板老婆韩冬妮林小月,毕竟未曾谋面。在银州,尤总确实堪是一等一的富豪了,倒也足以自傲。   秦伟东笑道:“娶个大老板老婆,也有不方便的地方。还好,她们不是我的老婆,只是我的朋友。我的老婆在省委上班,是郭天明书记的女儿舒盈盈。”   “呵呵,是这样,所以苏东坡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这世界上,本来就难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秦书记要是看得起我尤义勇,今后就常来我这小店坐坐,别的事我帮不了,但是陪着你喝个酒,聊个天,还是勉强能做得到。”   尤义勇笑着说道,眼神在徐静蕊脸上扫过。   实话说,接到胡言德的电话,说秦伟东今晚要来五湖酒店吃饭,尤义勇脑袋里便翻腾开了,一直都在琢磨,秦伟东此举是何用意,心中难免紧张。尤义勇“雄踞”银州多年,呼风唤雨,唯一让他感到真正紧张的人,只有秦伟东。   但在看到徐静蕊从蓝鸟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尤义勇便安下心来。   见徐静蕊自然而然地坐在秦伟东身边,尤义勇更是心情大好。   任你秦伟东英雄了得,却也难以过得了美人关。   本来就是嘛,尤义勇真不信这世界上有绝对没有弱点的人。   心中一安,尤义勇立时便恢复了挥洒自如的本性,在一大堆公安干警面前,毫不怯场,堂而皇之地当起了东道主。   当下穿着旗袍,容貌和身林俱皆上乘的服务员袅袅娜娜地上前来,为领导们斟酒。酒是五粮液,看来尤义勇对秦伟东的个人爱好,也是了如指掌。   另有服务员为客人布菜。   徐静蕊纤纤素手一抬,拦住了为秦伟东布菜的服务员,亲自动手,盛了一碗蛇肉羹,摆放在秦伟东面前,低声说道:“喝酒前先吃点菜,压一压,不容易醉。”   秦伟东淡然点头,大男子汉派头十足。   这细微的动作,自然也逃不过尤义勇的眼睛,心中更是欢喜,举起酒杯,高声说道:“来,秦书记,胡局,鹿支队,胡支队,各位领导,我代表五湖酒店敬大家一杯,感谢诸位领导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