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09章:乱世用重典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09章:乱世用重典

  —夜之间,银州市的市民们惊喜地发现,银州“变天”了。   他们早晨起来,去班的时候,竟然不断地在路见到了雄赳赳气昂昂的警察和武警战士,正在巡逻。这些警察和武警战士,六个人一组,每组两名警察,四名武警战士,俱皆是荷枪实弹。警察配短枪,武警战士配备*,一个个神情严肃,整齐一致地走在银州的大街小巷。   而稍微宽阔一点的道路,经常能见到闪烁的警灯,慢慢向前的警车。警车里,坐的也是荷枪实弹的警察和武警战士。除了警车,还有警用摩托,两台一组,同样在银州的大街小巷巡逻。   很多市民都犯起了愣怔,第一反应就是“害怕”。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难道,又发生了大案子,有穷凶极恶的歹徒在流窜,所以“全城戒严”了?   市民们一下子还没办法将武装巡逻和整顿社会治安联系起来。   也有胆壮的市民,大着胆子上前询问正在巡逻的警察,是不是出了大事。警察马上和气地答复他们,说是例行巡逻。从今往后,一天到晚,整个银州市区,都会有警察和武警战士武装巡逻,发现有人犯罪,立即抓捕。所以,大家可以放心出门,武装巡逻是二十四小时制,没有时间死角,也没有地方死角。银州市区,俱皆在警察和武警的“监控”之下。   听到这个消息,市民们简直是又惊又喜,立即奔走相告。很多人甚至都不急着去班了紧赶着又折回家里,向家里人通报了这个大好消息,特大喜讯!   银州的“天”终于看到清明的希望了!   整个午,不时有地方响起鞭炮声,许多市民以这种方式,来表达心中的欣喜之意。   一台挂着市委大牌照的蓝鸟车缓缓徜徉在银州的马路,市委政法委记秦伟东和市公安局副局长胡保平,一左一右坐在后排,透过车窗,观察着外边的情况。   胡保平是被秦伟东临时拉车的。   这段时间,整个银州市局最忙的大约就是胡副局长了。在这种情形下,分管刑侦工作,胡保平恨不得自己是哪吒可以幻化出三头六臂。多少嫌疑犯等着他亲自去审讯?多少工作等着他去安排?他几乎每天晚都工作到十二点之后,好几个晚直接就睡在力公室。但胡保平一点都不觉着累,浑身都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头。   憋屈多少年了?   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一天!   又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哪怕累死也心甘情愿。   与此同时,胡保平对秦伟东的好感,亦是呈直线升。由最初的小心谨慎,到后来的欢欣鼓舞,现在,则是死心塌地地敬服。这位年轻的上级,还真不是嘴里说着好听的。他说放权、就真是放权,毫不含糊。刑侦方面的具体事务,一概不问,全部交给胡保平处置。凡是胡保平做出的决定,事后从未推翻过。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搁谁身,谁不是心里暖洋洋的?   昨晚,胡保平又睡在办公室。   韩华等三个流氓团伙的突审,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在秦伟东的要求下,检察院已经提前介入,和公安局的干警,一起奋战。为了最大限度地震慑银州的犯罪分子,秦伟东要求,对韩华等三个流氓团伙的审讯,审判,要从重从快从严,争取在近段时间内就进行公审判决,杀几颗脑袋,好好给银州市的群众吃一颗定心丸!   告诉大家,这回动真格的了。   但是,胡保平昨天一整天都在安排工作,一直忙到晚,才抽出时间和检察院的同志一起研究案情,等案情研究完毕,时间早到了凌晨,索性又在办公室对付了一个晚上。   一大早,胡保平起床,刚刚胡乱用过早餐,秦伟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车子已经开到了公安局院子里,请他一起去逛街。   胡保平晕晕乎乎的,但二话没说,便执行了命令,一溜小跑下了楼,钻进了蓝鸟车。   根据秦伟东的指示,公安一号车,也就是整个公安局最好的那台进口越野车,现在已经变成了公安局的“公车”,几位副局长俱皆可以使用。而局领导挤出两台车,充实到了巡警大队。   秦伟东觉得,有一台专车就够了,没必要一个人占着两台车,还都是进口的好车。   秦记不讲那个排场。   出了门,胡保平才知道,秦伟东是来“体验生活”的。现在蓝鸟车行驶的路线,就是巡逻车行驶的路线。秦伟东说得很明白,今天要按照巡逻车的路线,全程走一趟,否有巡逻的死角存在。车行巡逻完毕之后,秦书记还准备抽时间步行巡逻,—样的沿着步行巡逻的路线,全程走—趟。当然,步行巡逻一天是完不成的,必须要挤时间,多走几天。   听了秦伟东这个话,胡保平有点犯楞怔。   不是?   全程走一趟?   政法委书记亲自当巡警?   但是听秦伟东的语气,看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似乎这个乃是天经地义的工作,完全没必要讨论,肯定要做的。   胡保平毕竟和秦伟东打交道时间不长,还不知道这是秦书记的基本工作习惯。在银州市区走一遍,又怎么了?以前秦书记在苦竹乡的时候,步行走遍了苦竹乡三十多多个行政村!   鞋子都磨破好几双。   秦伟东的意思明摆着,既然出动了数百警力兵力搞这个巡逻,就一定要搞出效果来,绝不能只做个面子好看。武装巡逻,不能留死角。   眼见得街道不时走过一队队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巡逻队员,秦伟东问道:“老胡,巡警巡街,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通讯指挥。你看,我们现在是六人一组巡逻,配枪,对付单个或者是少量的犯罪分子,那是足够了。但银州情况特殊,如果发生大规模的流氓滋事,或者是行凶,一个巡逻组,是远远不够应付的。而且在闹市区,开枪也必须要特别谨慎,非到万不得已,不可以开枪,以免误伤。所以,良好的通讯指挥,就显得非常重要了。指挥中心那边,没什么问题?”   胡保平连忙说道:“书记,没什么大问题。每个巡逻小组,都配备了大功率的对讲机,指挥中心可以同时调动所有的巡逻小组和巡逻警车。这个巡逻路线,是我们反复研究过的,基本,不管是在市区的哪个地点发生情况,通过指挥中心协调,在十五分钟内,能够有两个巡逻小组同时赶到事发地点。其中包括一个巡逻车小组。机动大队,可以在接到命令四十分钟内,出动到市区的任何一个地点。不管是多大规模的流氓滋事,都足够应付了。”   秦伟东点点头,对郝馨予胡保平和鹿扇等人的业务能力,秦伟东是信得过的,不过秦伟东还是说道:“老胡,这个东西,不能只停留在纸面。有个时候,计划看去很完美,一旦到了现实之中,就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新问题。我看,就在这几天,要搞几次实战演练,检验一下,看看大家的反应能力如何。查找问题,改进方法。免得真遇到情况了,手忙脚乱。”   “是。我已经和郝局鹿大队商量过了,是准备在这几天搞几次实战演练。”   胡保平一边回答,一边暗暗佩服。虽然秦伟东以前从未搞过公安业务工作,但很多问题,都能看到本质去。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通万通,能者万能”。   秦伟东微微颔首,说道:“武警在街巡逻,是临时措施。巡警大队和机动大队的组建和训练,要尽快搞完。用巡警把武警换下来。武警毕竟是战斗部队!”   “嗯,请书记放心,再有两个月,这些工作就能完成了。元旦之前,可以让武警的同志撤回去。”   两个人边看边聊,蓝鸟缓缓驶进了十里府商业街,来到了十里府商业广场。一大早的,十里府商业广场的很多店铺,才刚刚开门营业,广场比较冷清,没几个人,显得整个广场十分开阔。   从车里下来,站在广场的一角,对胡保平说道:“老胡,韩家岭那几个流氓团伙审得怎么样了?要争取在下个月,有个大致的结果。我们就在这个十里府广场,搞一个公判大会,让银州的群众的都看看,咱们的决心!”   “书记,我完全赞同这个意见,确实是需要好好振作一下士气了。我们一定会抓紧审讯的,下个月可以公判。”   秦伟东迎着初升的朝阳,双眉微微眯缝,沉声说道:“乱世用重典,不要怕流血。对这些罪大恶极的团伙犯罪分子,绝不手软。还是那句话,可抓可不抓的,抓;可判可不判的,判;可杀可不杀的,杀!杀掉一批恶贯满盈的流氓恶霸,可以保整个城市,长治久安!”   “是!坚决服从书记的命令!”   胡保平胸中热血涌,情不自禁地双腿并拢,神情坚定地大声答道。   
推荐阅读: 《官梦》 《最美的时光》 《烧烤王妃》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