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07章:龙办(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07章:龙办(3)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伟东同志,听说你前段时间在十里府商业广场那边,抓住了几个当街闹事的年轻人?”   喝了一口茶之后,龙昌盛又像是很是随意地问道。   秦伟东双眉微微一扬,略感惊讶。   秦书记大展神威,“单枪匹马”抓获八个当街行凶的流氓混混,早已经传遍了银州的大街小巷,龙昌盛知道这个事情,毫不奇怪。估计这段时间,龙昌盛最关注的,也是秦伟东。只怕在十里府派出所开现场会确当晚,就已经有人将此事向龙昌盛做了详细的汇报。   但龙昌盛知道是一回事,当面跟他提起,有是另一回事了。秦伟东原本以为龙昌盛会有所顾忌,不会当面和他谈这个事的。   要谈,也应该是周全找他谈。   “是的,龙书记,有这么回事。八个流氓混混,在十里府广场,当众殴打群众,调戏妇女,还试图当众强奸,刚好被我看到了,就抓起来了。”   秦伟东尽自心中惊讶,还是言简意赅地将那时的情况作了个说明。   且看龙昌盛到底想要在此事中如何“斡旋”。   龙昌盛颔首,说道:“我听说,这八个年轻人之中,有一个叫胡言良,是周全书记的干侄儿?”   “对,根据胡言良的交代,局里的同志进行了核实。胡言良的父亲胡祖青,银州区粮食局副局长,确实是周书记的干哥哥。”   秦伟东语气依旧平淡,并没有因为胡言良的特殊身份而有丝毫转变。   龙昌盛蹩起眉头,很不悦地说道:“这个胡言良,真是个混蛋,给他父母,给周全同志,丢尽了脸!”   秦伟东默然。   见秦伟东没有什么反应,龙昌盛心里又是略略一沉。他今天之所以主动找秦伟东谈胡言良的事,也是有原因的。   昨晚上,省委副书记何迎灿的秘书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何书记想了解一下银州的严打工作情况。龙昌盛当即作了实事求是的汇报。谈到最后,何副书记的秘书说是不是有个叫胡言良的?龙昌盛说不清楚,马上了解。何副书记的秘书接着说,严打重要,但也不能乱打,要严格依法行事,随即就挂了电话。   龙昌盛能到市委副书记、市人大主任的高位,脑子自然灵光。最近,市公安局抓了那么多流氓地痞,而何副书记的秘书单单点了一个叫胡言良的人,绝对是有深意的。再说最后一句话也是大可玩味的。   龙昌盛立马指示秘书去了解那个叫胡言良的人。秘书很快向他汇报了调查结果,这个叫胡言良的人很有来头!与市委书记周全家关系紧密。   但令龙昌盛没有想到的是,胡言良与省委副书记何迎灿也有牵扯。具体是何种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关键是何副书记的秘书,给你这个银州市事实上的一把手打了电话!   党群书记的话,份量很重,容不得龙昌盛不重视。   省委副书记何迎灿的秘书不给周全打电话,可能已经知道周家与胡家的关系,再就是“认可”龙昌盛“银州老大”的地位。   龙昌盛决定亲自出面和秦伟东谈胡言良的事,也是为了周全。确切地说,是为了龙昌盛自己。   龙昌盛很清楚周全与干哥胡祖青之间比较深厚的手足感情,估计这会,周全也挺为难的。不求秦伟东吧,大哥大嫂那里,难以交代。求秦伟东吧,周全又拿什么“好处”和秦伟东“交易”?   和秦伟东谈钱,简直就是开玩笑。谁不知道秦伟东清正廉洁!   不谈钱,就只能谈权了。   周全是市委书记,他手里有秦伟东需要的支持!   龙昌盛担忧的,就是这一点!   自秦伟东到任之后,周全已经流露出不愿意和秦伟东“放对”的意思,现在又有求于秦伟东,只怕就不得不和秦伟东抱团了。   龙昌盛已经老了,能够给周全的,都已经给了,现在到了周全回报他的时候。但秦伟东不一样,秦伟东手里,确切地说,是秦伟东背后站着的那些人手里,有周全迫切需要的工具。周全去年才当上市委书记,加上银州市的治安乱成这个样子,短时间内,不大可能再往上走。然而,周全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他足够年轻!   三五年时间,他等得起。   在这几年之内,周全如果与秦伟东精诚合作,将银州的治安秩序完全扭转,再在党建工作和经济建设上面有所作为,对景时候,秦伟东身后的人一发力,周全就上去了。   也就是说,周全,甚至包含王扬以及银州市其他较为年轻的市县级领导,都有和秦伟东“精诚合作”的理由!   搞不好,银州就会集体“易帜”,脱离黄松的掌控,投入秦伟东一系的“怀抱”。   固然,这只是理论上存在这种可能性,真正实行起来,难度不小。黄松也好,左千秋也好,可都不是死人!   但这种危险确实存在,龙昌盛必须预作准备,不得等事态成长到了严重的地步才来设法,可能就已经晚了。与其让周全直接找秦伟东“谈判”,还不如龙昌盛亲自来摆平这件事。要欠人情,也是周全欠他龙昌盛的人情,不是欠秦伟东的人情。   再说,还可以卖省委副书记何迎灿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至于龙昌盛欠秦伟东的人情,龙昌盛自己去还。那就是一码事归一码事,今天龙昌盛欠了秦伟东一个人情,改日还给秦伟东就是了,再没有其他纠葛。龙昌盛明显不可能还有上升的空间,也就不存在改弦易辙的可能性。   银州市的政治大格局,不得因为秦伟东的到来而改变!   “唉,周全同志也有他的难处啊。伟东同志,你刚来,可能不大清楚周全同志的家庭情况。周全小时候,家里很是的困难,父母没有钱供养他们兄妹三人同时上学,周全的干哥胡祖青家,给予了许多帮助。还听说,周全的父母在下乡时,就住在胡祖青家,与胡祖青的父母关系很不一般。周家,欠了胡家很大的人情啊!”   见秦伟东不吭声,龙昌盛便叹息着,说起了周全的家世。他没有提及省委副书记何迎灿的秘书打招呼的事。   这种事,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说的。   秦伟东还是没说什么,没有任何表情。   他听说过周全与他干哥胡祖青,关系很好,感情深厚,但知道得不是这么详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周全确实会很是左右为难。   “龙书记,在过去那个年代,确实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稍顷,秦伟东缓缓说道。   “是啊,伟东同志,你比较年轻,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过去农村的那种艰苦环境,你可能不大清楚啊。银州这几年经济成长得比较快,实话说,周全是出了大力气的。他年轻,有头脑,敢想敢干……伟东同志,治安要整顿,犯法分子要严厉赏罚,这些都是对的,完全应该。市委市人大市政府,都支持你,你尽可以铺开手脚去干。公安局内部的人事问题,经费问题,如果有困难,你尽管提出来,我能够帮你解决的,尽量帮你去解决!”   龙昌盛望着秦伟东,很恳切地说道。   无疑,这就是龙昌盛提出来的“条件”了。你小秦同志今天给了我这个脸面,我也不会让你“白干”。   你想要经费,想要换人,都可以商量。   接下来的银州,不知道要抓捕几多流氓混混,可能要杀的脑袋,远不止一颗两颗,秦伟东昨天都就地击毙了两个嘛。在这种情形下,“放过”一个胡言良,当得什么大事?丝毫也不会影响银州的治安整顿大局,更不会影响秦伟东的“英雄形象”。除直接被胡言良践踏糟踏的受害人及其家属,对银州大部分群众来说,他们不会去关注谁谁谁被毙了,谁谁谁被释放了,他们只要每天出门的时候,不再担惊受怕,那就足够了,会大声地为秦伟东,为市公安局唱赞歌!   龙昌盛觉得,秦伟东应该会接受他的条件。   简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嘛!   放过胡言良,给了龙昌盛面子,给了周全面子,同时向银州官场的同僚们证明,秦伟东其实是很守规矩的人,从此便能轻松融入到这个圈子里,稳稳站住脚跟。名声有了,政绩有了,同僚的关系也措置好了,好评如潮啊!   卖同僚、尤其是上级的面子,也是一种潜规则。不管这种事是什么性质的,都要自觉地帮助“处理”掉。如果不这样,就是不懂官场的道道,不合群,就会被排除在班子之外。   这样的好事,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秦伟东双眉微蹩,沉吟着说道:“龙书记,对公安的具体业务工作,我还不是那么拿手。具体的案件,都是市局的同志在侦办,我会催促他们,认真办好每一个案子,包含胡言良的案子,绝对不会冤枉他!”   龙昌盛点颔首,嘴角浮现起一丝笑容。   秦伟东,果然是个伶俐人!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