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03章:所向无敌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03章:所向无敌

  “动手了动手了……”   “动手了,真的,开了枪,当场击毙!   “是啊是啊,韩家岭那边的一个流氓头子,叫什么华哥的,被秦局长一枪干掉了!”   “秦局长开的枪?”   “那可不?跟你说,就昨天中午,那个华哥满三十岁,在韩家岭的一个酒店,听说就是华哥自己家开的酒店吃饭,去了一大堆二流子。正喝酒呢,就被秦局长带着两三百公安给包围了。华哥不服气,还敢掏枪呢,结果被秦局长一枪就干掉了,脑袋被打成了烂西瓜?当时那血啊,飙起好高,*子都爆出来好多好多……”   说的这个市民,手舞足蹈,口沫横飞,兴奋不已,好像他当时就在现场一样。   “真的真的?那么厉害?”   “就是那么厉害!”   “你们还不知道吧?听说这个秦局长,以前是部队的,特种部队,厉害得很,枪法好,武功更好。十里府广场那个流氓头子胡言良,就是去年当街杀人的那个,听说是市委书记的侄子,前几天不知好歹,在秦局长面前耀武扬威,被秦局长一脚踢飞,当时就没气了,现在还躺在医院急救?”   “什么什么,市委书记的侄子秦局长也敢打?”   “当然敢打!嘿嘿,你们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们,秦局长可是中央大脑壳的女婿,银州这些头头,在人家眼里算个屁啊!”   “难怪那么厉害,这下子咱们银州有希望了!”   听的人便摇头叹息,脸上露出十分满足的神情。   越传越邪乎了!   可是群众才不会去管这种传言的真假,也不管秦局长是人还是神,他们只要听着解气就来劲了。大家伙近几年被这些流氓地痞欺负得太狠了,谁心里不是一肚子的怨气?!如今忽然来了个“天神下凡”般的公安局长,抬手之间,就将那些流氓头子一个个干掉,怎不叫人大呼解恨兴奋难耐,欢欣鼓舞?   银州,实在太需要这样一个所向无敌的英雄人物了!   凤凰酒家行动大获全胜,当场击毙武装拒捕的嫌疑犯两人,其余四十七名流氓团伙骨干成员俱皆落网,没有跑掉一个。高成等三名在场的公安干警,被停职反省。   参与行动的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无一伤亡。   当大批流氓被从凤凰酒家带走韩华和另一个嫌疑犯的尸体也被抬走的时候,凤凰酒家附近已经聚集了一两百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市民。眼见得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威风凛凛,而一干平日里耀武扬威,欺压街坊邻居的流氓地痞,一个个反捆双手,垂头丧气,在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黑洞洞的枪口之下,老老实实地走上警车,围观群众顿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之声和鼓掌之声。   据说那天晚上,韩家岭的几条街道一直都有群众在燃放鞭炮,噼里啪啦的辟邪鞭炮,放了两三个小时连绵不绝。   以往,银州市也经常搞严打活动,群众由最先的兴奋不已到后来的逐渐失望,再到最后的完全绝望,早已变得麻木不仁。但这一回,他们又激动了。   原因无他,韩华和另一个流氓头子血淋淋的尸体,再一次刺激了他们。   当场处决!   这是以前的严打,从未发生过的情形。由此可见,公安局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新来的公安局长没打算放过这些流氓地痞。   谁敢再跳,一枪毙了!   这正义的枪声,明白无误地昭示着新局长的决心!   一连两夜,公安局灯火通明,干警们连轴转,抓紧对捕获的流氓恶势力集团嫌疑犯进行审讯。   五湖大酒店某个豪华包厢内,却气氛凝重。   偌大的包厢,平日里夜夜笙歌,喧嚣热闹,现在,却仅仅只有两个人。胡言德坐在豪华的长沙发里,闷闷地抽烟,尤义勇也在抽烟,却没有坐,在包厢内的红地毯上来回踱步,双眉紧蹙,眼里凶光毕露。   “言德,这样子搞不行啊……”   良久,尤义勇闷闷地说道。   胡言德瞥了他一眼,没吭声。   尤义勇踱到胡言德面前,止住了脚步,说道:“秦伟东这是在搞分割歼灭。先把那些小团伙都打掉,等他完成了在你们局里的整顿,彻底掌握大权,就会对我们下手了!”   尤义勇当过兵,自然而然地在说话的时候用上了军事术语。   平时胡言德对尤义勇说的话,都是随声附和。别看胡言德是治安支队的副支队长,其实并没有多少头脑,就是个被父母惯坏了的纨绔公子,身上的警服,腰间的配枪,多数时候只是他耍威风摆架子的道具。不然,他堂堂市委书记的侄儿,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也不会心甘情愿对一个流氓头子“俯首称臣”,口口声声勇哥勇哥的叫。   尤义勇就是比他有头脑嘛!   不过这一回,胡言德却出人意料地对尤义勇的话进行了反驳,说道:“勇哥,我看不见得。”   “怎么不见得?”   尤义勇并没有生气,反倒是饶有兴趣地问道。   胡言德鲜少有自己动脑子的时候,现在忽然发表不同的意见,尤义勇还真的是很想知道他有何高见。都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失必有一得!   且看胡言德这个笨蛋,此番是否真有所得。   “我觉得,秦伟东这一回,是真的打算和我们合作。”   “为什么?你怎么会这样判断的?就因为秦伟东让你参加了昨天的行动?”   尤义勇同道,嘴角闪过一抹不屑之意。所以说,笨蛋就是笨蛋,绝不因地位变化而改变。尤义勇才认识胡言德的时候,胡言德还只是治安支队一个普通干警,周全还是银州市委办公室的一个中层干部,省委副书记何迎灿也是不起眼的角色。   那个时候,尤义勇便花了很大的力气去结交胡言德,将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青当祖宗一般供着。事实证明,尤义勇的眼光很独到,随着周全地位一路飙升,胡言德在市公安局也是行情看涨,尤义勇就此成为银州市的第一大哥!   不过,那个时候的胡言德就很蠢,现在还是一样的蠢,毫无进步。   胡言德丝毫也未曾察觉尤义勇的神色变化,大家兄弟那么久,胡言德早就不会去注意这样的细节了,说道:“对啊。秦伟东是想和我们合作,但他这个人又很骄傲,不会公开讲出来的。再说了,这是政治,你也不懂。他们这些搞政治的,都是这样的,有什么话都不明着说,就是暗示你。你想啊,秦伟东真要是想搞我的话,他老早就把我调到省厅去参加培训了。这回搞这么大的行动,也让我参加。这些都是信号,我们要是不理解他这个信号,那就糟糕了。”   尤义勇听胡言德说他“不懂政治”,心里头很是生气,不过这种生气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被胡言德下面的话吸引住了。尤义勇也承认,市里面那些真正大人物的心思,自己理解得不是那么透彻。毕竟像周全这些市委的大头头,尤义勇并未真正和他们有过很深的交往。   也许,搞政治的大人物,就是像胡言德说的那样,表达意思拐弯抹角的,绝不挑明了说。似乎一挑明了,就没意思了,显得太没有水平。   尤义勇迟疑着问道:“秦伟东为什么要和你们合作?”   “嘿嘿,勇哥,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咱们还真不是人家要合作的对象。人家要合作的是我家叔叔,还有龙书记、王市长这些人。秦伟东是什么人?市委常委!一般像他这种身份的人,都是要搞政治的。这个公安局长,他干不长。他现在都是在市委那边上班,不是在局里上班。这个社会治安整顿,不见得要把所有兄弟都抓起来吧?抓几十个杀掉几个然后把政绩搞起来,社会上安定了,咱们以后也约束一下弟兄们,不要再砍砍杀杀的了,安心做正当生意,不就行了吗?所以说,秦伟东不会下死手的。他要送个大人情给我家叔叔,还有市委龙书记他们,今后他在银州就站稳脚跟了。他跟咱们又没血仇,以前都不认识,干嘛一定要把咱们搞死?对他有什么好处?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就看着胡言良那个案子吧,肯定又会没事的,最多关两个月,就会放了。”   尤义勇不说话了,闷头想了一阵,迟疑着说道:“言德,你这是听谁说的?”   料必以胡言德那脑子,这么复杂的弯弯绕,他肯定绕不过来!   胡言德也不瞒着,直接说道:“我家老头子说的。他要我这段时间按时上下班,配合秦伟东的工作。老头子去省城找了何副书记。”   尤义勇又点起一支烟,慢慢在包厢里踱步,稍顷,扭头对胡言德说道:“言德,我表妹的主意,你就别打了,我想让她干点正经事。”   “什么正经事啊?”   胡言德莫名其妙。   尤义勇嘴角一扯,露出了一丝值得玩味的笑容。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官梦》 《烧烤王妃》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