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02章:血溅凤凰楼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02章:血溅凤凰楼

  凤凰酒家严格来说,就是一个小饭店,由一栋三层的楼房改建而成,装修也并不如何豪华。这是因为,韩华本身只是一个小流氓团伙的头目,在银州市的流氓团伙之中,韩华的团伙排不上号。再说韩华他们,也没有尤义勇那样的头脑和气魄,搞这个凤凰酒家,也就是邯郫学步,拾人牙慧,毫无创意。   不过凤凰酒家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韩华“道上大哥”的头衔,很是管用。最近几条街的群众,家里要是办个什么喜事,需要宴请客人吃饭,酒宴俱皆在凤凰酒家举办。没办法,华哥的面子不能不给啊。   要是有谁敢不在凤凰酒家办喜宴,那就是打华哥的脸,今后华哥就不会再“保护”你的安全了。   今天中午,凤凰酒家的门口停了一溜的小车和摩托车。在银州市,私家车的拥有量还是很少的,平日里能够坐小车的,除了政府干部和少数的私人老板,竟然就是流氓头目,也要算是银州特色了!   但令人吃惊的是,这一长溜的小车之中,赫然有两台挂着警用牌照。   难道,韩华的三十“寿宴”竟然有警察亲来祝寿?   不过以银州的现状来看,这也大有可能。胡言德还以五湖大酒店“为家”呢,市里的大领导,亦是五湖大酒店的常客。   早就埋伏在凤凰酒家附近的几名刑警,已经通过手机向郝馨予汇报了情况,前来“祝寿”的客人之中确宴有三名警察一名是市局治安支队一大队的大队长,另外两人,则是附近派出所的干警。   这与郝馨予事先掌握的情况倒是比较吻合。韩华着实与治安支队一大队的高大队长关系密切。经过几年的“内部整合”,如今依旧能够在银州生存的流氓团伙,除了特别凶悍之外,都必须在政府部门有些关系,不然,早就做了历次严打的“牺牲品”。银州这些年搞的严打活动可能是整个楚南省次数最多的,尽管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但总是需要抓几个犯罪分子关一关判一判,否则不好交差。   那些没有关系没有后台,只知道耍狠的流氓混混,正是最佳的“道具”。   此刻的凤凰酒家二楼,喧闹声响成一片,一干流氓地痞正在猜拳行令,大吃二喝闹作一团。   大队警车开过来的时候,早已经关了警笛,攸忽之间,便开到了凤凰酒家的楼下,一百多名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从车上跳了下来其中一队,迅速包围了凤凰酒家,另外两队,则毫不停留地向楼上冲去,几名摄影师扛着小型摄影机,在好几名精干的武警战士卫护之下也跟了上去。年轻摄影师的脸上,也露出狂热的兴奋之情。   大约对于他们来说,这样刺激的真实场景亦是头一回拍到。   作为战斗前线指挥,郝馨予是头一个冲进凤凰酒家的。秦书记跟在后面,武警支队长卫健和秦伟东的司机紧紧跟在秦伟东的身边,另有四名武警战士又在更外边,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小型防御阵势。   秦书记的人身安全,始终是占第一位的。   其实卫健等人都劝说过秦伟东,请他不必参加这次行动。作为“统帅”秦伟东的职责是运筹帷幄,而不是亲临战阵。手下那批悍将,一定会把事情干得漂漂亮亮的,不劳秦书记“御驾亲征”!   不过郝馨予和鹿扇都没有相劝。   他俩可知道大哥的脾性了,这样“好玩”的事,大哥怎么可能会错过!再说了,凡事亲临一线,早已经成和秦伟东最出名的工作特点。   还有,大哥的身手,可不是一般的强大!   银州打黑的第一次大行动,怎么可能少得了秦伟东的身影。   秦书记亲临前线,本身就是对所有指战员最大的鼓励!   不过秦书记倒也没有托大,和全部参战的指战员一样,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背心。   传说之中,银州的流氓团伙,不但有*,还有制式武器。   不防一万要防万一!   “华哥,华哥,不好了,警察来了……”   一个去卫生间的流氓正好看到楼下这一幕,顿时吓得一泡尿全都缩了回去,没命地跑进二楼大厅,朝着首席上一个三十来岁的流氓头子大喊起来。   整个二楼立时一阵大乱,流氓地痞们乱纷纷地站起来,有的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和*。大部分流氓地痞,不管去哪里,都随身携带武器的。除了欺压无辜百姓,也是出于自卫的需要。   说起来,这要算是一种绝大的讽刺了。据不完全统计,这几年整个银州市被砍断手脚或者挑断手筋脚筋的,有很多多人,被杀死的人数也不少。其中一多半,是流氓混混,在大拼之中死伤惨重。   平日里横行霸道的流氓恶霸,被“同行”杀得最多!   离开了公权力,离开了有序的社会治安,人人都是弱者,流氓恶势力横行的始作俑者,亦不例外!   “慌什么?警察有什么了不起的……”   韩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吼道。韩华今天刚好满三十,身材比较高大,四方脸,下颌刮得铁青,单看长相,倒也是仪表堂堂,自有一番威严。   平日里华哥一拍桌子,自然是人人静若寒蝉,但这一回却不灵了。   原因无他,华哥一句话尚未说完,大门口便涌进来数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战士,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而前,同时暴雷也似的呼喝声震响起来。   “不许动!”   郝馨予和鹿扇冲在最前面,手里握着六四式手枪,郝馨予的身边则是彭卫斌,端着*。胡言德在鹿扇的另一边,手里也握着枪,不过眼神多少有点尴尬。   “放下武器,双手抱头!”   鹿扇大吼一声,震得大家的耳鼓嗡嗡作响。   “胆敢拒捕,格杀勿论!”   凤凰酒家的二楼,是一个大厅,差不多摆下了八桌酒宴,聚集了六七十人之多,基本上这附近的三个流氓团伙的骨干成员都到齐了。整个大厅,最尴尬的莫过于和韩华同处首席之上的三名警察。当然了,此时他们并未穿着警服。和韩华关系再密切,身穿警服来参加一个流氓头目的“寿宴”总不是那么妥当的。   “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我再说一遍,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胆敢拒捕,格杀勿论!”   鹿扇再次喝道。   片刻之间,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就在大厅里围成了一个半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圈子中的所有流氓混混,不愧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   韩华倒也算个角色,很快就镇定下来,眼神一抡,便盯上了胡言德,强笑道:“德哥,今天兄弟过生日,你怎么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胡言德心里那个恨啊!   “韩华,你胡说八道什么?谁跟你是兄弟?老实点,举起手来!”   胡言德也是一声大喝。   韩华脸色一沉,冷笑着说道:“胡言良,你敢玩我们?别把老子惹急了!惹急了老子跟你玩命!”   “放你妈的臭狗屁!韩华,再敢胡说八道,老子一枪崩了你!”   眼见得韩华口无遮拦,胡言德是真的急了眼。秦伟东就在后面杵着呢,这不是要将他胡言德往死里整吗?胡言德真的很想一枪崩了韩华。   “哈哈哈,胡言德,你敢!”韩华狂笑起来,眼里随即凶光闪烁,大叫道:“弟兄们,跟他们拼了,他们不敢真的开枪!”   说着,韩华闪电般将手伸向腰间,取出一柄仿制的*。   “砰”!   鹿扇手里的枪毫不犹豫地迸射出一束火光。   韩华的眉心正中,忽然就爆出一个血洞,韩华一声不吭,往后重重摔倒,宛如倒下一截朽木,地板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恶贯满盈的流氓头子,被当场处决!   “嘟嘟!”   与此同时,彭卫斌手里的*也发出怒吼,另一个刚刚举起*的流氓,眉心和嘴巴同时中弹,污血四溅,同样的一声不吭便栽倒在地。   “放下武器!都想死吗!”   鹿扇大吼。   “当啷啷……”   大厅里响起一连串清脆的声音,已经拔出凶器的流氓混混们,一个个卟得脸色惨白,再也不敢有丝毫迟疑,争先恐后地将手里的武器丢在地上,双手抱头,浑身发抖。   无论平时多么嚣张的流氓混混,在这样绝对的专政力量面前,都不堪一击。   都是狠人啊,眨眼之间,就当场毙掉了两个!   “高成,张虎,王家英,自动缴械,双手抱头!”   郝馨予冷冷地点了三个警察的名字,脸上露出极度不屑的神情。   “郝局,我们我们都没有带武器。”   正挨在韩华身边第一个位置的治安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高成,赶紧双手抱头,结结巴巴地说道。另外两名警察张虎和王家英也在主席之上,闻言同样双手抱头,脸色惨白,不比那些流氓混混好多少,眼里闪过绝望的神色。   “败类!”   郝馨予从嘴里狠狠迸出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