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01章: 钢铁方阵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01章: 钢铁方阵

  银州市武警支队司令部,大会议室。   戒备森严。   会议室外,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标枪般挺立着,眼神十分警惕。不远处的操场上,停放着一台台的警车和军车,包括市公安局的一号车与政法委的蓝鸟车。   秦伟东上任之后,第一次大规模行动,即将展开,大会议室内正在进行任务布置暨誓师大会。会议室内的桌椅俱皆撤掉,黑压压的站着三个方队。前面的是身穿公安制服的人民警察,后面的则是穿着迷彩作战服的武警官兵。所有参战人员均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武器装备齐全,一个个神情严肃,全神贯注地望向方阵正前方的指挥员。   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秦伟东站在正中央,市公安局副局长郝馨予、武警支队支队长卫健、刑警支队支队长彭卫斌,治安支队支队长鹿扇,机动大队大队长陈宏等人,俱皆戎装齐整,笔直挺立。   另外还有三个摄影师,正架起摄影机,在拍摄这个场景,神情凝重之中,透出丝丝的兴奋之意。   郝馨予正在大声向队伍讲解即将要执行的具体任务。   根据这两天反馈的情报,银州市最大的几个流氓团伙头子,已经在尤义勇的召集之下,举行了“秘密会议”,尤义勇要求这些流氓头子回去布置一下,近段时间,闹点动静出来,好好给新书记提个醒,银州不是秦伟东的天下!   郝馨予随即制定了详细的抓捕计划。依照秦伟东的指示,此番抓捕行动,主要是针对三个规模较小的流氓团伙,集中在银州区与邻县团云县的结合部,今天,正是其中一个流氓团伙的头目韩华过生日,三十岁,这三个流氓团伙的骨干成员,都要齐聚凤凰酒家喝寿酒。   所谓凤凰酒家,就是韩华开办的。自从尤义勇搞了个五湖大调店之后,生意兴隆,财源茂盛,一些流氓头目便有样学样,纷纷开起了酒店、招待所或者洗浴城之类的服务场所,就好像明珠的混混,准备逐渐洗白“上岸”,希望能和尤义勇一样,有朝一日,亦能混上个政协常委之类的“官职”,摇身一变成为正经的官身。   这种现象,在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进行未久之时,比较常见。很多社会上不务正业的家伙,依靠着胆大包天的性格和法律制度的漏洞,各种手段尽出,发家致富,成了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因为宣传的需要,其中一些特别会钻营的家伙,又被授予了一种“荣誉职务”。   实际上,流氓地痞与许多富一代,许多所谓的社会名流,很多时候是可以划等号的。   无疑,在郝馨予这种公安专家的眼里,今天这样的机会,是动手抓捕流氓团伙的最佳时机。原本郝馨予还制定了一个晚上行动的方案,报到秦伟东那里,被秦伟东断然否决了。   秦伟东的指示非常明确:就在白天,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这次抓捕行动。   秦书记需要打一场硬仗给银州的群众看一看,给上级领导看一看,也给银州政法机关的其他同志看一看,流氓恶霸,不过就是纸老虎。党和政府一认真,他们就什么都不是!   郝馨予妹子自然奉命唯谨!   具体的抓捕方案,行动步骤,早一些时候,已经召集几个主要负责人反复研讨过了,郝馨予现在交代的,主要是一些实施抓捕时必要的注意事项。比如在能够不开枪的情况下尽可能不开枪,不骚扰群众,注意保护抓捕人员自身的人身安全等等。   郝馨予的布置,没有进行太长的时间,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便恭请秦书记指示。   “同志们!”   “啪”地一声,会议室内响起整齐的脚跟相碰撞的声音,所有警察和武警战士,一齐立正,向指挥员行注目礼。   “今天,我们要采取一次大行动,具体的行动计划和注意事项,刚才郝副局长已经给大家交代过了,我这里不重复。我的要求很明确,第一,要切实保证自身的安全。这几个流氓团伙的骨干成员,俱皆是负案累累的惯犯,其中好些人,身上背着人命案子,可以说,他们是一群地地道道的亡命之徒。我们公安机关和武警战士的职责,就是打击犯罪行为,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样的道理,人民警察和武警战士,也是人民群众的一员,我们的生命,也是非常宝贵的,最大限度地保护好了自己,就能保持最大的力量去对付犯罪分子。”   秦伟东缓缓说道。   现在是秦伟东到任银州刚一个月,想要完成对银州市局的内部整顿,是远远不够的。到目前为止,银州市公安局可以说还是战斗力不强!大部分的干警,俱皆心怀惴惴。虽然表面看,市公安局的纪律和工作作风是极大地改善了,连胡言德都按时上下班了嘛,对于上门办事的群众,也有了笑脸,服务意识正在萌芽。   在这和情形之下,发动一次“大战役”,其实是比较冒险的。单是人手方面,就十分不足。今天集中在这里的,大约有四十几名警察,其中刑警支队有二十来人,治安支队那边,抽调了二十几个人。都是郝馨予鹿扇反复甑别之后,认为是比较靠得住的。治安支队抽调的二十几个人,还有一多半是从省厅和其他市局那边支援过来的,论业务能力,固然是好手,没说的,短板就是对银州的情形不够熟悉。剩下六十几名武警战士,均是机动大队的精锐,卫健亲自挑选出来的,个个是好汉子。   一眼望过去,绝大部分都是年轻甚至稍带点稚嫩的脸庞,部分武警战士,年龄未曾没有超过二十岁。   面对着这些热血男儿,这些脸上带着崇拜仰慕和无限忠诚之意的年轻人,秦伟东当然有义务去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绝不愿意他们舍命相搏。秦伟东的指导思想,一直都很清晰。犯罪分子这回没抓到,下回可以再抓,这些年轻的干警战士,如果残废或者牺牲了,却是永远都难以挽回的损失和无法弥补的遗憾。   打击犯罪和保护公安干警武警战士的安全,并不矛盾。   秦书记面前的方阵,依旧如钢浇铁铸一般,纹丝不动。但一些干警战士的眼神,却略略起了一些变化。   “第二点,这一仗,必须要干净利落,打出我们的威风。大家都看到了,这几位是电影摄制组的同志,首都来的,大导演精心挑选的,和大家一样,都是精兵强将。待会抓捕犯罪分圌子的时候,我会跟你们一起去,这些拍电影的同志也会跟大家一起行动。整个抓捕的过程,他们都将拍摄下来。没错,就像大家想的那样,我们银州的打黑行动,将要拍成一部纪实片。”   钢铁方阵之中,似乎有一股凛洌的气质,正在升腾而起。   年轻的战士们,都露出了兴奋不已的神色。   拍电影!   他们将成为一部电影的主角!   此番行动,银州市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的英姿,将传播到全国各地。   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比任何战前动员都更加具有激励性!   “第三点,我现在正式授权给大家,在抓捕过程中,如果遇到歹徒暴力反抗,或者持械行凶,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开枪!直接击毙犯罪分子!”   秦伟东的声音之中,也升腾起一股杀气!   “大家都明白了吗?”   “明白!”   会议室内,响起整齐无比的雄壮声音。   秦伟东大手一挥,坚定地下达了命令:“出发!”   “是!”   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分三路奔赴停放在操场上的警车和军车,脚步整齐,铿锵有力。   “胡支队,走,你和我指挥第一队!”   鹿扇随即朝身边的胡言德说道。   “啊?好的,走!”   胡言德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实话说,整个这个誓师大会,最感到吃惊的和不解的,就是胡言德了。他是和鹿扇一起来参加大会的,自始至终,鹿扇都跟他站在一起。   来这里之前,胡言德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局里要对他采取什么行动,紧张得不行。只是猝不及防之下,胡言德也不敢反抗,只能硬着头皮跟鹿扇一起来了。   来到武警支队司令部,看到会议室里那些熟悉的面孔,胡言德才确信,不是要对他采取行动,暗暗舒了口气。要对付他胡言德一个人,压根就用不着出动一百多警察和武警战士。   等到听了郝馨予的安排和秦伟东作的战前动员,胡言德才知道要搞这样的大动作,却更加不解了。怎么秦伟东会让他参加这个行动?难道秦伟是想东借此向自己传达“合作”的信号?只要自己配合他搞定了银州的大部分流氓混混,就不再搞自己的名堂?   怎么可能?自己的亲弟弟胡言良被秦伟东亲自“抓进去”了,现在可以肯定是死罪!   与秦伟东有不共戴天的死仇!   胡言德想得脑袋都大了,也没有得出正确的结论,只能晕晕乎乎的跟着鹿扇一起往外跑。不管怎么样,眼下这个行动,肯定是回避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