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300章:杀人立威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300章:杀人立威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胡祖青羞得无地自容,不住地跺脚。   范春雨倒是比较冷静,上前抱住鲁冰,低声说道:“大嫂,起来吧,一家人,什么事不好商量?”   这个话,就好像有某种魔力,一下子止住了鲁冰的哭闹,抽泣着站起身来,在周全身边坐了,不住地抹眼泪,身子轻轻发着抖。别看鲁冰表面比范春雨厉害得多,实际上,她自己也知道,比不上这位干弟媳妇。范春雨温柔和善,关键时刻,却是很能拿得定主意。对范春雨的意见,周全一贯都是尊重的。   “祖青,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说清楚!”   周康裕厌恶地瞪了干儿媳一眼,便转向胡祖青,沉声问道。   “爹,不用说了,胡言良确实是犯了死罪!”   不待胡祖青说话,周全便开了口,声音很是低沉,目光并不望向大哥大嫂。   “你说那个杀人案?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不关胡言良的事,他没有动手!”   周康裕马上就说道。这样的事情,可以瞒住老太太,却瞒不住老头子。周康裕清楚着呢,要不,在以前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连饭都吃不饱,周康裕也不会勒紧裤带,自己吃糠咽菜,亦要供三个子女上学。周康裕深信,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道理。   老周家无权无势,唯有读书,才是子女们跳出农门,出人头地的唯一出路。   事实证明,老头子的坚持非常有道理。   周全苦笑一声,不说话。   那个杀人案,胡言良的证据不足,周全清清楚楚是怎么回事。就算撇开这个杀人案,如果将胡言良干的那些罪行都抖落出来,也是死罪难逃!   胡祖青不知该如何启齿。胡言良的事情,这几年真的让他操碎了心。本质上,胡祖青是非常忠厚的一个人,胡言良的所作所为,完全超出了他的底线,却奈何不得,那是他的亲生儿子。每次在妻子的逼迫之下,四处去求爷爷告奶奶为胡言良擦屁股,胡祖青都有一种下地狱的感觉。   一辈子的脸面,一辈子的尊严,都被这个不肖子破坏得干干净净。   “干爹,干爹,您说得对,那个杀人案,真的和胡言良没什么关系,公安局那边,早就结案了的……现在他们又翻出来,还说是秦局长亲自点名要办的大案要案,还说什么胡言良得罪了秦局长,秦局长要杀人立威……干爹,胡言良不是那样的人啊,他是不听话,但他没有杀人啊,你要给说句公道话啊……。   无奈胡祖青恒始终不开口,鲁冰心里恨得牙痒疙的,又不管不顾地叫嚷起来。   最开始,胡言良被公安局抓起来的时候,鲁冰并不是十分在意。这几年,类似的情形发生过好多回了,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或者压根就是光打雷不下雨。无非就是去公安局找熟人一起吃个饭,送点烟酒礼品什么的,过几天胡言良就出来了。   市委书记的大牌子,可不是说着好玩的。全银州,只要周全发句话,谁都得给几分面子。   但这一回,鲁冰失算了。她电话约人吃饭,公安局的那几个朋友,竟然一个个推三阻四,谁也不肯赴约。这在以往,是从未发生过的情形。鲁冰这才有点着急,猛然醒起,胡言良此番得罪的,可不是一般的人,得罪的是新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秦伟东,据说胡言良当时还打算拿刀子捅秦伟东来着。看来是秦伟东准备收拾胡言良了。鲁冰意识到情况不对,随即加大了“活动”的力度。   鲁冰是个很善于钻营的人,尤其擅长“扯虎皮做大旗.”自从周全在银州官场渐露头角之后,鲁冰便益发的活跃起来,打着周全的大牌子,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到处活动,成功结下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还借助地改市,原银州区一分为二的机会,成功将胡祖青由一名普通的粮食局干部运作成为银州区粮食局副局长。   鲁冰这一加大活动力度,很快就收到了效果。公安局的某位负责人告诉她,胡言良的案子,确实是秦伟东亲口下了指示,一定要严查严办。以前那个杀人案,也必须要重新侦办,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   鲁冰一听,冷汗便下来了。   秦伟东这是要借胡言良的人头立威啊!   胡言良杀人案的内幕,鲁冰比公安局的侦办人员还要清楚,这一切本来就是她一手操办的。把这个案子翻出来,秦伟东要杀胡言良的心思,可就一清二楚了。胡言良本身不算什么,银州市的流氓团伙,大大小小十几个,比较而言,胡言良只是小儿科。杀一个这样“级别”的小流氓头子,在银州本不足以立威。但胡言良另外的一个身份却是非同小可。   连市委书记的干侄儿都被杀了头,秦伟东的威望,立即便会飙升。   鲁冰听说,这个秦伟东,来头极大,乃是原省委副书记现政协主席郭天明的女婿,原省委书记刘欣田的大秘,与首都超级豪门老张家的关系也很特别。省委左书记亲自点的将,来银州搞大整顿的。在银州市,别人怕周全,秦伟东可不怕。   鲁冰尽管本身并不是领导干部,这么多年和领导们打交道,对于官场门道,也可谓门清了。知道这新官上任,一定会烧几把火。秦伟东杀胡言良,打周全的脸,就是一把好大火!   从公安局那几位熟人的谨慎态度来分析,鲁冰也知道这一回情况特别严重。人家都不大愿意和她呆在一起,更不要说帮忙了。在秦伟东正要立威的节骨眼上,谁会冒那么大的风险来帮胡言良开脱罪责啊?关系再好,也不如自己的乌纱帽那么重要!   除了周全亲自出马,没人能够救得了胡言良!就是去省城找何迎灿副书记,也要靠周全来落实。何副书记不可能为了胡言良的事,向秦伟东“求情”!   当下鲁冰也不再顾忌什么,嘴里连珠炮似的,将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自然,措辞是很注意的,刻意回避了胡言良所犯的罪行,将重点都放在秦伟东身上,总之在鲁冰嘴里,秦书记是比胡言良还要坏得多的阴险小人。   “爹,妈,这一回啊,胡言良是倒霉了,人家想要借他的问题,来搞小全啊……言良就是个小孩子,他懂什么呀?杀了他,小全在市里就没有什么威信了……呜呜,我家胡言良怎么那么背时啊…………”   鲁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喋喋不休地说道。   胡祖青脸色变幻,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   “小全啊,你救救小良吧,啊,那是你大哥的独苗啊……”   老太太完全急了眼,不待鲁冰说完,马上就朝着周全说道。至于什么杀人立威,什么政治斗争,老太太是完全不明白的,她只知道,有人要杀她的干孙子!   这个绝对不行!   “妈,这个事情,不简单!”   周全闷闷地说道。   “再不简单吧,也不能眼睁尊看着你侄儿给枪毙了啊?小良……小良那孩子,你以前多喜欢他?每次来家,都要抱他出去买糖吃的,你都不记得了?”   老太太急急说道,声音里充满着惶急和哀愁,也有些许愤懑之意。   “妈…………”   周全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眼见得老太太还要再说,周康裕喝住了老伴:“别吵了,你们让周全安静一下。这是大事,他得考虑清楚了,你们吵什么?”   胡祖青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说道:“爹,妈,小全,春雨,我……我先回去了…………”   “哎哎,你怎么现在就走了?”   鲁冰猝不及防,急急忙忙去拉扯胡祖青。胡祖青一甩手,将她甩到一边,转身就出了别墅。鲁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周康裕闷声说道:“鲁冰,你先跟祖青回去,让小全好好想想!”   鲁冰犹豫片刻,跺了跺脚,也跟着跑出去了。   客厅里骤然安静下来,周康裕拿起茶几上的香烟,递给儿子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父子俩闷闷地抽烟,老太太满脸愁云惨雾,却也不敢再说话,生怕打乱了儿子的思绪。   范春雨低声说道:“妈,你先回房间休息吧,让周全安静一会。”   “呃…………,。   老太太点头答应,长长叹息一声,在范春雨的搀扶之下,慢慢去了自己的卧室。   一支烟堪堪抽完,周康裕也站起身采,说道:“小全,不管怎么说,胡言良也是你大哥的亲儿子……当年,要不是祖青的父母,你爸你妈还不知是怎么个了局!再说,何副书记与祖青家的关系你也得考虑!”   周全身子轻轻一震,正往嘴里送的香烟停顿在了那里,久久不吭声。   周康裕无声地叹了口气,也缓步离开了客厅,回了自己的卧室。   不一会,范春雨走了过来,挨着周全坐下,默默地从他手里取过已经燃尽的香烟,揌灭在烟灰缸里,低声说道:“周全,你要想清楚了,现在银州的局势,很复杂。再说,秦伟东书记依我看也不是特意杀胡言良立威,他可能是真的想为银州人民做点实事。”   说着,范春雨向儿子的小卧室望了一眼。儿子年纪虽小,却很懂事,外边客厅闹得天翻地覆,小家伙就是能沉得住气,不出来凑热闹。   范春雨这是在提醒周全,得为自家儿子将来的前程考虑一下。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