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97章:第一颗祭旗的头颅(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97章:第一颗祭旗的头颅(2)

  秦伟东的神情严肃起来,说道:“力亚同志,十里府派出所的反应,确实太迟钝。你们分局在队伍建设上,还有待加强啊!”   涉及到正儿八经的工作,秦伟东从来不马虎,错了就是错了,绝不会胡乱和稀泥。   田力亚便露出尴尬的神色,连连点头,说道:“是的是的,秦书记,我向您检讨……今后一定大力加强队伍建设,绝不会再发生类似情况了。”   田力亚这话,说得很满。可是当此之时,他也只能这么说。田力亚很清楚,领导在批评你的时候,你越解释越麻烦,只能顺着领导的意思表决心,这才能避免在领导心目中形成“强项跋扈”的坏印象。至于工作应该怎么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多年的官场常识告诉田力亚,在领导面前拍胸脯表态是一回事,实际工作又是另一回事,完全不能混为一团。   就像何福明、李成钢,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而且在各类公共场合讲话的时候,拿着稿子,义正词严,俨然就是正义的化身,全市人民的保护神。   秦伟东望了田力亚一眼,紧盯着问道:“力亚同志,此话当真?你保证银州区局和下面的各个派出所,今后不再发生类似情况?”   田力亚便愣怔了一下。   秦伟东竟然会如此追问,实在大大出乎田力亚的意料之外。这是让他立军令状么?   秦伟东目光炯炯地瞪视着田力亚,没有半点要“不了了之”的意思。   田力亚益发窘迫不已,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是的,秦书记,我一定尽力抓好工作,争取类似情况不再发生……”。   “力亚同志,不是争取,是保证!”   秦伟东丝毫不为所动,随即便纠正了田力亚话里模棱两可的含糊搪塞之词。   “是,秦书记,我保证!”   田力亚被逼无奈,额头上冷汗顿时便下来了。心里头暗暗腹诽。   保证?   我怎么保证啊?   你秦伟东是市局的局长,你能保证市局今后不发生一起类似的情况?   可官场就是这样,官大一级压死人。从来都只有下级向上级保证,上级是不需要向下级保证什么的。市局怎么样,是秦伟东的事。银州区局那就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犯了,秦伟东便要处置你,名正言顺!   秦伟东再次认真地望了田力亚一眼,缓缓说道:“力亚同志,不是我在逼迫你。及时出警,维护社会安定团结,是我们公安机关的基本职责。如果这一点都不能做到,那我们还能做什么?政府设置公安局的意义何在?老百姓养活我们的意义何在?”   田力亚又连连点头,说道:“是,秦书记,你的教导完全正确,我一定牢记指示……”   秦伟东摆了摆手,说道:“力亚同志,客气话就没必要说了。我对工作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必须尽职尽责。每一个干部,都必须尽职尽责!工作做好了,就是好同志,没有别的评判标准。”   这句话随口而出,并无丝毫做作之意。事实上,秦伟东以前就是这么做的,他提拔干部的唯一标准,就是德才兼备!官场上流行的“跑跑送送联络感情……”之类手法,在秦书记面前,不适用。也许田力亚不一定能马上认同秦书记的用人标准,但那没什么,秦伟东还得说。将自己的用人标准毫无掩饰地摆在台面上,让大家都清楚。至于要不要按照这个标准去做,那就是同志们自己的事了。人各有志,秦伟东决不强求。但你做不好工作,想要强求秦书记的认同,得到提拔重用,那也绝无可能。   这句话如果在别的领导嘴里说出来,田力亚自然绝不会当真,不过眼下,他却真的听进去了。看秦伟东郑重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传闻之中,都说秦伟东是“官场异类”,还真是有那么点意思了。   “是,秦书记!”   田力亚也郑而重之地点了点头。   “嗯,那你谈谈吧,胡言良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伟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   田力亚便端正了一下坐姿,微微往沙发里面挪动了一点,坐得踏实了些。要汇报胡言良的情况,可不就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了。老是以这种半边挨着沙发的姿势坐着,可有多别扭?时间长了,腿和腰都受不了。   “秦书记,听说胡言良有些背景。”   田力亚没有马上汇报案情,而是很谨慎地说了一句。   秦伟东点点头,说道:“可能是有这么回事。”   田力亚便吞了一口口水,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说道:“秦书记,这个情况是真实的,胡言德胡言良兄弟与省委领导有些关系,而这位省委领导与市委主要领导关系不错。”   秦伟东知道,田力亚所谓的市委主要领导是谁,就是市委书记周全,而省委领导不是组织部长黄松,而是省委副书记何迎灿。   何迎灿现在省委排名第三,分管党群以及日常工作,可谓位高权重。   从田力亚这个小心谨慎的神态之中,可以看得出来,田力亚对周全是很忌惮的。这也正常,尽管在银州,龙昌盛才是真正的一把手,周全这位市委书记,有点名不副实。但对于下面的普通干部来说,周全依旧是高高在上,难以企及的大人物,最起码也是“二把手”吧,而且深得龙昌盛的信任。龙昌盛年事已高,再干两三年,就要退休的了。到那个时候,周全如果没有调离,就将成银州真正的“一哥”。   秦伟东似乎并未受到多大的震动,脸色依旧平静。   见秦伟东对这个事情比较感兴趣,田力亚便打叠起精神,仔细汇报起来,脸上也露出了神神秘秘的样子,似乎在汇报着某个秘密。应该说,田力亚在这个方面,颇有一点天赋。所谓和领导培养感情,也不一定局限于“跑跑送送”,勤跑勤送只是前提,如果本身不会来事,依旧很难上得去。所谓来事,涵盖的范围就比较广泛了。类似现在这样的“密室详谈”,就是一个很好的环境。会来事的人,往往会努力创造出一种亲密的气氛,让领导不知不觉间便“堕入其中”,受到这种亲密气氛的影响,将汇报者当成了可以信赖的心腹。   秦书记刚刚到任,肯定对市里其他领导的家庭背景,不是那么明白,田力亚当得向秦书记汇报清楚。只要这一回在秦书记面前留下了好印象,不说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起码可以想办法保住现有的位置。   秦伟东微微颔首。田力亚的汇报主要集中在周全的家庭上,他家兄弟姐妹多,长兄当父,周全比兄弟姐妹大好几岁,弟妹幼小之时,周全对他们十分关照,倒是很有可能,兄弟之间的感情,估计也比较深厚。   “不过胡言良这个二流子,嗨,当真是很不争气。高中没读完,就在家里待业,打架闹事,坏事干了不少,眼下,是十里府商业广场那边的一霸,纠集了一帮流氓地痞,横行霸呃……”。   简单谈了周全的家庭情况,田力亚便适时打住,开始汇报胡言良的事情。一说到胡言良,田力亚便“义愤填膺”了。   随着田力亚的汇报,秦伟东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按照田力亚说的,胡言良还真是个无恶不作的流氓恶霸,昨天十里府广场发生的案子,对于胡言良而言,只是家常便饭,他以前干过很多回。田力亚的言辞说得很隐晦,内里意思却是明明白白。胡言良涉及到很多起严重的罪案。其中包括杀人,*,伤人致残等等非常恶劣的案件。虽然有一些案子,是流氓恶势力之间的仇杀争斗,但所犯罪行,确实十分严重。   田力亚汇报说,一年多前,胡言良就因为一个杀人案,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后来却又因为证据不足,免予起诉。现在那个杀人案,依旧在补充侦查阶段,久久未决。   “秦书记,这个案子在当时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当街杀人……现在市局还在侦查。”   田力亚低声汇报道,很是谨慎。   秦伟东蹩眉说道:“当街杀人,为什么还要侦查这么久?”   “这个我就不是那么清楚了,这个案子是市局刑警队在直接侦办的,据说主要是证据不足。”   秦伟东点点头,又端起了茶杯,双眉紧紧蹩了起来。   胡言良之所以能逃脱法律的严惩,恐怕还是与省委副书记何迎灿有很大的关系。   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胡言良等小丑!   “田局,胡言良与何副书记到底是什么关系?”秦伟东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胡言良与省委副书记何迎灿、市委书记周全好的事,都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是在办一起案子中,偶然得知。”田力亚道。   “力亚,不管是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是,书记!”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出水芙蓉》 《官梦》 《组织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