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95章:霸王行动(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95章:霸王行动(3)

  夜已经很深了,银州市武警支队司令部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   在十里府派出所召开的临时局党委扩大会议,开到十一点钟左右,散会之后,秦伟东径直去了武警支队驻地,电话召唤郝馨予、卢春晓、胡保平、鹿扇四人,去往武警支队继续开会。   之所以选择在武警支队开会,一则是为了保密需要,二来这个会议,也要武警支队队长卫健参加。倒不是说在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开会,就会泄密,会议内容是肯定不会泄露出去的,但秦伟东只召集郝馨予、卢春晓、胡保平、鹿扇开会,却不免会引起公安局其他领导同志的猜疑和不满。秦伟东认为,没有必要人为地制造矛盾。而且,目前布局尚未完成,也要尽量避免打草惊蛇。   秦伟东没打算将银州打黑,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虽然要做到毕其功于一役不大现实,但也不能拖得太长,如果让银州流氓团伙之中的一些重要头目嗅到气息不对,提前跑掉,在全国各地流窜,今后想要抓到他们,难度就太大了,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也会增加许多。   而这些重要的流氓头目,如果没有一举被擒,秦伟东觉得就不能对外宣布银州的治安整顿,已经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只能是阶段性的胜利。卫健本来已经睡下了,被秦伟东一个电话吵了起来,听说秦书记要来武警支队司令部开会,二话不说,翻身下床,穿戴整齐就赶到了司令部办公室迎候秦伟东的到来。   “馨予,你说说看,现在就开始巡逻,有些什么难度?”   六个人围桌而坐,秦伟东面向郝馨予,直截了当地问道。   郝馨予说道:“书记,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巡警没有经验。根据你的指示巡警大队和机动大队的组成人员,必须政审和业务素质全部过硬,还要相对比较年轻,体力好。我们已经从银州市局那边调了二十几个人过来,加上省厅支援我们的人手,目前有经验又比较可靠的巡警只有四十来个左右,这么一点人,完全不敷分配,想要全市巡逻,基本不可能。”   见秦伟东双眉紧蹙,没有马上说话,胡保平说道:“书记,我依旧是那个意见,心急吃不得热豆腐。银州的社会治安混乱,已经病到了骨子里面,想要马上扭转过来,难度不小。我建议,还是应该等巡警大队和机动大队的建制健全了,人员训练到位之后,再展开大动作。现在就搞,太仓促了。效果不理想,而且也会打草惊蛇。”   秦伟东刚到银州那会,胡保平还存了一点观望的心思,但是随着秦伟东的放权以及和秦伟东正面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胡保平已经打从心眼里认同了秦伟东。这位年轻的书记,真的如江汉那边传说的那样,是个十分正直的人,看人不戴有色眼镜,只问工作不问其他。   胡保平也是个直性子,至今未曾改变他业务骨干的性格,涉及到业务上的问题从来都是有话直说,不拐弯抹角。在他看来“报答”秦伟东信任的最佳方式,就是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份内工作,不要因为急于表现而犯下错误,以免功亏一篑。   秦伟东抽着烟,沉吟稍顷,摇了摇头,说道:“老胡,单纯从业务层面来说,我赞同你的意见。但是,今天在十里府广场发生的案子,让我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胡言良他们那伙流氓混混,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胡作非为,如果我们再等两个月,又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群众遭到残害。就算有麻烦,就算是打草惊蛇,巡警也必须马上上街。再大的困难,都必须由我们来克服,而不是让我们的群众去承担!这是原则!”   胡保平悚然动容。   胡言德的脸色阴沉,不过一会又恢复如常。   秦伟东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平静,没有丝毫做作之意,可见在他心目中,就是这么想的。   按照很文艺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对人民群众的无限忠诚!任何时候,秦伟东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俱皆是从群众的角度去考虑的。   再大的困难,我们自己来克服!   不能将这灾难,转嫁到群众的头上去。   卫健缓缓说道:“秦书记,如果巡警大队人手不足的话,我们武警可以支援。机动大队四百多人,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动。””   秦伟东点点头,说道:“好,那就是这样。馨予,现阶段,以武警机动大队为主力,局里的巡警大队和机动大队作为辅助力量。武警机动大队,以五人小组为单住,进行巡逻。每个巡邃小一组再加两到三名公安干警……以老带新,每个巡逻小组,都要确保有一个熟悉地形的人员。现阶段,暂时实行两班制巡逻,晚上十二点到早晨八点这段时间,街面上人流量很少,可以暂时不列入巡逻的时段。具体巡逻的区域,你们去确定,要尽早拿出可行的方案来。三天时间,够不够?”   郝馨予想了想,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够了。”   秦伟东又转向卫健,说道:“卫队,兵力调动的手续,要劳你费心了。”   尽管秦伟东是银州市武警支队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名义上,他有权调动武警支队的任何一支兵力,但必须是在明文规定的几种紧急情况下,才可以调兵,而且兵力调动的规模,也有明确的限制。现在银州市公安局需要调动整个机动大队上街巡逻,兵力调动的手续,必须完备,层层上报,获得上级指挥部门的许可,机动大队才能正式出动。   卫健答道:“是!”   一般情况下,秦伟东也不会当真插手武警支队的兵力调动,这个是红线,不能随便逾越的。   一直没吭声的鹿扇说道:“书记,既然巡警要上衙巡逻的话,我看,可以采取一定的行动了,先端掉几个小流氓团伙再说。也好振奋士气!”   这段时间,鹿扇一直忙于对治安支队内部的整顿和掌控,找人谈话,做政治思想工作什么的,好久不曾“活动筋骨”了,鹿支队有点闷得慌!   秦伟东没有急着应诺,对郝馨予说道:“胡局,你的意见呢?”   在具体的业务行动上,秦伟东从来都是采取相信专家的策略。鹿扇的经验固然也堪称丰富,但毕竟太年轻,和胡保平比较而言,还是有些差距的。而且此时询问胡保平的意见,也是表示对胡保平的信任和尊重,算是笼络人心的一种小手段吧。   胡保平略一沉吟,望了一眼鹿扇,说道:“书记,现在马上动手端掉几个小团伙,确实可以起到振作士气的作用。关键是怕打草惊蛇,让几个大流氓头子跑掉,就得不偿失了。”   鹿扇说道:“那几个大头子,不会急着跑。他们在银州作威作福惯了,也不是轻易能下得了那个决心的。”   胡保平说道:“鹿支队这个话,是有道理。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看这个事,还是由刑警支队来搞吧。可以用侦破陈年积案的方式,把几个小流氓团伙的主要骨干成员,先抓起来。这样比较不容易引起那些大团伙的注意。而且刑侦工作相对比较独立,保密性也比较强,局里其他领导,也不好插手。”   这些年胡保平分管刑侦,尽管很多时候只是挂了个名义,但相对而言,刑警支队要算是现阶段银州市局“最得力”的部门了,胡保平对刑警支队还比较有信心。   “老卢,你的意见呢?”   秦伟东问道。   卢春晓性格比较沉稳,见秦书记动问,便沉声答道:“没问题,坚决服从领导的安排。”   “我看这次行动就叫霸王行动,取突击、一鼓作气全歼之意,借用一下当年盟军诺曼底登陆时的军事行动代号。”秦伟东道。   此事自无异议。   当下大家又再仔细讨论了一些细节性的问题,差不多一点钟左右,秦伟东的蓝鸟车,才离开武警支队驻地,开往市委常委院。   在车上,秦伟东拿起手机,给高强拨了过去。尽管已经是深夜,但高强这个时候,一般是还没有睡觉的,这小子的夜生活太丰富了。   “喂,哪位?”   秦伟东料事如神,电话那边,很快就响起了程山略带喘息的声音,听这喘息声,搞不好高公子正在“工作”呢,好事被秦书记给搅和了。   秦伟东才不去理会,径直说道:“高强,是我。有个事,你给安排一下。”   “秦书记?”   “嗯!”   “什么事啊?”   “你跟高叔叔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派个摄制组过来,要精干的,人数不要太多。”秦伟东所谓的高叔叔,就是高强的老爸,高强的老爸在老张家的“关照”下,已调任华夏电视台台长。虽然还是副部级,但比《正大日报》的副总编就要显赫得多了。从此以后,高强就成了秦伟东的铁哥们。   如此深夜,由高强转述比较妥当。   老张家的姑爷的事,自是要办好。   “大哥,干嘛呢?你想拍电影啊?”   “对,拍一个打击黑社会恶势力的纪实片。动作要快,就这两三天,把人给我派过来。”   “好嘞,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谈到正经事,高强倒也不含糊,马上就答应了,随即笑着说道:“大哥,怎么样,银州好玩吧?在那边能适应不?”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秦伟东微笑说道。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运转官场》 《最美的时光》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