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91章:现实中的大片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91章:现实中的大片

  夜。   银州区商业街。   郝馨予说银州这个商业区,搞得有点意思,自然也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在商业街的中心地带,设置了一个不小的广场,搞了些雕塑,树木和其他布置,看上去气势很不错。商业广场也是银州市民夏天晚上消暑的好去处。尽管银州的社会治安状况很乱,这个时候广场的人流还是比较大的。在人多的地方,大伙自然觉得比较有安全感。   秦伟东微笑说道:“妹子,去那边坐坐,休息一会吧。”   “好。”   郝馨予欣然答应。   在一颗樟树下的石凳上坐下。此处几无旁人。   “东哥,这几天大伙都在议论,说你厉害呢!食人鱼案发生了好几年,市公安局半点线索都没找到,而你两天就告破了,大家说你很牛!银州市到处都在议论你!”   “其实食人鱼案并不复杂,只是我不怕得罪人而已。市公安局的侦查干警接连失踪,而又找不出半点线索,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那就是我们内部与犯罪份子相互勾结,而且这个内鬼的地位应该很高。经过胡副局长对此案的详细介绍,我更加坚定了推测。”   “于是,你就来个引蛇出洞,带与犯罪份子有杀夫之仇的叶飘雪去野狼水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引出犯罪份子。”   “不错。经了解,叶飘雪的身手很好。带她一起,又可以对手产生轻视的想法。”   “食人鱼是故弄玄虚,其实就是野狼水库内的一种超大鱼。孙雨明、李成钢与贩卖文物的犯罪份子勾结,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故意在现场留下刻字的鱼刺。”   “嗯。”   “听说,死亡之神有四人,武功很高?”   “嗯。”   “龙副书记恨恼火,但是最近并没有什么动作。”   “嗯。”   “孙雨明、李成钢都是龙的嫡系,他怎么会毫无反应?”   “也许与陈敬民书记的到来有关系。”   秦伟东与郝馨予正小声地说着食人鱼案,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似乎有状况,许多人黑压压地围城一圈,圈子中间传来惨叫声,好像有什么案情发生了。   秦伟东脸色一沉,与郝馨予大步上前。   郝馨予跟在了后面,白嫩的的小手摸了摸腰间闪闪发亮的特制皮带。她这条皮带,其实不应该叫皮带,而是一根钢带,和市面上流行的一种金属腰带十分相似,不取下来仔细研究,是分辨不出来的。实际上,这条皮带是纯钢打造每一节扣眼里,俱皆嵌入一柄一寸多长的小小飞刀。   整个这条纯钢腰带,本身更是一件合用的兵器。这原本就是郝馨予的拿手绝技。从部队转业,无论远战近战或者贴身肉搏,这条纯钢腰带俱皆能满足她的需要。   “你妈的,我让你嚣张!”   “打死他打死他……”   刚挤进人群,便听到好几个人在气势汹汹地叫骂,伴随着一阵阵的殴打之声。   上百人围成一个大大的圈子,圈子的中央,一名穿着T恤衫牛仔裤的年轻男子蜷缩在地,满身鲜血,三个同样年轻的男子,正在对他拳打脚踢,其中一人,手里更是挥舞着一条军用皮带啪啪地抽打在那个年轻男子的身上。被打的年轻人,双手抱头早已没了声息。   大约三四步开外,另有四五名穿着黑色背心,大脚灯笼裤的年轻男子死死揪住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那个女孩泪流满面,身上衣衫不整,不住地低声哀求,要他们别打了。尽管惊恐欲绝,还是能够看出来,这女孩子长相秀美,身材苗条,算得美人胎子。   “王八蛋,老子就是要搞你老婆,怎么的,你不服气啊?老子现在就搞给你看!把这王八蛋拉起来,让他看清楚,老子怎么搞他老婆……”   挥舞着军用皮带的那个年轻男子,大约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留着长头发,也穿黑背心,大脚灯笼裤,满脸凶悍之色,不住地叫嚷,显见得是这伙地痞流氓的头头。这伙地痞流氓,腰间围着皮带,皮带上挂着刀鞘,很显然俱皆是有武装的,刀鞘很长,差不多有一尺长短,其中两个皮带上还斜插着一把看上去像发令枪的枪械,应该是*。   而围观的一两百人,就在离这些流氓混混约五六米远的距离上,围成了一个圆圈,一些人脸上露出不忍之色,也有少数人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更多的人,则是显得很兴奋。显然将这个场景当做某种“大片”在欣赏。   有血腥暴力,接下来马上还会有“刺激”大片。   这也要算是银州的特色了。换一个城市,碰到这样大队的流氓施暴,群众早就远远避开,就算要围观,至少亦在二三十米开外,一旦情势不对,可以拔腿就跑,免得殃及池鱼。   可银州不一样,对于银州的群众来说,这样的场景,不说司空见惯,起码也是家常便饭。根据秦伟东了解的情况来看,前几年,银州刚刚乱起之时,那真是“群雄并起”每一条街道,都有小流氓混混组成的团伙,这些流氓团伙为了争夺“地盘”彼此之间经常发生火拼。   那是真正的火拼,不是说着好玩的。   按照银州流氓混混内部的“行话”,这种流氓团伙之间的火拼,称为“冲街”!   所谓冲街,就是两伙流氓约定在某一条街道进行“决斗”,事先发布“通告”告诉这条街道的居民,某时某刻要冲街,大家都识相点,躲在家里别出门。冲街之时,凡是站在街道中间的任何人,都会成为砍杀的对来。   砍死勿论!   那是真正的大场面,蔚为壮观。   冲街之日,两伙流氓地痞,各自从街道的一端进入,人数在二三十人到七八十人不等。类似这种冲街,还有“阵型”。最前面是四条“管杀”,所谓管杀,乃是一种自制长柄武器,形状类似于冷兵器中的长矛,制作工艺并不复杂,乃是在一根空心钢管的前端,焊接一柄利刃,有的是匕首,有的是*。管杀的长短不一,短的在一米五左右,长的能有三米开外。   手持管杀在最前面冲锋的,往往都是流氓团伙之中最强壮也最悍不畏死的骨干成员,当然,也不排除个别头脑简单,很容易被人忽悠的家伙。   管杀之后,则是“火枪队”手持自制的长短火枪,数量不等,要看这个流氓团伙的规模以及“老大”的经济实力及组织才能。火枪队之后,则是砍刀队。武器是杀猪刀,大砍刀,西瓜刀之类。   一旦决定冲街,就表示两伙流氓之间的“利益纠葛”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必须要通过最惨烈的决斗来解决。两伙流氓在街道的中间相遇,然后老大一声令下,流氓们便即呐喊冲锋,砍做一团。   这个时候,临街一楼的所有房门,俱皆是紧闭的,胆小的群众,还要用许多的家具将房门牢牢顶住,以防万一,然后躲在家里,听着街面上的喊杀声,惨叫声,火枪声,一家老小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而一些胆大的群众,则从二楼三楼的窗户里探出头来,兴高采烈地观看着这难得一见的“盛况”。   冲街的过程极其惨烈,往往决斗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在这样的混战之下,两个流氓团伙的百十来号人,很容易就会“死伤殆尽”。当然,真正砍死的人,还是少数,但不需要多久,基本上就人人带伤。一般都会有一伙流氓先抵挡不住,拔腿就跑,另一伙追杀。杀到街道的另一头,便即收兵。而这场决斗,就算是有了胜负。从此输了的一方,便会被获胜的一方彻底驱逐或者“收编”再也不能“自成体系”。   往往等警察闻讯赶到之时,只剩下满地的血污,破烂的“武器”死伤者俱皆会被活着的流氓混混带走,也不会向对方要求“赔偿”医药费丧葬费全都自理,内部消化。   经过几年的不断砍杀,彼此“兼并”银州市渐渐形成了一个个比较固定的流氓团伙,有大有小。但势力小的流氓团伙,一般都有较大的团伙“罩着”不至于被吞并。   流氓团伙之间,“势力范围”基本划分完毕,冲街的情况,也就慢慢减少,而且随着“时代发展”一些流氓团伙的“武器装备”亦实现了更新换代,少数流氓团伙甚至拥有了从地下渠道搞到的仿制军用武器,比如“地下兵工厂”仿制的五四式*,其杀伤力之强,还超过了真正的*,而最大的缺点,则是性能很不稳定,经常卡壳。这种仿制的*,甚至一度流入了明珠,成为明珠黑社会的“杀手锏”因为其可以近距离击穿明珠警察的防弹衣,令得明珠警察谈虎色变。而因为这种手枪经常卡壳,打了一发子弹之后,就再也没办法发射第二颗子弹,也让犯罪分子十分头痛,被戏称为让明珠警察和黑社会分子都头痛的武器。   制式武器的出现,让冲街失去了意义,故此近两年,渐渐看不到冲街的情形了。但前几年不时发生的冲街,造成了大量的死伤残废,也让银州的治安状况,崩坏到了极点。   秦伟东刚刚了解到这个情况的时候,极其震惊。   孙雨明、李成钢虽然进去了,但银州的社会治安仍是任重而道远!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烧烤王妃》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