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90章:铁面阎罗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90章:铁面阎罗

  两天之后一大早,两台挂着省城牌号的小车,开进了银州市公安局。一名五十几岁,头顶微秃的男子由另一名四十几岁的西装男子陪同,在几名随从的簇拥之下,径直去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李成钢的办公室。   李成钢在办公桌后坐下,还没来得及端起茶杯喝一口茶,办公室的房门就被推开了。   李成钢双眉一扬,脸上露出怒意,不过转眼之间,就变得十分惊诧,忙不迭地站起身来,急匆匆地从办公桌后转出来,满脸堆笑。   “冯队……”   此时进门的冯队,正是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队长冯收。   冯收也不坐,就这么站着,神情严肃地说道:“李成钢同志,现在我向你宣布一个决定。你涉嫌一起刑事犯罪案,请跟我们走一趟!”   李成钢的冷汗,“唰”地流淌下来,脑袋里轰轰作响,乱成了一团麻。   怎么可能?   秦伟东、叶飘雪不是还在野狼水库钓鱼吗?据说,还有另外一个美丽的小妞陪在一旁,与秦伟东关系暧昧。   秦伟东在野狼水库过着双宿双飞的好日子啊!   就在昨天晚上,野狼水库那边还传来秦伟东一无所获的消息,并且说秦伟东被擒。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让李成钢难以置信。   这是李成钢绝对没有料到的。原以为死亡之神一出,秦伟东必败,没想到秦伟东去了一趟野狼水库,就是这样的结果。   省公安厅的刑警总队队长亲自到了银州市。   尤其令人紧张的是,事先谁都不知道这个情况。   省公安厅要抓捕市人大副主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银州市官场,没有得到丝毫的风声。   “冯队,我……”   李成钢还想挣扎一下,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实在是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李成钢同志,你不用解释了。你有什么意见,等到了省公安厅,可以如实向组织汇报。”   面对着冯收亲自莅临的巨大压力,李成钢心中兴不起丝毫的抗拒之意,只能乖乖地束手就擒。   车上,李成钢被两名身强力壮的年轻同行一左一右紧紧夹在中间,尽管是车内开了空调,冷汗还是湿透了李成钢的脊背和衬衣。   李成钢很明白,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从今往后,他的人生,将会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状况。这一刻,李成钢忽然很懊悔。   在银州市政府会议室,还发生了另外一幕。   一行七八名工作人员走进了会议室,领队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脸色刻板,不带丝毫笑意。   见到这个人,在座的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员,多数倒抽了一口凉气。   此人正是省纪委常委刘琳,省纪委出了名的“干将”,在楚南省干部队伍之中威名显赫,不知侦办了多少干部违纪的案件。   楚南省的地厅级干部,任谁见到刘琳,都要心里颤悠不已。   刘琳径直来到周全面前,用很低沉的语调说道:“周书记好!”   “刘琳同志,你好!”   周全点头还礼,脸上首次浮现出一丝笑容。   刘琳依旧沉着脸,以标准的官方模式说道:“周书记,我们受省纪委常委会的委托,到银州来查办案子。请周书记指示。”   周全尚未答话,会议室里的大多数人早已经吓坏了。省纪委要办案子不奇怪,但由刘琳亲自领队,直接来到市委市政府联席会议的会场,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实在太吓人了。   这不就明摆着,刘琳要办的案子,和在座的某些人有关吗?   县处级以下干部违纪,可还轮不到刘琳这位省纪委正厅级的常委亲自出马。   周全就笑了,说道:“刘琳同志,省纪委独立办案,没必要向银州市委请示。你们请自便吧!”   “是,周书记!”   刘琳一板一眼地答道,随即转过身来,面向与会众人。   “孙雨明同志,我们省纪委接到举报,有些情况,需要找你核实一下,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刘琳冷冰冰地说道,不带丝毫感*彩。   所谓孙雨明,就是银州市委常委、秘书长,曾是市委副书记、人大主任龙昌盛的秘书。   孙雨明顿时觉得浑身发软,身子软软地瘫在椅子上,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完蛋了!   自从秦伟东调任银州,孙雨明明就一直都忐忑不安,夜夜噩梦,不知道会在哪一天,忽然就被人从被窝里带走。眼见得龙昌盛应对有据,不急不慌地和秦伟东对掐,丝毫不落下风,孙雨明心里又燃起了希望,觉得事情并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但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怎么也躲不过去。   两名年轻办案人员,大步上前,来到了孙雨明身边。孙雨明使劲摇了摇脑袋,慢慢站起身来,倒是没有让人“搀扶”。虽然刘琳的嘴里还称呼孙雨明一声“同志”,那只是遵循着必要的程序罢了。任谁都清楚,没有足够的证据,省纪委绝不会轻易查办一位老资格的副厅级实权领导干部,更不会在市委市政府联席会议上将人带走。   孙雨明这一去,基本上就没有再回来的可能了,等待他的,只能是冷冰冰的铁窗和镣铐。   “不,不,刘常委,我……我没有犯什么错误啊……”   刘琳的话音未落,孙雨明便叫嚷起来,声音十分尖锐,充满着恐惧和绝望,额头上大汗澹澹而下。   “孙雨明同志,你有没有犯错误,你自己说了不算。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现在有很多证据表明,你的问题很严重,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刘琳依旧一板一眼地说道,冷冰冰的语气,直刺孙雨明的骨髓深处。   两名年轻纪委工作人员,大步来到孙雨明的身边,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胳膊,毫不客气地将他拉了起来。   “龙书记,龙书记,我没有犯错误啊……救我,救救我啊……”   孙雨明眼见大祸临头,再也顾不得什么脸皮和廉耻,涕泪交迸,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起来,甚至挣扎着想要抓住会议桌的一角,说什么也不肯跟纪委的人走。   刘琳眼里闪过一抹讶异之色。   他为官多年,形形*的干部见过不少,但像孙雨明这样的,还真是不曾遇到过。   这也太丢脸了!   孙雨明拼命向龙昌盛求援,龙昌盛却连正眼也没瞧他一下。   对龙昌盛而言,孙雨明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给他做一个“宣传”,向外界证明,不管你是谁,哪怕真的是一堆臭狗屎,只要你听我龙昌盛的话,就有可能当官,而且是当大官。   孙雨明虽说曾是龙昌盛的秘书,但也就是个跑腿的,殊无本事。主要是“忠心”,得到了龙昌盛的认可。   这么多年来,龙昌盛就是用这种发挥到极致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手法,维持着他对银州的绝对掌控。如今孙雨明已经完蛋了,再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龙昌盛也就弃之若敝履,毫不在意孙雨明的死活。   实话说,他现在也在意不了啦。   孙雨明还在拼命地哀嚎。   周全的双眉紧紧蹙了起来,脸上露出极度鄙夷的神情,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本来很严肃的联席会议,可不要叫孙雨明这个小丑给搅了局。   “带走!”   刘琳冷冰冰地下了命令。   两名年轻的纪检工作人员,随即用力架住孙雨明的双臂,半扶半拖,将孙雨明拉了出去。   刘琳朝周全点点头,便即昂然而出。   这位刘常委也当真是位妙人,自始至终,他只跟周全一个人打过招呼,济济一堂的银州领导干部,在刘琳眼里,俱皆成了空气。   “啊……”   会议室外的走廊上,传来孙雨明绝望的嚎叫,渐去渐远。   会议室内,则是死一般寂静!   “秦伟东,你好大的胆!你眼里还有银州市委市政府吗?”龙昌盛突然站起身,大声吼道。   “龙书记,这应该是省委的决定!”周全说道。   “什么省委的决定?!马上给秦伟东打电话,令他快速回来。银州市委的一名常委,发现了问题,竟然不给市委市政府汇报,直接向省里汇报,他秦伟东还是不是银州的市委常委!啊?”龙昌盛眼里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这么多年来,在银州有谁敢不把龙书记放在心中?!就是市委书记周全、市长王扬,对龙书记都是毕恭毕敬的,就别提像秦伟东这样新来初到的常委!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推开了。   一个中年人威严地走在前,秦伟东在后跟随。   楚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铁面阎罗”陈敬民。陈敬民任职省政法委书记以来,办了多起大案要案,人皆呼之“铁面阎罗”。   “陈书记!”周全、王扬、龙昌盛等忙上前招呼。   “大家是不是在问秦伟东书记在哪里?我亲自送他回来了!是我要求他直接向省政法委汇报的。此事,左书记也是同意的。”陈敬民道。   “是这样。”龙昌盛等笑着请陈敬民上坐。   秦伟东是有“尚方宝剑”,才敢这么做!秦伟东到银州,本就是省委书记左千秋亲自点的将。   “这几年来,银州的社会治安状况,非常不好,各类大案要案频频发生,当街杀人,砍人这样样的案子,在其他地方发生一起,都是了不得的大案,在银州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同志们,触目惊心啊,触目惊心!”   说到这里,陈敬民轻轻敲了敲桌子,加重语气。   “我不禁想问,这还是一个城市吗?这还是我们执政党领导的城市吗?这是战场!就算是战场,恐怕也没有这么残酷。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因为,银州几年形成了许许多多的流氓恶势力团伙。这些流氓团伙,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一两百人,纠集在一起,装备各式各样的凶器,什么砍刀,西瓜刀,杀猪刀,火枪,不一而足。甚至还有配备制式武器的,都成了流氓地痞的武器。这样的流氓团伙,充斥着银州市的大街小巷。请问在这样穷凶极恶的犯罪集团面前,咱们普通的群众,无辜的老百姓,还有一点安全感可言吗?这些年,我们银州的领导干部,在座的同志们,都在干什么?这种情况,难道你们真的一无所知吗?简直是渎职!”“啪”的一声,陈敬民的手掌,重重拍在了桌子上,声音也变得极其严厉。   “银州这几年来之所以出现如此差的治安环境,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有一些领导干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秦伟东同志干得好,干得漂亮!!”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危险啊孩子》 《组织部长》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