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89章:生死之战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89章:生死之战

  “我们就在这里等会,也许还会出现。”   “老鹰,我还是到处去看看吧。”   “也好。”   叶飘雪转身去了别的地方。   “大哥哥,这个姐姐好漂亮!”司马嫣然道。   “嗯。”秦伟东说了一个字,再不言语。   司马嫣然坐在他身后五米的地方画画。   天黑了。   秦伟东、叶飘雪、司马嫣然在水库边转了一整天,却再也没有发现食人鱼。   中餐、晚餐,都是吃的自带食物与水。   在水库北部的一处。   “野狐,你认为聂狼的父亲是死于心脏病吗?”   “老鹰,你怎么怀疑聂狼的父亲死因?”   “你想,这么大的一个水库,水库到他家有这么远的山路,一个有心脏病的老人能长期在这里看守吗?”   “也许他生前根本就没有发现有心脏病。在农村这种情况很常见。”   “那聂狼怎么说他父亲是死于心脏病?”   “也许就是一种猜测。”   “就是猜测,应该也是有些根据的。还有,你想,这种食人鱼的出现,应该不仅是现在,过去也会出现过。聂狼的父亲也许看到了什么秘密,然后被暗杀呢?你曾经的未婚夫不是也死得很是让人难以相信吗?!”   “老鹰,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我想,我们要找到食人鱼,必须得到聂狼的帮助。他父亲的死因,或许就是他帮助的动力!”   “好,我们就去找聂狼谈谈。”   当秦伟东、叶飘雪、司马嫣然走进小石屋时,聂狼在一张小木桌上写着什么。   那匹狼狗躺在他身旁。   “聂狼,你在写什么?”叶飘雪道。   “没写什么?”   “你在写对父亲的思念与悔恨!”秦伟东大声说道。   “不错!”   “你做过对父亲大不孝的事!”   “哦,没有!我对父亲只有思念!”   “你在撒谎,你刚才说了不错,那是你下意识,那是事情的真相!”   “我对父亲,有什么大不孝?”   “因为,你的父亲很可能不是死于心脏病。”   “我的父亲是死于心脏病。”   “那你说说他死时的情况。”   “他死时呼吸困难,因为他的双手一直按在心口上。”   “这并不能就说明他死于心脏病。你父亲平日的身体如何?”   “不错!”   “他经常在水库的大坝上锻炼?”   “不错!能一口气小跑好几个轮回。”   “小跑好几个轮回,得有几公里的距离。如果,他有心脏病,可能吗?”   “但也可能是死于其它的病。”   “聂狼,我看你的父亲是死于它杀。而且,你也已发现,只是不敢面对而已。于是,你经常讲父亲与狗的故事,思念、悔恨交织,永无穷尽!”   “我也就是怀疑。”   “不,你已发现了蛛丝马迹!”   “不错!”   “告诉你吧,我是银州市公安局长秦伟东。你可以把发现的一切告诉我。”   银州市公安局长,你是银州市公安局长?一个毛头小子会是地级市的公安局长?聂狼满脸的不信。   “聂狼,他是银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叶飘雪正色道。   “秦局长,我在一天夜里巡视水库,听到偷鱼贼说我的父亲是被他们一伙杀的,因为在偷鱼时,被父亲看见了模样。”   “这就对了。这水库的大鱼一般都在什么时候出现?”   “通常都是在晚上,白天还没有发现过。”   “可是,今日上午就出现了!”   “我在小屋不知道。一般来说,是在晚上出现。”   “你见过大鱼吗?”   “见过,有一百多斤的鱼。”   “野狼水库,哪来这么多的大鱼?”   “因为修水库时出了意外事故,死了十来个人,所以水库的鱼没有人买,鱼就没有捞。野狼水库的用途主要是农田灌溉。”   “出现的地点在哪?”   “你们随我来。”聂狼说完出了小屋,在前引路。   野狼水库的西部。   水库的旁边有一个草棚。   聂狼领着大家进了草棚。草棚的地上铺了稻草。   “秦局长,我们就在这等吧。”   “好的聂狼,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聂狼走了。   草棚内就秦伟东、叶飘雪、司马嫣然三个人。   四周的山上,不时传来狼叫。   “嫣然,你怕吗?”   “大哥哥,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司马嫣然的一双美丽的大眼亮晶晶的。   秦伟东笑了笑。   叶飘雪则若有所失。   “野狐,你去那棵树上吧!”秦伟东指了指一百米远的一棵大枫树。   “是,老鹰!”叶飘雪轻快地出了草棚。   “嫣然,你睡吧!我坐着保护你!”   “大哥哥,那你不累吗?”   “你睡吧,我还有事。”   司马嫣然躺在稻草地上。   子夜。   草棚内有些冷。   秦伟东脱下上衣盖在了司马嫣然的身上,可是司马嫣然却抱住了他。   “大哥哥,我好冷。”司马嫣然扑进了他的怀里。   幽香阵阵扑鼻。   她的一对高耸紧紧地贴在了秦伟东的胸口。秦伟东的某个部位有了反应,他立刻拉开了司马嫣然,横抱在双腿上。   不一会,司马嫣然又进入了梦乡。   秦伟东把她抱出了草棚。用稻草在地上铺了一层,然后把她放了上去。   秦伟东闭眼盘膝静坐在草棚内内。   天地间一片寂静。   “轰!”厚重的草棚顶部宛如被炮弹击中,猛然爆裂开来,大量的木头碎片如同一柄柄箭矢朝院落内迸射,覆盖向秦伟东。   同时,草棚外传来一声枪响。   盘膝静坐着的秦伟东,双手成虎爪模样,猛地朝地面一抓,直接将地面抓出几个小窟窿,整个人一个前冲翻滚,同时脚下一蹬,犹如猿猴一般直接跃上了屋顶。就在同一刻,很细微的声音响起——   “噗!”“噗!”“噗!”   连续三声!   三颗子弹,其中竟然有两颗擦着秦伟东身体,差点射中。   “装了*,他们两个终于来了。”俯在屋顶上的秦伟东目光冷冽,如冷酷的寒冰,右手悄然在裤腿上一抹,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匕。说是匕,实际上只是一柄普通的水果刀。   一飞刀在手,秦伟东气势更胜。   “呼——”空气传来低沉的呼啸声,一道高大强壮的身影如同一辆高行驶的坦克从门口猛地冲了进来,这是一个光头白人!   而同一刻,门口又出现了一个看似瘦小的黄种人男子,手持一柄银色手枪,这黄种人男子目光冰冷如同那千万年不化的冰山,就在那高大身影跃起的一瞬间,他朝秦伟东开枪了。   “噗!”“噗!”   连续两枪。   他开枪,和那强壮白人跳跃,配合的几近完美。   如果秦伟东要在屋顶,使用飞刀对付那个白人,分神情况下,面对子弹,绝对逃不掉。可是如果他全力躲避子弹,那面对近身战的强者,也将陷入困境。   一时间,秦伟东似乎没有办法了。   “哼!”   在白人开枪,黄种人跃起的一瞬间,秦伟东同样没有犹豫,脚下用力,草棚屋顶碎裂,秦伟东直接朝下方坠下。   这一坠,令对方二人攻势完全落空。   坠下的秦伟东目光似电,盯着上方,右手稳定的没有一丝颤抖,陡然,甩手——   “咻!”   黑暗中,飞刀璀璨如一道闪电,划过空间,穿透了屋顶的草。   “嗤!”那熟悉的声音响起,让秦伟东嘴角有着一丝笑意,显然飞刀已经击中目标。   午夜的寒气扑面而来,但是同样随之而来的便是——子弹!   “噗!”   秦伟东一个虎跃,避开了这颗子弹。   “噗!”   但是同一刻,又一颗子弹已经到了。   “哼。”秦伟东在半空中身形一扭,整个人如同一条游龙,那子弹再次落空。   两人站在门口。   两人就这么笑看着秦伟东。   而秦伟东则是脸色沉静如水。   “秦伟东,佩服,佩服。”黄种人是一个看似俊秀的少年。   不过那双眼眸冰冷阴寒,如同亚马逊中森冷的毒蛇。   秦伟东很清楚,这黄种人乃是修习三大内家拳之一‘八卦掌’强者,真实年纪应该和自己相当,也早修炼出内劲了。配合枪支,是令无数人惊恐的死亡之神。   “你是个强者,我佩服你,你还是自杀吧。”那身形高大如同北极熊的白人低沉说道。   “同是内家修习者,我尊重你,你自杀吧,体面点死去。”黄种人说道。   像他们这种级强者激战,到时候头颅爆裂或者身体支离破碎都是正常的,让秦伟东体面点死去,也是这二人的一点怜悯。   “自杀?”秦伟东目光如刀,掠过这二人,“真是笑话,谁生谁死还不一定,我命就在这,有本事尽管来取!”   “不自量力。”黄种人不由嗤笑一声,目光却是愈加冰冷。   他们刚才那么说,似乎是为秦伟东着想。可实际上却是想影响秦伟东意志,如果秦伟东自杀,那自然最好。这样一来,他们二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任务,可如果真正的生死战,他们二人即使能杀秦伟东,估计也要负伤。   “猫,这小子要找死,我们就成全他吧。”这苏国大汉一口汉语,却很流利。   “威胁最大的就是神枪手黄种人,必须杀死他。”   秦伟东很突兀的,毫无征兆身体低伏,双脚猛然蹬踏,双手一抓地面,如同一头下山猛虎,一跃就是近三米,一记炮拳袭向猫。   正站在门口位置的‘神枪手’猫嘴角微微一翘,整个人便动了,这一动,如同一缕幻影飘逸地从一侧包抄过来,同时手中那柄银色手枪,也出了细微几近不可闻的声音。   “噗!”“噗!”   秦伟东在对方举枪瞬间,立即身形一扭,如同一条毒蛇,硬是转弯朝旁边跃去。   论近战身形之灵活,三大内家拳中,八卦掌堪称第一,八卦掌有‘一走、二视、三坐、四翻’之说,这第一就是最基本的‘走’,而这八卦掌大师级别强者猫行若游龙,快似闪电,飘逸如风。   那手枪子弹,更是刁钻阴狠。   以八卦掌之灵敏,配合现代*支威力,的确可怕的很。   “不好。”   秦伟东一个铁板桥,双手反扣地面,整个人如同游龙翻浪,猛地窜到一边。   不远处的猫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哈哈……”那苏国大汉则是大笑着,冲杀向秦伟东。   秦伟东身形左右手各抓有一柄飞刀,眼神变得黯然哀伤,同时两柄飞刀脱手而出,各自划过一道冰冷的轨迹,穿过空间,向猫和白种人射去。   两人避开了飞刀。   “噗!”   一颗子弹直接射穿猫面孔,从后脑壳射出。   “呃……”猫眼眸中还有着难以置信,但是紧接着便黯然失去光彩,整个人软倒在地。   八卦掌强者——‘神枪手’猫,毙命!   “你,你……”这苏国大汉看向一旁已经死去的搭档,震惊得看着叶飘雪。   秦伟东脸上却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你不是死了吗……”白种人看着猫的尸体,“子弹明明击中你的胸口?”   “我怎会轻易死去,胸部是故意留给你们的破绽!”叶飘雪道。   “你为猫陪葬吧!”这个苏国大汉,双眼隐隐红,仿佛一个愤怒的狮子竟然低声咆哮起来,视线范围内,这苏国大汉黑色制服竟然猛地膨胀了一号,这个强壮的杀人机器一蹬地面。   “哈哈,来的好!”叶飘雪却是大笑一声,不躲反而迎上去。   叶飘雪身形却飘逸如游龙,左掌横在眼前,右拳则是如同蛟龙出手,以腰部为中枢,全身力量瞬间完全集中在右臂上。   欲要爆裂般,根根肌肉如同牛筋反弹,一股强劲的螺旋劲产生,右拳如同转动的电钻,产生尖锐的啸声。   “嗬!”这个怪物,一跃而起,那套着金属拳套的右拳高高举起,而后挟着万钧之力,如同一激射的炮弹,猛地朝叶飘雪砸去。   就在此时,秦伟东出拳了。   虎炮拳!   形意五行拳中,劈拳如斧,崩拳如箭,钻拳如锥,横拳如梁,炮拳顾名思义,如同火炮般。炮拳应该是五行拳中威力最大的。而‘虎炮拳’是结合虎形和炮拳所创,威力更胜。   虎炮拳,威力虽然最大,可有优点也有缺点。   缺点就是出这最强一拳后,无法及时转换招式,一旦杀不死敌人,敌人可以轻易抓住机会,杀死他!   形意形意,象形而重意,形为次,意为重。   达到宗师境界的象征是,能够完美使用每一块肌肉的力量,每一节骨头的力量,骨头力量运用到极限,震颤时,能不可思议的产生动物的吼声。   能完美控制身体每一处肌肉、筋骨力量,内劲贯穿全身经脉,一拳一脚甚至于产生龙吟虎啸之声。不过秦伟东只是使用最强一拳――虎炮拳,才勉强出那一丝声音。并未踏入宗师之门。   秦伟东的一记虎炮拳击中了他的背心。   这个白种人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你们华夏人,还讲不讲比武规矩?”   “你们在华夏无恶不作,贩卖文物,罪行累累,你们何曾讲过规矩?!”   叶飘雪的手枪对准了他的头部。   “让我自尽吧。”   “不行!死亡之神,把食人鱼的事以及你的同伙先说清楚!”   “好吧,我说。”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官梦》 《领先四十年》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