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80章:土皇帝的命根子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80章:土皇帝的命根子

  李成钢来得极快。   今天所有迎接黄松的领导干部之中,可能就数李成钢心里最紧张最无趣了。虽然他还是留在了银州,留在了市人大班子里,依旧还担任了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这么重要的职务,但很显然,随着原政法委书记何福明被省纪委双规,他的威望是大大的降低了。自然,这个威望指的是在官场,在干部心目中的威望,不是在银州群众之中的威望。   那不是一回事。   在干部的心目中,领导的威望主要是看那位领导是不是够厉害,手里有没有实权,权术的手段,整人的本事是不是“上档次”。在此之前,李成钢无疑是很“合格”的厉害领导,龙昌盛、何福明的亲信,执掌公安机关多年,在全市公安机关一言九鼎。至于李成钢在民间的形象,估计和狗屎相差无几。   李成钢也知道,自己的仕途乃至人生都到了一个最关键的时刻,今后会怎样,全看自己是不是能够应行好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了。   听胡保平在对讲机里一说明情况,李成钢浑身冷汗便刷地流了下来,二话不说,下了车便朝前猛跑。李成钢五十几岁,以前身板还可以,这几年职务高了,享受好了,也就不怎么注意锻炼了。一口气跑到龙昌盛面前,早已经气喘吁吁,连句囫囵话也说不全。   龙昌盛瞪了他一眼,怒气冲冲地一指正缓缓开过来的送葬队伍,说道:,‘你去’拦住他们。要是拦不住,你自己知道是什么后果!”   “是是……龙书记……”   李成钢抹了一把冷汗,结结巴巴地说道。   “快去!”   龙昌盛几乎忍不位就要在他上狠狠踹一脚了。这个李成钢,这几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越来越混账了,若不是看在昔日的面子上,龙昌盛还真想将他一橹到底,才犯不着给他去黄松面前求情呢。   自从何福明“出事”后,省有关部门有深挖的意向,特别是对市人大副主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李成钢要采取“大动作”。出于多种考量,龙昌盛找了黄松,李成钢才得以保住现位。   “呃……”   李成钢喘着气,又朝着送葬车队跑去。   胡保平和那两名警察习惯性地跟了上去,在后边跑了几步,又不约而同地收住了脚步。现如今,银州市公安局长从今天起,姓秦!   秦书记的车子,就在后面不远处呢,说不定那个高大年轻人冷冰冰的眼神,此刻正朝着他们看过来。更何况,龙书记也在这里。还是保护龙书记要紧。胡保平瞬即带领两个警察,回到龙昌盛的身边,手里依旧握着枪,摆出全神戒备的姿势。   全银州的干部都知道,龙书记就是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李成钢迎着灵车跑了过去,边跑边挥舞双手,声嘶力竭地大吼:“停下,停下,你们这些混蛋……”   李成钢现在手里要是有个*包,说不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包塞进那台灵车下面,将他们炸得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正在驾驶灵车的司机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踩下了刹车。   “王八蛋,谁叫你停车的?耽误了时辰怎么办?开过丢,看他敢不敢拦!”   坐在司机身边的一个光头混混怒吼起来,满脸煞气。   “三哥,不行啊,那……那是李局长!”   “什么李局长?”   三哥还在吼!   “李成钢局长啊,市公安局的!”   司机大声说道。   “啥?”   三哥顿时浑身一激灵,冷汗刷地就下来了。   这边还没有想得停当呢,后面车队里就极快地跑过来几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手里头都操着砍刀铁棒等凶器,看上去是流氓地痞里面比较有头有脸的角色,叫叫嚷嚷的。   “干嘛停车?”   “什么人吃了豹子胆,敢拦我们的车?”   “砍死他!”   现场乱糟糟的。   “你们这群混蛋,都给老子滚!”   李成钢几乎要气得吐血了。   光头三哥急急忙忙从灵车上跳了下来,拦住了那些气势汹汹的后来者,压低声音说道:“别乱搞别乱搞,这是市公安局的李局长!”   “啊!”   气势汹汹的几个混混也吓傻了眼,不知所措。   “滚!立即掉头!马上滚回去!”   李成钢用足全身力气,朝着一帮子流氓大吼起来。   “快走快走,掉头掉头……”   光头三哥也吓坏了……”迭声地催促道。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李局长如此愤怒,可不是好玩的,要是追究起来,谁他妈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是不是耽误了五哥下葬的时辰,眼下谁还顾得上!   当下一群流氓混混手忙脚乱地上了车,乱哄哄的,就在公路上原地掉头,往来路返回。慌乱之中,两台小车撞在一起,却谁也没心思去理会,只要车子还能动,都不敢停下来,落荒而逃。   见了这个架势,龙昌盛暗暗舒了口气,一挥手,说道:“走!”   胡保平等人便即回到警车之上,鸣响警笛,呜呜地冲过了十字路口。胡保平在车里拿着对讲机呼喊支队的同事,让他们立即上路执勤,拦住沿途一切可疑车辆,保证领导车队顺利通过。   可不能再发生这样的屁事了!   龙昌盛还是回到省委五号车,一上车,脸色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换,重新变得满脸笑容。   “怎么回事?”   黄松自始至终,目睹了这一切,板着脸,冷冰冰地问道。   “对不起,老领导,不巧了,有一个送葬的车队刚好要从这里过,发生了一点交通堵塞……”   龙昌盛满脸赔笑,忙不迭地解释道,身上也早就被汗水湿透了。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净街”的,不就不会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了?   是自己疏忽了!   当真是不巧。   黄松冷笑一声,说道:“昌盛,你现在也不跟我说老实话了?那些人,奇装异服,手里拿着凶器,气焰嚣张,不是一般人吧?”   “这个,老领导……”   事发突然,龙昌盛也着实不知该如何答复黄松的质问。   “哼!”   黄松重重地“哼”了一声,宛如一个闷雷,在龙昌盛头上炸响,震得他有点头晕。根据龙昌盛对黄松多年的了解,知道这一回,老领导是当真生气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每个体制内的干部,不管他如何的威风霸气,如何的一言九鼎,在官场上,都有一个根子。没有了这个根子,一切都会变成虚幻。   龙昌盛的根子,就是黄松。   龙昌盛从未做过银州地委书记,也没做成银州市委书记,却成了银州事实上的最高“领袖”究其根本,还不是他自己的本事多么了得,主要是得到了黄松的完全信任和支持。没有黄松的支持,周全和王扬这两个龙昌盛的老部下,也不能成为银州市委书记和市长。龙昌盛在银州的威信,就要大打折扣,就不可能是银州的土皇帝。   而现在黄松生气了,也就意味着,龙昌盛有可能失去黄松的信任与支持。一旦让银州的干部们有了这种感觉,对龙昌盛的地位,将是致命的威胁。   “老领导,我检讨,我检讨!这些人确实是一些地痞街霸,死的那个也是地痞街霸,所以……”   龙昌盛随即便决定对黄松实话实说。想要让黄松继续信任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要让黄松感觉到他的诚恳,感觉到他还是以前那个对老领导忠心耿耿,惟命是从的龙昌盛。   “所以他们就物伤其类了?“   黄松又“哼”了一声。   龙昌盛的职前只有初中毕业的文化程度,黄松却是大专生。五十年代的大专生,那是真正的知识分子。所以很多人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个大老粗似的龙昌盛,能够在黄松这个知识分子面前那么得宠。两个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类型嘛。不过这种情形,古今中外并不罕见。   大约黄松正是看上了龙昌盛的粗鄙无文吧?觉得这种人心思单纯,不会搞什么阴谋诡计,应该是靠得住的。   “是是,老领导,物伤其类,物伤其类……”   龙昌盛又一迭声地说道,其实他未必就知道物伤其类是个什么意思,只是习惯性地附和黄松。   “你啊!”   黄松摇摇头,却也没有再训斥他。   总归龙昌盛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又位高权重,当着其他人的面,黄松也得给他留几分面子。   见黄松的脸色逐渐平和,龙昌盛一颗心也渐渐安定下来,偷偷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又轻轻动了动身子,汗水黏住了衬衣,很不舒服。   接下来,倒是再也没有遇到意外情况,车队畅通无阻,直接开进了银州市的银州宾馆。银州宾馆乃是银州市政府招待所,省里来了重要领导,多半是下榻于此,偶尔也有下榻在五湖大酒店的。   赶到银州宾馆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钟了。银州市的领导在宾馆为黄松举办了盛大的欢迎午宴,餐后略事休息,下午两点半,在宾馆的会议室,召开小规模的干部会议,宣读省委的任命文件,欢迎秦伟东正式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