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78章:省委书记的意图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78章:省委书记的意图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黄部长,您批评得完全正确,前段时间,是哦们的工作没做好。接到省委的指示之后,最近市里正在组织严打,严惩治安犯罪活动,目前收到了一定的成效……”   眼见黄松怒气冲天,市委书记周全便硬着头皮解释道。   龙昌盛可以口口声声叫黄松老领导,周全不可以,他的老领导不是黄松,是龙昌盛。黄松担任银州地委书记的时候,周全不过是下面一个县的政研室主任,跟黄松差得十万八千里,除了在大会上偶尔能够远远的看黄松一眼,平时基本上没什么机会和黄松近距离接触。   周全真正的恩主,是龙昌盛,是龙昌盛把他调到市委政研室,尔后一步步栽培,向黄松大力推荐他。四十岁出头就能出任银州市委书记,周全也要算是很年轻有为的。这个事情,说起来也带有很大的戏剧性。没有改市之前,龙昌盛是银州地区行署专员,周全是地委副书记。地委书记是省里空降下来的干部,在银州就类似于一个“神龛牌位”,每日里香火缭绕,供着敬着,基本上管不了事。反正他也快退休了,不想再和龙昌盛这个地头蛇起什么争执,龙昌盛也能维持个大面上过得去。   原本地改市,龙昌盛是不二的市委书记人选。周全准备接任市长职务。不料省里出了新规定,对新提拔的市委书记市长年龄作了明确的要求,龙昌盛的年龄恰恰比规定大了两岁,彻底打乱了龙昌盛的安排,只能委委屈屈去了人大做主任,周全便一跃而成为市委书记,原本内定为市委党群副书记的王扬,变成了市长。   两个人都算是捡了个现成便宜。   如今龙昌盛被黄松毫不客气地训斥一顿,周全当得出面“顶缸”,明面上,他才是市委书记,银州的一把手。   对周全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黄松倒是比较客气,脸色略略和缓了一下,说道:“周全同志,你们可不要敷衍我。告诉你,我今天来,就是要好好的给你们提个醒。银州再这样子乱下去,不行!人民群众不答应,省委也不答应!”   黄松胆气不好,在省里走出了名的。龙昌盛就受了他的深刻影响,一样的火爆霹雳,一样的蛮横霸道,容不得半点的反对意见,可谓是黄松最嫡系的衣钵传人。   “是是,黄部长,我们检讨,我们向省委做深刻检讨。”   周全连声说道,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也不知是热汗还是冷汗。   秦伟东早就从蓝鸟车里下来,淡淡地看着这一切,脸色平静,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冷笑之意。   面子上的话语,是当不得真的。   别看黄松现在怒火勃发,实际上依旧对银州的干部偏袒到十足。别的不说,单单看到迎候队伍里的李成钢就知端的。   既然省里要调他秦伟东前来银州主持政法工作,好好的整顿一下银州的治安形势,一些必要的支持是肯定要给的。其中最要紧的一点,就是李成钢调离。可是现在,李成钢依旧留在银州,并且依旧是市人大副主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李成钢是谁?是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何福明的嫡系,也是龙昌盛的嫡系。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由市人大副主任兼任,就可见一斑。   这样一个人继续留在现职,明显是不妥的。   为什么会这样,秦伟东也得到了一些消息。   据说在研究银州班子调整的时候,有关李成钢的去留,成为了焦点之一,黄松非常强烈地反对将李成钢调离银州。原本按照黄松的意思,他压根就不愿意看到秦伟东去银州主持政法工作。这是明明白白打他黄松的脸啊。   左千秋到任之后,清理本土势力的第一刀,就砍在了黄松的头上。黄松对此非常反感。   左千秋为什么要朝银州开第一枪?按说,黄松是原省委书记王进阶的嫡系,而左千秋又是王进阶的姐夫,两人应该是“同门”,而不是敌人。   对此,黄松很是不解。   左记此举的目的是,找点黄松的问题,然后彻底地掌控省委组织部?组织部长对省委记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职位。一定是的!黄松想。但想想也不像。   王进阶此时已退居二线,去了全国人大。前天晚上,黄松假装问候给老领导王进阶打了个电话,可老领导根本就不往黄松感“兴趣”的话题上扯,甚至一丝口风都无。   左千秋此举是清理本土势力?   所谓清理本土势力,不是要将本土势力全部打压下去,而是分化瓦解,重新洗牌,逐渐确立楚南省的政治新格局。一些本土干部的职务,依旧会保留下来,但却不再代表本土势力,而是重新进行站队,紧紧团结在以左千秋为书记的省委班子周围。   秦伟东就是左千秋的一把锋利的尖刀,意义重大、责任重大的尖刀。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黄松也并不是十分的着急。他是省委组织部长,以前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银州市委书记、副省长,在干部这条线,可谓树大根深,不仅仅银州是他的“大本营”,全省各地州市,省委机关以及省政府直属局委办,都有他推荐选拔的亲信干部。   他已经五十七岁,仕途上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比较小了,唯一的目的,就是好好干完这一届。如果能够去省政协干一届主席,当然最好。实在不能去,黄松也不是太在意。只要左千秋不动他的根本,黄松也打算有限度地配合左千秋的工作。   官场上的合作、平衡与妥协,无非就是这样子的。   黄松原以为,左千秋不会这么快就“动手”,就算要动手,估计也会先针对较弱的本土势力圈子去,他黄松无论如何都不会是第一波“打击对象”。孰料事与愿违,第一波打击,正正落在了黄松的头上。而且是直接朝银州下刀子。   这已经伤及了黄松的根本,黄松忍无可忍,退无可退,只能奋起一争。   秦伟东去银州任职,是左千秋的既定策略,又获得了大多数常委的支持,是拦不住的。黄松便坚决不同意将李成钢调离银州。理由也很冠冕堂皇:李成钢在银州的公安系统工作了二十多年,对银州的情况熟悉无比,他留在银州,可以协助秦伟东尽早熟悉银州政法系统的干部,对于整顿银州治安形势,很有好处。   银州的治安秩序不好,原因是多方面的嘛。   因为黄松的坚持,最终左千秋同意了他的建议,让李成钢留在银州。   正因为李成钢的留任,令得银州市的干部心中大定。看来,黄部长在省里还是很有话语权的,也依旧顾着银州的老部下,秦伟东过来,只是整顿社会治安,省里没有对银州市官场大动干戈的意思。   这就很好!   至于社会治安嘛,当然要整顿,到时候支持秦伟东同志,好好的抓一批闹得不像话的流氓混混,杀几颗脑袋“安民”,也就行了。几个打打闹闹的流氓地痞,当得什么大事?   说白了,秦伟东前来银州,就是要借这些流氓地痞的鲜血,染红他的顶子,有了政绩,得便时候不就又可以官开一级了?多数年轻的干部,均是这么升上去的。秦伟东亦不例外。   所以整个银州市领导干部队伍的心态,此时还是比较平和的,很多干部甚至还有点小兴奋,希望此番黄部长视察久安,能够靠得拢去,在黄部长面前露个脸。假如命运之神眷顾,说不定就能在黄部长心里留下个好印象,提拔重用,指日可待。   黄松脸色又缓和了几分,火气也消融下来。毕竟这里不是骂人的场合,无论龙昌盛还是周全,都要给他们留点脸面。当下在龙昌盛的陪同下,和前来迎接的干部们一一握手,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见到特别熟悉的老部下,还笑着鼓励一两句。   公路边上尴尬的气氛随之消融,又变得喜气洋洋的。   姜秀丽和秦伟东跟随在黄松身后,和银州的干部们握手寒暄,一样的满面笑容的秦伟东穿着新发的橄榄绿警服,三级警督的肩章在金色的阳光下闪闪发亮,耀眼生辉。高大挺拔的身姿配上威武的簇新警服,更显得整个人锋锐无伦。   市里的领导同志和秦伟东握手的时候,都有点发愣。尽管他们早就研究过秦伟东的简历,也知道这位新任的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刚满二十七周岁,但见了人之后,还是被秦伟东的年轻俊朗震住了。从今往后,这个宛如刚刚警校毕业的年轻人,就是他们的同僚,堂而皇之地与他们这些老资格的领导干部平起平坐。大伙心里,都不免有点怪异的威觉。   当然了,在这大路之旁,谁都不会将惊异之色表露出来,笑容可掬的寒暄握手,纷纷扰扰地乱了好一阵,黄松转身回了奥迪车,市里的领导们也各自登车,由一台警车前导,长长的车队浩浩荡荡向银州区进发。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