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77章:偏向虎山行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77章:偏向虎山行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一月之后。   三台小车奔驰在江汉至银州的国道线上。   第一台小车是蓝鸟,车顶装着活动式警灯,挂的是银州市的牌照,算是开路车,新任银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秦伟东就坐在后排。这是银州市政法委专程派到洪州去接秦书记的车子。秦伟东尽管不讲规矩,银州市还得讲规矩。陪同秦伟东的是银州市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徐静蕊。   徐静蕊二十几岁,正宗科班毕业,容貌姣美,尤其是笑的时候很迷人。银州市政法委特意派了徐静蕊前往江汉迎候秦书记,估计还是从秦伟东的年龄来考虑的。   秦书记年轻,刚满二十七岁,应该和年轻人比较有共同话题,而且徐静蕊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孩,相信秦书记这一趟旅途,会比较愉快。   而现在,徐静蕊却憋得很难要。   一路之上,秦书记基本不怎么开口,神情平淡之中,隐隐透出威严之意。这是徐静蕊来之前不曾想到的。徐静蕊本来想要陪秦书记说说话,活跃一下沉闷的气氛。每次话到嘴边,瞥见秦伟东平静的脸色,又不得不咽了回去。   这段日子,徐静蕊听得最多的名字就是“秦伟东”这位邻市的常务副市长,成了银州市政法委的热门话题。不热门不行啊,秦伟东马上就要成为银州市政法委的“一哥”了,徐静蕊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严格来说,在未曾见到秦伟东之前,秦伟东在徐静蕊心目中乃是典型的“少年豪杰”。尽管银州市政法机关的很多干部,私下里对秦伟东很不感冒,认为此人不守规矩,乱来,秦伟东出任银州市政法委书记,将是银州政法系统的一大“灾难”。但在徐静蕊等年轻干部看来,这位不守规矩的年轻书记十足迷人简直就是“英雄”与“正义”的化身。   见面之后,徐静蕊甚至被秦伟东的高大英俊和阳光帅气晃得有点头晕!   如果说,一定要给徐静蕊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定一个原形的话,秦伟东无疑是最符合标准的,简直就是给怀春少女量身定做的“白马王子”典范!   年轻、英俊、手握大权还有比秦伟东更合适的“白马王子”原形吗?唯一遗憾的是,这位白马王子已经结婚了,据说夫人也是世家女身世显赫。   不过身为副厅级干部的秦书记,全部行李就是一个不大的旅行箱,也让徐静蕊大为愣怔。   秦伟东离开江汉的时候,数以千计的干部群众,自动自发地来到市政府大院门口,为秦副市长送行。还有一些年轻干部,自告奋勇要为秦副市长“搬家”。当大伙看到秦伟东的全部行李时,一个个都犯起了愣怔。   许多干部都记得,秦伟东出任江汉副市长时,也是带着这个旅行箱,如今两年时间过去,秦副市长依旧是带着这个旅行箱离开江汉。   秦伟东是随着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姜秀丽的奥迪车一起去往省城。姜秀丽已于一年前升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秦伟东在车内不苟言笑,其实有更深层的原因。就在上个月,最高层调整了部份省和部委主要领导干部的岗位。楚南省委书记刘欣田调任河西省委书记,中央某部副部长左千秋调任楚南省委书记。张子怡的老爸张卫红调任黄海省委书记。等等。   楚南省的多位常委也进行了调整。省委副书记郭天明由于年龄原因,调任省政协主席。省委副书记之职由原组织部长何迎灿接任。   左千秋就是楚南省纪委三室主任左文武的父亲,是原省委书记王进阶的姐夫。   前些日子,楚南省银州市政法系统发生了多起大案,在社会上影响很坏。原政法委书记何福明被省纪委双规。   不知是谁提的建议,省委决定调江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秦伟东到银州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   常务副市长调任政法委书记,是升,还是降?这还不说,秦伟东同志本就不是官迷,关键是省委用意何在?   还有,银州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松的后花园,而黄松是原省委书记王进阶的嫡系。新任省委书记左千秋与王进阶是至亲。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银州之任,形势将极为严峻!!   但省委组织部找秦伟东谈话时,秦伟东还是爽快地答应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车队的第二部车子,是乌黑铮亮的大奥迪,赫然挂着省委五号车的牌照。此刻端坐在车内的,正是神态威严,不苟言笑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松。黄松于去年由副省长升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地级市政法委书记上任,自然无需省委常委亲自相送。黄松此番赶赴银州,是受了省委的委托,好好给银州的领导干部们上上政治教育课。银州的治安乱到这种程度,现任主要领导,个个都有责任。黄松是原任银州市委书记,眼下银州的一二三号领导,俱皆是他当年的老部下。黄松在银州的威望极高,由他出面去敲打银州的主要领导,最为合适。   事情闹到今天这个样子,省委将秦伟东调到银州去宁靖地方,黄松老脸无光,所以一路上都是板着脸,车内气氛沉闷之极。亲自前往省城迎接他的银州市长王扬也和徐静蕊一样,浑身都不自在。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对于王扬而言,简直就好像三四天那么难熬。   此时此刻,王扬是真希望黄部长说句话,哪怕将他骂一顿都成,绝对好过一言不发。那股无形的压力,令得王扬的背脊都湿透了。   第三台车里,坐着的则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姜秀丽。   银州市区距洪州近两百公里。国道线路况还不错,早晨八点出发,不到十一点,车队便已抵达银州市与黄梁市的交界处。   宽阔的国道线一旁,早已密密麻麻地聚满了人,大部分穿着洁白的短袖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一个个神态伊然。毫无疑问,这是银州市前来迎接黄部长的领导干部们。   此处地势开阔,无遮无拦,阳历九月的太阳,依旧毒辣得很,刚刚从空调车里下来不过短短数分钟,便晒得人皮肤生疼生疼的。秘书们便纷纷为领导打伞张盖,不时为领导递上纸巾和矿泉水,殷勤备至。   前方“侦察”的公安人员已经传来消息,黄部长的车队很快就会抵达。   于是银州的领导干部们便纷纷扰扰地来到国道线右侧,排好队伍,倒是秩序井然。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个论资排辈的规矩,谁先谁后,丝毫也不会乱的。   排在第一位的,是一位四十岁出头的中年干部,神情儒雅,戴着黑色玳帽眼镜,三七分头,像读书人多过像领导,正是银州市委书记周全。   排在周全左边的,是一位五十几岁的中老年男子,头发花白,国字脸,身材高大魁梧,神情极其威严,眼神更是霸气,顾盼之间,凛然生威。正是银州市委副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昌盛。   当然,眼下是欢迎黄部长视察银州工作,不算是特别正规的场合。龙昌盛是黄松一手提拔起来的老部下,和黄部长感情很深,由他领头,也说得过去。   台面上的大规矩,得守。   饶是如此,龙昌盛在银州的强势霸道,可见一斑。如今在这公路边上排着的数十名领导干部,除了少数从省里空降下来的和个别从外地调过来的,包括市委书记周全在内,几乎全都是龙昌盛的老部下,谁没有受过龙副书记的“恩惠”又有谁没有挨过龙昌盛的训斥?对于龙副书记的威风,一个个深自忌惮。   龙昌盛站在队列的最前头,昂首挺胸,仿佛他不是带队来迎接黄松的,而是一位正要率部出征的大将军,威风八面。   终于,车队缓缓驶了过来。   远远看到国道线这边的迎候队伍,开路的蓝鸟车便自觉减缓速度,靠到一边,让省委五号车打头,姜秀丽的车子紧跟,蓝鸟缀在了尾巴上。   这个也是规矩。   毕竟蓝鸟不是正宗的开路警车,车里还坐着秦伟东。眼下自然要按照职务高低来排好队。   大奥迪慢慢在龙昌盛面前停了下来。   龙昌盛疾步上前,亲自为黄松拉开了车门,微微弯腰,将手掌遮在车门上方,恭请老领导下车。   “黄部长,您好!欢迎老领导视察银州工作!”   龙昌盛朗声说道。   黄松满脸不愉之色,伸手和龙昌盛握了一下,板着脸说道:“昌盛,早就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要搞这些迎来送往的东西,形式主义,那么注重干嘛?”   龙昌盛连连鞠躬,满脸堆笑,说道“是是,老领导批评得对,我们一定虚心接受,下不为例……老领导,不是我们要搞形式主义,实在是同志们太想念您了。早就在盼着您下来看望一下这些老部下……”   刚才还满脸威严,志得意满的龙副书记,转眼之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笑容都在脸上堆不下了,满嘴谀词潮涌,宛如一个在老师面前听话之极的小学生。   “哼!我敢来吗?银州的治安,乱成这个样子,我来了,还不得给你们气死!”   黄松怒火甚炽,厉声训斥道。   龙昌盛王扬等人,便即神情尴尬不已,连声检讨,但看得出来,他们心里其实并不如何紧张。尤其是龙昌盛,对黄松的性格,那是太熟悉了,知道老领导就是这么个胆气,只要他肯骂你,那就说明在他心目中,你依旧是靠得住的,可以信任的人。   也就是来银州,黄松会这样说话,视察省内其他地市,自然会注意一下措辞和语气。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