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76章:风起云涌(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76章:风起云涌(2)

  便在这个时候,卧室那边却哭闹起来。却原来时关终于忍不住捏了捏张歌的小脸蛋,小孩子手下没有轻重,捏得重了些,张歌被惊醒,小嘴一张,大哭不已。惹得李慧如和张子怡好一阵拍哄。不一会,时关拉着小妹妹的手,从卧室里蹦蹦跳跳跑了出来。张歌刚刚还在大哭,此刻却破涕为笑。拉着哥哥的手,另一只胖乎乎的小胳膊里,抱着那个芭比娃娃,嬉笑着。开心得紧。   “大爷爷,生日快乐……”   小姑娘才一岁半,走路都不大稳当,口齿更加不清楚。却也知道今天是大爷爷过生日,蹒跚着走过来,给大爷爷拜寿。其实今儿就已经说过生日快乐了。只是小孩子哪里有那种记性,见大爷爷坐在沙发里,张嘴就来。   “哎,谢谢歌歌,歌歌真乖。”   张卫旗立即变得笑容满面。   外孙子孙女膝下承欢,张卫旗老怀弥慰。张卫旗的老伴已于去年因病过世,两个儿子都在国外。对侄儿侄女的孩子,便格外疼爱。   “大爷爷,看,哥哥给的……”   小丫头一只手费力地将那个芭比娃娃举了起来,小鼻子一翘一翘的,煞是得意。   “哟,真好看。谢谢哥哥没有啊?”   “谢谢哥哥。”   张歌马上就很乖巧地向哥哥道谢。   “不用谢,应该的。”   时关小脑袋一扬,十分大气地说道。   两个小家伙一齐出来,客厅里刹那就变得热闹无比,欢声笑语此起彼伏。   中午时分,门铃再次响起,却是张子怡的妹妹张子鸽和妹夫章乃君到了,他们专程从鲁东赶过来的。章乃夫是首都已个小豪门子弟。这家伙也是个狠的,咬定青山不放松,玩命死追张子鸽,被张子鸽拒绝了无数回,却是毫不气馁,屡败屡战,脸皮厚得一塌糊涂。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股狠劲到底打动了张子鸽,就此抱得美人归。   几年过去,章乃夫依旧高大挺拔,不过显得成熟了几分,毕竟已经成家立业,是一家之主了。张子鸽倒是娇憨依旧,并没有因为结婚而显得老成。   “哇,二姐!”   张子怡一开门,张子鸽就大喊一声,猛扑过去,搂住了张子怡,又蹦又跳,高兴得了不得。   两姐妹关系老好了,小丫头有什么话都喜欢和姐姐说,哪怕结婚之后也是如此,长途电话隔两三天就打一个,一打就是半个小时以上。   张子怡也很喜欢妹妹,拍打着她的脊背,笑着说道:“子鸽,结婚了呢,还像个孩子似的……”   “谁说结婚就不能像孩子的?我偏不要长大!”   张子鸽跳着脚,叽叽喳喳地嚷嚷不停。   “子鸽,别闹了,快进屋,就等你和你爸了。”   李慧如看着小女儿,满脸欢喜慈爱之色。子鸽远嫁鲁东,李慧如别提多不情愿了。在她看来,儿子可以出去打天下,毕竟好男儿志在四方嘛。在体制内发展,那就更加身不由己。干部调动要服从组织安排。但小女儿永远是父母的心头肉。真想着小女儿留在首都工作,就是不希望她远远嫁出去。   直到章乃夫和张子鸽都同意留京,李慧如这才勉强同意他们的婚事。   实在章乃夫这小伙子还比较讨李慧如喜欢。别的先不说,单是那高高大大的个子,运动员的身板,李慧如就瞅着顺眼。她两个女儿,都是美丽异常,儿子也高大帅气,找女婿,自然也是按照这个标准来的。   谁知风云突变,章乃夫的父亲忽然生病,身体大不如前,就这么一根独苗,自然是希望儿子媳妇回到身边来,也好有个照应。   张卫红李慧如夫妇最讲究孝道,一听这个情况,立马便催促小两口马上赶回鲁东去。父亲病重,儿子不在床前伺奉汤药,张卫红夫妇无论如何都不答应。自然更不能因为要将小女儿留在身边,就阻止他们回家去尽孝。   “妈……”   一见到母亲,张子鸽的眼泪就差点下来了,带着哭腔。   李慧如舍不得闺女离开,张子鸽又哪里舍得离开爸爸妈妈了?   “小姨……”   时关跑过来,仰头叫了一声。   “哇,时关!”   张子鸽又是一声大叫,松开张子怡,蹲下身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外甥搂了起来,鸡啄米似的,在时关的脸蛋上亲了无数口。   “时关,想死小姨了。”   看得出来,时关有点不大习惯这种“礼节”,不过身为男子汉,必须咬牙硬撑,模样直逗人发笑。   “时关,叫小姨啊,快点。”   张子鸽抱着秦时关,一眼看到张歌怯怯地站在一边,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顿时一颗心都像要融化开来,蹲了下去,又想要将侄女也搂过来。   一时之间,颇有点手忙脚乱。   “这孩子,马上就要做妈妈的人了,还是这么孩子气。”   李慧如不住摇头,溺爱之情,溢于言表。   忙乱一阵,好不容易才放开了外甥侄女,张子鸽和章乃夫一起,来到沙发前,给张卫旗请安问好,恭贺生日快乐。   张卫旗含笑点头。   张子怡、李慧如与家政合力,已经弄好了满满一桌菜肴,色香味俱全。原本完全可以下馆子,但在酒店庆生,哪里有在家里这样温馨?气氛差太远了。   再说张卫旗也不想惊动部里的同事。   就在这时,华夏东南某省省委书记张卫红回了家。不过,看起来脸色比较沉重。   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围桌而坐,秦伟东开了一瓶茅台酒,给老爷子庆生,大家都干了一杯。一顿饭吃得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吃完饭,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继续聊天说话。   “乃夫,你爸爸身体怎么样了?”   张卫红问道。   大家便都关注地望了过去。   章乃夫轻轻摇头,眉宇间浮起一丝忧郁之色,说道:“情况不是太好,刚刚动完手术没多久,医生吩咐他必须绝对静养,不能再劳心费力了。”   张卫红不由蹙起眉头,说道:“那你家里的公司怎么办?”   章乃夫的父亲本是政府干部,早年响应上级号召,下海经商,十来年下来,已经挣下偌大一份家业,章家的房地产公司,在省会城市算是很有名气的,规模不小。   章乃夫犹豫着说道:“二哥,我就是想要和大家商量一下,我,打算和子鸽一起回去,继承我爸爸的产业。这是他的心血……我要是不回去,我怕他心情不好,会引起病情恶化。”   说着,章乃夫便求恳般望向张卫旗、张卫红和李慧如。当初他也向岳母大人承诺过的,不让子鸽远离京城。现在忽然“反悔”,虽说是情势所至,心里毕竟难安。   张卫红一挥手,说道:“回去,你跟子鸽一起回去。这个不用商量,就这么定了。”   张卫旗和李慧如都轻轻点头。   李慧如叹了口气,说道:“乃夫,你和子鸽一起去吧。人生在世,尽孝是应该的,理所当然,妈不拦着你们。”   “妈……”   张子鸽双眼又湿润了。   饭后,张卫旗、张卫红、秦伟东相继走进书房,张卫红的脸色变得十分凝重。   “定下来了?”张卫旗道。   “首长已找我谈话了。还有几个省、部的主要领导岗位要调整。”   “哦?”张卫旗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弟弟。   
推荐阅读: 《烧烤王妃》 《倒过来念是佳人》 《官梦》 《危险啊孩子